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程序员81

时间一天天过去,绝影的感觉越来越不妙,其实一早他还是有准备的,P2P嘛,大CASE,肯定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搞出来的,眼光要放长远一点,千万不要像以前一样,时间一长,便又进入胶着状态。

可一旦慢下来,一天两天还行,时间稍微一长,他便又烦躁起来,就是所谓的进入了“胶着”状态。

人就是这样,少部分时候,你不知道自己在犯错误,那还可以原谅,但大部分时候,你往往是知道自己错了,却仍然要继续错下去。就像小时候老师父母问你:“知道错了吗?”

“知道。”

“知道为什么还犯?”

绝影就最怕妈妈这样问,这时候改如何回答?是阿,我明明知道欺负小同学不对,我还是当着广大同学的面把他暴打了一顿,这是为什么?其实他也不知道。所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回答。

几个月过去,绝影越来越觉得搞BOSS Liu那个P2P远远不如写外挂有意思。CASE做到这里,BOSS Liu把解码器的部分也移植了点样子,剩下的就是统一接口,做界面,播放声音视频,还不是那几个类继承来继承去,几个API调来调去,整天就跟这代码,跟这API打着交道。绝影平时就不喜欢做这样的工作,用黎爷的话说:“没有一点技术含量。”

反而是写起外挂来,他的兴致又要高得多了。写外挂阿,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今天更新他给你把协议变一下,明天他又插点混淆加个猛壳,再加上那边程序员们自以为天衣无缝的客户端数据签名。

于是你又得挖空心思,先脱了他的壳,去了他的花,再一步一步由远及近分析他的数据签名算法。忙到凌晨三四点,总算跟到他EIGamal的核心部分,这才终于松口气,点上一根烟,站起来,若无其事地对大爷说:“搞定了,明天我再来更新。”

大爷见绝影埋头在那研究了一整天,当然,是边研究边骂,变态的壳和复杂的算法他是肯定要骂的,但是电脑和网络也无端遭了殃,不是嫌电脑慢了,就是嫌网络太不稳定。于是大爷也摸不清他现在的心情,只有试探着问:“怎么样?能搞吗?”

“当然。耍了点小聪明,不过这可难不倒我。”

这么说,大爷还是有点放心不下:“你不是说他那数字签名算法很复杂么?”

“当然很复杂!不然能让我搞这么久!”

“那怎么办?自己写算法?”

“自己写?那是猪!直接把他的代码从反汇编里扒出来!让他搞这么变态的算法,这就叫――自作自受!”

绝影这么说,大爷也才终于送了口气。

然后把熟睡的百万叫醒,给他梳下毛,拿烟逗逗他,再洗个澡,换件衣服,然后舒舒服服地躺到床上。问题都解决了,累了一天,可以美美地睡到自然醒了。想像一下,这种感觉,真是程序员们无上的追求阿!

所 以,在绝影看来,写程序永远不要停留在只跟代码打交道,只跟机器打交道的地步。这就像下棋。初学的时候怕丢人,还是偷偷买套软件回来下。你发现这机器真是 太神奇了,你无论多么努力居然还是下不赢它。可机器毕竟是机器,你总是会慢慢进步的。有一天,你终于把它下赢了,于是你发现,从那以后,它居然再也下不过 你。这时候,你就觉得,跟机器下棋实在是件很没意思的事情,下棋,还是得跟人下。

写程序,还是得跟人打交道,只有跟人,你来我往,才是真正智慧上的交流,无论输赢,这才是最有意思的事情。

 

日子每天都是这样过,中午阿姨做好饭,敲门叫他起床。吃完饭便扑到电脑上,先看看新闻,或者在QQ上跟MM聊会天,然后就开始写代码,大部分是P2P的,有时候游戏更新便去做做外挂,吃过晚饭便提上电脑去咖啡厅,一直坐到他们打烊,回到家,这才是写代码的主要时间段,搞到两三点,或者觉得悃了,便一倒头,又睡到第二天阿姨叫他起床吃饭。

因为这个,BOSS Liu不知道说了他多少次:“我说BOSS阿,你跟大爷做外挂,是赚了点钱,但也不能这样浪费阿。你想想,你每天晚上去咖啡厅,加上来去路费,每天消费至少也得有100块钱吧,有这钱,还不如节约起来我们搞CASE。再说了,人家去喝咖啡,大都都是去谈情说爱的,觉得那里有情调,有档次。哪有你这样的?每天提个电脑去咖啡厅写程序。”

这时候,绝影总是欲哭无泪地说:“BOSS, 你以为我想这样吗?我和你不一样,你呢,每天还得上班,早上一早就得起床,吃早饭,坐地铁,去公司,这一路上,还可以看看路边的风景,见见不同的人。我 呢?我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写程序。说实话,就这间房子里,每天除了大爷,做饭的阿姨和绝百万,我就再也见不到其他的人了。我要不出去,会闷死的。”

“那就一定要去咖啡厅?”

“一定要去咖啡厅。那地方最好。一可以上网,这是工作的保障,二人多,美女多,美女养眼阿,有时候还能跟服务器搭几句讪,三有个MM天天在这里弹钢琴,弹得不错。”

“是人不错吧。”BOSS Liu哈哈大笑,“从来不知道你会欣赏钢琴。还有,那是服务员,不是服务器。”

BOSS Liu总是把话说破,这一次,绝影反而有点得意:“我是单身好不好?单身,我想干什么干什么。谁也管不着我。哈哈。”

“嗯,不管你的,总之CASE你注意进度就好了。还有,大概是张厂长回去说了什么,陈董知道我们创业了,他说他想找你谈谈。”

“谈什么?”绝影突然把语调压低,虽然他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这是人类特有的自我保护的非条件反射。

“大概是说想和我们合作,让我们外包一些他们的CASE,或者做维护。”

“那你的意思呢?”

“没意思!我们以后又不会做那方面的东西,而且以他们的小气,就算接下来也没多少油水可捞的,反而耽误了我们自己的事情。我是这么想的,具体还是看你吧。”

听他这么说,绝影也觉得这事情实在没什么意思,当初从公司出来,就是想做自己的事情,这样下来,不是又和以前一样了么?只不过换了个办公场地而已。这样想,他还是说:“可是,这也许不太好吧。”

“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好的。BOSS阿, 都这么久了,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阿,总觉得还欠着公司什么。其实无论是你在公司还是现在,大家都是平等的,他有什么要求,我们不一定能接受,我们不接受, 就一定要大声说‘不’。一定要说,而且一定要大声说。他给我发了邮件,要你电话,我还等你的意思给他回邮件呢。总之还是看你的意思吧。”

“嗯,让我想想。”

好半天,绝影细细体会BOSS Liu这番话,还是很有道理,要不,陈董他们提什么要求自己都应承下来,那还是跟以前在公司一样,得把自己累个办死。于是斩钉截铁地说:“嗯。那就不接。不过电话可以给他。”

“当然,给他电话,大方点!”

“那到不是。其实我还是很盼望跟陈董见一面。快一年了阿……

 

陈董风尘仆仆地从北京过来,绝影见到他,是在他住的酒店的大堂,大老远,他就对绝影使劲挥手,生怕绝影没有看到他,两人错过了。

其实绝影也老远就看到了他,他只是默默地向他走过去,在这一点的性格上,他们二人截然不同。

走近了,绝影才能够好好打量陈董,这一年,陈董头发白了不少,老了不少。

可是陈董说话还是和以前一样干练。这之前,绝影一直在想,见面第一句话,陈董会说什么呢?会礼貌而陌生地说:“小绝,你好。”吗?可是陈董说的却是:“吃饭了吗。”这一句,他怎么也没想到。

“还没呢?你呢?你吃了吗?”

“我吃过了。走,我请你吃饭,咱们边吃边谈。”

绝影笑一笑:“以前在公司,就是你每次请我吃饭,那时候我总是说请你吃一次吧,你一直答应着,但一直都没有机会。这一次,还是让我来吧。”

陈董也笑一笑,点点头:“行。听小刘说这一年来,你还做得不错,所以我也就不客气了。”

绝影感觉这气氛很好,于是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往咖啡厅走。

咖啡厅的迎宾老远就朝绝影点点头,微笑着说:“绝先生好。”

再往里走,遇到一个服务员,他们就先把手上的事情放一放,朝绝影点点头,微笑着说:“绝先生好。”

绝影觉得这种感觉很好,很亲切,在陈董面前,也很有面子。

两人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做下来,服务员拿过来菜单,还是微笑着说:“绝先生,今天要点什么。”

绝影把菜单递给陈董:“你先来。”

陈董把菜单从头翻到尾,皱了皱眉头,说:“我还是不要了,反正已经吃过了,就来点点心吧。”

绝影接过菜单,递还给服务员,一边说:“我要丁骨牛排……

“七成熟,不要汁,水果沙拉,土豆泥是吗?”不等他说完,服务员抢着说,一边说,一边写单。

绝影冲她笑一笑,点点头。

两人都坐定下来,陈董慢慢地说:“小绝阿,一年来,变了不少阿。”

绝影点点头:“是阿,你不也是吗?”

“我?我就是老了,其他没什么好变的。你们年轻人变化才快。对了现在在做什么呢?”

听了这句话,绝影有点烦,支支吾吾地说:“嗯,还是在写程序,除了做这个还能做什么?”

陈董大概也意识到自己问了不改问的话,赶紧打住,随口道:“发展得还不错阿。”

“ 还行吧。”绝影这样说,琢磨着陈董今天跟自己见面抱的什么目的,会不会想要把自己再挖回去,先打听下现在自己的待遇,再开出个他们能承受的更高的待遇。这 是绝影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男人的工资,和女人的年龄差不多,没钱的时候,最机会别人追问自己的工资待遇,如果已经被追问了,实在没办法,也只得马马虎虎 地说:“我嘛,现在是多少多少,不过还有些奖金还有些补助,再加上住房补贴。”虽然这样说,但自己心里最清楚,后面那两项实际都是看得到摸不到的,自己虽 然清楚,可还是希望别人在计算时还是把这两项算上去,所以最后有给出个数据:“什么东西都算下来,一个月差不多有多少多少。”

可男人的工资,又和女人的年龄不一样,女人要是年轻,别人问她年龄,她自然敢大方地回答:“小女子今年年约二八……”非但是大方,简直是带了自豪――女人阿,年轻就是资本。男人的工资呢?要是高了,还是怕别人追问,如果已经被追问了,实在没办法,还是马马虎虎地说:“我嘛,工资还算行吧。大概就是你说的那么多。”

绝影做了最坏的打算,好在陈董没这样问,陈董驰骋商界这么多年,这点简单的道理他哪里有不懂的。绝影阿,整天跟BOSS Liu他们打交道,看人也都觉得跟BOSS Liu差不多,所以低估了陈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陈董见绝影回答得支支吾吾,也打住了这个话题,一边喝着茶,一边跟绝影一样等着上菜。

菜上上来,是绝影最爱吃的丁骨牛排。他爱吃这个,是因为一份好的丁骨,吃完了,剩下骨头,刚好是一个完美的“丁”字形或者“T” 字形,大约是他觉得这很有意思吧,牛的骨头居然能和汉字和英文字母长得如此相似。这“丁”字让人联想又多,先是大奔前头那大大的三等分圆,发挥下抽象思 维,也便成了“丁”,再是现在流行的“丁字裤”,以前在群里聊天,不知谁说了句:“这丁字裤阿,以前是脱了内裤看屁股,现在是搬开屁股看内裤。”这句话, 笑得绝影下巴差点脱位,所以印象也就深刻。

绝 影拿起叉子,先从“丁”字两边的肉下手,见他开始吃了,陈董才说:“小绝阿,你知道吗?国内和国外谈吃饭上有很多不同的。就拿我们今天见面吃饭谈事来说, 在国内,吃饭往往只是为了签合同,好多事情之前都谈好了。在加拿大,在美国,很多时候我们是一边一起吃饭,一边谈具体细节,吃完了,谈完了,才是签合同。 ”

听他这么说,绝影停了下来,问:“陈董,那么今天你主要想谈点什么呢?”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