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在中国一般形容父母时都说“慈母严父”,我的父母亲也不例外。从小我们兄弟就比较害怕父亲,虽然他很少打骂我们,但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我的父亲是一个典型的农民,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自出生到现在都与土地打交道,一生也离不开那一片黄土。父亲皮肤也像土地的颜色--黄中透着蚴黑。他爱那一片热土,因为有了它,他才能让四个儿子有饭吃,有衣穿,有钱上学有了工作。 

       中原大地出生并成长的父亲思想也跳不出保守的圈,认为孩子唯一的出路只能是读书上学,这样才能改变贫穷的现状。所以我们兄弟几个从小就被灌输这种思想--读书考大学可以“坐办公室”轻松挣钱,认为出去打工即使赚钱也不值得称赞。由于各种原因,父亲只读到高小(小学后又读一年),足以做我们的启蒙老师,记得小时吃饭时父亲就经常拿粉笔在一个又旧又黑的饭厨上写汉字和拼音,简单诗句和算术题,当时感觉父亲特厉害,但后来就发现他越来越不厉害了,因为我小学三年级下象棋就赶得上他,上初中一年级就懂得他的一些题目并不那么正确,比如父亲小时问我们:3比几大?当时还真是感觉题目比一般的加减运算难、有新意,读了中学才知道有负数和小数一说。原来父亲也不是那么伟大。

  并且也不怎么会挣钱:别人老爸会做生意等赚钱,他却只会种地。记得别人都是商店买的漂亮笔记本,我的却是父亲用大嫂在纸厂带回的白纸手工做的大作业本,为了尽快换新的,我很快就能把一本写完。记得别人的衣服都是新的,我们却是代代相传,如果是一件不错衣服就会大哥传二哥,再传三哥,最后给我。幸亏我中学身体长的快,到了高中基本上我数最高,他们衣服我穿不下只好买新的。读高中时因为可以住校在外面吃饭,感觉每周吃两次油条或者隔三差五吃袋方便面真是不错,也知道面条并不只是放点葱花和盐水(原来家里的做法)。

     在高三写作课上,语文老师说到有天中午突然下雨,好多家长都来学校给送伞,当时让我们写一篇反应亲情的作文,这种作文我却不知怎么写,只是按作文书上的模仿写了一篇。现在想起来可能是当时感受还不深吧。

    在大一时读<大学生>杂志时看到一篇文章说:某个企业招聘时竟然问起应聘大学生父母的生日,很大部分应聘者却不知道,然后下面作者就此做了一些评论,说大学生一般不给家人写信打电话,即使写信也是要钱。当时我想了很多很多,因为在这之前我也不清楚父母的生日是什么时候。这篇文章对我影响很大,至少从那以后我便记住了父母的生日并且到时会打电话或写信祝福,从那以后我不再以出身农民为耻,在中国30年之前有多少城市人呢?300年之前呢?我知道农民也有不少的缺点:保守、没文化、不太讲卫生、不文明。但他们也有很多城市人不具备的优点:质朴无华、热情好客、歉逊而不张扬。我对那些骂农民的特点反感,虽然有时他们可能真是该骂,但我有时想那就是我的父亲、我的亲人。

        另外一次让我感受最深的是就是大四考研失败,我认为我付出真是很多很多,半年多都是熬夜到凌晨,最后仍然不成功,在2000年4月份知道结果后给家人打电话时真的想哭。过了几天我决定回家休整几天,本来火车是晚上11点半到站,我让送我上车的同学给我家打电话,可惜他报错时间为晚11点。结果当晚父亲骑自行车9点多就出发了,在晚上仍有些冷的北方小站等了我一个多小时。我下车后知道情况后真是不知说什么好,在路上父亲带着我,看着他有些老态、疲惫的背影,再想到我考研的失败,突然想到朱自清写父爱的一篇文章<背影>,当时眼框不自觉的有些湿润模糊。

  我在家排行最小,干活最少,读书最高,花钱最多。大哥比我长12岁,高中毕业没考大学直接考技校,为的是早工作早挣钱,尽快减轻家里负担。二哥在我家应该是最聪明的,而且是初中也是学习最好的,如果读高中估计走个名牌大学不成问题,最后为了早点工作挣钱才选择考中专,不过当时好像他也考了高中而且都是前三名。三哥相对就幸运一些了,读完高三考大学,可惜他报考失误只能读大专,不过当时还是公费,花钱也不多,据父亲的小帐本上记录三年大学才花1千元左右,和我读高中花费差不多。到我读大学时本来家里已经没什么负担,不巧2000年又赶上大学收费并轨,每年的总花费差不多要5000元,家里的余粮卖光也只够一年学费。当时邻居有几家养鸡都赚了钱,父亲决定也试一试,可以这么说,其实父母养鸡四年就是养我四年。

       虽然父母这些年把我们四兄弟一个个送到了学校又进了城市,但他们几乎对我们没有什么要求,可能这就是无私的父爱和母爱吧。不过我们兄弟几个决定无论如何以后一定要好好孝顺父母,让二老过上幸福的晚年生活,虽然我们都没有说出口来。平时不回家,过年过节尽量回家,闲时不回家,农忙季节尽量回家,说起这些,可能大哥和二哥比我和老三都做得好。大哥原来在技校教书,每年寒暑假都回老家,二哥也是因为离家比较近,5-1或10-1,麦秋两季基本上都回家帮忙。今年父亲60大寿,我们决定一块回家祝贺,因为我发现虽然父亲没要求,但他心里很在意,毕竟年纪大了,儿子一个个都不在身边,到了60岁的时候如果我们都不来真不知他会有多伤心。而且春节时我就发现他看电视说某村几个孩子给父母过寿点戏什么的,虽然他并没要求我们这样,但他肯定也希望会过得风光一些。今年7月21号我和三哥回到老家,父母的高兴劲不可言表,父亲逗着自己的小孙女玩就是跟逗其他人家的小孩感觉不一样。

  父亲年纪大了,但仍然不愿意离开家,即使六亩薄田仍不舍得丢弃。每年回家我们几乎都会建议把田地送人,可惜父亲说去城市住不方便、熟人又少,种了一辈子地,总是不舍得丢。

  可能这就是我的父亲吧!

阅读更多
个人分类: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