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li_xue的专栏

当我们处在一个舒服的领域时,我们就很难做出有重大意义的事;General George S. Patton曾说过的话:‘今日大力执行一个好的计划远比明日执行一个完美的计划要好的多...

旁观留美研究生的困惑

今年本学院招了50个博士生,大陆来的占20%左右。其中不少是本人亲自面试过的,而且还有两个正在本实验室做Rotation。看着他们从第一天的兴奋到几个月后的困惑,不由想起应该写点儿什么。目的是希望留美学生有所准备,更好地完成学业。

这第一个学生本来是学药学的,对生物医学研究的基础知识和研究手段的了解相对较差。她好像从一开始就没有适应高密度文献阅读解析训练和Rotation。据她自己说每天睡不了几个小时,可是这两个月之后成绩很不理想。每天下午到实验室后感觉她迷迷糊糊,连基本的数学计算都要花费很长时间。一个多月了还弄不出点儿像样的数据。实验室其他人都没啥问题的技术,到她那儿楞是过不去。后来一问才知道,每次拿到老师给的论文后,她会从头开始一字不拉地看,结果半夜两点了还没弄明白这论文的核心是什么。她这刻苦的劲头我很欣赏,可是时间不等人啊。成绩上不去,压力马上就会来,之后可能形成恶性循环就更麻烦了我给她的建议是先寻找文章的主线和作者的研究思路,如果读第一遍超了两个小时,就太多了。第一遍了解个大概后,第二遍再重点理解一些细节就应该容易些。重要部分的生词查一下可以,都查的话太费时间。她给我的反馈是现在感觉好多了,呵呵。本科生同学注意了,如果你没啥具体研究经历,最好在接到录取通知书后找个地方去做个研究志愿者。千万别象上面这位同学一样,都博士生了还不会读文章甚至也不会用枪(pipetman)。

第二个学生是个正儿八经学生物医学的,还有个硕士学位。读文章不在话下,成绩也还不错。也还积极主动、学习刻苦、外向开朗、喜欢和人交流。本来他是在另外一个实验室做Rotation,两个星期后被人踢出来了。只好找到我看能不能帮他度过难关。依我这脾气,这忙儿是肯定要帮的。可是我得了解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啊?原来纯粹是误解或者是文化差异造成的。有两件事造成了带他做实验的美国人向老板申请开掉他。第一件事是因为很多门他没有钥匙(badge access),所以每次都是带他的美国人开门后,他急匆匆地跟在后面闪进去。这样的话有时不免会发生碰撞,再加上带他的是个女的。这种碰撞很容易被理解为揩油而招人反感。解决方法很多:要么找老板要钥匙,要么就每次都要讲话沟通。可惜他没想到这会成问题。第二件事是带他的美国人交待他中午12点半把样品从水浴锅里拿出来,你猜他怎么回答?我还要去吃饭呢!其实他本意是他要去取饭回来后再拿。可惜语言表达能力出了问题,让美国人认为是科研态度有问题。就这样,他带着困惑和不安到我这儿了,呵呵。

我还有另外一个大陆来的80后学生是另外一个情形:虽然是名牌高校毕业,但学习好像是为的给父母拿博士学位,工作好像是做给我看的。每到给委员会汇报进展的时候都发愁汇报什么。人是个大好人,也特别热心,谁有个困难问题啥的,绝对有她的身影。可惜的是没有学习目标和动力,遇到困难或稍有批评就大张旗鼓哭鼻子。每次跟她谈话,我的大门都敞开。不然的话有谁知道她哭鼻子为了啥?没准儿还以为我欺负她了,呵呵。估计是因为遭父母溺爱所致,感觉她日后难有很大发展。我对爱哭鼻子的女童鞋还真是束手无策。大家给出个主意吧?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