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愛玲的舊事

一天胡兰成佯言将赴南京公干,须三四日方返沪,由其妻(亦非正式者)伴送上火车,午后其妻往游兆丰公园,陡见池塘暗柳之下,乃夫正与一女郎相偎而坐,情语喁喁,当时醋性大发,疾趋上前给该女郎两记耳光,兰成窘状莫名,该女郎即张爱玲也。一场醋打,闹得游人大大惊笑不已。 牆上是空空的,靠窗是一沓紙盒,這就是張愛玲的“寫字台” 。床前的地上,放著電視机。房間里的地上,擺著許多紙袋。貯衣室里除了近年來買的衣服,也有一些紙袋。但是沒有箱子。她用的拖鞋,是浴用的橡膠拖鞋,用骯了就扔,還有几大包新的沒用過。廚房里也多是紙碗和塑料刀叉,用過即扔。 公寓管理員阿妮塔……好几天了也不見老人出來。敲門也沒有人應,打電話也無人接。于是9月8日這天上午,她用自備的鑰匙打開房間,只見老人安詳地躺在地毯上,身上蓋著精致的毛毯,像是睡著了。再仔細一看,老人早已仙逝。牆上的空調机還開著,惟一的家具……那張岩石桌子的桌面上攤開著一部尚未完稿的長篇小說《小團圓》。 想她一生不曾依附任何组织或某坛,最终也没能和任何人结盟,只有些过往的朋友不咸不淡,却活得如此认真。她一直就是個淡直偏狹的女人,她洞察世間情事,卻也孤苦無依。我想,任何一個男人都無法接受這樣的女子,一邊和你戀愛,卻一邊在心里告訴自己你不過是一個想和她上床做那事的普通男人,和他人并無兩樣。她清高,卻沒有享受到真正屬于人生快樂,至少我是這么認為的,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子,總是提不起男人的興趣。可遠觀,可賞玩,但看看也就罷了,回頭還是蓋上被子氧化鈣自己的老婆,或者,搖搖擺擺走進霓虹燈下,鉆進羅紗帳。 她了解男人,卻不理解男人。這就是問題,一個女人,了解他的男人,卻克制不了自己扁薄他人的邪惡念頭,不斷損傷男人的臉面。對男人來說,面子比屁股還大。張愛玲確實出名了,也受萬人景仰,尤其是我們這些對愛情、對生活似乎比較了解的80后。但有句話不知道你聽過沒有,一個女人如不在暗夜中發光,白天必然黯淡無光。暗夜其實才是生活的本質,在這暗夜里,一切猥瑣、不體面都在進行著。所以,我對這個女人,依然心情復雜。可憐,又咎由自取吧。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