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冬日的第一天--一个女程序员第十五年工作总结

冬天来了,一年又过去了。

看了去年的总结,原来真是一年比一年鸡零狗碎了啊。 不是没时间想,确实是没什么可想可总结可回味的。 这是从业以来最一地鸡毛的一年了。

今年没什么技术,管理之分了。因为所有的所有都好像是一锅腊八粥,全搅和一块儿了。主题是边缘产品的生存(挣扎,灭亡)之道。 

在去年人员大幅度更迭后我们组在人头上是满员了,但是人员质量真是一言难尽,除了生产力极不稳定,倒是可以在工作闲谈中体会人生百态。分产品线来缕一缕思路

--------------------------------------------------------

产品线A

这个产品就是一个基于Umbraco 的CMS,客户不少但是收费不高, 主要是用来维护客户关系。这玩意本身没什么技术含量,但是如果想着把它和其他产品打通,客户从下单开始增加各种自动化的话还是挺好玩的。本来模式是由1.5开发,0.5测试,产品经理组成。去年写完总结那个全职开发就跳槽了,弄得我在年终写报告的时候无话可写,跟产品经理商量商量就觉得前途黯淡而默默落泪。很多有意思的功能都没办法实现了,况且由于一直是一个人开发,代码个人风格严重,留下的技术债也不少,当时就觉得接管的人很难办。哪想到真是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填坑人是被领导硬塞过来的除了年纪不新,其他一切全新的新人,就是年近不惑零开发经验的残疾人,因为以前岗位搬机器弯腰什么的,现在残疾了得转个一直坐着的岗位。人家是真.残疾啊,三天晒网,两天打鱼,出勤率各种不保证,而且有医嘱。带这样的新人,我白头发都多好几根,一个不小心他找我谈话,说我某天说话态度不好,威胁要投诉我。真是无语,腿瘸不会被歧视,心瘸就只能呵呵了。

这样的开发偏偏遇到了各种认真负责的产品经理,他并没有因为产品边缘化而得过且过,想出来的主意又正又可行。偏偏遇到我们组的开发再可行的点子都很难投入生产。四月的时候一个好点子如果不出demo就被毙了,我连续四天加班到凌晨两点赶工demo. 说实话工作这么久第一次这么长时间高强度的加班。还跟闺蜜哼唧了一下。

以上情况,在我们这个配置下,果断取消测试。测试MM去需要她的产品。对待开发外表要像春天般温暖,内心如秋风扫落叶一样。所有的事情都要备案,备案,备案,保护自己才是第一要务。大半年的时间,这哥们的技术好歹有点提高,修修补补凑合着用吧。对待认真负责的产品经理,就跟他磨需求,细化,探讨是不是可行。这么干的目的之一是拖延时间...另外需要保证一旦需求进入生产阶段能不修改就不修改了

 

--------------------------------------------------------

产品线B

前端是Augular,后面是.net的web app. 是一个大产品的附属产品。 配置是2.5开发,0.5测试,产品经理。这两个开发,一个是年过半百的纯职场油子,各种混但又不出线。一个是刚刚战胜白血病归来的MM,头发还处于化疗后开始长的板寸阶段。他们俩每周真正工作的时间不会超过25小时。这个产品由于当时大客户叫的声音大一度特别被重视,大老板每天盯着开发进度。走上正轨了以后就靠边站了。这个团队的主要矛盾在于开发非要在敏捷这个瓶子里装瀑布的酒,而产品经理恨不得完全靠想法,demo,实践这种高迭代的方式输出。 开团队会真是个头疼的事,产品经理兼需求写了个功能需求大纲,开发再用几天的时间把这个大纲变成一个类似论文一样的细节需求要求产品经理签字,而产品经理目前想不到那些多的细节而拒绝签字。然后把需求大卸八块,分块签字然后进入生产周期。生产周期中review的时候发现跟产品经理的初衷不太一样,磨破嘴皮子开发才同意修改需求。每次这个时候产品经理大概都要暴走了。而一个大需求在拆分重组的时候很大概率又会有问题,由于沟通成本太高了,一般我会在这个地方把零件拼起来,然后总体走一遍。

当我忍无可忍打算做恶人开了这个工资比谁都高却不干事的油子的时候,现实给我展现了它残酷而令人无奈的一面。这哥们在我们单位二十年,根基极稳。他当年在的一个产品组,那个老大已经进了高级管理层,而对面大客户当年负责那个产品的客户经理也进了他们那边的高层。那个产品早就不再辉煌,只是偶尔的被客户提及查查改改,频率也就是半年一次。每次客户想起必然不走正规客服,直接是对方大佬致电我们大佬,然后直接找这个油子,糊弄一下交工了事。这个人别说是我,就是我的经理都没动得了他。他是个好人,却实在不是个好开发。口碑之差,有一次别的组来要人,要白血病MM也不要他。我提出换成他,那个组长放下话,即便社招也不要他。于是白血病MM转组,而油子大哥随着产品迟暮而被我求爷爷告奶奶的找个别的组接受走人了事。产品经理和我经历了这个产品从出生到迟暮的全过程,他对产品的感情很深,愤愤不平。而我则更看重这一路走来认识的人,经历的事儿

--------------------------------------

产品线C

产品线C是年初明确说生命线两年,让我站好最后一班岗的产品。配置3开发,0.5测试,0.5需求,产品经理,都是女性,公司所有开发组唯一娘子军. 当初人员凋零,一个是别的组搞不定的MM,另一个刚刚产假结束的姑娘,我必须把自己的开发技能点配在这个组上,因为别的组要不就没有大的开发需求,要不就还能糊弄了事。这俩姑娘那是真菜,一个姑娘本来学刑侦的,因为她爸爸在我们单位做开发所以跟着实习就留下了, 另一个姑娘大学毕业进入公司刚刚过实习期就怀孕,然后三年生俩,刚刚回来。而产品本身是有相当量的开发需求的(公司没跟客户说团队变动,所以客户的期待比较高),记得当初我看到这配置的时候觉得可以找块豆腐撞死了。哪想到团队小宇宙爆发了,所展示的生产力让我老板都刮目相看。

总结原因,

1. 虽然开发起点低,但是勤奋,刑侦MM在别的组的时候老同志看在她爹的面子上各种保护,她没有什么锻炼机会。来我们组,一个萝卜两个坑,不上都不行。摔打摔打就出来了。 另外一个MM,有基础,虽然没什么实际开发经验,但是勤学敢问,有什么不憋着。两个人进步特别快,从简单上手,现在可以独当一面了。不过路还长

2. 这个团队没人叽歪,有错就认,不狡辩不推卸。极大的降低了沟通扯皮成本,出错后迅速纠错改正前进.高速迭代

3. 大框架定下后自由度高,用会的方法解决,解决不了就分批次,螺旋上升一样的解决。事实上这是我们的折中之策,因为人员能力实在有限。我曾经拿着C的功能设计给A的产品经理看,他指出的很多细节问题,可是如果我抠这些,那这个功能基本上在规定时间内是不能上线的。而C的产品经理就直接说第一版忽略这些细节,以后慢慢细化。

今年第二次小宇宙爆发是刚刚过去的那个月,我们找别的组借调一个开发过来,都说好了临时又取消了。一边念叨的男人靠不住,一边把预计8周的工作量在四周做完交活。一个漂亮的开发仗,可是那段时间太专注功能开发忽略了一些团队运行的东西,该催的没催,其他组没有提供我们需要的接口,还有就是自动测试进展缓慢,人员能力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自信不足,出来的东西有些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对的。我关照不够,所以拖拖拉拉。让人顿悟的是产品上线后,我改的这个大部分赢得了各种赞扬,但是出了3个不该出的问题,一下暴露了关注团队不够的问题。目前试行的解决方案就是如果我要专注开发,其他的事情要放手交给别人去做,去催,去关照。

今年夏天我们这个产品重回主产品线,这个客户调查后上层做的决定。客户的满意度特别高,而且是在客户不知道团队变动,人员骤减的前提下的调查。我们虽然还有技术债,自动测试也还在慢慢补,不过已经算是做到事半功倍了

以上总结很少说事儿,而大多说人。因为只有真的把人调动起来,团队才能真正的运转起来。虽然我们都是围绕着事情在运转,但是每个节点上的人才是关键。如果猪队友少一个,团队效率成倍增加。但是把重心放在人上面要比放在事上面要累很多,毕竟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我又跨在三条线上。别看每条线资源少,但是拓展开来需要协调调度打交道的人很多。而世界上永远是不靠谱的人比靠谱的多,有的人从一个角度看特别不靠谱,但是换一种方式顿时就靠谱起来了。明年估计也还是跟人打交道吧

 

------------------------------

工作之外,今年比较开心的是放飞自我各种蹦蹬。带着全家玩,带着父母玩,跟好闺蜜抛夫弃子玩,一拖二带着娃玩。去了很想去的敦煌,顺着敦煌看了相关的书籍,记录片。而且还把敦煌,龙门,云岗横着拉了一条线。算是玩明白了

另外就是没打游戏,开始画画。一个体育生开始画画了,以为简笔画水平,没想到十一个月的自学水平长了很多。画画带给我更多的是对美的认识,现在再看画又有不同的感受了。不光是看画,就是看网页设计都更有感觉

人到中年,家人都好,还有好友听我哼唧。夫复何求

还是那句话
抬头做人 低头做事
过幸福的小日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实付0元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