《大道至简》的幕后故事(4):“愚公移山记”军事地理篇

引子 

=========

在前面我们已经讲到过“愚公移山”中的人物、事物,并且预告说现在这一节“军事地理”将非常精彩。但现在,这个精彩看来要打个折扣,因为这一小节只讲军事地理,不讲谋略,因此便只是一些背景性的文字交待,喜欢读的便读,不喜欢追根究底的,跳过去也可。

军事策略总是要与地理、环境等因素相关的,因此如果不先交待这些,那么策略也就讲不清。但所涉的国、域、地名和位置信息等都是古代的,所以就写得罗嗦了。大家姑且放开心情,当作历史书看看罢。

下一节将是“军事谋略篇”,那才是重点。:)

 

 

1. 愚公到底是哪里人

=========

在开始写“愚公移山记”之前,我最先做的事是查地理书,以搞清这个太行、王屋的位置。所以我在便写了一篇“愚公到底是哪里人”,以讨论这个问题。

http://aimingoo.spaces.live.com/blog/cns!F9303C43D5CEAFB3!385.entry

 

需要强调的是,我们要想弄清的是神话寓言中的“太行、王屋二山”,在未被愚公移开之前是个什么样子。因为“愚公移山记”是要基于这种地理状况来展开故事的。

但大家都知道,《列子》中的愚公移山只是一个神话寓言,所谓“太行王屋,二山本一”原本就是当不得真的。那么,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列子》中说太行王屋原本是在“冀州之南,河阳之北”。这冀州,包括现在河北省、山西省、河南省黄河以北、辽宁省辽河以西的地区。书中所说“冀州之南”,当是指山西的南边。而河阳也是地名,就是如今河南省孟州市(偏西),河南之意,即是指黄河之北。

这里,文章用了两种确定地理位置的方法。“冀州”是“九州”之一,是地域名,而“河阳”则是一个确切的地名。“九州”指的是古代对中国疆域的九个大的行政划分:扬州、荆州、豫州、青州、兖州、雍州、幽州、冀州、并州。其中冀、豫(主要是指今河南地区)的地理位置如下图所示:

 

 

为了对照这个地理图,我在图上确切的位置标上了“河阳”。注意这张图上的“冀州”南边是以黄河为界的,而“河阳”这个地名便有“黄河之北”的意思(我国自古称山的南面为阳、北面为阴,河的情况与山相反:南面为阴,北面为阳)。因此从这张图来理解“冀州之南”,其实的意思是在冀州的南部地区,但还未越出冀州的边界。

  

接下来的问题是原文中说“方七百里”,这个七百里是多大呢?在我以前的考证中,说“太行山,北起北京西山,南达豫北黄河北崖,绵延800里”,这其实是不对的。因为这里说的是“太行山脉”,而古人并没有山脉、山系这样的地理概念。古人说一座山,便是一座(最多也只是包括它周边的一些地方)。那么古人说的这个大行山,就并不是今天说的太行山脉,而是某一个确指的山。

这还得从另一处考证说起。古代神话中所说的太行,是指《山海经》中的太行之山。《山海经》中的这座山,又得到一个名为“山海图”的图中去找。该图(也叫天下图)也是有的:

 

 

 

这个太行山的所在地,有三种说法。其中,汉书地理志则两太行,懋王县(野王县、河内县,今河南泌阳)西北有太行山,河内山阳县(今河南修武县之西北)西北有东太行山。而现今的地理学,除了说太行山脉之外,还以山西晋城县南的太行山(山顶为天井关),作为山脉的主峰。我们把这三个太行山在现在的地理图上标志出来:

  

 

这三处在地理位置上,大概只差了二、三十公里。我们大概可将晋城县南的“天井关太行山”作为愚公移山之后的所在,但以野王县西北的太行山就不妥当,因为它正好在河阳的正北。这座太行山在古地图中也是有标注的,例如明代的《中国十三省图》:

 

 

此图(局部)中间便是“大行(太行)”,左下位置便是“王屋”。而左侧、下侧黄色带状的便是黄河了。

  

至此,我们说清楚什么了吗?没有。我们的问题还是:“愚公是哪里人?”这得把现今的几座太行山搬过来,与王屋山一起填在河南孟县与山西晋城之间。然后我们再来看看,如果愚公住在“太行王屋之北”,那么他到底是在山西境内呢,还是在河南境内?

这里还有一个方位名词要论一下。《列子》说“愚公惩山北之塞”,那么是指愚公的北面是山呢,还是愚公住在山之北面。如果是前者,那么愚公则是在山之南侧居住。但如果这样,那么他还要“指通豫南”干什么呢?他的目标是要去到豫南的话,他就不会为山所阻了。所以愚公一定是住在山的北面的,这样才会“出入之迂”的。

  

有了这些前提,我们来恢复一下愚公移山之前的太行王屋的情状。只有有了这些条件,我们才能还原广野关前的军事、地理和局势。所以下面这张图是非常关键的:

 

 

这张图是以今天的山西省边境作为参照的。我们假定愚公时代的太行王屋二山,就在图中“广野关”所指向的地方,它“方八百里,高万仞”。昔日愚公住在这里,靠向山西(晋)的一侧,后来因为要挖开太行,晋王便在这里建了镇,名为“广野”。

在地图上,我们看到一条蓝色的水系从此穿过,这就是沁水。而在愚公挖开这里之前,沁水是会因为太行、王屋的存在而受到阻碍,不能流向南边的。所以在书中有一节会说,端木氏建议扩大工程以“使沁通南”,就是使这个沁水能贯通到南边。

 

  

2. 诸侯国与地名、域名

=========

“愚公移山续”中写到十二个地、域名。这其中域名包括九州中的冀、豫、雍,地名包括太行、王屋、河曲、曲沃,河流名包括沁水(沁)和黄河(河)。还包括虚拟的地名广野镇(以及广野关),和一个难于考据的“朔”(这个在后面会讲到)。在地域名上,还有一个“(东都)王畿”,指的是古代王都所领辖的千里地界。

  

愚公移山的故事里一共提及到十六个国家:晋国晋西南的邘、原、苏、雍、单,晋东南的虞、魏、郇、焦、虢(后世),晋北的燕,晋西的犬戎,以及东边临海的齐、鲁、越。核心的故事都是在晋国展开,书中交待过晋国(当时的)都城是“曲沃”。由于故事基本都是在冀、豫两地展开,所以十五个诸侯国中,有十一个是在这两处。我们先介绍这些国家(已在上图中标注):

晋:周成王封其弟叔虞于唐(今山西翼城西),叔虞子改称晋,后曾迁都于曲沃(今山西闻喜)、绛(即翼,今山西翼城)、新田(今山西侯马)等地。春秋时期,晋国伐灭耿、霍、魏、虞、虢等国,战胜骊戎、赤狄等族。又打败楚国,大会诸侯时被周襄王正式赐命为霸主。

邘:周武王封次子邘叔在商代邘国旧址,建立邘国,其子孙以国为氏,姓邘。在今河南省沁阳县北部西万镇邘邰村。邘城北扼上党之门,南控虎牢之险。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春秋战国时,战乱四起,郑国灭邘国。

原:武王封文王第十六子为原伯,国域在今河南省济源市。现济源市西北2公里的庙街有原城故址。晋文公于前635年围攻原国。原人因文公守信而主动投降。原亡国后,晋文公将原伯贯迁往冀(山西省河津县)。

苏:夏朝中期,帝槐(或帝芬)封昆吾氏后裔于有苏(今河南辉县西的苏岭),史称有苏氏,建苏国。商末苏国灭,族人以苏为姓,开始向四处迁徙。但留在苏岭的苏姓族人归顺了周朝,首领苏岔生入朝做了周武王的司寇,被封于苏地,国都温(今河南温县)

雍:原为商代子姓小国,武王封文王第十三子于雍。雍国都城位于今河南焦作市西南7公里的朱村乡府城村。这里北望太行,南邻黄河,是夏商文化交汇处,商王畿西部的田猎区,也是东周时期晋国东进黄河下游,与齐楚争霸的战略要地。雍国于春秋中期被晋国吞并。

单:作檀,周成王之子所封的姬姓国。系东都王畿内封国,国域在今河南省济源市东南。单国之君世为王室卿士。杨树达注曰:“单音善,天子畿内地名。单伯,天子之卿,世仕三朝,此及文公之世皆称单伯,成公以下常称单子。”

虞:周武王封周太王古公亶父的二儿子虞仲的子孙在虞国(在今山西平陆县北)。春秋时,虞仲有个后人叫奚,因住在百里乡,又称百里奚,他在虞国任大夫。公元前655年,虞国被晋国所灭,百里奚和虞君都当了晋国的俘虏,成了奴隶。

魏:周成王分封的姬姓伯国,在今陕西大荔县和山西芮城县一带。古魏国原为商朝时的古芮国,西周分封时改为“魏”。《诗经·魏风》之“魏”,既是指此魏国。周惠王十七年(前661年),古魏国为晋国灭亡。

焦:周灭商后,“武王追思先圣王,乃褒封神农之后于焦”。焦国得名于焦水,即今苍龙涧河。焦国之城,当在今陕县七里村至湖滨区南关村一带的黄河阶地上。上阳(今三门峡市区)与焦城仅数里之遥。

郇:公元前11世纪时,周公旦公封文王第10子(一说第17子)于郇,史称郇侯、郇伯。地处山西猗氏县(今山西临猗)之境,其子孙以原国名“郇”为氏,后去“阝”旁,加草头为“荀”氏。春秋时为晋武公所灭, 晋国公族叔受封于荀邑,战国时属赵国,故荀子为赵人。

虢:周初始封姬姓国,有东、西、北虢之分,东虢、西虢已先亡于郑、秦。晋献公所伐为北虢,占地当今河南三门峡和山西平陆一带,建都上阳(今河南陕县李家窑村)。

 

 

其它的诸侯国只是被提及到,并末直接参与战争,包括:

齐:姜子牙就封在这里了。武王首封姜子牙为山东齐国侯。姜子牙建都丘(山东昌乐县),姜子牙的后人就以齐国的国名作为自己的姓氏。疆域最初在今山东偏北,后扩至整个山东半岛,与燕、卫、鲁、杞、莱接界。公元前221年,秦灭齐。

鲁:周成王封周公之子伯禽(代父就封),是为鲁公伯。诸侯国,姬姓。鲁国首都在曲阜,疆域在泰山以南,略有今山东省南部,兼涉河南、江苏、安徽三省小部分。在公元前249年被楚国灭亡。鲁国也是孔子的故乡。

燕:周武王封宗室召公于燕,在今北京及河北中、北部,史称北燕。燕国的都城在“蓟”,位于今北京房山区琉璃河。周的贵族和当地旧商的贵族以及当地土著建立了联合政权,使该地区原来的东胡民族逐渐融入华夏族。找荆轲杀秦王的,就是燕国太子丹。前222年燕灭于秦。

越:越国始立于公元前2079年,由夏六世帝少康所封(少康恐禹祭之绝祠,乃封其庶子於越,号曰无余),因此越国不是西周的封侯,而是以“圣王后裔”的名义,独自立“国”生存的部族。国都在会稽(今绍兴),公元前334年,楚国攻灭越国。

 

  

晋西的犬戎并不是诸侯国。它是一个古族名,是中国古代的一个民族,即猃狁,也称西戎,活动于今陕、甘一带,猃、岐之间。西周中期以后,西北地区的戎狄逐渐兴盛,不时入侵周朝。西周末期,褒姒祸乱周朝,激怒了申国申侯,便是联合了犬戎(和缯国),杀幽王于骊山下,灭了西周。东周后建都在至洛邑(今河南省洛阳市),东周又分春秋和战国两个时间。“愚公移山记” 所拟的故事,晚至春秋时期,以列子出现为止。

 

 

3. 朔东雍南的问题

=========

列子的愚公移山中一直有个疑难未解,因为列子说夸娥氏把二山搬走,“一厝朔东,一厝雍南”。按古文的惯例,因为雍是域名,所以朔也应是地名或域名。由于九州中并没有“朔”,所以不能作域名,只能做地名解。这样一来,“朔”就只能是指汉代的朔方郡,在今内蒙伊盟西北部。然而大家应该知道,太行山并没有延伸到内蒙地区,因此显然是不对的。

“朔”除了解作“朔方郡”之外,他作为方位名词使用的时候,也表示“北方”。所以单独来看,“朔东”可以解释作“(在原本位置上的)北边偏东的位置”。表面上看来,这个位置倒也与现在的太行山脉一致,但它又与古人作文的文法不协调。

因此“朔东”到底指什么地方,就难以解释了。现在的译文通常译作“朔方以东”,这种译法并不准确,因为没有解释朔方在哪里。——事实上也解释不清楚。

如果仅仅是“朔东”有问题也就罢了,但接下来“雍南”也有问题。因为“雍”是九州之名,位在今天的陕西地区,与山西(九州之“冀州”)以黄河为界。所以“雍南”必然不在今天的山西境内,而会在今天的陕西境内、西安以南的地区。但大家也知道,今天的太行山、王屋山都在山西境内(或边境)。

因此,列子说“一厝朔东,一厝雍南”,其实不对。我们今天也知道,《列子》这本书是后人托列子之名写的,所以也不能怪他老人家(不过也有人说这是冤案,这还待考证)。大概还是写书的人搞错了地方,我这里也只是记录下这件事,大家有个参照罢了。

  

 

4. 广野的地理环境

=========

原来的寓言中,“河曲智叟”是指住在河曲的智叟。这个河曲是地名,具体的位置呢,就在上图左下角的风陵渡一带。为了便于故事的发展,我把智叟改成了与愚公毗邻,只是在前言中交待,说他原是住在河曲,迁与愚公毗邻之后“仍以河曲人自称”。

原来的寓言中,并没有交待过愚公的背景。为了丰富人物,我把他说成了虞国人,就在上图的山西平陆县一带。愚公后来迁到太行之北居住,仍称自己是“虞人”;又因为他性情忠厚老实,便被人称作“愚公”了。这也算交待了愚公的背景。

  

在太行山被挖开之前,晋国之的西南有中条山,南边则被太行山阻断。所以晋国南边是相对安全的。晋国的北边则有大、小戎,西面有狄戎、犬戎。所以晋国的都城历来靠近西面,在西北和西南间辗转。晋国曾迁都三次,在愚公挖开太行山的时候(晋献侯时期),晋国都城从翼城南迁至曲沃,其用意便在于安定南方。所以我在“愚公移山记”中才说“王都曲沃者,在西定犬戎,南安虞魏”,并不是胡说,确实是当时军事情势上的需要。

在“愚公移山记”中,我说晋国都城建在西边,是因为西面是犬戎这些外姓氏族,而东边被太行所阻而没有危险。——这并不全对。历史上主要是因为象原、邘这些国家也是周朝的姬姓封国,是自家人——所以当愚公要把太行山从南边挖开,那么就失去了东南面的安全保障。这样一来,晋国建都在西面的条件就不充分了。

  

从军事上来说,一旦这种情势发生,通常就会成为战争的起始。在冷兵器时代,既然秦国的蜀道就可以成就统一的伟业,那么愚公挖开的这条道路,带来的后果是否同样堪虑呢?在“愚公移山记”中,京城礼准确地预见到这一点:战争不可避免地开始了。

而从这里开始,原来的“挖山工程”就已经彻底地变性,从利国利民的工程,变成了动摇国本的祸事。从这时此,所以的隐患都随着地理环境的变化而凸显出来。于晋国而言,优势变成了劣势,友国变成了敌国。

广野关外,虞、魏、原、邘、雍列阵以待,晋之危何以能解?

  

 

5. 其它

=========

本小节的内幕,基本都是历史、地理知识。其实在“愚公移山记”的撰写过程,有两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一是太行、王屋在《列子》版本的故事中的位置,二是如何将一个移山工程演变成一场合理的战争。

第一个问题并没有合理的解决。太行王屋在山海经中的位置其实是说不清楚的,因为山海经原书的山海图已失,而作为山海经讲述山川的基点的昆仑今天也考据不到准确的位置。因此,我们再也找不到座标将太行山、王屋山画在山海图上。同样的理由,《列子》中的这个以山海经(或同源的传说)为背景的故事,也就失去了地理考据的价值。

第二个问题解决的比较合理,在以沁河为标志的广野关外,邗、原、苏等国如虎狼而恃;而在晋国都城不远,更有狄、焦、郇、虞、魏恃机而动。因此京城氏所预见的战争,的确是迟早之事。然而我们要记住的是,这个时期是在西周中期,这时周王朝对诸候国的影响力还非常之强,而且我们从上面的各诸候国封国的史实中可见,这些国家都是同宗同族,或者本出一源的。因此在这个历史时期,事实上并没有太多的内乱纷争,大多数的战争是出现在周王朝(领率各诸侯国)与狄夷等外族之间的。

因此事实上第二个问题只是“地理形势”上可以构成战争的条件,在天时、人和两方面还构不成战争的条件。所以,挖开太行所以引来了战争,并不合史时,也不合局势。这一点,要把“愚公移山记”当成军事题材来看的话,就不得不注意了。

  

但是,为了让故事发展下去,“愚公移山续”中还是让战争开始了。现在,另一个人物将站出来,改变“愚公移山”的故事走向与焦点,这就是端木长。我们会看到,故事从工程成为战争,又从战争成为数人论道的资本。而在这些论道者的所论中,那座山或者那个工程,只不过是百千年后的一份谈资罢了。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课程简介: 历经半个多月的时间,Debug亲自撸的 “企业员工角色权限管理平台” 终于完成了。正如字面意思,本课程讲解的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企业级的项目实战,主要介绍了企业级应用系统中后端应用权限的管理,其中主要涵盖了六大核心业务模块、十几张数据库表。 其中的核心业务模块主要包括用户模块、部门模块、岗位模块、角色模块、菜单模块和系统日志模块;与此同时,Debug还亲自撸了额外的附属模块,包括字典管理模块、商品分类模块以及考勤管理模块等等,主要是为了更好地巩固相应的技术栈以及企业应用系统业务模块的开发流程! 核心技术栈列表: 值得介绍的是,本课程在技术栈层面涵盖了前端和后端的大部分常用技术,包括Spring Boot、Spring MVC、Mybatis、Mybatis-Plus、Shiro(身份认证与资源授权跟会话等等)、Spring AOP、防止XSS攻击、防止SQL注入攻击、过滤器Filter、验证码Kaptcha、热部署插件Devtools、POI、Vue、LayUI、ElementUI、JQuery、HTML、Bootstrap、Freemarker、一键打包部署运行工具Wagon等等,如下图所示: 课程内容与收益: 总的来说,本课程是一门具有很强实践性质的“项目实战”课程,即“企业应用员工角色权限管理平台”,主要介绍了当前企业级应用系统中员工、部门、岗位、角色、权限、菜单以及其他实体模块的管理;其中,还重点讲解了如何基于Shiro的资源授权实现员工-角色-操作权限、员工-角色-数据权限的管理;在课程的最后,还介绍了如何实现一键打包上传部署运行项目等等。如下图所示为本权限管理平台的数据库设计图: 以下为项目整体的运行效果截图: 值得一提的是,在本课程中,Debug也向各位小伙伴介绍了如何在企业级应用系统业务模块的开发中,前端到后端再到数据库,最后再到服务器的上线部署运行等流程,如下图所示: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