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程序员77

第二天,绝影和BOSS Liu一 起去开公司。这之前,绝影把开公司想像得非常简单,反正满街都是工商代理工商代办,你给他拿钱,他帮你把公司开好,双手把营业执照公章税务登记证交到你手 里,还说声:“影总,祝你事业一路顺风。”商品经济发达了,分工细了,什么事情都有人做,这事情,简单得就像用洗衣机洗一件衣服。

可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你想像得越简单,做起来也许越难。就说这洗衣机吧,历经了手动,半自动,全自动几个阶段的发展,到现在,几乎已经成了傻瓜产品了。你想 想,小时候把洗衣机拆开,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导线,什么电阻啊,电动机啊,继电器啊,看得你头昏眼花。现在可好,一拆开,便是块绝影熟悉得再熟悉不过的主 板一般的电路板。所以说程序员应该自豪啊,现在的社会,就连洗衣机这么个东西,里面都凝结着咱们的劳动成果。

可是写洗衣机的程序和用洗衣机又是两码事。想一想,这东西,俺连里面的程序都设计得出来,用它洗个衣服,还能难得倒我?

可是绝影就偏偏不会用。

小时候在家里住,自然是妈妈把洗衣服的任务全包了。妈妈的思想还是中国传统式的家庭妇女:洗衣做饭,天经地义是女人的事情,男人嘛,当然应该去忙些维护世界和平征服宇宙的任务,所以一直以来妈妈也是任劳任怨,并且坚决不让绝影碰家务。

后来念了大学,土匪王江他们实在没办法,只得在学校里自己洗衣服。这时候绝影可就神气了,衣服只管穿,周末打包带回家,实在多了,就压缩一下放包里,总之,还是由妈妈来洗。

后来工作了。妈妈总算可以从这繁重的劳动中解脱出来,又按照中国传统习俗,重任传到媳妇手里。于是所有衣服,也一应由燕儿包办。

但现在,女朋友也没了。燕儿在的时候,就经常说绝影没自理能力,连做饭洗衣服都不会,要是没了她,还不活活饿死。

每当这个时候,绝影便一本正经地说:“是吗?你听说过谁因为不会做饭饿死了的吗?”

“还没有。”

“那你听说过谁因为没钱吃饭饿死了的吗?”

“当然有,多啦,非洲那么多难民。”

“那就对了。没有因为不会做饭而饿死的人,只有因为没钱吃饭而饿死的人。对一个男人来说,他可以不会做饭,但绝对不能不会挣钱。”

总之不管怎样,现在女朋友是没了,吃饭洗衣便成了现实问题摆在绝影面前。吃饭还好说,以前跟大爷天天叫外卖,每天都是一点味的。大爷厉害,一份红烧肉一吃就是一个月,绝影没这耐性,隔三岔五换个口味,到后来,觉得不爽,反正做外挂卖了钱,干脆请个保姆,过上了滋润的生活。

可衣服呢?保姆公司有规定,不洗内衣。其实不管内衣外衣,绝影都不想让保姆来洗,在他看来,能给自己洗衣服的,只有两个人,一是他妈妈,一是他老婆。

于是他便硬着头皮,学着大爷的操作顺序把衣服丢进洗衣机。按下开始键,没反应。往洗衣机上踢两脚,还是没反应。大爷在房间大叫:“别踢了,当心踢坏了!看看,是不是没插插头。”

绝影蹲下身一看,果然是没插插头。

插头一插上,洗衣机果然有反应了,但还是坏了,因为他没往里头注水。

 

两人忙了一上午,先是找代理公司。一栋楼里面好几家,也让消费者有选择,可是有了选择,事情也就麻烦了起来。首先,资质你得调查吧,还得规模大资金雄厚资格老的,花同样的钱办同样的事,当然找越牛B的 公司越好,说出去脸上也倍儿有面子。如果你去找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说出去别人听都没听过,你自己都不好意思。可是钱又都是血汗钱啊,当然又想找家花钱 好的。又想花钱少,又想办事好,这不是资本家的一贯作风吗:又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这样一想,绝影觉得创业才刚刚开始,现在自己和BOSS Liu就慢慢朝资本家沦落了。

如果只有一家那就好,你不找他也得找他。就像财大气粗的微软,Windows你用不用?要用,要用就得加上IEWMPMSN。谁叫你开发也用Visual Stduio,办公也用Office呢?自作自受,没办法。

最后事情总算办好了。代理公司的人拍着胸口打保票对绝影说:“我们办事,您放心,下周我们就把营业执照和公章给你们儿位老总送过去。”

听别人叫自己老总,绝影也真觉得自己是老总了,扯着以前周总经常用的语调说:“嗯。好快点,我们工作还很多的。”

走出代理公司,BOSS Liu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妈的,我还以为开公司简单得就像113呢。”

 

过完五一节,BOSS Liu又要回北京,临走的时候,他,绝影,Bug Yang又聚了一次,BOSS Liu小心翼翼地打开自己的电脑:“看,这就是我目前做的解码器的部分,是在Linux下做的,ANSI C,还不是很完善。代码你们先拿去学习学习。第一阶段的工作,就是先把这个移植到其它平台,BOSS J,你负责Symbian的,小杨你做Windows MobileWindows MobileWindowsAPI都差不多,有Winodws下的开发经验移植起来应该不难,只是你恐怕要多看点资料。”

绝影还没来得及说话,Bug Yang抢先到:“刘哥你放心。这次我保证让你满意。”

“不是让他满意,是让你自己满意。做东西先要对得起自己。”绝影在一旁愤愤地说。

“是是是,得先对得起自己,尽自己的力去做。”

“先别吹牛!有把握吗?”

绝影这样问,Bug Yang想了一会,坚定地说:“没有。和以前每个CASE一样,我没有把握一定把它完成得非常漂亮。但是我会尽力去做,和你们一样去认真解决里面的每一个问题。到最后,即使我做得没你们想像中的好,但是我也问心无愧了,因为我已经尽力去做了。”

Bug Yang说完,绝影在心里点点头:小伙子,有点我和BOSS Liu以前的味道了。

BOSS Liu回过头来:“BOSS J,你呢?有没有什么问题?”

“应该没什么,如果是ANSI C移植起来都比较容易,就是播放部分,要跟具体平台的API打交道,这个我再去研究。”

BOSS Liu点点头:“好吧。这部分三个月时间够了吧。看这部分的效果如何,如果能按时间按要求完成,国庆节我就辞职回来,大家专心转意一起搞。”

这时候Bug Yang在一旁急了:“那公司呢?不是开了公司吗?”

“放心,不会放你鸽子。公司先开着,不一定要马上就办公。还是看情况。如果咱们第一步都埋不出去,开个注册资金一百万的公司都是白搭,如果搞得人进来了连工资都没得发,那不被同行笑死才怪。”

绝影点点头:“嗯。前期的事情,我先来办就好了。还是抓紧把第一步做好。”

 

拿到BOSS Liu的代码,绝影和Bug Yang的心情是完全不一样的。绝影一向对BOSS Liu的代码腹绯很多,前几年不是有张图片很有名吗?图片上两个民工模样的人坐在路边,旁边摆了一块牌子,上书:编程软件开发外包或上门服务,C/C++JavaASP,代码5元每行起。

绝影每次看到BOSS Liu的代码,那张图片马上便浮现在眼前:凡是超过两个参数的函数调用,每个参数都单独起行;两个函数,就像有杀父之仇一样,千万不能见面,中间非得空出好几行。简直就是图片上那5元一行的代码民工的真实写照。难道这写程序也和写小说一样,拿字数算钱?

BOSS Liu不 这样想。写代码,个人风格也。要是全世界的程序员写出来的代码都一个风格了,那就没了个性。程序员,软件设计师,之所以这样令很多人向往,不是因为干这行 能有多高的工资,能给你带来多高的社会地位,能让你成为明星般的人物,而是因为不同的人,做不同的技术,都在各自的领域展现着自己的个性,展示自己的风 格。

绝影一边读着BOSS Liu的代码,一边骂,这是他向来读别人程序的习惯,这习惯,也是在周总公司养成的。那时候读别人代码,确实应该骂,写得实在太粗糙了,全局变量到处都是,随时用随时定义,满篇都是对象指针,调用成员函数时又不先判断指针是否有效。程序崩溃了,连Bug的大方向都找不到。

绝影骂够了,回头一想:其实BOSS Liu的代码还是写得不错嘛,可是自己为什么还在骂呢?习惯成自然,真是没办法。

Bug Yang又和绝影不一样,拿到BOSS Liu的 代码,对他来说是如获至宝啊。在他看来,提升功力大低有两种方法,一是自己不断写代码,不断完善,不断把自己的代码写好,二是看牛人的代码。牛人的代码实 在太高深了,一句看似平凡的语句,也许背后都蕴含着惊天地泣鬼神的智慧。现在你看不出什么端倪,等十年八年之后,就像马岱杀魏延一样,你猛然醒悟:啊,原 来大牛的代码竟是如此博大精深啊,丞相早料到你魏延会造反,我已卧底多时矣!

可现在的牛人又实在太小气,代码是轻易不外露的,就像武林前辈一样,绝世武功是传儿不传女,传内不传外。这样的人,就算你像无间道一样去他身边卧底个十年八年,都不一定拿得到他的代码。

要不就是把代码创造成财富。要代码,好啊,都在光盘里面,整整齐齐Chapter1Chapter2……想看吗?想看就买我的书吧,买本书送光盘。要真是有价值的东西也好算好,可大部分人,代码却是东拼西凑,书也是东抄西抄。Bug Yang就上了几次当了,所以对这样的人,也一直耿耿于怀,想血汗钱也来之不易,从此再也不轻易买书了。

 

看了一段时间BOSS Liu的代码,不说全部理解,至少也做到心中有数,绝影准备开始往Symbian平台上移植,S60 Platform SDK 3rd EditionVisual Studio 2003,对搞开发的人来说,超豪华配置啊,正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关键时刻,正如所有肥皂剧的剧情一样:电话铃想了。

绝影拿起电话,是土匪打过来的。

土匪平时就很少给他打电话,每次自己给他打过去,他都忙得像《少林足球》里的三师兄:“我一秒中几十万上下……

这次竟破天荒地,土匪给他打来了电话。

绝影赶紧坐正了身子,把衣服整理了一下,再清了清嗓子,才接通电话:“喂。”

“是我。”

“我知道。”

“我辞职了。”

没想料到土匪一来就爆了这么大个猛料:“你疯了?”

“没有啊,昨天辞的,今天打电话给你说一声,以后就好了,时间多了。”

“我看你真的疯了。你在电信,在同学里面算走得好的了?哪点不好?好多人羡慕得不得了!”

“ 我晓得,我就晓得你要这样想。说实话,我实在做不下去了。你不明白的,你没有经历过。上次我就跟你说了,我们这样的工作和你们不一样,你呢,你挣钱你升值 要全凭你的本事和你的努力。我们根本就不是!我一个大学毕业生,要钱没钱要关系没关系,办公室里明争暗斗,说实话,我就是最合适也是最大的被排挤对象。”

“这么说,你是被逼出来的?”

“当然。下个月开始考核上岗,我们这办公室必须有一个人得挂,这是指标。你说,这个人不是我还能有谁?与其让他们炒我,不如我先炒他们。妈的,先下手为强。”

绝影没想到土匪那工作还有这么多猫腻,这是自己从来没经历过的,所以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关切地问一句:“那你有什么打算呢?”

“就是还没有,所以才给你打电话。你不是说你们要创业,要开公司吗?”

土匪这样说,绝影急了:“你这不是害我吗?公司刚开起来,啥收入都没有,我们自己都没工资,哪有钱再去请人。再说,这CASE做得出来不还是个问题,现在我让你过来,万一公司开垮了,还不是害了你,还不如去找份稳定工作呢。”

土匪也不示弱:“你看你你看你,我还没说话,你把我想像成啥人了?我有说要到你公司吗?我有说要你给我开工资吗?我是看你有没有路子给我介绍一条。”

这么说,绝影松了口气:“不是我这样想,是现在你进来确实也是害了你啊,等CASE做出来,有前途了,再让你来不迟啊,这样没有风险。至于路子,我哪有啊,我写程序,可你一点也不懂。”

“你程序写出来干啥呢?吃软件啊?你还不是得卖。我是说,到时候你让我来做市场。”

听土匪这样说,绝影的大脑如Intel® Core™ CPU T5500 @ 1.66GHz一般快速运算了大约十秒中,然后冷静地对土匪说:“嗯。是好主意。你嘴巴会说,以后搞销售不会吃亏。不过我先推荐你看一本书――《圈子全套》,等你看完了,我再给你面授机宜。”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