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业三国时代的来临和中国软件业的发展对策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遵循 CC 4.0 BY-SA 版权协议,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blog.csdn.net/xiazhang/article/details/1131510

2006728  四川成都

 

今天是我们ISV巡展的第三站,继北京和广州之后,我们来到了四川成都。在四川附近的三十多家软件企业的老总们今天到会,其中近一半是从软件外包起家的从事软件开发的中小型企业。

 

来到了成都这个三国时代蜀国的故都,既感受到蜀都浓厚的历史氛围,又惊叹于成都近年来的快速发展。更有趣的是纵观全球,软件业的发展在两个层面上都仿佛又进入了三国时代。从软件厂商的角度来看,独立软件的主流厂商无疑是SAP、甲骨文和微软三强争霸的局面,而且近年来软件业你讨我伐,联合兼并此起彼伏。从地域的角度来看,美国俨然是软件业“胁天子以令诸侯”的魏国,欧洲恰似那“具江东已立三世”的吴国,而中国和印度无疑在争取成为三足鼎立的蜀国。

 

近年来,中国软件业开始摆脱长期以来发展缓慢的局面,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有了长足的进步。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各地软件园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出现,全球大的IT公司也加强了对中国软件业的投资。 一些西方的软件业头面人士甚至提出了中国将成为西方软件行业的主要威胁和竞争对手的论点。他们的这个论断主要是基于下述三点: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所带来的巨大的软件市场,中国企业商务模式的独特发展和创新,以及中国低成本和相对高质量的软件从业人员。这些观点可以说是看到了中国软件业未来发展的前景和潜力。

 

但另一方面,中国软件业的发展仍然举步艰难、步履蹒跚,软件业的规模仍落后于中国经济的整体发展水平。这主要是由于下述三点造成的:中国企业的整体管理水平和IT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软件业分工不够精细、专业化程度不高,而且高水平的软件人才非常短缺。看到这些不足,我们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避免盲目乐观。

 

纵观当今软件业的天下,正在日益显现其重要性的面向服务的企业架构(Enterprise SOA)将是兵家必争的荆州, 而企业应用软件则是“沃土千里,天府之国”的益州巴蜀。中国软件业要广揽人才、修好内功、先得“荆州”、再取“益州 则可三分天下有其一。 待时机成熟、“天下有变” 借中国企业商务模式的独特发展和创新的优势积累更可挺进中原、 直取洛阳和长安,“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亦”。

 

中国软件业才俊辈出,以“隆中对策”争雄天下此即其时。

 

 

附:《SAP在华推ISV合作伙伴计划 巡展拉开帷幕》

http://www30.sap.com/china/Company/Press/Press.epx?PressID=6518

 


©张侠,2006  如需转载请与作者(xiazhang@sohu.com)接洽,征得本人同意, 并署明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迷茫的程序员和中国软件业

10-12

程序员们的高薪 rn刘兴波先生所引用的中华英才网资料,:在15个行业、23类职务中,薪金最有吸引力的算计算机行业,平均年薪44102元。 rn只不过http://edu.sina.com.cn/l/2002-03-07/21599.html第四期中华英才薪资指数调查报告显示:在全部34个行业中,电信行业年薪均值以57208元遥遥领先,比上一期又上升了5.8%;快速消费品(食品/饮料/烟草等)取代计算机和互联网跃居次席,年薪达到了48769元;计算机(软硬件与系统集成)和互联网、电子商务,则分别位于第3、4位,达到45276元和44014元;全国薪资均值为39678元 rn电信的57208和计算机行业45276那一个是最有吸引力? rn按照刘兴波先生后来所言软件业薪水应该一升一降,降的是普通程序员了,升的是管理人员、系统分析员了。这样没有曲解刘先生的意思罢。 rn我们就以这个45276的年薪作为普通程序员的薪水来讨论一下了。 rn是不错了,毕竟还是第3位,是这样的吗?那就走到这薪水的背后来看一看吧! rnrn一 程序员的工作强度和职业代价 rn天极网邱文宇先生的调查报告显示:许多程序员一周的工作时间往往长达98小时(早上9:00到晚11点)甚至更多,双休日往往是一句空话(在搞品牌产品、功能设备等公司里任职的程序员们,要好得多。笔者的主管是公司技术骨干,被老总誉为全公司里加班最多的人,大部分时候都能正常休假。但中国程序员们大部分都不是此类)。一般的劳动者们朝九晚五,一周就40个小时。程序员的工作时间是普通劳动者的2 .45倍。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加班,既然薪水都以平均值来算,那一周工作时间就算80个小时。薪水简单乘2罢(这当然极不准确,但人很笨,没办法,就乘2罢),全国薪资均值为39678元,那得79356元。还没按劳动法规定加班双薪。要是程序员们按一周40小时算,45276元那是两年的薪水。呕!年薪22638元。高吗?每个程序员都喜欢透支生命吗?对我们现在的个人所得税是真的合理吗?我这里要提醒一下的是,中国现在大部分程序员都是受过高度教育的。尽管我们大多认为高等教育不那么符实,但也不至于越受教育越笨吧。我们当然没有必要把编程说的高深,但一个事实就是计算机科班出身的程序员基本就是计算机水平较高的那一批。当然有因为觉得编程枯燥而不愿干编程的计算机科班,但还有不少人是玩不动编程才不干编程的计算机科班。非科班的我不清楚,但他们肯定不是白痴得学不动本专业了,才跑来学热门的计算机,反倒像谭浩强教授所言冒出了不少高手来。天天都在讲什么知识经济,程序员们熬更漏夜、玩命学习的难道是老掉牙的古董?程序员们每年的书籍、光盘等学习资料是上帝送我们的吗?大概刘先生们还不知道计算机书籍基本就是最贵的了。这是我们全部的职业代价吗?当然还不是!每天端坐在椅子上十几个小时,戏言时时处于运动状态,但主要的运动是呼吸和心跳,由此而产生的肠胃疾病、失眠头晕的职业病这不是夸大其辞吧!当然我们也知道某些记者先生也有职业病:“吃宴吃到胃下垂,喝酒喝到胃出血”。为稻粮谋,得职业病感同身受,深表同情。不过,也请某些记者先生们多点仁慈心。这就是我们的全部职业代价吗?当然还不是!程序员大多单身,这也是事实吧?既然业界少芳草(有几个女性当程序员?)、下班想睡觉。还整天深锁眉头,一脸愁容惨雾,整个一个苦瓜脸,这好像不怨谁。有时候人们看我们就像在看巫师,附上一亲身经历:某日,公司行政部Ms.来办公室公干,看见同事电脑桌面,遂有夸张一叹“阿,你们也喜欢美女”。哦,我们该喜欢刚果大猩猩吗?再转一流传甚广的笑话:三年前有人在广州的大街碰到一人蓬头垢面。目光呆滞的人,会说,看:那人外省民工,现在碰到一个同样的人,人们会说:呀哈,又一个程序员过来了!当然这是笑话而已,并无恶意。再来看看刘先生以及他的支持者们对程序员的评价:缺乏事业心、得了便宜还要卖乖、只知道争财而不知道生财、挑肥拣瘦、民族软件产业发展不起来,这些缺乏责任感的IT人员要负部分责任(比较客气了,不是大部分)。刘先生竟然还把这跟薪水前三名中没有第二产业技术者、社会已经形成了高级技工人员的断层、导致大量财富流失,造成少数人暴富搅在一起。程序员从业人员16万,平均年薪4.5万,这72亿人民币有那么厉害?程序员里有人暴富,谁?指出来给大家指指方向,让大家都发一发,多点中产阶层,稳定阶层结构。如果4.5万年薪叫暴富,你得叫Gates为God了。刘先生屡屡提及社会责任、软件业的民族精神,给我们树了一个道德高标。先生之风,山高水长。五体投地,五体投地。只是怎么老对没有话语权的程序员们讲这些。记者居然说起程序员们寡廉鲜耻了。有趣,真有趣,真他妈有趣。主宾错位了吧!我倒有个建议:让基因专家和人类学家来研究研究程序员,看看那帮在校时学习刻苦、醉心技术,经常秉烛夜读、痴迷编程,工作时熬更漏夜的家伙在经过每天十几个小时的CRT辐射之后怎样发生基因突变,变得缺乏事业心、得了便宜还要卖乖、只知道争财而不知道生财、挑肥拣瘦,寡廉鲜耻,到最后竟然好象要去喜欢刚果大猩猩的了。 rn二 程序员的职业寿命 rnrn程序员是个吃青春饭的行业,这一点至少在中国成立。招牌广告上大部分都要求年龄在30岁以下的。仁慈一点的也就35岁!据说,在美国40多岁至50岁还编程的不少,还被当作大师级的人物。这倒也不怪我们不尊老,唯好幼。这跟中国软件业在全球产业链的位置有一定的关系,跟管理水平也有一定关系。美国大部分软件企业是搞大型系统软件、服务支撑软件的,产品有延续性,而且那种工作也不是随便找楞头青就能干好的,所以,在一定范围内,反到是老而弥香。而中国大部分软件企业都是从事管理软件开发的,别人出了新东西,那你就得紧跟着学。你刚玩一阵子VB、Dephi,Java、c#又冒了出来。你倒不想学那么多,客户要、老板逼、你不学?刚毕业时尚可,到了30岁成家之后你还能秉烛夜读, 跟刚毕业的那帮年青人一起加班加点吗?没法。你当然有技术积累了,但大多数时候给老板带来利润的不是靠技术。这也没法怪你老板不要你。这种风气已在行业内风行,你又能奈何。原vchelp.net作了一个发展方向的调查,系统分析员和项目经理以11698对4148远超开发高手。这又哪里能怪他们浮躁,毕竟人活着都得吃饭,付出的多,也就期望回报多。我要提醒一下,这里后一个发展方向是开发高手,你要是想调查有谁想当软件蓝领,那得麻烦你自己去投那开创性的一票了,争取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你要是到了30岁没有作上系统分析员、项目经理,又当不成程序员怎么办?自己找10台电脑、七八条枪自己当老板?可现在就有6000多家软件公司了,而且你要是当程序员的话,有没有那么多钱开公司倒还是个问题。等你到了30岁时,才发觉自己钱没比别人多挣多少,人却成了一个没味的老屁!你以前所鄙夷的不务学业、专好交游、上下其手的同学,现在倒成了精英人物,八面来风。就是你那踏踏实实干其他行的同学恐怕日臻佳景了,正处于黄金时期。你想转行,你那封闭的技术圈子又哪能给出什么康庄大道。而人却因为长期性对一个冷冰冰的电脑念叨些专业问题变得木木讷讷(你要是面对冷冰冰的电脑十年,竟舌灿莲花,滔滔如河,那倒真是基因突变了)。要是你恰好有一点演戏天赋,那你倒可以去抢葛优的饭碗了。恰好身体单薄,脸颊消瘦,人未老、顶先谢,憔悴忧郁。否则的话,那倒真是“生死中年两不堪,生非容易死非甘”,慢慢痛苦吧!哪象而立之年的记者八面玲珑正当行,上可发慷慨激昂、振奋人心之言,下则出循循诱导、沉毅博雅之论。身宽体胖,面泛红光,可作中国人民生活大大改善之佐证,外可示国威、内则服民众。我们吃青春饭,发后半辈的薄财,倒有人说我们薪水过高,上窜下跳、得为中国软件业发展不力负相当的责任。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那倒不如早图归去。我不止一次听人说想转行去开火锅店。吾等小民,财单势弱,开不动火锅店。但效仿台湾蔡学镛先生《程序与香鸡排》所言。去搞一个烧烤摊还是可行的。根据在校时的观察,收入肯定超过软件蓝领了。反正都叫蓝领了,还有什么忸怩不安的。我毕业前曾跟同学戏言:找不到工作就去卖烧烤。现在干着已后悔了。你要是在原来的大学旁卖烧烤,也许学弟学妹们,出于戚戚之心会对你格外照顾。至于你喜欢编程,那好办,没事时随便编点什么都行,自给自足。特别是给老婆编个管理软件,管管钱财。随便给自己留个后门,截留点资金,充实小金库,多好!只要你不让中国顶级程序大师食物中毒并经抢救无效含恨辞世,你就不会背负耽误中国软件业发展的恶名。要知道,对中国程序员们那羸弱的躯干而言,耽误中国软件业发展的恶名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rn三 中印程序员薪水比较 rnrn刘兴波先生借网友之口而言:就软件程序员或系统设计师来说,同样的职位印度人往往要比中国人稳定、有成就。有报道说印度程序员的收入也不上很高,换算过来是3000-4000元的月薪,项目经理是4000-5000元。这组数据被引用极多,看来是大家都认同这组数据了。并由此得出中国程序员们拿了差不多甚至更高的薪水却不老实工作,还上窜下跳。只不过我得提醒一下,印度是一个人均GDP300多美元的国家,而中国人均GDP847美元,中国的软件业大多集中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市。而拜改革开放之赐。这些城市的消费水平也接近发达国家。我不是经济学家,不会按相应模型来转换。记者先生们都见多识广,应该会的,但好象不愿给我们算。那我就乘个847/300吧,那应该是8400-13200元。我还听国内某通讯公司的先生到印度去时,与他合作的项目经理告诉他,他们的效率是300行/人月,每天还能按时上下班。我们的软件蓝领要真是这样,我想中国大部分程序员都会三呼愿意了。我也见过其他的关于印度程序员的报道,说是他们的薪水是当地人的10倍。进入外企会更高。我孤陋寡闻,还没有听说中国国内程序员有要价是当地人的10倍的。当然上面的算法过于简陋。看看精于此道的资本家是怎样算的。《商务周刊》曾报道印度最大的软件公司TCS在华投资。其总裁庞德一再强调,中国的人才与软件的开发成本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劳工成本低廉,开发软件程序的成本 论坛

转贴-> 盗版:中国软件业的遮羞布?!

02-13

rn软件行业生存难,这是目前业界的普遍共识。一些人在谈到中国软件业的困境时,盗版这只过街老鼠就被抓出来狠打一顿。自然,盗版是中国软件业的一个心病,但是不是中国软件业所有伤疤全在盗版呢? rnrn我们看一项数据比较:1999年度印度软件业的产值是56亿美元,其中出口额为39亿美元,国内市场销售额为17亿美元;中国1999年整个国内市场销售额为176亿元人民币,约合20亿美元左右。印度软件企业约有1000家,在中国这个数字是5000多家。比较起来,在国内销售额上,中国和印度比较接近,中国可能还稍稍超出印度。但在出口额上,中国软件业出口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印度这个数字是中国软件国内销售额的两倍,而中国软件企业数是印度的5倍以上,其中大多数是50个员工以下的小作坊式企业。印度约有28万软件工程师,平均每个企业280人,而中国仅仅有大约10万软件开发人员,分布在5000多个企业里。 rnrn这几年谈到软件业时,我们总用羡慕的语气提到印度,但我们应该看到的是,印度软件业繁荣是因为它的出口,而国内的销售环境,它甚至还比中国差一点。也就是说,在国内的市场销售环境里,印度和中国是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甚至印度还差于中国,但为什么印度能够取得那么好的发展,而中国软件业却总在抱怨这样一个用户环境? rnrn一痛:小作坊作业 rnrn中国软件业第一个痛在于小作坊作业。 rnrn在目前的软件市场上,全国有14个软件园区,5000多个企业。这些企业大多是几十个人甚至十几个人。这些企业都在做些什么呢?大量重复制作一些定制的小软件。这对中国整个软件业来说,是资源浪费。中国软件业从业人员大多数还把软件开发仅仅看成程序源码开发,这些小作坊式的企业没有软件开发的体系化管理,自然谈不上什么开发大型的程序。 rnrn软件企业规模过小难以形成产业优势,使企业阻抗风险能力减弱,加上比较严重的盗版环境,大多数企业为了眼前的生存,根本无力做软件技术创新,甚至软件工程化都难以实现。而软件是一个需要高度协作管理的工程,大量小规模软件公司的存在只能使中国软件业处于一个低层次的运作。 rnrn中国软件业很有必要提高软件企业的门槛。如果不对软件公司加以一定的限制,软件业会陷入一个恶性循环:一方面,大量小规模的公司因为自身抗风险能力差和国内客观恶劣的环境,而不得不为生存做大量低层次的软件开发工作;另一方面,这些对整个软件业发展无益的低层次开发工作,又使更多公司陷在软件的低层次上得不到自身的发展。我们要做的是,把市场清出来给那些真正做软件的公司,而不是过来摆个地摊拿完钱就走人的公司。这就需要对现有软件资源进行大规模的整合,把一部分没有活力的企业洗出市场,另一方面需要对新进入的软件公司加以比较高的门槛。 rnrn中国软件业整体的大量的低层次开发是落后于印度软件业的主要原因,因此,国外很多软件项目愿意外包给印度而不是中国。 rnrn二痛:急功近利心态 rnrn中国软件业第二个痛是软件公司自身急功近利的心态。 rnrn现在国产软件产品主要集中在中文环境支持系统和应用软件领域,主要产品包括中文环境、电子排版系统、CAD软件、财务软件、教育软件、MIS软件及软件开发工具等几个领域。而在操作系统、数据库等利润最丰厚也最需技术实力的软件上却无人敢试,甚至连字处理、多媒体、网络等通用软件现在都没有人愿意开发了,因为可能挣不了钱,或者支撑不到挣钱的那天。但事实上,只有操作系统、数据库等这些核心软件才能体现软件业的技术水平,只有通用软件才能打出一个软件公司的名牌。 rnrn可以说,中国软件业是离市场越来越近了,离技术越来越远了。急功近利,一方面是因为软件用户环境恶劣,另一方面是因为软件企业自身定位的偏差。 rnrn在我们谈到国内软件时,我们能够数出名字来的仅有WPS、foxmail、Netant等寥寥几个通用软件。个人开发的免费软件倒被人们引为中国软件的代表,如foxmail,这是中国软件业落后的一种标志,因为国内大多数软件企业都去开发为企业用户定制的软件去了,它们不屑或不敢开发通用软件。资料显示,在国内市场上,通用软件仅有5%的正版使用率,因此,国内软件业没有几个敢动通用软件的。 rnrn微软是怎么用它的Word打败土生土长的WPS?比尔·盖茨无意中坦言,微软是用盗版占领了中国市场。尽管它没有从中直接获利,但是,它树立品牌,这种品牌效应为它在诸如面对企业的其它软件市场带来了巨大经济利益。假如中国软件业因为环境恶劣而彻底放弃通用软件,它失去的是代表实力的品牌和未来的市场。 rnrn如果说通用软件的开发是因为猖狂的盗版而利润微薄,那么,在利润丰厚的操作平台、数据库、集成软件方面,我们为什么还没有看到国内企业有敢涉足的呢?因为这些技术复杂度相当高的支撑软件需要大量投入,国内软件公司不愿意投入资金。二次开发能短期内带来利润,所以它们只能做二次开发。开发平台是人家,开发语言是人家,支撑数据环境是别人的,开发规范、协议都还是别人制订的。但是,若干年以后,如SUN的CEOScottMcNealy在预测软件业的未来时说,“将来软件业不再存在,也不应该存在。所有的事情就是服务,而没有产品。”电脑业再也不需要二次开发软件了,没有核心支撑软件开发的软件业怎么办? rnrn三痛:缺乏电脑业支撑 rnrn中国软件业第三个痛是没有强大计算机业的支撑,从而错过了软件业发展最好的时机。 rnrn众所周知,软件业之所以能够繁荣兴起,是因为硬件业的价值转移。如果没有强大硬件业的支撑,软件业是无法实现积累腾飞的。微软之所以有今天,是因为IBM给了它资本积累。如果没有IBM在微软发展初期给它无数OEM订单,它永远也爬不到这个高峰,某种程度上说,微软是踩在IBM的肩膀上前进的。 rnrn在国外软件业发展的黄金时期即八十年代中期,我们的电脑业在干吗?中关村是从卖电脑配件和微机起家的,我们的硬件制造业几乎一片空白,在这种前提下,没有国内硬件制造商的支持,中国软件业根本没有起步的空间。在中国,硬件业的发展甚至到目前为止还落后于软件业,而软件业的利润来源是建立在硬件业价值转移的基础之上的。这样,中国软件业就好比一个先天就没有得到哺乳的孩子,它失去了硬件业给它资本积累的条件。 rnrn所以,中国软件业只能把资本积累寄托于正版用户市场上。 rnrn毫无疑问,盗版是中国软件业发展的一个包袱,它对中国软件业发展造成了很大的干扰,但并不是像目前一些人所提到的,盗版是中国软件业发展最大的敌人。从经济和市场上分析,任何一个产业都有一个市场容量上限,也就是说,由于客观市场和经济环境的限制,即使这些95%的盗版用户不用盗版,他们还是用不起正版软件,以他们的经济承受能力要么放弃使用软件,要么使用盗版。打击盗版,促进中国软件业的正常发展,这个立场我们坚定不移。但这不等于中国软件业就可以把盗版当成遮羞布。如果中国软件业不正视自身的问题而只是挑外在市场的刺,耽误的只是自己。(杨涛/新华网) 论坛

我不赞成中国软件业走印度的发展模式

05-04

首先,中国不比印度,中国的国内市场还是有一定容量的.无论是PC数量,拥有率,还是企业信息化程度以及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中国都远远高于印度.只要加大D版打击力度,选择恰当的市场切入点,国内市场完全可以养活中国软件业.实际上,印度走外包的道路也是无奈之举,因为他们国内的市场实在太有限了,不得已而为之.我们大可不必放弃尚有可为的国内市场而涉足风险难测的海外市场.陪了夫人有折兵恐怕才是最尴尬的.rn 其次,外包必然会影响自主知识产权产品的研发及民族品牌的建立.这实际上也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但是,在信息战,网络战已经作为一种战争形式的今天,讨论这个问题却有着不一样的现实意义.在最近中美两国的黑客战中,中国处于劣势.如果美国的大公司或政府支持黑客行动的话,中国的损失还要大,因为从CPU到操作系统,哪样不是美国的,你知道他们有多少后门?并且,我想让那些极力吹捧印度的人清楚地认识到,印度忽视自主知识产权的开发是付出了惨重代价的.还记得上次印度的巴基斯坦的核实验吗.核试验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停止向印度出口巨型计算机和相关软件,而这些是进行核物理研究所必须的,印度的核研究由此受到相当大的影响,而中国呢,由于我们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巨型计算机和核试验模拟软件,所以我们根本不需要进口.rn 第三,做外包是否真的能提高工程水平尚有待考察.尽管有媒体宣传说印度的工程能力何其了得,但我经过分析,发现颇多疑点.比如,有媒体宣传说印度人对项目进度的估计可以达到15分钟标准,但是,考察美国和欧洲的各大公司,尚没有证据表明他们能达到这个能力;软件规模/成本和进度估算无论在学术界和工业界都是难题,如果印度真的达到这个水平了,恐怕印度的项目经理要的图灵奖了.另外,做外包的流程和做通用软件大不一样,做外包通常不需要进行业务分析和需求分析,因为这应该在合同中已经写清楚了.而对于做通用软件,业务分析和需求分析却是关键,最难得的软件人才也正是负责业务工程和需求工程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做外包对锻炼队伍并没有多大意义.并且,上个月,我从查阅的资料中得到了这个证实,该资料显示,印度很多企业使用瀑布模型,而做过大项目的人都知道,瀑布模型几乎是理论化的方法,只适用于需求非常明确的情况,这不太符合做通用软件的需要.也就是说,如果印度现在转变经营方向,他们还是要重新学很多东西.rn 还有,如果整个软件行业都改行做外包,那么,这个行业势必仰西方鼻息了.经济从来就不能独立于政治.国际形势风云变幻.如果我们全做外包,倘若有朝一日,西方国家和中国发生冲突,进行经济制裁(比如1989年),所有的定单都被撤消,并且这样的状况维持几年,那么我们的这个行业就会象恐龙一样灭绝了,到时候,哭都来不及.rn 最后,即使决定进入外包市场,也是困难重重.我们的企业通过ISO认证和CMM认证的非常少,工程能力相当有限,很难竞争赢印度.rn 综上所述,我认为,中国目前不适合走印度软件的发展模式.在现阶段,加大D版打击力度(切不可打得太猛,否则是杀鸡取卵),加快科研成果市场化,才是中国软件的出路. 论坛

赶超印度应是中国软件业发展方向吗?

05-31

今年被称作“软件年”,说是“只要人才结构合理,中国软件业不出两年可赶超印度”。所谓“赶超印度”,赶超什么、赶上了又怎样? rnrn rn走“技工贸”的路,发展自己的核心技术 rn rn首先看看“贸工技”和“技工贸”的分野。印度软件业的基本发展战略可以用“贸工技”来概括,即:以贸易打头带动生产、以生产需要带动技术发展,更具体地说,印度软件的成就主要来自劳力出口贸易。由于发展目标不是国内,因而,尽管印度的软件劳力出口贸易额非常可观,却没有掌握核心技术,整个软件业是在别人后面跑和为他人作嫁衣裳的加工厂,结果,它的信息产业整体还是落后,各行各业的企业、人民的生活环境、社会文化和科教,乃至国民素质,并没有像美国等国家那样从软件业和信息产业中获得实质性的发展效益。这应是中国软件业的发展方向吗? rn rn就此问题,笔者请教了中国科学院院士倪光南。倪光南说:对中国来说,“贸工技”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是行不通的;中国需要发展自主和完整的软件产业体系,这跟印度依靠接受美国软件业的外加工而发展起来,是不同的;现在,不少人强调学习印度软件业,我认为要提出注意:可以学习印度的一些经验,但不能模仿印度的发展模式。 rn rn倪光南院士的观点非常有道理。从安全考虑,中国必须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及其一整套软件工业标准。微软公司的软件产品不安全,不但在中国、而且在美国也是许多机构和客户的共识。去年年底,《纽约时报》等报刊报导说,美国联邦调查局提出警告,建议客户对微软公司窗口系列软件产品采取预防措施,保证安全。同时,美国《华尔街技术》杂志述评说明,许多美国银行和金融企业对微软公司的产品质量和能否保证数据安全有很大疑问,因而对采用该公司产品一直持有非常谨慎的态度。对这些警告和疑问,微软公司至今没有拿出令人信服的答案,据报导,该公司正在做的,是让9000名职工返校接受信息安全的基本训练。微软公司的母国对该公司产品的安全都不放心,中国自然更不能掉以轻心。 rn rn从国家实力发展来说,中国需要有自己核心技术,原子弹和航天技术是个有力证明。目前,中国的原子弹和航天技术也许还不如美国和俄国,但自己有了,整个国家的国防实力和国际地位就得到了实质提高,而且,有了那些技术,如何攀登更高水平就有了基础。若当初中国的原子弹和航天事业也搞“贸工技”,那么,今天的中国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为全世界所尊重。同样道理,在信息科学技术时代,没有自己的信息产业核心技术和工业标准,贸易额再大,国家实力也难以得到实质提高。“技工贸”和“贸工技”两个思路的战略区别,是不言而喻的。 rnrn rn尊重基本原理,正视历史条件 rn rn从中文特点考虑,中国非常需要发展自己的整套软件工业标准。英文工具和软件能遍布全球信息产业的各个角落,不是所谓“语言霸权”的结果,而是长期科技发展的结果。1948年,美国贝尔试验室闪农和其他科学家提出了现代信息学基本理论;根据这些原理,美国IBM等公司开发了一系列信息科学技术,直到1970年代结构关系数据理论建立,形成了从操作系统、数据模型、算法语言、编程工具、应用软件和通讯等等一整套英文软件技术和工业标准,这些技术和标准,还在发展之中。换句话说,英文工具和软件能有今天的发展优势,是长达数十年之久的基础建设的结果。印度软件业不需要过问现代信息学原理和语言文字方式问题,道理很简单:由于历史原因,印度的第二语言是英文,印度软件业所需要的基础建设,美国等西方国家已经完成了。 rn rn中文软件业没有印度软件业的历史条件。例如,仅就汉字编码系统来说,从开始到现在,平均每五年更新一次,按照这个速度,为现有汉字编完字符集还需要10到15年;这个字符集是否适合中文数据全面管理,还没有做出有说服力的科学检验和评价;“万马(码)奔腾”多年,不管那些编码的“爱国”调子多高,它们基本上是迁就英文制式、而不是根据中文数据全面管理设计的。“汉化”和迁就英文能解决中文数据的输入输出和检索等基本操作问题,却不能解决中文数据全面管理的问题。比如中文数据排序和算法语言,在没有空格的文字方式条件下,就很容易发生歧义错误。不管数据管理模型和算法等等是什么,文字符号标准稳定和规模合理,是个关键,可现在,中文数据至少有两套符号标准,一个是笔画、一个是现代汉语拼音,究竟哪个更适合时代发展的需要?运用现代信息学的基本原理解决这些问题,是中文数据全面管理的客观需要,也是发展自己的整套软件工业标准的基础。这些基础建设问题,需要通过发展核心技术来解决,出口劳力贸易无济于事。至于那些诉诸“语言霸权”、“知识产权超前”、或中文英文孰优孰劣,都是些似是而非的或是用情感代替科学技术的争辩,对发展自己的核心技术和整套工业标准,没有任何积极意义。 rnrn rn互联网提供了多大机会? rn rn互联网的普及,似乎给中国软件业摆脱微软模式和建设自己的轨道,提供了一个机会。然而,如果发展思路是赶超印度,那么,这个机会也不会有多大帮助。互联网方式跟微软模式的区别,直接表现是源码开放与否,实质区别是企业开放与否。IBM公司为此提供了实际经验。1995年,面对互联网全球普及的热潮,IBM做出战略决定:放弃自己开发多年的操作系统OS/2和个人计算机业务,集中力量搞好网络大中型主机和基础科研。当时,许多人认为,那是IBM向微软窗口系统投降;实际上,IBM是在实行整个企业网络化,主导思想是三个开放:网络向所有操作系统开放、企业内各部门和企业间彼此开放、社会信息资源和信息技术开放,通过这些开放实现分享资源、提高企业生产率和改善成本效益。IBM公司的开放式网络化非常成功,促进了GE等美国大型企业网络化和社会网络化。有了这个成功基础,不管微软公司怎么动作,都不会影响美国信息产业的大局,因此,美国政府才敢于向微软公司提出反垄断起诉。 rn rn印度软件业的起点是计算机联网,可它所走的道路却是企业封闭。正因为如此,尽管印度软件业劳力贸易额很高,它的信息产业、各行各业的企业和社会的整体却没有得到实质性发展,例如,世界银行等机构统计显示,印度的互联网、通信、企业网络化和社会网络化等等,都大大低于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如果能借用这些年流行的“国际接轨”说法,那就可以说,印度软件业没有自己的轨道,它是在别人的轨道上做劳力贸易。自己没有轨道,“与国际接轨”有什么意义呢?显然,所谓“两年赶超印度”,战略方向和思路都有问题。 rnrn rn灯火阑栅处:赶超自己 rn rn过去两年,网站热冷却下来,然而,信息产业技术还在持续发展。据美国风险投资协会的统计,2002年第一季度的美国风险投资为62.2亿美元;其中计算机软件投资为10.5亿美元,是最多的领域;第三名为生物学领域,获得7.52亿美元,而这个领域最活跃的又是需要大量软件开发的生物信息学领域。从2001年开始,尽管风险投资开始大量撤出网络工业,但仍然对软件业青睐,这并非因为软件业的劳力贸易前景如何(说实在的,它的劳力成本属于最高的),而是因为它的开发者大都有各行各业网络化和计算机自动化所需要的技术发明或技术革新。这个趋势说明,不管经济周期发展到什么阶段,软件业发展的主动权在于自己是否掌握了有关技术,而不在劳力贸易。rn rn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信息产业市场之一,在世界人口中,平均每五个人当中就有一个人使用中文。美国等国家越来越多的软件企业看好中国和中文市场,而中国软件业却要像印度软件业那样到海外去出售劳力、为他人作嫁衣裳!用过去一句老话描绘,那是“抱着金饭碗要饭”。 rn rn古诗词说:“众里寻他千百度,回头蓦见,那人正在灯火阑栅处。”中国软件业的出路在中国、在中文市场。中国软件业已经发展了二十多年,积累了许多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培养了一大批卓越的人才。有这个基础,不设法总结自己和赶超自己、却去赶超印度,岂不可惜!如果中国软件产业能坚持“技工贸”、为中国市场发展出符合中文数据全面管理的和自己掌握主动权的核心技术和整套工业标准,那么,不要说赶超印度成为软件贸易大国,就是将来成为软件技术产业大国,也是满有希望的。 rn(摘自:人民网) 论坛

关于“迷茫的程序员和中国软件业”的后话!

06-19

非常感谢“蚂蚁的天空”、“天知道”等多位兄弟的关心和支持,正是你们的鼓励使我在失望之余能继续下去。rn 现在文章刊发在http://news.chinabyte.com/20020617/1616214.shtml上,我原本想发在大众性的纸质煤体上,但结果让人失望。倒有杂志愿意刊发,只是改得我无法接受,象个老学究,四平八稳的,不会起什么作用。Chinabyte是全文刊发了这篇措辞激烈的文章,这可能会引起争议。但我觉得引起IT各个阶层的关注比仅仅在程序员中传阅,并加重大家的愤懑要好。毕竟,我们没有掌握什么社会资源和生产要素,无法独自改变这一现状。事实上,作为程序员个体,我们对不公正要么是心怀愤懑地忍受,要么是采取极端方式愤而离开。其结果都是无益于事的。rn “蚂蚁的天空”曾对我的文章提出了修改意见。诚如他所言,文章的重点是从程序员的劳力价值入手,澄清很多人关于程序员薪水的错误认识,并且搀杂了较多的感情因素。引起争议倒是可能的,但理论较少。我觉得以此批驳软件蓝领(我不是反对这个称呼,但你要是用心看一下他们对软件蓝领的要求定位以及给的薪水价位,你就知道那帮家伙在想什么了)以及相关的舆论在理论上还较为薄弱。我强烈反对那种把软件开发等同工业流水线生产并由此得出软件蓝领这一荒谬论断。如果真是那样,用能自动生成代码的开发工具就行了,而且从世界范围来看,都存在程序员的缺口,程序员哪里是那么好培养的。我想从软件开发过程以及开发组织形态入手批驳那些荒谬论断是个很好的切入点。但我对软件工程所知不多,写起来是笔力不逮,心力也乏。我把帖子放在这里就是希望有精于此道的同行能执笔为枪,从这个角度加以论述,在理论的高度立言。说实在的,这的确是我们的责任。从大处讲,软件业的发展对中国的发展至关重要;从小处讲,那帮记者可以在炒作概念中获利,那些老板可以竭泽而渔地降低人力资源成本,可我们能得到什么,是愤懑、是迷惑、是日见稀少的薪水和被玷污的声誉。我希望大家提出更好的建议。 论坛

【推荐】【转载】迷茫的程序员和中国软件业(3)

06-03

rn 三 中印程序员薪水比较 rn 刘兴波先生借网友之口而言:就软件程序员或系统设计师来说,同样的职位印 rn度人往往要比中国人稳定、有成就。有报道说印度程序员的收入也不上很高,换算 rn过来是3000-4000元的月薪,项目经理是4000-5000元。这组数据被引用极多,看来 rn是大家都认同这组数据了。并由此得出中国程序员们拿了差不多甚至更高的薪水却 rn不老实工作,还上窜下跳。只不过我得提醒一下,印度是一个人均GDP300多美元的 rn国家,而中国人均GDP847美元,中国的软件业大多集中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 rn市。而拜改革开放之赐。这些城市的消费水平也接近发达国家。我不是经济学家, rn不会按相应模型来转换。记者先生们都见多识广,应该会的,但好象不愿给我们算 rn。那我就乘个847/300吧,那应该是8400-13200元。我还听国内某通讯公司的先生 rn到印度去时,与他合作的项目经理告诉他,他们的效率是300行/人月,每天还能按 rn时上下班。我们的软件蓝领要真是这样,我想中国大部分程序员都会三呼愿意了。 rn我也见过其他的关于印度程序员的报道,说是他们的薪水是当地人的10倍。进入外 rn企会更高。我孤陋寡闻,还没有听说中国国内程序员有要价是当地人的10倍的。当 rn然上面的算法过于简陋。看看精于此道的资本家是怎样算的。《商务周刊》曾报道 rn印度最大的软件公司TCS在华投资。其总裁庞德一再强调,中国的人才与软件的开 rn发成本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劳工成本低廉,开发软件程序的成本将比印度节约 rn20%。这个人均GDP才300多美元的国家到我们这里还能说劳工成本低廉,开发软件 rn程序的成本将比印度节约20%!当然我得提醒你开发软件的主要成本就是程序员的 rn薪水。可是我们低的还不够,我们还有领!把我们的衣服剥掉罢,我们只穿内裤, rn够了吗? rn 什么阶层说什么话。我是程序员,我不否认我站在程序员这边说话,尽管还没 rn有同行加代言人封号于我。我真心希望中国的软件业能成世界霸主。我想提醒刘兴波先生,软件开发毕竟还是一种脑力活动。这是一个对士气要求极高的行业,这毕竟跟流水线上的工人不一样,还得发挥一点主观能动性。要是士气高昂,则可通宵达旦来解决问题。要是士气不佳,能干好的也干不好,成为屎。我想提醒一下刘先生,在专业站点上大发牢骚的大多是国内软件企业。 论坛

迷茫的程序员和中国软件业1 (转自VCHELP.NET)

07-11

2001年IT行业进入寒冬,中国的程序员们先打起了喷嚏。rn 2001年年关,《软件世界》记者刘兴波关于程序员薪水问题的文章《质疑中国软件业“高薪制“》及后续文章引发轩然波涛。在报刊、杂志上,职能部门和IT界的管理人员大都持肯定态度。加上先前人们以玄奘取经般姿态前往印度考察得出的要培养软件蓝领的舆论报道。于是乎,对程序员进行职能分化、薪水分化(大多数向蓝领靠拢,降薪)、用政策引导教育系统培养软件蓝领、在两年赶超印度等舆论报道纷呈出笼。好像中国软件业打翻身仗的根本在于所谓的“软件蓝领”。但在网络上,以程序员为主的论坛里则对其大加伐挞,近乎血雨腥风。关于软件业的发展以及程序员的发展前景的大批文章在网上广为传播,以至有网路拥塞之谓。这场关于程序员薪水和软件蓝领的争论让不少程序员对其职业取向和发展前景都产生了动摇。rn 笔者也是一名程序员,出于对软件行业的看好和对程序设计的偏好。投身于软件行业,作了名程序员。但现在,却因现实和梦想的巨大反差、中国软件业和自身前景的迷离颇感彷徨和痛苦。一个行业的发展固然有起自身的规律,但在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的发展却更多地依赖于舆论、政策等诸多社会因素。社会因素的作用会在行业的发展中成倍的反馈出来。没有社会的大环境,软件业的发展也无从谈起。但不征集大多数从业人员的意见,而由舆论界和相关部门闭门造车地制定政策,实难言好。毕竟软件业最终还是要靠程序员来发展。程序员的迷离最终会是软件业的迷离,程序员的痛苦最终会是软件业的痛苦。rn朝阳初升的软件业 rn 软件业在计算机发展初期是严重依附于硬件,虽然重要,但并为成为产业。直到上世界六十年代产生的软件危机催生了软件工程,才作为一个产业得以迅猛发展。2000年,美国政府将销售额在上一年达2200美元、仅次于汽车和电子工业的软件产业从服务业列入制造业,其为美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充当了排头兵。尽管软件业已有四十多年历史,其仍然是一个朝阳产业。随着社会信息化的发展趋势,随着各种生产、消费设备的电子化、数字化趋势,因其在事务处理中与在功能上逻辑等价的硬件相比有成本底、易实现、易扩展的优点,软件业会得到更广泛的应用。软件业的重要性也为人之共识。相对于信息产业中的IC业,软件业对技术积累和资金支持的要求要低一些(印度可为佐证,其信息产业的硬件基础和资金均逊于中国,但其软件业成为全球第二)。故中国这种人均资源匮乏,但人力资源相对低廉丰富的国家发展软件业实乃上上之选。对于中国而言,发展软件业已不单单是一个行业的发展。更重要的是可由此提升中国传统行业的生产、运作水平(笔者曾闻:老外有时卖到中国的设备在硬件上与十多年前并无大不同,仅是更新了软件系统,就又当新设备卖过来)。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要想让地球的重心由西向东移,软件业是最佳支点。这恐怕也是印度这个人均GDP300多美元的国家把IT牛皮地解为India’s Tomorrow的原因吧。rn 全球的软件业按开发模式和主要地区(软件业由于产业群落影响和优惠政策吸引,极为集中)可分为:技术领导、产业支撑型——美国,软件本地化型——爱尔兰,外包服务型——印度,嵌入式开发型——日本、西欧。美国在系统软件、服务支撑软件、开发工具等核心领域了占据了80%以上的市场,引领着软件业的方向。爱尔兰则把自己当作美国软件的欧化基地,为欧洲提高20多个欧化版本。日本的嵌入式开发则是应其消费类产品的数字化、娱乐化趋势和通讯设备生产而生。西欧以瑞典、芬兰、德国为代表在生产设备、高精仪器、通讯和搏彩游戏机等应用上进行嵌入式开发(那种更新了软件系统,就又当新设备卖过来的生产设备、高精仪器多从此出)。rnrn 中国软件业的现状和迷离前景rnrn 现在谈到中国软件业时,总是与印度软件业相互比较,是基于这两个国家有很多相似性。在80年代中期,中印两国软件业并无太大差别。中国软件业并未将印度软件业放在眼里,此乃拜中国高速发展之赐,我们戏言曰印度阿三(是就经济而言,亚洲国家,日本第一,中国居二)。但到了现在印度软件业成了全球老二,叫一向自大的美国人也不敢小瞧,盖茨称其为继美国之后的下一个超级软件大国。中国软件业却看起来是王小二过年了,增长率比起国内其他行业尚可自慰,比起其他软件大国则相形见绌。国内67%的市场份额被外国巨头拿走(的确就是拿,没有被狙击)而且是高端市场。企业在技术竞争力上与外国巨头的差距是越来越大了。大部分软件公司都是在进行一般应用开发,为事企业单位开发管理系统。开发工具是别人的,后端数据库是别人的,绝大多数服务支撑软件也是别人的(修路的利润哪能跟提供大型工具的利润比)。要不是中国盗版猖獗,很多小公司光买开发工具就够呛了。不仅仅是技术差距加大,连从业人员的士气都大受影响。以前,开发出了产品虽然盗版猖獗,但大多赞誉有加,现在,有时连盗都不盗国产软件。过去的程序员们也没多富有,但常被不少爱好者追捧,声望甚著,现在,大概只有出校门没几年的“青光“才为自己的程序员身份得意了。干了几年后,再不愿说自己是光干编码的程序员。中国的程序员们尽管并不认为自己的水平比印度同行差,但大都承认了软件业与印度的差距。也没人认为中国软件业形势大好,高歌猛进。至于中国软件业为什么会落败于印度,已有不少总结,在此不表。来看一看业界人士们开出的在网上引发大争议的救业良方。rn 印度软件业这几年的迅猛发展吸引了全球目光,中国软件业也不另外。业界人士纷纷以玄奘西行的架势前往取经,这是理所当然。业界人士们取经的结论比较具共性的是:中国软件业需要进行职能化分、大量培养软件蓝领、开拓海外市场等。进行职能化分、实施软件工程、加强管理这些没多大的争议。争议集中在软件蓝领这个新玩意上。rn 在目前关于美国、日本、西欧等其他软件发达地区的报道中没见着软件蓝领这一划分和论述(大师和普通人当然有别,哪里都一样)。这是个我们从印度带回来的特产。原因是印度人用高中生在编程,再加上那帮家伙软件工程、项目管理搞的很好,居然能按时上下班,几乎跟哪里都不一样。于是就得出一个软件蓝领的概念(是印度人首创,还是我们的新发明,待考)。可是我要提醒的是印度信息技术部部长2000年5月在华盛顿放言印度每年能向世界输送20万。美国现有IT人才签证配额的一半被印度人占据,看来输送的可不是一抓一把的高中生。老美还没那么苯。以印度现在的培训体系现状和实力,那帮高中生经过培训是必然的了。他们可是在中学就接受扎实的计算机教育。我们的所谓的科班出身,不也是从高中拉了一拨人进行再教育吗?我们的大学技术教育是不是比他们的培训体系强,这我没发量化比较。我倒知道谭浩强教授在一次计算机教育会议上说他对中国现在的计算机高手大部份是非计算机科班出身感到迷惑不解。非计算机科班出身的高手得大部分自学吧,还有不少超过天天接受计算机教育的。我也还知道印度IIT被称为亚洲的MIT。我也还知道印度的培训系统来中国帮我们培训技术工程师。尽管业界人士对软件蓝领语带不屑,但要真是我们的教育培训比他们好,那倒是我们应以帮助第三世界兄弟的名义去帮他们。怎么掉过来了。那种因为印度很多编程人员没有大学学历,就把人当作是一抓一把的高中生的人是否也太过皮相之见了。尽管他们不会告你行业污蔑,但我建议有关人员在爆炒软件蓝领时先仔细斟酌一下,去考察一下别人受到的计算机教育再说不晚,程序员里没几个人跟你们抢“软件蓝领“这个词的话语权。也许吧,他们的培训系统比我们差,我们的认证培训系统可以让一个文秘专业的MM在一个月内拿MCSE,真是天才辈出!rn 软件的开发毕竟还是创造性的活动,你得把要处理的事务进行逻辑转换,再变为程序逻辑,编出代码。即便引入软件工程,把事务进行细分,分成更小的功能模块。你也得进行逻辑转换,离不了思考。要是不想让整个程序慢如老牛,还得仔细考虑对全局的影响。软件工程搞得再好也不能让前一个程序员写if,后一个程序员写else,再后一个打个大括号。要真是不需动脑就能写,用代码自动生成就行了,哪用得着一个人。就是不给薪水也得用一台计算机呀,还浪费能源。你要是在业务流程、核心逻辑不变的情况下改来改去,那是叫维护还是叫开发?开发就是这个样子?如果开发真是做个界面,拉两个控件,改改属性就行,那你还是找一个会Photoshop的人吧,效果肯定好。rn 继续说这个软件蓝领,我们既然学习印度的管理经验,又带回软件蓝领这个词,还要大力走向世界,看来我们的确是“师印长技以制印“了。前文曾有对世界软件业产业类型的描述。美国的模式,我们现在又缺资金、又缺技术积累,也没合理的产业群落,一时还学不了,以后吧。爱尔兰也没法学,搞20多个亚洲版卖给谁?菲律宾软件产业的增长速度都叫我们吃惊。我们就来看一看印度软件产业,印度产业大部份是外包。我们倒还多了一个国内市场作后院,很占优势吧。仔细来看一看!大家认同的说法是,印度人能拿到外包业务的原因是:官方语言为英语,有语种优势,劳动力成本低廉。当然,还有常提的一句话:中国人和印度人都适合编程,无它,从小重视数学尔。怎样超赶呢?语种优势?印度比我们强。品牌优势?也没法比。我们比他们跟聪明?还是等这方面专家来解释吧,先别那么想。那就那拼价格吧!我们就打一场价格仗吧!家电业都能打,我们怎么就不行。拼价格那得先降成本,软件的成本主要就是程序员的工资。让一个人均GDP847美元、现有程序员16万人、现在每年培养科班技术人员5万多人的国家跟一个人均GDP300多美元的国家、现有程序员40万、现在每年培养近20万技术人员的国家打人才价格战!当然,我们的认证培训机构能用一个月时间将一文秘专业的MM培养成MCSE技术专家,看来胜利在望!再来看一看我们的后院。据赛迪网( http://www.sina.com.cn 2001/08/13 16:18 赛迪网-中国计算机报 韩雄飞 http://tech.sina.com.cn/c/2001-08-13/5084.html )我们现在有16万名程序员,分布在近6000家软件公司。这么多的软件公司都能活,那恐0 论坛

【推荐】【转载】迷茫的程序员和中国软件业(2)

06-03

继续说这个软件蓝领,我们既然学习印度的管理经验,又带回软件蓝领这个词 rn,还要大力走向世界,看来我们的确是“师印长技以制印“了。前文曾有对世界软 rn件业产业类型的描述。美国的模式,我们现在又缺资金、又缺技术积累,也没合理 rn的产业群落,一时还学不了,以后吧。爱尔兰也没法学,搞20多个亚洲版卖给谁? rn菲律宾软件产业的增长速度都叫我们吃惊。我们就来看一看印度软件产业,印度产 rn业大部份是外包。我们倒还多了一个国内市场作后院,很占优势吧。仔细来看一看 rn!大家认同的说法是,印度人能拿到外包业务的原因是:官方语言为英语,有语种 rn优势,劳动力成本低廉。当然,还有常提的一句话:中国人和印度人都适合编程, rn无它,从小重视数学尔。,怎样超赶呢?语种优势?印度比我们强。品牌优势?也 rn没法比。我们比他们跟聪明?还是等这方面专家来解释吧,先别那么想。那就那拼 rn价格吧!我们就打一场价格仗吧!家电业都能打,我们怎么就不行。拼价格那得先 rn降成本,软件的成本主要就是程序员的工资。让一个人均GDP847美元、现有程序员 rn16万人、现在每年培养科班技术人员5万多人的国家跟一个人均GDP300多美元的国 rn家、现有程序员40万、现在每年培养近20万技术人员的国家打人才价格战!当然, rn我们的认证培训机构能用一个月时间将一文秘专业的MM培养成MCSE技术专家,看来 rn胜利在望!再来看一看我们的后院。据赛迪网(http://www.sina.com.cn rn2001/08/13 16:18 赛迪网-中国计算机报 韩雄飞 http://tech.sina.com. rncn/c/2001-08-13/5084.html )我们现在有16万名程序员,分布在近6000家软件公 rn司。这么多的软件公司都能活,那恐怕得感谢这几年的信息化热潮。尽管大部分的 rn软件公司都是做行业应用、管理软件的。但一些大型的行业应用软件并不是由本土 rn企业来完成的。比如某通讯公司的网络核心软件就是其印度研究所完成。这也可算 rn中国软件公司。但却不代表中国软件业的真实水平。有人已在冷思信息化的热潮: rn虽然各个企业之间千差万别,但同一行业的业务流程却有着惊人的相似,行业应用 rn的标准化这恐怕是这类软件的方向。被讥为“做系统缺少资产; 做应用缺少沟通 rn;做信息缺少分类;做工程缺少规范;做管理缺少制度; 做团队缺少组织“的大 rn多数软件公司如不图变,恐怕无力担当这一责任。在印度几头软件大象已经开始涉 rn足中国市场的时候,我们先不要全都忙着打出去吧!我们有什么优势:管理?资金 rn(软件企业的积累)?技术积累?人力成本? rn 为了降低软件公司的人力成本,就爆炒软件蓝领?让现有从业人员感到前景迷 rn茫、流失转行?高级设计人才、管理人才真能从课堂上培养出来?就算真能,现有 rn高级设计人才、管理人才位置全给计算机专业科班,哪也还得剩大部分计算机科班 rn,让他们每年交了昂贵的学费,花大量的精力,到最后成为软件蓝领? rn 有了所谓软件蓝领就可以跟印度一拼?来一次职能划分就能造就一批高级设计 rn人才、管理人员。他们不编码就成了高级设计人才、管理人员,变的比印度同行更 rn厉害,能带领中国软件业以比印度更低的人力资源成本去抢夺印度外包市场,守住 rn国内市场?10多万程序员熬更漏夜没干过别人的原因居然是没有软件蓝领。咄咄怪 rn事!(aka2006愚见:以下写得很精彩,痛快!) rn 再来看一看,要的是什么样的月薪在2000元—4000元(北京价位)的蓝领?见 rn于2002-04-11北京晚报:基本素质一,是具有良好的编码能力,编码能力直接决定 rn了项目开发的效率。这就要求软件工程师至少精通一门编程语言,比如当前国内企 rn业常用的C/C++、VB和国际上最流行的Java语言,熟悉它的基本语法、技术特点 rn和API(应用程序接口)。基本素质二,自觉的规范意识和团队精神。企业希望招聘 rn到的程序员编程不一定很快,但是需要非常规范,个人能力不一定很强,但需要合 rn作意识很好。基本素质三是认识和运用数据库的能力,即会使用目前常用的数据库 rn软件,如甲骨文公司的Oracle数据库和微软公司的SQLServer等。基本素质四,较 rn强的英语阅读和写作能力。程序世界的主导语言是英文,编写程序开发文档和开发 rn工具帮助文件离不开英文。作为基础软件工程师,具有一定的英语基础对于提升自 rn身的学习和工作能力极有帮助。基本素质五是具有软件工程的概念。从项目需求分 rn析开始到安装调试完毕,基础软件工程师都必须能清楚地理解和把握这些过程,并 rn能胜任各种环节的具体工作。基本素质六是求知欲和进取心。软件业是一个不断变 rn化和不断创新的行业,软件人才的求知欲和进取心就显得尤为重要,它是在这个激 rn烈竞争的行业中立足的基本条件。 rn 看看基本素质五:从项目需求分析开始到安装调试完毕,基础软件工程师都必 rn须能清楚地理解和把握这些过程,并能胜任各种环节的具体工作。这也叫软件蓝领 rn。最差也得叫“万金油“吧,连项目需求分析都胜任了。 拿基本素质一来说, rn至少精通一门编程语言。在极度崇尚自学的IT行业里,不管你是听老师讲授还是看 rn成名已久的大师的著作,还没有听说,光培训就能精通一门编程语言的,没搞一点 rn实质性的东西,连掌握都谈不上。精通?说到这里倒一下子就明白了,这软件蓝领 rn可不是刚从培训班或者学校出来的新手们,就是大部分正在干着的你我他。说着软 rn件蓝领,结果成了薪水划分,倒成了降薪。看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终于扯到这个 rn令程序员们牙痒痒的话题了,那就来看一看我们的高薪。(aka2006愚见:一门C+ rn+就够你学3个月的了,那才是入门!)程序员们的高薪 rn 刘兴波先生所引用的中华英才网资料,:在15个行业、23类职务中,薪金最有 rn吸引力的算计算机行业,平均年薪44102元。 只不过http://edu.sina.com. rncn/l/2002-03-07/21599.html第四期中华英才薪资指数调查报告显示:在全部34个 rn行业中,电信行业年薪均值以57208元遥遥领先,比上一期又上升了5.8%;快速消 rn费品(食品/饮料/烟草等)取代计算机和互联网跃居次席,年薪达到了48769元; rn计算机(软硬件与系统集成)和互联网、电子商务,则分别位于第3、4位,达到 rn45276元和44014元;全国薪资均值为39678元 ,电信的57208和计算机行业45276那 rn一个是最有吸引力?按照刘兴波先生后来所言软件业薪水应该一升一降,降的是普 rn通程序员了,升的是管理人员、系统分析员了。这样没有曲解刘先生的意思罢。我 rn们就以这个45276的年薪作为普通程序员的薪水来讨论一下了。 rn 是不错了,毕竟还是第3位,是这样的吗?那就走到这薪水的背后来看一看吧! rn一 程序员的工作强度和职业代价 rn 天极网邱文宇先生的调查报告显示:许多程序员一周的工作时间往往长达98小 rn时(早上9:00到晚11点)甚至更多,双休日往往是一句空话(在搞品牌产品、功 rn能设备等公司里任职的程序员们,要好得多。笔者的主管是公司技术骨干,被老总 rn誉为全公司里加班最多的人,大部分时候都能正常休假。但中国程序员们大部分都 rn不是此类)。一般的劳动者们朝九晚五,一周就40个小时。程序员的工作时间是普 rn通劳动者的2 .45倍。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加班,既然薪水都以平均值来算,那 rn一周工作时间就算80个小时。薪水简单乘2罢(这当然极不准确,但人很笨,没办 rn法,就乘2罢),全国薪资均值为39678元,那得79356元。还没按劳动法规定加班 rn双薪。要是程序员们按一周40小时算,45276元那是两年的薪水。呕!年薪22638元 rn。高吗?每个程序员都喜欢透支生命吗?对我们现在的个人所得税是真的合理吗? rn我这里要提醒一下的是,中国现在大部分程序员都是受过高度教育的。尽管我们大 rn多认为高等教育不那么符实,但也不至于越受教育越笨吧。我们当然没有必要把编 rn程说的高深,但一个事实就是计算机科班出身的程序员基本就是计算机水平较高的 rn那一批。当然有因为觉得编程枯燥而不愿干编程的计算机科班,但还有不少人是玩 rn不动编程才不干编程的计算机科班。非科班的我不清楚,但他们肯定不是白痴得学 rn不动本专业了,才跑来学热门的计算机,反倒像谭浩强教授所言冒出了不少高手来 rn。天天都在讲什么知识经济,程序员们熬更漏夜、玩命学习的难道是老掉牙的古董 rn?程序员们每年的书籍、光盘等学习资料是上帝送我们的吗?大概刘先生们还不知 rn道计算机书籍基本就是最贵的了。这是我们全部的职业代价吗?当然还不是!每天 rn端坐在椅子上十几个小时,戏言时时处于运动状态,但主要的运动是呼吸和心跳, rn由此而产生的肠胃疾病、失眠头晕的职业病这不是夸大其辞吧!当然我们也知道某 rn些记者先生也有职业病:“吃宴吃到胃下垂,喝酒喝到胃出血”。为 玖改保 得职 rn业病感同身受,深表同情。不过,也请某些记者先生们多点仁慈心。这就是我们的 rn全部职业代价吗?当然还不是!程序员大多单身,这也是事实吧?既然业界少芳草 rn(有几个女性当程序员?)、下班想睡觉。还整天深锁眉头,一脸愁容惨雾,整个 rn一个苦瓜脸,这好像不怨谁。有时候人们看我们就像在看巫师,附上一亲身经历: rn某日,公司行政部Ms.来办公室公干,看见同事电脑桌面,遂有夸张一叹“阿,你 rn们也喜欢美女”。哦,我们该喜欢刚果大猩猩吗?再转一流传甚广的笑话:三年前 rn有人在广州的大街碰到一人蓬头垢面。目光呆滞的人,会说,看:那人外省民工, rn现在碰到一个同样的人,人们会说:呀哈,又一个程序员过来了!当然这是笑话而 rn已,并无恶意。再来看看刘先生以及他的支持者们对程序员的评价:缺乏事业心、 rn得了便宜还要卖乖、只知道争财而不知道生财、挑肥拣瘦、民族软件产业发展不起 rn来,这些缺乏责任感的IT人员要负部分责任(比较客气了,不是大部分)。刘先生 rn竟然还把这跟薪水前三名中没有第二产业技术者、社会已经形成了高级技工人员的 rn断层、导致大量财富流失,造成少数人暴富搅在一起。程序员从业人员16万,平均 rn年薪4.5万,这72亿人民币有那么厉害?程序员里有人暴富,谁?指出来0 论坛

方兴东:中国软件业的牛皮吹大了

10-15

9月23日,一篇题为《中国软件产业席卷全球 东软借合资跳板走向世界》的文章席卷了几乎所有重要网站,这大概是中国软件业目前为止吹出的最大的“牛皮”:“目前,欧美软件公司已开始全力与中国的相关企业展开合作。可以预见,中国软件产业席卷全球的日子不会太远了。而作为先遣部队的便是中国最大的软件公司——东软集团。” rnrn更令我惊讶的是,这篇报道居然不是东软直接发布的新闻稿,而是一条出口转内销的新闻,来自著名的 “日经BP社” ,这个机构一向以严肃、丰富的商业科技信息而著称,在我心目中印象一向不错。我将信将疑,来到“日经BP社”的网站,果然不是假冒的,虽然标题有所改动,但正文内容没有改动。大吹特吹的句子都有。原文的题目倒比较平和,叫《以合资为跳板 东软走向世界》,放在头版头条,而且是第一篇,看来是系列报道。文章一开始就说:“中国稳居“世界工厂”这一地位的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人工费等成本低廉。因此欧美日各厂商纷纷将生产基地迁至中国。于是,作为外资企业承包商积累了经验的中国制造业,不仅在质量上而且在产品设计方面也具备了冲击世界市场的实力,目前,这些企业正在迅速向海外市场挺进。”实际上,在3个月前,日经BP社也发过类似的一篇文章,题为《中国软件业发展惊人 日本软件业出路何在?》,夸张程度也是让中国软件业要晕倒。 rnrn面对日本给我们没头没脸的一顿猛烈赞美,我也不知道中国IT业是否消受得起?东软戴着“中国最大软件公司”的帽子是否舒坦?中国软件业席卷全球的话语又从何说起? rnrn起码,从数据来说是无法承受之重。根据IDC的研究,2001年中国软件市场规模为19.715亿美元。这个数据说明了什么,根据美国《Software Magazine》杂志2001年软件500强排名情况,如果把整个中国软件业作为一家软件公司来看,能够排名第17位,仅比Siebel的179.54亿美元略高,是排名第二的微软238.45亿美元的不到1/10,是排名第一的IBM的457.50亿美元的不到1/20。是排名第五的Oracle的107.451亿美元的不到1/5。 rnrn这样的基础,这样的规模除了在纸上和嘴上“席卷”全球外,还有多少真实。中国软件业为了神化自己,首先就要先神化印度,这个被国内无数媒体一而再、再而三所神化的、号称全球第二大软件帝国的地方,其实整个国家的软件产值就相当于德国SAP公司的年收入,相当于日本日立公司Hitachi软件年收入而已。谈何世界第二?相当于微软今年收入的1/5,IBM软件收入的1/8。也就是说,所谓的世界第二软件大国作为一个软件公司,也只能刚刚勉强进入全球软件企业的10强之列! rnrn但是,国内媒体上的印度软件是多么伟大、多么神奇!神话可以美好生活,让媒体兴奋、政府兴奋,更重要的是让企业兴奋。但软件神话把整个中国IT业、乃至整个中国都照得红彤彤时,微软就显得成了神话中的神话,所以也拼命煽风点火;IBM也看到神话下有着商机无限,也口号乱飞;国内软件企业更是为了争取政策、为了圈地圈钱,不遗余力。 rnrn就在中国狂放软件神话的时候,软件业真正的大本营——美国,却已经对软件的前景开始反省。据Red Herring最新分析文章称,软件业只有一个平庸的未来,没有美好的大前景。企业CIO已经对软件业十多年的“大话”深深失望,不再相信。现在他们只选购“必需”的软件,而不再选购那些听起来很美好的软件,软件业的苦闷时代已经开始了! rnrn但是,在神话盛行、牛皮乱飞的氛围下,中国软件业就这样生活着、快乐着、疯狂着。不过,无休止地比试谁比谁的牛皮大,总有彻底吹爆的一刻!究竟是谁制造了中国软件业的神话?! rnrn显然,面对数据和事实,中国软件业绝对不可能席卷全球,甚至中国软件业的牛皮也不可能席卷全球,也就只能在自己的国家里,自己席卷自己而已。rn---------------------------------------------------------------rn 还是方兴东指出的好:"为了争取政策、为了圈地圈钱",这些牛皮不是吹给我们听的,是吹给那些手握政策大权或 RMB,而又对软件一窍不通,只会头脑发热的人听的!rn再听到这样的牛皮,大家都应该保持清醒!rn 论坛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