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张一鸣的技术“原罪”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https://blog.csdn.net/csdnnews/article/details/79907021

点击上方“CSDN”,选择“置顶公众号”

关键时刻,第一时间送达!

几乎是在同一天,国内外的新闻媒体炸裂了。尽管事件早已曝光,但直到今日,我们才切身感受到技术“原罪”的存在性。涉事方以Facebook和国内的今日头条为代表,前者因“如何处理用户数据和隐私以及涉嫌影响政治大选”对簿公堂,后者则因“内容价值观”问题责令其产品下架、关停。

而这一次,舆论都聚焦到了双方涉事企业的直接带头人——扎克伯格和张一鸣。说起来,二人都是从草根到创业偶像华丽蜕变的代表。2018年这一年,同为34岁年纪的扎克伯格与张一鸣似乎提前进入了“本命年”。

同为技术出身,视产品为至高理想,为何这一次,双方纷纷跌入用户的讨伐声中?


Facebook犯了什么错,头条又犯了什么错?


面对外界的指责,扎克伯格和张一鸣第一时间还是选择了先“诚恳”地承认错误。

3月25日,扎克伯格在7家英国报纸和3家美国报纸上刊登了全版道歉广告,报上写道:

“我们有责任保护你们的数据信息。如果我们未能做到,那我们还不值得……这是一种违背信任的行为,我很抱歉当时我们没有做更多的事,现在我们在采取措施确保此类事件不会再次发生。我们已经禁止了这类获取过多个人信息的App。”

4月11日,张一鸣在微头条和微信公众号上致歉称:

“我真诚地向监管部门致歉,向用户及同事们道歉……公司目前存在问题的深层次原因是:四个意识”淡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缺失、舆论导向存在偏差。一直以来,我们过分强调技术的作用,却没有意识到,技术必须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引导,传播正能量,符合时代要求,尊重公序良俗。”

Facebook犯的是是否尽到对美国个人数据进行保护,以及是否对美国总统大选起到了推动作用。这也直接导致了包括Facebook股东、媒体、政府官员在内的多方人员提出让扎克伯格辞职。

而头条面对的却是创造利用网络空间传播违法、违规、低俗内容的问题。因此,除了“内涵段子”,包括快手、今日头条、火山小视频等移动端产品也同样被文化部、网信办和国家广电总局批评和要求整改。


Facebook与今日头条不单纯是一家技术公司


从某种意义上讲,如今的Facebook和今日头条不仅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同时还是一家具有媒体平台属性的技术公司。

2016年年底,在与谢丽尔·桑德伯格的谈话中,扎克伯格首次坦露了自己对于Facebook的新定位:“Facebook是一个新型平台,不是一个传统的技术公司……这不是一家传统媒体公司。我们打造技术,并对技术的使用负责。”值得一提的是,当时Facebook正陷于“假新闻”的风波。

最近一段时间,Facebook开始尝试改变信息流规则,将流量向朋友圈分享和讨论的帖子、照片和视频倾斜,同时也尝试将流量向权威媒体倾斜,保证内容的真实性、可靠性。

再说今日头条,在其创立的第三年,张一鸣曾接受媒体采访表示:“我们肯定不是一家媒体公司。今日头条不仅是一个新闻客户端,还是信息分发平台。媒体公司一般有它的主张,它的内容风格,我们没有。但我们传播信息,具有媒体属性,百度也有媒体属性,微信、微博也有媒体属性,你可以说我们是一家具有媒体属性的技术公司。

与传统媒体不同的是,一种是把信息过滤的权利让度给社交关系,让每个人推荐自己喜欢的内容给朋友;另一种是将权利让度给人工智能算法,让算法来识别你的喜好,推荐你可能感兴趣的内容,后者恰恰是Facebook和今日头条正在做的事情。


身为媒体应担负怎样的责任?


之所以要特别区分“媒体”与“技术平台”,关键还是在于在公众眼中企业所担负的责任有所不同。

根据1996年通信规范法第230(c),又称“善良的撒玛利亚人法”中规定:“任何一个互动网站承办者或用户都不能被视为任何其他信息内容提供者的发表者或陈述者”这被视为互联网言论自由的基石。

如果一家只会写代码的技术公司,被戴上了“媒体”的帽子,就一定要对他们发布的内容负责。那么作为媒体,就需要去追踪信息、去过滤信息,决定用户该知道什么事情,它成为社会信息的发声筒。

Facebook覆盖的用户分布全球,也拥有世界上最多的用户;今日头条的用户量也在急剧增多,张一鸣曾在2016年世界互联网大会透露,今日头条已累计有6亿的激活用户,1.4亿活跃用户。这也就意味着它们输出的内容将足以影响绝大部分用户。

关于Facebook之责有网友评论称,

“用户隐私问题,开发商应当承担责任。 谁搜集和保存数据,谁就要对数据的安全负责。 国家应当对企业对用户数据使用的资质进行审查。确保安全的底线。 数据也是宝贵的资源。 让数据被恶意利用,也是对资源的一种破坏。”

再回过头来看头条,站在企业层面,它在移动端颠覆了百度传统的搜索广告,遏制了腾讯在线广告增长的势头,侵占了门户网站搜狐、网易赖以生存的根基,甚至成为微博的敌人,一度成为对手们恐慌的对象。

但站在社会的立场上,头条系抖音所犯的则是错误的将技术与媒体之责混为一谈。这也是为什么与Facebook如出一辙,目前今日头条也选择聘请大量的内容审查工作人员,以肃清内容审核。

当然,如今与Facebook和今日头条境遇相似的,还有短视频平台快手以及视频网站YouTube。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