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资讯

这里,有作为技术人必须知道的业界大事。

克隆手游是如何“杀”死独立游戏开发的?

640?wx_fmt=gif

近年来,东南亚的游戏热潮势不可挡,而东南亚市场中最大的就是越南。大量的活跃玩家、相对开放的市场,吸引着希望扩大受众的发行商们。

本文采访了一些越南人,试图理解他们为什么不爱独立游戏开发,只爱海外游戏的克隆版。此外,在越南手游需求完全由海外游戏及在手机上的克隆就能满足的情况下,留给国内游戏开发者的空间还有多少?

640?wx_fmt=jpeg

以下为译文:

不论走在越南的哪个城市,即使是最业余的观察者都很容易发现,到处都在酝酿着一场手游的革命。街旁林立的咖啡店中,很难找到一个没有低头看手机的人,每个人都用极其专业的手法在屏幕上滑来滑去。

同样数不胜数的还有网吧,里面一排排的台式机都在运行着DOTA或CS,年轻的玩家们在网上激烈地战斗。由于电脑价格很贵,家庭电脑和传统游戏机并没有打开越南市场,把市场的领导地位让给了手游。

640?wx_fmt=jpeg


640?wx_fmt=png


2017年,越南的游戏业大约有3280万名玩家,从而成就了越南全球第28大游戏市场(据Newzoo的数据)的地位。越南的人口约有9600万,因此相当一部分越南人都是游戏玩家——但为什么我们很难看到越南原创的游戏呢?

一想到越南的游戏,绝大多数人首先映入脑海的就是2014年的黑马Flappy Bird。这个游戏由越南土生土长的Dong Nguyen独立开发,它同时具有怀旧的像素风图像,以及操作简单但难度极高的游戏机制,迅速在全世界流行起来。Nguyen说,他认为西方的游戏过于复杂,他想要做一个时间紧迫的人也能玩的游戏。不幸的是,在Flappy Bird火了一阵之后,他的独立游戏工作室.Gears没能带来第二次轰动效应,从2015年之后就再也没能进入游戏排行榜——而Nguyen并不是唯一一家。实际上,在越南市场中,2017年下载次数最多的十个游戏无一是越南本土的。

640?wx_fmt=jpeg

那么,越南玩家都在玩什么?


640?wx_fmt=png


根据家住岘港的24岁的Eugene Tran说,越南人并不喜欢独立游戏。

“越南当然也在做游戏。但是,大多数人更喜欢海外的网游。”Tran说。“大家都在网吧里玩游戏,比如英雄联盟、守望先锋、绝地求生等。”

但是,促使越南玩家追逐3A大作的并不仅仅是对游戏的偏好。Tran还说,越南的游戏文化中,许多玩家根本不知道独立游戏的概念:“人们只对直播的游戏和他们能立即上手的游戏感兴趣。”就个人体会,走在胡志明市和河内的城市街道上,不止一次看到人们玩的游戏并不是能立即分辨出来的MOBA、RPG或卡牌游戏等熟悉的游戏类型。对于许多越南玩家来说,直播这些玩家是最终的目标。家住岘港的28岁的Ho The Vu说,“我喜欢看直播,尤其喜欢看我经常玩的游戏。”Vu白天在岘港市工作,但到了晚上他经常会直播英雄联盟,并梦想有一天能进入越南的国家队。

但是,这些游戏依然不是常态。到目前为止,手游才是整个越南游戏玩家数量最大的领域,下载榜单常年由休闲游戏占据,如地铁跑酷、会说话的汤姆、Roblox等。由于越南的直播网络和系统不太流行,所以如果一名越南玩家想要看直播或做直播,就只能选择主流游戏,而不是独立游戏。原因之一就是,即使到了今天,许多越南人在游戏消费方面还十分保守。

640?wx_fmt=jpeg

“现在,许多越南人喜欢免费的手机游戏。”富士科技的CEO加藤典子在2017年中采访中告诉日经亚洲评论。“但越南玩家中愿意付费的人数也在上升。”因此,富士科技这家在河内设有办事处的日本IT公司已经开始将一些适合越南市场的日本游戏服务移植到了越南。


640?wx_fmt=png


越南手游的迅速崛起也要归功于最近全国4G网络的覆盖,这也造成了手机市场的大爆发。在越南,手机也像西方那样是社会地位的象征,但由于许多越南人负担不起奢侈品,因此都选择了手机作为成功的标志。

Vu确信,“每个人都至少有一部手机,而且随时都准备买一台新的。”手机在越南无处不在,街角的小店都在卖手机,人们在骑摩托的时候也在用手机,人们甚至会将手机作为逝去亲人的祭品,让他们在阴间也能有手机用。因此,应该问的不是为什么越南的手游市场会爆发,而是为什么直到现在人们才开始对手游着迷。

640?wx_fmt=jpeg

所以,如果越南的游戏需求完全由海外游戏及在手机上的克隆就能满足,那么留给国内游戏开发者的空间还有多少?


640?wx_fmt=png


越南的游戏开发并不是新现象。

早在2002年,微软就将《极限竞速》(Forza)的部分开发工作交给越南的Glass Egg工作室,后者曾经参与开发过很多游戏,从各种各样的竞速类手游到Insomniac的《蜘蛛侠》。显然,越南国内有很多游戏开发的人才,但他们还没能自力更生。由于文化接受度问题,越南的独立游戏开发者无法重复西方独立开发者的路,而数字游戏的产品线早已被各种游戏克隆占据,越南的玩家早已习惯了免费游戏的模式,没有发展出享受独立游戏的品味,使得独立游戏开发者没有足够的热情去做独立游戏项目。

但是,考察下越南的历史和文化,就不难发现原因。当然,有了Unity等软件,有了Steam或各种应用程序商店等发行平台(在包括越南在内的东南亚的大部分国家,第三方应用程序商店依然是允许的,而且大部分都没有任何管制),成为游戏开发者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容易。而且,显然这里有游戏的需求。但是,越南的游戏市场却与西方开发者面对的市场完全不同。

一些人将现状归咎于越南政府的统治,像《Paper Please》这种游戏在政府的审查下绝对不可能出现。三大主流互联网供应商FTP Telecom、VNPT和Viettel都由政府和军队控制,而且根据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的报道,越南的自由度在180个国家中排名175。生活在一个充满审查的国度下,极大地限制了任何想要成为游戏开发者的人的创造力,也使得特定主题的游戏根本不可能诞生。如果只能做另一个8比特平台游戏的克隆,那为什么要冒着失去自由的风险去做ResistJam这种游戏呢?

640?wx_fmt=png

从《重返德军总部》中对纳粹的批判到《辐射》中对前废土时代美国人的荒淫无度的批评,许多游戏备受好评也是最受争议的地方都来自于政治因素,但这些批评政治的3A大作依然只是偶然现象。尽管对于大多数3A游戏开发商来说,加入一个女性领导角色就能称为卖点,但独立游戏还有很长的路要摸索。考虑到政府悬在头上的制裁之剑,越南开发者除了选择接受海外游戏的统治,难道还有别的路吗?

造成越南缺乏原创游戏的因素有很多:有赚钱的因素,因为重新做一个熟悉的游戏永远比尝试新类型更容易获得受众;从避免可能来自政府的惩罚的角度来看,也最好不要打擦边球;即使仅从玩家的角度来看,如果越南的游戏开发者不能创造自己的IP,我们无法期待现在的市场状况有任何改观。

原文https://www.indiegamewebsite.com/2018/11/19/vietnamese-indie-development-exploring-the-landscape-of-mobile-clones/

作者:Ross Perkel

译者:弯月,责编:郭芮


2018 中国大数据技术大会

BDTC 2018


BDTC 2018中国大数据技术大会携主题“大数据新应用”再度强势来袭。本次大会由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教授周傲英,百度商业智能实验室主任熊辉,阿里巴巴副总裁李飞飞三位会议主席对大会内容把关,多位两院院士参与指导,由最了解行业痛点的一线从业者为同行打造。


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快速购票。现在购票还有机会获得大数据图书一本(中国科学院院士梅宏主编的《大数据导论》或华中科技大学教授金海主编的《大数据处理》),数量有限!


640?wx_fmt=jpeg

微信改版了,

想快速看到CSDN的热乎文章,

赶快把CSDN公众号设为星标吧,

打开公众号,点击“设为星标”就可以啦!

640?wx_fmt=gif

征稿啦

CSDN 公众号秉持着「与千万技术人共成长」理念,不仅以「极客头条」、「畅言」栏目在第一时间以技术人的独特视角描述技术人关心的行业焦点事件,更有「技术头条」专栏,深度解读行业内的热门技术与场景应用,让所有的开发者紧跟技术潮流,保持警醒的技术嗅觉,对行业趋势、技术有更为全面的认知。

如果你有优质的文章,或是行业热点事件、技术趋势的真知灼见,或是深度的应用实践、场景方案等的新见解,欢迎联系 CSDN 投稿,联系方式:微信(guorui_1118,请备注投稿+姓名+公司职位),邮箱(guorui@csdn.net)。


推荐阅读:

640?wx_fmt=gif

640?wx_fmt=gif

阅读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