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事的软件培训果真是一个很不入流的职业吗?

 后期补充:网友对我诟病最多的就是我帮学生做面试题,说这是小偷和骗子行为,在此,我对自己给学员做面试题做出如下解释:
 (1)学员拿着面试题来找老师,学生也事先思考和尝试后实在没有办法,又求职心切才想到找老师帮忙的。老师出于对题目和技术的好奇,也出于对学生的感情,才不辞劳苦去帮助做题的。明知小孩自己做不到,还不帮小孩去做,非要锻炼孩子自己去做,现在估计很多父亲都做不到吧。何况,学生也是我们的客户,我们不去帮一下,这个显得太冷酷无情了。
 (2)有人说,应该让学生自己去做,做不出来就别去招聘单位冒充好汉,帮学生做题就是鼓励学生行骗和作恶!从这一点上来说,事情做得确实有点不光明磊落,但用行骗和作恶来形容,就言之过重了。毕竟用人单位也不是傻子,随便找个农民工把结果交上去,用人单位就会录用吗?用人单位在做题之前就对学员进行过一些基本的技术考核和交流,肯定也是觉得差不多了,才让学生把题目拿回家去做的,学生做出来后,也要给他们去讲解代码思路的,只要学生能说清楚代码思路,用人单位未必真关心是学员自己单独做的,还是有朋友帮忙做的,因为很多单位的招聘岗位是对事不对人的,只要能把工作中安排的事情搞定,那就不管这个人是否是自己亲自搞定的,还是靠外援搞定的,公司要的是事情的结果。很多公子哥在一些大公司都挂职“副总经理”,难道这个公子哥真有“副总经理”的能力吗?不管他们有没有,但是,他们能靠自己的关系把“副总经理”要办的事情办妥,这就是公司的目的。同样道理,公司不管学生是怎么做出来,只要学生做出来了,就说明他或他的亲友团能解决公司日后分配给他的任务,才不管他是怎么解决的呢?公司也许要的就是这一点。如果是这样,我们正好满足了公司的需求,怎么能说是行骗和作恶呢!
 (3)我历来的一个观念就是:对于我花时间研究透和解决过的技术问题,只有把这些知识分享出去,才能实现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的更大化。如果一个人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搞明白的知识只装在自己的肚子里,不找机会把它应用出来,那么这个知识就没有什么价值,一个知识只有被很多人使用,被反复地使用,才能实现这个知识的价值最大化。所以,我把这些题目和解题思路都公布出来了,为了吸引更多人来学习,我当然要告诉大家这是面试题,并且是决定工作成败的面试题,这也是提高大家来学习这个题目的热情的一种激励手法罢了,没想到被送到了道德审判的十字架上了。

 

   一直生活在自我感觉良好和对未来前景充满美好幻想之中的我,前日一朋友兼公司高端股东告诉我,一些高端人士对我个人和我从事的工作根本就看不上眼,特别是看到了我帮学生做面试题的那一系列博文《 联想利泰的一道做出来就给月薪7K的面试题--交通灯管理系统》、《又一道软通动力7K月薪面试题——银行业务调度系统》、《累病倒了我两次的面试题--移动用户资费统计系统》,他们都觉得我和传智播客做的就是在做一些拿不上台面的鸡鸣狗盗之事,根本就不入流,让他在那些高端人士面前很没面子,他本来想与那些高端人士谈合作都不可能了,并劝告我作为在行业“小有影响力的名人”,应该保持自己纯洁端庄、严肃高雅的形象,日后公司做大了,人家可能拿着我今日之言行对我和公司进行攻击。我听后并不郁闷,也毫无悔改之意,我做不了李开复,我确实没有李开复老师那样的才华和修养,李开复老师在天上,我就是在地上而已,但我也不会去做唐骏,更不会去做阿娇(被英皇公司包装成清纯可爱,暗地里和陈冠希拍A片,还在公开场合作为形象大使告诫大众婚前不要有sex),我就是真实的我!我承认我一点也不高雅,但我并不认为我做不成事,请问有几位开国皇帝是高雅的绅士出身呢?不大都是绿林草莽之辈吗?朱元璋能坐上皇帝宝座,不就是得益于他是乞丐出生吗?那些高雅的知识份子能做开国皇帝吗?大多也就做个参谋,最高级别也就是宰相!俗话说得好:“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就因为他们太看重形象和面子,放不下身段去做事。


    一些在公众面前的外表和言行都很高雅的人,难道就不食人间烟火了吗?谁知道是不是也像那些著名节目主持人一样,回家脱完西装就开始自拍呢?我只是想展现真实的我,告诉大家社会上一些真实存在的事情,我失去的是风雅,但更多人看到的是真实社会现状,让更多需要我们帮助的人来找到我们。至于高雅与否,就是成王败寇的事情,俞敏洪创业之初,不也是爬电线杆刷海报吗?俞敏洪现在大成了,不再需要自己亲自操劳那些不高雅但有效的广告宣传方式了,他本人做广告的方式自然就变成说些高雅台词了。


    有人说我帮学生做考题说明我已经没有道德底线了,不配做一名人民教师。我要先澄清一点,我不是什么人民教师,因为我没有国家颁发的教师证书,与那种没有执照的江湖郎中类似,完全是因为给人治病确实有效,就被人称为医生了。我也不清楚这个社会上还有什么道德,我只知道自己在公共汽车上肯定会主动给老人和小孩让座,我从不在大街上随地吐痰,我原本也从不闯红灯,我还曾经幻想过,要是我当上了国家主席,第一件事最容易办的事情就是把那些闯红灯的全部抓起来关个十天半月,看还有没有人闯红灯,可是,我没有当上国家主席,并且现在在我们伟大的祖国首都北京我几乎没看到不闯红灯的人,我要再不闯红灯就会被别人当成傻帽了,于是我有时候也闯红灯了,我承认我道德下滑了,因为,对于我无力改变的事情,我现在的处理方式就是顺从和适应。请问,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朋友,你们为道德到底做了些什么呢?至于我帮学生做考题的事情,我不认为自己要背负道德审判的十字架,新东方这么些年干的是什么?不就是每天给学生讲一道道的英语考题吗?罗永浩在传授做各种考题诀窍的时候,顺带讲几个笑话而已!几个教育机构不是以人们非常现实的目标来作为其发展的出发点呢?那些中小学培训机构干的不都是给学生考试提分吗?如果教育培训机构不以这种现实的目标为出发点,他们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根本就无法生存,就会被客户们抛弃,通过教学生做题,君不见做出了新东方和学而思两家上市公司吗?教学生做考题,不是教育培训机构的错,而是中国教育部的错,是浮躁社会下的人们急功近利的本性所致,那些要审判我的人,请先去审判中国的教育部长吧!


    关于教人做题的学习意义,我也有话要说。我最初认为学习不需要做题,这个思维在高中就形成了,我的智商属于那种有点小聪明但又不是特别聪明的,属于不管怎么努力,肯定都考不上清华北大的那种,并且我一直也没有努力学习过,但学习成绩还算不错,我觉得主要是学习方法起了作用,所以能事半功倍。高三时老师们都是搞题海战术,每个星期都是在做各种题,而我经常交空白试卷,甚至鄙视我们的一些高中老师,因为我觉得把原理搞通了,再重复做题纯属浪费时间,老师们很不高兴。高考成绩出来后,我还“诚恳”地给我们高中老师建议:“没必要重复做那么多题,把每个知识的来龙去脉说清楚就够了”,老师说我是特例,就不再讨论如何教学的事情了。我刚开始写书和讲课时,也是从不附带课后练习题的,虽时常有学生主动建议搞些课后练习题,但我总是振振有词地说,书看明白了或者课堂听懂了,不需要做什么题。搞了几年软件培训之后,我发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同学都是习惯做题的,你要是不教他们做题,你就不配做一个好老师了,就无法立足了,倔强的我很快就适应了市场需求,并且也悟出了做题的好处。一些人一听说教人做面试题,马上就想到教人的人和被教的人都很下三滥和低级趣味,高尚的人不应该做这种事,但是,大多数人都还属于凡夫俗子,他们都是为了要到达某一个不崇高的目的才努力做事的,大多学生为了考出好成绩才学习的,并不是为了实现一个伟大理想才学习的,否则学校也没必要考试了;我相信,现在从事软件开发的人们,大多都是为了赚到更多钱,出人头地的想法来学编程的,所谓爱好也是建立在因为能够赚钱的这一不高尚的目的基础之上的,真正因为疯狂爱好而努力学编程的人有,但不多,你是吗?虽然很多人学软件开发的出发点并不高尚,但是就是因为有这一不高尚的目标,他就开始认真学习了,而不是因为没有目标而浑浑噩噩、游手好闲。在软件培训过程中,不断地讲面试题,正是迎合了学习者的心理需要,顺势一击,提高他们学习的热情和动力,反而是一种很有激励性的教学措施,否则,他就很可能放弃学习或者学习效果大打折扣。


    一些所谓高端的软件开发人士,觉得我们搞的软件培训很不入流、不能登大雅之堂,不值一提,那我想问问这些入流的软件开发高手们,你们又在做什么呢?做各种游戏和娱乐工具,为国人提供精神鸦片,消磨国人的意志和青春,这样的事业果真就很高端和很高雅了吗?


    我会不断有博文出笼和对外提供培训有关的各种素材,我就是要颠覆一些软件公司和个人对培训公司和参加培训的学员的世俗偏见!

阅读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