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早期文明

周末恶补了一下历史,因为太忙了,好几周没有大块时间看历史了,这周也没有什么太要紧的事,因此就想花20-25个小时来学习历史。
    其实本来没有这个想法的,就因为周六看了很烂的《战国》以及还可以的《大兵小将》,心里总是有些遗憾,因为这些影片没有让我看到真正的历史,不过指望在电影中学习历史,那是不可能的,《战国》中孙膑的死法更是胡扯中的胡扯…真的想看看秦朝统一中国之前那些纷争的日子人们是怎么生活的,以及真正的国际关系是怎样的,难道真的有《战国策》或者《三十六计》中的那么玄乎么?于是几乎通宵看了一遍《东周列国.春秋篇》,整体还不错,一集一个著名的故事,看得很是过瘾,虽然都是《史记》或者其它古典著作中记载的故事也不一定可考证其真实性,但是那个时代的大致轮廓应该就是那个样子。至于《东周列国.战国篇》我就没怎么看,因为又是儿女情长,兄弟恩怨…
        为了得到更进一步的史实,我找到了严文明讲述的《重建早期中国的历史》这一个讲座,严文明主要阐述了一个“多重花瓣”的华夏起源模型,强调起源是多元的,甚至良诸文化的程度还要比中原的仰韶文化以及山东的大汶口文化程度更高且影响力更大,然而由于其经济发展的不均衡,大兴土木结果导致文化的衰败,最终各个方面均衡发展的中原文化成为这个多重花瓣的花心。严文明的主题还有一个,那就是驳斥华夏起源西来说这个一贯的说法,在几乎所有的国外的世界史著作中,作者们一直都持有这个观点,但是严文明强调,中国的起源是自发的,独立的,不是外来的。他以中国的外围论证了这一点,这其实也是斯塔夫里阿若斯所谓的“不可接近性”,喜马拉雅山,帕米尔高原,天山,隔壁,大漠,草原,冰原,大海等古人不可突破的地理界限把中国圈在了一个大圈子之中,然而这个大圈子虽然封闭,然而却大到足够使多元的因素在内部混杂,繁衍,最终衍生出华夏文明这一事实。
         在这个封闭的大圈子里面,同样居住着各个不同的民族,分成了各个不同的部落,如果说印欧人种在人类发展史上占据一半功劳的话,那么华夏大圈子里面的人种则占据另一半功劳。虽说后来罗马帝国将地中海变成了其内湖,然而起初它不过是台伯河下游的几个小村落,它们建立罗马城后的王政时期,还被外界的埃特鲁斯坎人取得了罗马的统治权,最终他们自己又夺回了权力,罗马人将埃特鲁斯坎人视为外族,而不是罗马人,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中国,夏朝时期,就连山东这个地方也处于文明中心的外围,山东中东部地区的人被中原地区视为东夷,也是外部蛮族,然而却有了东夷后羿代夏的事情,同样是外部的族群取得了文明中心的权力。然而最终东夷被完全囊进了华夏文明中心。罗马帝国以及后来欧洲的各个国家即使在最强盛的时候,其外围总是有其它民族虎视眈眈,而中国的外围最终只是地理上的障碍,虽说西北一直都是游牧民族的活跃地带,但是五胡乱华之后,游牧民族的文化力量已经不足以对华夏文明产生影响。
         严文明总结了一个结论,那就是中国有中心,欧洲没有中心,中国有外围,欧洲没有;他还提出,统一的国家如果不注重地区的差异,那么这种国家是不正常的,这和黄仁宇的观点很类似。随着社会等级的区分,大量的资源集中在了金字塔的顶端,因此发力更大,从而造就了文明。

         最终,周王朝建立,明确提出了自己对国土的控制权,然而那个时代的技术水平不足以使他控制大片的土地,因此封建制度就自发形成了,颇似继罗马帝国和墨洛温灭亡后,加洛林分崩离析后最终实施的那一套制度,然而又有所不同。他们虽然都是分封制,都是一个递归的层级结构,分为了公伯侯子男等级别,然而中国的情况更适于最终统一,因为中国东周列国是同一个周王室的列国,即使多元化也有一个共同的核心,当年郑庄公击败王军的时候,还耿耿于怀,不敢面对,这个共同的核心其实就是周王室的礼制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天下说,因此大家并不是想将均势持续下去,而是都想做下一个周王室,所谓的均衡以及纵横理论都是为了解一时之围的手段而已,大一统将不可避免,然而欧洲中世纪便大大不同,那时遍布欧洲的封建领地是不同国王的领地,起码就有查理曼帝国分裂后的三个国家,中间还插着教权,后来又产生一个神圣罗马帝国,加上穆斯林的入侵,诺曼人的被同化,拜占庭的影响,情况更加复杂,因此,即使野心再大的诸侯,充其量他能统一一个区域就不错了,比如法国波旁王朝的亨利四世,他是断然不敢去统一神圣罗马帝国的,虽然神圣罗马帝国早已不是什么帝国了。因此欧式均势程度更加深厚,他们更加多元,最终形成的是多个统一的民族国家,而不是一个多民族的大一统帝国。究其原因就是在于在很早的时候,欧洲就是十分多元化的,没有任何压倒的力量可以统一所有地方,即便是罗马帝国,他所注重的还是征服和掠夺,而不是统治,比如罗马帝国并没有强迫统一度量衡,也没有车同轨,更没有为了统一思想而焚书,因为他们需要的是财富和奴隶,只要有各个行省源源不断把财富送到罗马城即可(台伯河据说超级繁忙,罗马城的人几乎不需要工作) ,罗马帝国之前的希腊城邦更没有提出什么大一统的类似“普天之下…”的思想,倒是对小型的政府比如城邦更是感兴趣,因此中世纪的欧洲诸侯,他们根本就没有一个指导思想来完成一统,即便有这样的人,那也是纯个人的欲望,几乎都是想恢复古罗马帝国的地理版图而已,比如查理曼,查士丁尼,拿破仑,希特勒等,他们有的很成功,其它的都失败了,就算成功的那些,由于没有一贯的指导思想,也就没有后继者,一旦他们死后,帝国轰然倒塌,无法形成那种“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的最终局面。

         因此,不要轻易拿中国的事件和欧洲的事件进行对比,意义不大,然而相同的是人性,因此一些事件难免会有些巧合,然而那是纯个人的。中国的历史发展是完全独立且不中断的,即便到了现在,还是可以找到周礼的影子,大一统的思想早就已经深入人心,这是地理造成的,也是周朝建立后提出的天下说造成的(其实夏朝是完全允许有异己存在的),如果想得到个系统的总结,那么就看一下卜工的讲座《文明起源的中国模式》。

        我的观点是,虽然我们的文明有足够的证据说明是自发,独立形成的,然而也不必太敏感,难道华夏在什么地方就不甘心不当老大吗?其受中亚,西亚的影响还是大大的有的,克拉苏的第一兵团都能到达甘肃,你能否认苏美尔的兵团可以进入河南或者陕西吗?不要觉得古代科技发展很快,其实公元元年的科技水平比公元前3000年的差别并不是很大,特别是在交通运输上,所谓的差别其实都表现在艺术和农具上的。第一兵团可以被匈奴俘获进而被汉俘获被安置在甘肃,那说明起码有一条路在地理上是通的,要知道那么早的时候,是没有护照的,也不用签证,也无需绿卡,房价也不贵(地皮免费,需要自己盖),田地随便耕,只要你能走到哪里,你就能住在哪里,既然地理上是通的,人们又那么自由没有国籍和户口的约束,没有地狱歧视,中亚,西亚,乃至埃及的人为何就不能到达中国呢?虽然考古学证据表明华夏的文化中心都出土了相应的工艺品和大型的宫殿以及墓穴,然而你能否认这批古董的建造者中没有外来者么?试想,再过5000年,在上海的某地挖掘出一个iPad的外壳,那难道说iPad是在中国自发产生的么?

         有点民族精神是好的,但不能太过,咱们得承认咱们不是第一,起码不要哪个方面都去跟人家争第一,现在拼命的考古断代,最终难道是想说明中国的历史比美索不达米亚的更长么?一说中国足球臭,上去就说足球早在汉唐就有了,一说现在我们不如欧美,上去就说什么汉武帝赶跑了匈奴,匈奴击垮了罗马,或者什么成吉思汗打到欧洲之类的,人家国外一说发现个真理,咱们就说易经或者推背图中早已有之之类的…什么时候才能学学人家“秦皇汉武略输文采…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气派呢?

         秦之后,已是帝国而非封建,晋以后,民族已然混杂,宋以后,崖山以后....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