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园里的流氓(1)——2005年的故事

rel="File-List" href="file:///C:%5CDOCUME%7E1%5C%E9%81%85%E5%B0%8F%E6%85%A7%5CLOCALS%7E1%5CTemp%5Cmsohtml1%5C01%5Cclip_filelist.xml">

《软件园里的流氓》(2005年)

1:本故事内容虚构,故事中涉及的人名,单位名,地名,网名,电话号码,邮件地址,网址,QQ号等信息均为作者编造,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2:以前写的故事翻新,去掉一些不太真实的部分。

 

1)程序的梦想

 

四周隔断都拆掉,天上纷纷掉钞票,老板客户死翘翘,搂着美女睡大觉。

 

2005年初。新年伊始,新的一年新的计划。大连新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日本开发中心办公室。32岁的侯俊杰正在工作中。

    “侯俊杰,这是你的合同,你看一下吧。”侯俊杰被人力资源部的曹小姐打断了思路。

    “噢,你来了。”侯俊杰接过曹小姐手中的劳动合同,看了看。

甲方:新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乙方:侯俊杰

    劳动合同期限:2005112日至201111日,共六年。

    待遇:税前月薪8400元,奖金与年终奖另计。

侯俊杰又看看关于违约金的地方,已经被去掉了。

侯俊杰拿起笔,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感觉象签一份卖身契一样无动于衷。

    隔断那头的马玉树伸出个脑袋看着曹小姐走出了办公室的门,然后打开MSN给朱智博写了一条消息。

    玉树临疯:老大刚才签卖身契了!

    象猪一样性福:不会吧,怎么可能?

    玉树临疯:问问他不就知道了?

    “软件民工”加入到聊天中。

    象猪一样性福:老大,你还是签了啊!你当初不是想走吗?

    玉树临疯:你猪啊!像老大这样的人物,公司怎么可能放他走?

    软件民工:呵呵,你们别瞎猜了。我跟公司谈判了,让他们把我合同里关于违约金事项给去掉了。

    象猪一样性福:啊?那涨没涨工资啊!

    玉树临疯:你真是猪啊!不涨工资老大能干吗?

 

这时,侯俊杰的手机响了。

    “你好,那位。”

    “侯先生,我是埃特科技人事部的。请问您有兴趣加盟我们公司吗?”一个甜甜的女声从电话那头传出。

    “对不起,没兴趣。”侯俊杰合上了手机。

    马玉树又从隔着3个人的隔断那头伸出了头,看了看侯俊杰。

 

    玉树临疯:老大,那家公司给你开多少钱啊?

象猪一样性福:肯定开的不多了,要是给1W,老大还会在这干啊!

玉树临疯:老大发达了,可别忘了小弟们啊!

软件民工:你看看你这点出息。

象猪一样性福:老大,你涨了多少钱工资?

玉树临疯:不涨1W块的工资老大能干么?老大这水平上那不是1W啊。

软件民工:你们就认识钱。你以为月薪1W就那么好挣啊?日语水平怎么也不得二级水平啊?

象猪一样性福:靠!又是日语水平!!!老子双学位值不值钱啊?

玉树临疯:我还英语六级呢!

软件民工:别再这吹牛,你去应聘IBMHP,试试。月薪8000元的高级工程师。

玉树临疯:啊???你怎么不去?

软件民工:靠,我要为我的后半生着想啊!不能当一辈子老PG吧。

象猪一样性福:是啊!年龄大了,也不能“粪”战在开发阵线上了吧。对了,老大,公司是不是给你开了很优惠的条件让你留下来啊?

软件民工:是啊。告诉你一个内部消息吧。公司又要扩了。开发部门要重新分了。

象猪一样性福:快说,我们是不是可以涨工资啊?

玉树临疯:想的美,公司空那么多地方,当然要招人把人装满了。多抓些壮丁来给他挣钱啊!

软件民工:公司要把面向各个客户的部分分别成立部门,分开管理。

玉树临疯:也就是说,我们HTK项目组会成立一个新部门?

象猪一样性福:也就是说,我们老大会是新部门的部长?

玉树临疯:恭喜老大荣升官了!

软件民工:你们先别那么叫。公司还没决定呢!

象猪一样性福:噢!!你怪不得拒绝了很多家公司的高薪诚聘,原来是有说道的啊!

软件民工:呵呵……

 

    新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大连最大的软件开发公司之一。目前员工有六百多人,主要业务是对日软件外包。在没签新的合同前,侯俊杰在这家公司的职务是项目技术担当,月薪6000元。在刚刚结束了3年的合同后,他之所以续签了这份长达6年的合同是因为大公司能够承诺很多小公司不能给与的待遇。

其实,早在1个月以前,侯俊杰就对公司下达通牒——合同到期一定要走人。俗话说能哭的孩子有奶吃。像侯俊杰这样工作了多年的,早就了解一个公司对于人才的管理。中国的民营企业虽然都有人力资源部,但是所有公司对于人事的管理仅仅局限在交保险上。招人的方式有两种:一是把简历写的天花乱坠的高薪聘来。二是把各个IT企业里的高级软件人才给高薪挖来。

21世纪什么最重要?反正不是人才。因为现在的公司,把“人才”招进来以后,几乎不闻不问。不会关心员工的疾苦,不会理解员工的辛劳。连员工最基本想要的升职和加薪都没有。最后员工的合同期满了,只有两种选择——离开和留下。离开的员工公司不会为他感到惋惜,因为太容易以更便宜的价格雇到那种人了。留下的人并不是不想离开这家公司,站在公司的角度上,这个人如果离开了,就很难请到代替他的人。所以,一定要把他留下来。当然,留下来的人也有一部分老实人,也就是说他们认为自己辛辛苦苦干了这么多年,公司应该给涨一部分工资吧。事实上,这个社会老实人是受欺负的。公司是不会主动涨工资的,或只象征性的涨一点。

侯俊杰不是老实人,他也知道他属于离开了公司公司就要少一块肉的人。32岁的年龄,9年的软件开发经验,很多的公司都给他开出了诱人薪水,但是最终,侯俊杰还是续签自己的劳动合同。所以,他利用了合同期满的这个机会,把3年来没有涨的工资全要回来了。侯俊杰不是坏人,但是这个社会让他变成了一个不老实的人,没有办法。当然,侯俊杰留下还有另外一个理由,就是指有中国程序员才有的一个观念:一定要转型。32的年龄应该告别跳来跳去的生活,应该给自己的后半生找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侯俊杰就是希望在下一个合同期里,把握公司扩张和重组的机会,完完全全的从技术人员转型到管理层去。

 

    年初,公司新建了一个16层的大楼,现在只用了7层。大连的软件业经过近10年的发展,软件企业已经从作坊式几十人的小型公司向集中型大规模生产型企业发展。新软是一个有着说不出背景的民营企业。不然的话,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怎么能发展这么神速。

 

    侯俊杰,197374日生于四川成都。1996年毕业于大连理工大学工业自动化专业。毕业以后一直在大连发展。2002年在来新软之前在两家小公司作国内项目,还任过部门经理。2002年以项目经理的身份跳到新软做对日开发项目。在大连,做国内项目的工资与做日本项目的工资,差距没法比。

    马玉树今年27岁,1978223日辽宁鞍山人,生于单亲家庭。身高182,女孩子眼里的帅哥,据他自己所说,交过的女朋友有一个足球队,但是目前只知道他和他现任女友纷纷和和相处了七年。2003年大连铁道学院计算机专业硕士毕业。研二没毕业时,就直接来到新软工作,因为新软有一个领导是他导师的同学。

    朱智博是名副其实的“猪”,身高180,体重230斤。29岁,197697日生于哈尔滨。2002年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化与计算机双学位。大学念了6年,因为他早就料到学化学的,毕业后很难找到工作,干脆又花了两年时间补了一个第二学历。

 

每天晚上六点左右,侯俊杰,马玉树和朱智博基本上都要去软件园的员工食堂去吃加班晚餐。因为他们三个光棍一起租房子,在离软件园5站地的百合山庄小区租了一个三室一厅没有装修的顶楼。这样吃完了饭,再回公司加班到八点以后回家,就直接洗洗睡了。

三个人在吃晚饭的时候,聊起了今天事。

朱智博:“老大,你也混上金领了,月薪8000多了,该请客了。”

侯俊杰:“行,今天晚上给你们叫个小姐。”

马玉树:“拉倒,俺是正经人,俺还有女朋友。”

朱智博:“你正经个屁!谁看不出来你有那点花花肠子。”

马玉树:“俺长的帅,女朋友多,你妒忌了?有本事你也去找几个。”

侯俊杰哈哈大笑说:“别扯了啊!就一个女朋友养的你脸都绿了,还想找几个啊?”

马玉树咬着筷子说:“哎。我们挣钱没你多啊!要象你挣的那么多,而且象我长的这么帅……”

朱智博打断了他的话说:“老大都说了,男人嘛,要么有钱,要么有权。长的帅没用!”

马玉树看着朱智博,开玩笑的说:“死胖子,谁说长的帅没用?俺等着富婆来包俺。象你这样,我看……”

大家哈哈大笑,然后朱智博说:“真羡慕老大啊,现在真的是有钱有权了。”

侯俊杰一听,两眼一瞪,不高兴地说:“什么有钱有权,还不是和你们一样,都是打工的?”

朱智博:“那你也不用愁啊,反正就你自己光棍一个,省点花,就能买房买车了。”

侯俊杰:“钱是这么挣的吗?房子和车是靠攒钱买的吗?”

朱智博:“啊?那还靠偷靠抢啊?”

马玉树:“你这个死胖子,跟了老大这么多年还不知道老大的脾气吗?老大一直挣的比我们多,可是剩的比我们多吗?他全都吃喝嫖……抽啦!看他那样,象我们这样穷嗖嗖的攒钱吗?老大是挣大钱的人啊!知道老大以后怎么买房子吗?”然后马玉树做出很夸张的动作比划着,“老大一到售楼处,就拿出N块象板砖一样厚的钞票,往售楼小姐脸上一砸,说:‘知道什么叫钱砸死人了吧!’”

朱智博捏着马玉树的脸蛋说:“喂,你是不是最近售楼处跑多了,跑了一肚子气,开始幻想了?”

“哎!”马玉树哀声叹气地说:“别跟我提买房子,来气!早知道不找女朋友了,麻烦。”

三个人马上不说话了。沉默片刻后,侯俊杰象开玩笑地说:“你才27,你着什么急结婚啊?”

马玉树:“我不着急,可我女朋友急啊,她都26了。都谈了好几年了,感情好的很呢!”

朱智博:“那我更急了。谁愿意跟一个胖子啊。女孩子还怕压死她呢!”

马玉树:“那你可以减肥啊!减到150斤。”

朱智博:“你拉倒吧。我小学没毕业就150斤了,想让我再减肥,只有割肉了。”然后朱智博捏了捏自己肚皮说:“哎,现在是越来越胖了。”

    马玉树:“看老大活的多潇洒,整个一钻石王老五。就这往大马路上一站,女孩子在屁股后面追。”

    侯俊杰:“你拉倒吧,大连哪个女孩不170以上,我多高啊!才170啊!北方人都跟你们俩似的,人高马大,我可是南方人啊,小巧灵珑型的。”

    朱智博:“你别乱出主意了,老大的女朋友比咱俩加起来都多啊。”

    马玉树:“包括老大找过的小姐吗?”

    朱智博:“你别扯啦!我是指正经的女朋友。没看老大家里那台显示器上面贴的三张照片吗?”

    马玉树:“啊!我还以为是小姐呢!”

    侯俊杰哈哈大笑说:“要是贴小姐照片,我能贴半个墙。”

    马玉树拍拍朱智博的肩膀说:“看咱老大活的多潇洒,哪象咱,连嫖资都付不起。”

    朱智博很认真的点点头,表示确认。

    侯俊杰却不是很高兴的说:“你以为我现在想这样啊!三年前我要是和我女朋友不分手,现在儿子都会打酱油了。所以说嘛,没钱就不要结婚。婚姻是建立在金钱基础之上的,没钱,那感情也不稳定。”

    马玉树两眼一瞪说:“你别吓我啊!我和我女朋友感情好的很。也没有因为没钱而翻脸。”

    朱智博拍了一下马玉树的肩膀说:“你和老大不一样啊!老大是挣大钱的人啊!”

 

    朱智博不是侯俊杰项目组的人,他是USL项目组的一员。但是很快他就不是了。第二天上班,USL项目经理找了朱智博谈话。

经理:“你一会去HTK项目组吧,有个项目要你去做。你和侯俊杰也挺熟的。”

朱智博:“噢。”

经理:“没别的意思,因为公司在改组嘛,HTK项目组很缺人的。而且HTK项目是公司的主要利润,公司会为HTK项目组成立一个部门的。侯俊杰可能就是部长。以后你在公司的发展会更好一点。”

    朱智博心里偷偷地乐,终于脱离USL这个倒霉的破裤子缠腿的项目了。但是代价却是他用出奇多的BUG和客户的否定换来的。代价很大,但是朱智博已经厌烦了一个他维护了一年的一个烂项目。虽然这个项目烂的出奇,但是却也闲的要死,只把他一个人扔到这个项目里修改客户发过来的变更和BUG,起初,他还为自己能够天天早九晚六的正常下班而高兴,但是时间久了,他也厌烦了,当这个项目干了一年以后,他深深感觉到他已经象陷入沼泽一样,被陷进到这个项目里了。他讨厌这个项目,他想脱离,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差点成了替死鬼。

    终于脱离了这个烂项目,而这个项目的合约也与公司终止了。得罪了客户,部长是大发雷霆,要让USL的经理给一个交待,根据食物链原理,最底层的朱智博就是倒霉鬼。还好有侯俊杰暗中帮他了一把,不然的话,朱智博不是收拾东西去HTK了,而是直接走出公司大门。干软件这一行,就怕遇到一个烂项目,不但武功全失,技术废掉,饭碗不保之外,还要承担一切罪名。没办法,谁让公司就是食物链,下面的小喽喽就是食物链的下层呢?

    没想到朱智博搬到HTK也是不顺利,电脑的电源还没有接上,就被侯俊杰叫到了小会议室损了一顿。

    侯俊杰:“死胖子,你在USL里干什么了啊?你惹祸了你知不知道啊?”

    “啊!”朱智博结结巴巴地问,“有……这么严重吗?”

    侯俊杰:“你什么脑子啊!你不明白客户就是上帝的原理吗?人家是给我们送钱的啊!是给我们送白花花的日元啊!你脑子被门夹了啊?你自己不想干这个活了,你就自己擅做主张,在里面写BUG,你知不知道,日本人看你这样是没诚意啊!”

    朱智博:“那也不能全怪我啊,我都干那破活一年了,想靠死我啊?”

    侯俊杰:“你猪脑子啊,你不爱干,你跟项目经理说啊!让他想办法啊!他找不到人他可以跟客户说明情况啊!那你也不能在里面故意写BUG啊!行了,你得罪了客户不说,以后那个客户没法往这发项目了,你知不知道,就你这么一个小破活,你可能让整个USL项目组没活干啊!”

    朱智博:“我……我当初也没想到那么严重啊!”

    侯俊杰:“HTK要变部门你知道吧,你知道他为什么要单独成立一个部门啊?我刚来新软的时候,也29岁,我就干了一个HTK的烂活。结果客户觉得不错,就发了第二个活,第二个不错,又发了第三个。现在项目多的都超过50多个人在干,所以就成立部门了。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啊?这意味着咱未来的部门要比软件园里的一个小公司还要大啊!这是怎么做的这么大的?要是我当初和你一样,在烂活里面故意写BUG,这个部门还想成立?恐怕日立这个客户早就不跟我们合作了!”

    朱智博脸红的没有说话。侯俊杰又说:“死胖子,你想清楚一点吧。要是HTK是一个小公司的话,那早黄了。HTK之所以能发展这么良好,也是因为大家对项目的态度负责任。不然的话,HTK的下场,比USL还要惨的。其实USL也有机会变成部门的,说不定就是因为你那个项目,而让USL客户失去信任的。”然后侯俊杰拍拍朱智博的肩膀说:“在这你好好干吧,以前的事我既往不咎,反正也不是我的项目。要是在我的项目里出这个差错,我饶不了你。”

    被侯俊杰训了一顿之后,朱智博有点灰溜溜地走到了自己坐位上。电脑的MSN上弹出了一条消息:

玉树临疯:YY过度容易伤身。

他很快就发现,自己在HTK的第一个项目的担当竟是马玉树!一个入行比他晚一年的小辈来带他,这让他很郁闷。朱智博看着那条消息,没有回话,把自己的MSN网名给改成——不性福的猪。

    中午吃饭的时候,朱智博郁闷的只吃了几口就吃不下了。

    马玉树:“你这个死胖子,减肥啊?就吃这么点?”

    朱智博:“NND,我不想干了!没意思!”

    侯俊杰:“怎么了,上午说你两句,你就不想干了?”

    朱智博:“不是因为你说我,而是因为对日外包太烂了!”

    侯俊杰:“怎么,你还想做国内项目?就凭你的技术,你做国内项目能吃的消吗?”

    朱智博:“是啊!真是后悔,当初怎么就被新软就这样呼悠来了。早知道,我去华为了!”

    马玉树:“那你就去啊!”

    侯俊杰:“他去个P,华为是做通信的,技术都是C++,就他那两把刷子,去那刷两下就被人给撵回来了。”

    曾经有一个美好的工作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去珍惜,如果上天在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会说我愿意。如果为这份工作合同加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1万年。

    朱智博:“老大,你别笑话我啊,你说你们俩也是外地人,怎么就想在大连发展呢?”

马玉树:“因为我们都在大连念的书。”

    朱智博:“那怎么不去北京上海深圳发展?反正在哪也是外地人。”

侯俊杰:“北京上海深圳和大连有什么不同吗?”

朱智博:“挣得多啊!那的工资都是78000块钱啊!我们累死累活的才挣4000块。”

马玉树:“在那消费也高啊!租一个我们现在住的这么大的房子,怎么也要3000块啊!”

朱智博:“可是房价差不了多少啊!北京上海的房价1万左右,大连现在的房价78千元。”

侯俊杰:“你在那挣8000也卖不起房子。”

    朱智博郁闷的不说话,因为他一直在为自己当初选错了城市而后悔。大学念了6年。不是留级,而是来了一个第二春。当初想读第二学位完全是因为第一学位太难找工作了。从进大学的第一天起,师兄师姐们就为考研而奋斗。可是研究生毕业后的工作不是在大学里教化学,就是去化工厂当“工程师”。可是不念研究生,连在中学教书的机会也没有。朱智博不想教书,于是读了第二学位。双学位拿到手里以后才发现,不用念第二学位,也能干软件开发。双学士在哪都是唬人的。和自己同一年毕业比自己小两岁的师弟师妹们,没学双学位,都在北京上海挣高薪,而自己在大连连个房子首付都没挣出来。

    下午2点的时候,朱智博却饿的肚皮叽哩咕噜地叫。也许有些地方,他真的就不行。郁闷的他看着马玉树在忙呼,自己却只能坐在坐位上发呆。于是乎,朱智博就在网上找他最快适的精神寄托——CSDN的灌水乐园。

CSDN的灌水乐园里有一个臭名昭著的IDzbpig(智谋远虑博大精深性福滴猪)。CSDN的技术论坛是程序员的天堂,CSDN的灌水乐园是程序员的地狱。水园有三大主流帖子,政治帖、色情帖和工作帖,其它的闲聊帖如给孩子起名之类的帖子如馅饼里的葱花,点缀而已。政治帖又分为三种,爱国帖,反美抗日帖和社会黑暗帖;色情帖种类很多,有YY帖,暗恋女孩寻求帮助帖,交流打炮经验帖,处女处男帖等等;工作帖比较简单,发帖者多是新手,寻求技术方向,或咨询某个公司的情况之类的帖子。而朱智博在水园里那个长达12个字的ID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五星上将。无论是发帖与跟帖,都会引来骂声一片,被誉为YY超强第一猪。

如果是爱国帖,他就会抱怨他念了六年大学,蹲了两年,花了家里12万;如果是反美抗日帖,他就会跟帖说,楼主不要装蒜,地球人都知道联想电脑里的CPU是美国的,国产彩电里面装的芯片是日本的;如果是社会黑暗帖,他就会唱着反调地对大家说,这是一个适者生存的社会。如果是YY帖他就会骂楼主阳萎;如果是暗恋帖,他就会骂楼主装纯;如果是打炮帖,他就会吹嘘自己属于XX地球那种人,虽然他胖的像头猪,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他大学毕业以后没有干过那种事。至于工作帖,朱智博都会给那些新手一些很坏的打击,因为他自己在工作方面,成绩差的也没法说。

网络就是一个奇怪的东西,当一个人穿上马甲以后,没有人知道马甲里面的人是谁。虽然朱智博的马甲穿与不穿都会让认识他的人一眼看穿,但是认识他的朋友和同事基本上从来不在水园里看帖子,因为水园属于那些心里空虚程序员的地方,而他的朋友和同事都在工作上面很充实。朱智博马甲的成绩是五颗星,五颗星的概念就是专家分最高,但那只是朱智博在水园混了四年得来的成绩,而他在技术论坛所得的专家分是0分。

正当朱智博在如火如荼地灌着水时,侯俊杰早已站在他的背后。

侯俊杰:“你在干什么?”

朱智博咧着嘴笑了一下,然后红着脸关掉了IE

侯俊杰:“你啊你。就你这样?去北京上海发展?整天就知道上网聊天。今天是我站在你背后,要是大部长站在你背后的话,你就直接收拾收拾走人吧!”

朱智博脸部表情顿时僵住,也许他以前真的是太放纵自己了。

 

侯俊杰最近的工作可以说用忙的不可开交来形容。因为HTK要变成部门,负责这部分业务的副总裁王学良整天找他开会。但是今天的会却让侯俊杰有一点点不满意。

副总:“日立事业Software开发本部的赵宇凡你认不认识啊?”

侯俊杰:“不认识,我们只跟HTK事业部有业务往来啊?与Software开发本部没有业务往来。而且Software开发本部从来不往中国发包项目,那个部门是给日立项目开发架构的啊!”

副总:“这个我知道。主要是这么一个问题。赵宇凡在日立工作七年,他这次准备回国,正好HTK的部长把他推荐到我们公司来。我和公司领导商量一下,决定请他作HTK的部长。你来做副部长。”

“啊!”侯俊杰大眼瞪小眼,到嘴边的鸭子飞了,但是敢怒不敢言,只好吱吱唔唔地说:“我没意见。”

副总也看出了他的不高兴,笑呵呵地对侯俊杰说:“主要是人家在日立做了七年嘛。而且公司也不是因为他从国外回来就认为你不如他,从公司的角度上来想,因为他在日立做了七年,与客户那面关系很熟,也想通过他的关系从客户那里拉来更多更大的项目嘛。”

“嗯,嗯!”侯俊杰敷衍着回答,心里却想:“你这个姓赵的是哪根葱,知不知道公司这面日立项目是谁给做大的?当初我来新软时,日立发的那些烂活,要不是我干的好,客户还会接着发项目吗?真是张着嘴吃现成的。”

从副总裁办公室里出来,侯俊杰郁闷地坐到了自己座位上。在签劳动合同之前,公司给的承诺简直是用天花乱坠来形容,但是把自己的大名签在卖身契上以后,公司给他的承诺就象过了季的时装一样,一折二折大甩卖了。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