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程序员86

BOSS Liu说了这话,又勾起了绝影颇多的联想,半晌,他才语重心长地说:“BOSS此 言差矣。你今天说我们最需要的也许并不是技术,这让我想起好多以前的事了。你知道燕儿为什么要跟我分手吗?她跟我说:‘你确实对我很好,也给了我很多,可 是几年下来,我渐渐发现你给我的其实并不是我想要的。’我问她:‘那你想要什么呢?’她也答不上来,只是说:很多她想要的东西别人轻轻松松就能给她,在她 生气的时候别人很容易就能哄她开心,别人说的话也都正和她意。可是为什么都只是别人,而不是绝影我呢?为什么我和她在一起,相互之间就总是指责,总是争吵 呢?

“ 我告诉她。在很多时候,看起来我的确忽视了她,但我心里一直把她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我们在一起几年了,我和她都知道她也并不是个完美的人,我总是很明确地 指出她的不足,她的缺点,因为我爱她,我要对她负责,我应该让她不断地变得完美。这些批评她的话让她听了,肯定会不舒服。可是别人不一样,她的那些朋友, 只是普通朋友而已,他们不需要为她负什么责任,不需要担心她有没有自己喜欢的事业,不需要关心她的工作有没有前途。所以他们可以总是说她喜欢听的话,总是 迁就她的缺点。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我总不能哄她开心的原因吧。她跟朋友在一起的时间不多,所以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总会做一些很开心很值得回味的事情。可是 这又和我不一样,我和她,要面对的是每一天的生活,有时候单调而乏味的每一天。这和我们俩一个道理,以前我们在一起工作时,空余时间不是一起吃烧烤就是陪 你喝酒。现在呢?我们总是用有限的在一起的时间,尽可能多地讨论问题,分享经验和心得。

“我又告诉她,也许我她的才是你真正需要的东西,只是因为你有了,所以你不觉得这有多么宝贵,等到有一天你失去这些的时候,也许你会后悔。

“当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我只是想说,BOSS,技术其实还是我们最需要的东西,以前我们没有技术,所以疯狂的追求它。现在呢?有了一点,它才显得不那么重要,如果这样放任下去,等到我们失去它的那一天,我们一定会后悔莫及的!”

绝影讲完,BOSS Liu觉得有点对不起他:“不好意思,又让你想到伤心事了。”

“不,这不是伤心事,是以前的事。以前我不懂一个道理,总觉得我不能没有她。现在看来,其实我的一个观点一直是正确的:这个事情你不做,自然会有人来做,这个CASE你公司不接,有的是公司来接。同样的,你不爱我,会有人爱我,你觉得我不好,会有人觉得我好。我从陈董公司离开了,他们还是一样发展壮大――没有任何一家公司离开了一个人就不能生存,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离开了另外一个人就不能生存。”

这时候,BOSS Liu笑了:“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其实你刚分手的时候,我还真替你担心。现在看来,你成长了不少啊。”

绝影也笑了:“BOSS你不是也成长了不少吗?以前大家都是‘高中生程序员’,每天都围着代码转,要是突然之间看到一段好的代码或者牛B的技术,认认真真地学下来,自己还在心里乐上好几天。现在呢?BOSS你也是有思想,有技术的创业青年了,哈哈,你看CASE,已经不再拘泥于具体的技术细节了。大象无形啊,哈哈哈……

两人互相恭维了一阵,短暂地笑过之后,BOSS Liu还是发起愁来,这种情况绝影能够理解,以前在公司做个CASE,用周总的话来说,宝贝得像自己的儿子似的,非到万不得已决不轻易修改,就算已经到了火烧眉毛万不得已的境地,还得大费周折地召集全体开发人员,小心翼翼地论证可行性和具体技术细节,一定做得万无一失了,才下命令道:“那就修改吧。一定要小心。”

P2PCASE,对BOSS Liu来说,也就和他儿子一样,以前在构思的时候是前途一片光明,从生下来喝什么奶到读什么幼儿园再到念五年制还是刘年制的小学,一直计划大大学毕业工作买房买车结婚生孙子,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可现在呢?眼看CASE还没出生就要难产,今后那一系列伟大的构思都只能成为空想,BOSS Liu哪里有不急的。奈何这方面绝影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想帮他使点劲,但实在不知道该往哪里使劲,也只有再埋下头来继续写写代码,事情虽然没着落,但进度还是得跟上。

 

王老板的事情过后,绝影和BOSS Liu都有点压抑,绝影本想给大爷做点工作,让他投点资金到这里面来――虽然绝影也知道按BOSS Liu的预计大爷那点资金投进来可能也最多也就是冒几个泡,但意义不一样啊,这时候他们太需要有资金投入进来了。一有资金进来,对他们两个的士气都是巨大的鼓舞。有了这点垫背的资金,再加上被鼓舞后膨胀地自信心,让BOSS Liu再来找投资,也比现在不知道好多少倍。

可是大爷确实对这个不感冒,大爷还是一心想着搞游戏方面的东西,外挂做了几个月,也赚了点钱,最近一段时间,官方的打击力度似乎加大了,客户端频频更新,还出台了外挂举报措施。

这时候,大爷沉着冷静地说:“等人家上门来找你,就晚了,趁早收工,全身而退!”

绝影等他这句话其实也等了很久,他那话一出口,绝影马上兴高采烈地把外挂的工程目录打个包,标注日期,然后拖进Backup目录――那目录基本上算是他的代码冷宫。

见绝影以实际行动支持了自己的想法,大爷也马上联系到卖外挂的,那人见这么久以来大爷居然第一次主动找他,以为他们又开发出啥新的外挂,自己要是拿到总代理,又是笔不绯的收入。

外 挂这东西,虽然交到用户手上要是稍微出了一点点小小的问题,都被用户骂得一钱不值,但骂归骂,骂完了用户还是花钱来买,都不知道现在玩游戏的人都抱着什么 样的心里,一面骂着这垃圾外挂,一面又花着钱那外挂在游戏里玩得屁颠屁颠的;一面抱怨服务器卡,两三分钟掉一次线,一面又不厌其烦地一次又一次登陆进去。 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来“试玩”的还是来“试登陆”的。所以,在现在大部分软件还是收入和挨骂成反比的情况下,外挂有时候反而是收入和挨骂成正比。

可想而知,管你这外挂有多垃圾,只要你开发出来了,我就敢拿总代理,只要我拿到总代理了,我就不愁赚不到钱。

卖外挂的这样想,自己力马上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大爷冷冷地说:“嗯,那外挂,下次游戏更新后再更新一次,我们就不能再提供技术支持了。”

大爷特别强调“不能”,而不说“不会”。

卖外挂的顿时红了眼:“为什么啊?这不是卖得好好的吗?我刚又请了两个小工,正准备拓展市场呢!”

大爷用无可奈何地语气说:“唉,我也是没办法啊。这边技术人员家里有事,回老家去了,估计一时办会还回不来,我现在还是零时找了个人顶一顶下次更新。”

大 爷没跟卖外挂的人说他真实的想法,他知道,要是跟他说现在官方打击力度大了,有风险了根本没有用,他肯定会说:“怕啥啊?哪个游戏不都是官方打得凶下面用 得火热么?再说,都这么久了,官方也不敢轻易封外挂的,这一封,不知道又要流失多少玩家。谁叫你不一早就封啊,大家都没得外挂用,进游戏也都相安无事。现 在人家用上瘾了,你说封就封,人不跑才怪。”

这时候,卖外挂的几乎是带这哭腔说:“大哥,你那零时技术要是能顶就让他多顶一阵吧,要不我这边再拿出10%的利润……

他这么说,明显是担心大爷找了其它代理商,这行当里面竞争也是有明有暗,这一点,他是再清楚不过了。

“真不是利润的问题,咱们都做了这么久了,我有必要拿这个来要挟你么?现在是真的不好做,你不好做,我更不好做。”

大爷堵了卖外挂的后路,无奈之下,他只得说:“那等你技术回来了,你东山再起的时候一定找啊,我这边市场还大得很,唉,这下都不知道怎么跟下面的用户交待。”

“嗯,当然,肯定还是找熟人合作嘛。”

最后一句话撇下,用户那烂摊子就由卖外挂的去收拾吧。

 

做完这些,绝影才抬头问道:“那下一步呢?下一步做啥?”

大爷点了只烟,一副运筹帷幄地样子道:“嗯。早料到外挂不是长久之计,我早就着手调研其它项目了。项目倒是有,但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跟我做。”

“哪方面的?先说说。”

“还是游戏方面的。”

听说又是游戏方面的,绝影有点不感冒,他马上说:“嗯,又是游戏。外挂也刚Close,我看先观察观察再说吧。”

“我知道,我知道,你还惦记着和BOSS Liu的项目呢。还是那句话,你们先搞搞吧,搞得走当然好,以后我还跟着你混。要是搞不走,再看你愿不愿意跟我搞。反正我不逼你。”

 

BOSS Liu在北京继续寻找投资,鼻子上灰碰了不少。先前那王老板算是对这项目最有意思的一个,可是后来又有人找他来投资做游戏。BOSS Liu自己也是搞游戏的,看了那个CASE,觉得不过尔尔,现在免费2D引擎google上一抓一大把,又没啥技术上的创新――当然,有可能别人有什么大的创新,但肯定不会告诉你,创新才是卖点,这一点地球人都知道,人家还会轻易吧这个透露给你――总之到最后,王老板的资金还是流到别人公司了,当他告诉BOSS Liu这件事时,BOSS Liu心往下一沉:完了。

王老板却还一本正经地说:“小伙子,其实你们那个项目还是相当有前途的,只是恐怕还要再等上一段时间,等3G出来了,技术啊市场啊都成熟了,咱们再来做也不迟。到时候那边游戏的投资也有了回报,推广起来资金会更加充裕。”

这话听上去还是在安慰BOSS Liu,可是他不说还好,一说,BOSS Liu反而在心里骂道:“少来了,上次还说要做市场的第一,现在又说等市场成熟,这话也太假了――你想,等树上的苹果都熟透了,还有你的份?早被人家摘光了。又想等苹果成熟了变甜,又想从这里面分几个,除非那树是你家种的,这市场是你家开拓的。”

BOSS Liu其实也是一条好汉,当初毕业的时候,班主任挺可惜地对他说:“小刘啊,在计算机方面我一直认为你是个人才,可其它科呢?你看你,挂了这么多科目,毕业证肯定是不保了,你得再想想办法啊。要不你再交点钱,我看活动活动还是把毕业证拿到是正事。”

BOSS Liu明明晓得念四年大学,为的就是这么一张文凭,但是宁死不像黑恶势力低头,硬是话也没回一句就卷起铺盖走人。可以说他这辈子从来没装过孙子。

可现在,BOSS Liu不知道对绝影说了好多次:“装孙子装得痛苦啊。不就是为了那么点钱么?妈的有几个钱就以为自己是爷。要不是为了咱们那个项目,五百万放在我面前我也只对他微微一笑:‘朋友,赶紧收起来吧,财不外露。’”

绝影听了,心里也很难受,CASE也一直这样拖着,以前以为开发个CASE,只要自己投入时间写代码就行了,现在做到这一步,才知道,要架服务器,要跟电信打交道,样样都要钱,这世道,已经不是闭门就能造出车的时代了,除非你只想造个自己用的车,就算自己用,你还得到交管局去申请牌照、年审呢?哪一样都少不了钱。

几个月了,绝影一直想对BOSS Liu说一句话,可是他一直没敢说。

终于有一天,BOSS Liu把这话对他说了。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