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比较失落的IT圈子-关于华为裁员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无版权,未经博主允许可以随意转载,无需注明出处,随意修改或保持可作为原创! https://blog.csdn.net/dog250/article/details/60312894
早在几年前就有人说过程序员在35岁以后如果不做管理就很难混了,如今由于近日的华为事件被炒得沸沸扬扬,显然让这多年前人们的猜测变成了现实,我今年也正好到了这个该“退休”的年龄,所以就想趁机悔恨一番。首先,澄清的一点就是,我并无意诋毁这个IT行业,我只是希望大家可以更加清楚的认清这个行业。
        什么叫做管理,在程序员的思维里,做管理其实很简单,就是从写代码到不写代码,哪怕是写PPT,只要不写代码,那就是做管理了。说白了就是脱离码农的圈子。为什么大家都慌着脱离这个圈子呢?首先要从IT,互联网产业说起。
        这是一个典型的自嘲行业,人们纷纷嘲讽着要脱离,却又不断有新人涌入,注意,这不是围城,那些吵吵着要离开的人并不是真想离开,更多的是一种无助和自嘲。这种事历史上曾经大规模出现过两次,但是IT,互联网与以往两次都不同。
        第一次是工业革命时期以及工业化时期,以英国,美国最为典型。当时大规模的人群涌入肮脏且危险的矿井,工厂,一方面在抱怨自己的处境恶劣,另一方面入厂登记处却排着长队,请注意,没有任何人强迫这些工人去做工,都是自愿的,而且他们有自己的快乐。不管多么悲伤,他们追求的永远是快乐,虽然这些幽默总是黑色的。电影《摩登时代》是晚期工业化时代的一个缩影。如今这批悲伤的工人的后代是谁?答案很明确,是欧美的中产阶级。
        第二次是二战以后国家城市化进程,以中国为例就是改革开放后,大约上世纪80年代后期到21世纪前10年。当时大批的农民工进城,由于中国特殊的体制,中国的城市工厂是不需要农民的,所以说不会出现农民涌入工厂这种大规模事,那么既然土地已经无利可图,他们涌入哪里?建筑工地。这也迎合了当时的城市建设需求,这批人一般都是一年才回一次家,非常艰辛,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其实那个时候,很多人都是以进城打工为荣的,过年回家带回去一叠现金,那可能是种十几年地也赚不到的。电影《天下无贼》反应的就是这个情况。
...
如今,为了迎合互联网风潮,必须再造奇观。工业革命中国没有赶上,战后城市化中国落后了30到50年,信息化,互联网浪潮中国不能再落后了,然而这个浪潮的门槛稍微有一点高,不可能一个工厂的工人或者种地的农民摇身一变坐到格子间就会编程的,所以需要进行那么一点点培训。此时,中国的大学主动承担了这件事。在舆论的导向下,扩招让大量的学生进入了大学计算机相关的专业,于是大量的人口拿到了曾经非常昂贵的大学本科甚至研究生文凭,为支撑中国互联网整个浪潮夯实了基础。到此为止,这批人就与当年的工人以及进城打工的农民没有任何区别了,于是每年都有海量的人口得以涌入这个新兴的行业。那么代价是什么?
        代价就是进入精英阶层的门槛降低了,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说到这件事,其实我还可以展开说两件历史事件,一个是汉朝重新定义了“士”和“君子”,另一个是罗马皇帝卡拉卡拉重新定义了“罗马公民”(比较类似我们的北京户口,上海户口)。造成了什么结果我就不多了,我们还是回到现代。
        现在有大量的已婚人口都是两口子均在IT行业,更多数量的是其一在IT行业,以我为例,我老婆是非IT业的,我如果以我的圈子来说这个事可能不太公平,因为我本身就是IT圈子的,我认识的人大概率也是这个圈子的,所以我以我老婆的圈子为例,她不是IT人,但是她很多朋友的另一半却是IT人,甚至从老一辈长辈那里听闻的许多人也是搞IT的...IT行业好似成功碾压了其它所有行业。
        大学文凭不值钱了,学历无所谓了,然而非IT业的情况除了国家资源配给减少之外,可能并无多大改变,理论物理学硕士,博士依然难以毕业,文学硕士(我老婆就是)依然要会引经据典熟读经史子集,数学,医学,甚至艺术(排除电影,演艺,我说的是真正的音乐,美术),原来的门槛依然在那里,可是这些专业却越来越少的人去报考了。什么叫精英?永远都是极少数的人,拥有着其他人无力企及的能力,从事难度很大的工作,比如古代日耳曼的战斗英雄,比如大分流时期的发明家,企业家,或者革命领袖,或者科学家,慈善家,宗教人士...如今在中国造就这些精英的环境没有了,随着城市化继续进行,整个人口变成了一个大熔炉,熔炉里不分什么精英不精英,一律平等,此时就是人多力量大了。IT行业就是这样成功的。现如今出现了一种逆潮,即真正的精英不得不去参加IT培训,成为编程者或至少进入这个行业,否则就连自己都养活不了。曾经都是没文化的人才不得不被迫进入工厂,建筑工地,如今是真正有文化的人要这样做了。哪里出了问题?
        我们不但重新定义了精英,还重新定义了文化。正因为重新定义了文化,精英才不得不被重新定义。
        什么叫有文化的人?我觉得古往今来都是思想之自由,人格之独立者。不管什么问题,他都可以提出自己的见解,他不需要自己特别精通,但可以引导别人去合作完成一件伟大的事,他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会主动迎难而上并为结果担当,他可以吸取历史的经验作为未来的向导。这才叫有文化。当一个产业需要大量的从业人员时,文化往往会被重新定义,如今什么叫有文化?
        如今成了懂各种编程语言,在编程之余看过几本闲书,且装的并不以工作为重,还可以随时看看电影,约约酒吧,开车自驾游这种新文化人。文化精英变成了知识精英甚至消费精英,大学里再也不会教学生怎么做人,做一个有益于大家的人,大学教育完全成了知识技能传授的技工学校。关于这件事,我觉得山东蓝翔和华中科技大学有PK之势。其实山东蓝翔要是能揽下一些承诺,让学员学上个两年三年,然后定向输送到深圳南山科技园的各大写字楼以及坂田华为基地的话,这效率要比直接从武汉引入要高很多。
我以华为为例,进华为有个硬门槛,就是你必须是名校毕业,当然不排除特例,但其大文化就是如此。名校也就是985,211之类的了。可是就华为大多数人做的那些工作,需要这么好的大学吗?估计华为自己都说不出985的学生为什么就一定好。论技术能力,蓝翔培训几个月,完全可以做一个更好的螺丝钉,且还没有什么欲望,踏踏实实的。论素质,如今清华北大都已经是学将不学泯然众人了,还谈什么素质,“自强不息,厚德载物”还有意义吗?
...
所以说啊,真的不要把自己赶上了IT,互联网浪潮了,懂那么多编程语言,懂网络编程这些太当回事,你懂大家都懂。所以华为裁人我是支持的,不然那些应届生怎么办。注意,这已经成了一个完整的输送管道,每年的大批的学生从哪怕偏远山区进入到计算机专业学习,每年有大量的学生从计算机专业毕业,这就意味着每年必须有大量的从业人员为这些后来者腾地方走人,结局虽然悲哀,但这就是现实。当然,我觉得近几年武汉,成都的迅速崛起可以为深圳缓解很大的压力,因为毕业生从武汉毕业可以留在当地了,不用涌向深圳了,西部的毕业生也可以被近年发展迅速的成都截流一部分,然而对于北京,上海这种既有大学又有IT,互联网企业的城市,压力依然很大。
        能有什么办法呢?进入其它行业吗?我觉得这很难。贴个图吧,这是我微信朋友圈里一个朋友转发的,看完后就想写点东西,于是就有了本文:




其实回头想想,IT技术真的是非常简单,远比其它行业的技术要简单的多,我曾经特别喜欢理论物理,研究过一年多的光学,直到现在闲来无事的时候(这种时候非常少),我还会翻翻书,演算几笔,但是我觉得真的太难了,我还学过机械,痴迷于变形金刚,在我眼里变形金刚不是一个玩具,那是一个机械艺术品,我也想自己设计,但我发现我没有那个能力。其实身边的朋友以及仇人都认为我是一个足够聪明的人,虽然不是天才但至少头脑是灵活的,是有想法的,我也这么自知,然而在我对物理学,机械望而却步(止步于喜欢,痴迷)之后,我却发现编程是如此简单,所以我也没有学会编程-因为它太简单了,当面对复杂难解的bug时,好几次我总觉得花了解物理学问题一半不到的精力就能搞得定。我是一个半路自学的大专生,没有老湿教过我编程,也没有上过培训班,仅仅就是看看书,debug一下,我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写下一个字符串逆序...太简单不是?你找一个文科生去搞下光的偏振试试...其实在工作中,大多数情况下你遇到的问题不会比字符串逆序更难,说什么编程需要数学功底,都是扯。我不否认编程高手同时也是数学高手,但对于大多数从业人员而言,大部分人一辈子可能都不会写一个比冒泡排序更复杂的程序,更别说快排了。基本就是工程化的接口调用,只要知道调用这个接口完成什么事就好了,而这些,蓝翔教你的就足够了。
        近期,我遇到一个问题,想过滤一些离散数据的噪点,于是我想到了微积分里的梯度,一般化之后我想用梯度来判断一个光滑曲面的平坦程度,我的设想就是对曲面上点的梯度求积分,另外对随机点的梯度求积分,...在论坛,朋友圈,好友,QQ群里问了一遍,没人理我...大多数人不是说自己忘了就是说我装逼,瞬间让我觉得华为裁员34,40岁的人,有点晚了。后来冷静下来发现确实是我错了,我干嘛给自己挖坑啊,我难道不知道程序员与数学无关吗?如果时间倒回到工业革命,我难道期望一群工厂的工人精通蒸汽机原理吗?如果我回到十多年前的建筑工地,我期望农民工给我讲讲主承重梁的受力分布吗?都是奢望。
        工业革命的时候,如果有人叫嚣新时代到了,那么就会有理论家说蒸汽机的背后是牛顿定律,是波义耳定律...然后一个困顿的农民或者市民进入了工厂去给蒸汽机添煤,他的邻居就会说,小伙子不错哦,这可是高科技的东西啊,其实不知道是不是这些个夸赞让小伙子继续了下去,最终倒在了蒸汽机边上,随后老板马上换了一个人继续添煤。很多人误解了行业和工种,我之前经常听朋友说自己是金融行业的,结果到头来其实就是个卖保险的(我不知道保险业是不是一个独立的行业)...餐饮行业也一样,既包含大厨,美食家,也包括洗碗的,送货的,难道不是吗。所以说啊,编程的程序员只是一个工种,即便是大多数的高级工程师也是浪得虚名,这些人就跟我前面说的那个为蒸汽机添煤的小伙子是一样的,只是在现代社会,那些所谓的高级工程师,专家之类的人可能更善于使用一些手段不亲自添煤罢了,但对于那些普通的程序员,真的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干够足够的年限就该腾地方走人了。什么意思呢?IT,互联网行业是不能混日子的,想混的话,先当个经理穿上皮鞋再混。
...
        先说下我自己,再说华为。
        我老婆学日语的,文学硕士,我的专业是机械工程,后来本科肄业考了个大专学了两年怎么配置交换机,然后自学的计算机,目前在互联网公司从业。只要我老婆愿意,我教她半年,她肯定在我的行业比我做得更好,然而要我学日语,她教我两年我也不一定能听读,姑且不说说写...这就更别说那些真正的高科技行业了,生物制药,基因工程,弹道导弹,医学,核电,以及温州皮鞋。
--------------
最后说下华为吧。
        我觉得华为就是个逗逼。
        首先说下狼性文化,其实我对犬科动物非常反感,我经常踢打虐待我家的狗,但却从来没有虐待过猫。(姑且不论犬科食腐本能,吃屎让人恶心,抢食让人鄙视)我认为论合作狼群的生存效率比狮群差太多,如果论力量,老虎可以单挑半个狼群,论速度,豹子可以秒杀最快的狼,论生存本能,猫被放走得解放,狗被放走只能等死,最后,论经济利益,hello kitty的全球销量秒杀任意一只玩具狗的销量。所以说在我看来,犬科完败于猫科,如果真想取胜,当一群狼不如当一条狗。
为什么很多人崇拜狼?原因有二,要么这个人受狼图腾影响,特别是草原民族,值得一提的是,浪对于游牧民族正如游牧民族对于农耕民族一样,要么就是这个人没文化,受到了第一个原因的熏陶。为此我特意看了《狼图腾》的电影和书,最终让我觉得这简直太假太偏颇。我并无意说民族图腾不好,想当初我们的祖先不还是鸟图腾吗,我老家现在还有个巨大的玄鸟雕塑呢...我的意思是说,这些所谓的图腾映射到人身上就会引起误解。按照狼群的理论,那么必然死磕,决不撤退,但是人却没有狼那死磕的基因,其实狮子也没有,所有的猫科动物在明知有风险的时候几乎都会退让以保全自己,只有那些傻逼犬科东西才会明知不可而为之。你会发现,如果你遇到一只猫,几乎那个猫都会跑,如果是一只哪怕再小的狗,那个狗也会对你狂吠,然而让这个猫和这个狗对打,狗却又不敌猫!猫完全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狗却只是显得自己很有利益。如果你在野外单独遇见一只狮子或者老虎,豹子,哪怕山猫也好,你基本就挂了,但是如果你预见一条野狼,一般成年男人都可以打跑它,因为人的力量和狼的力量相当,谁能赢靠的是勇气,但是人和大型猫科动物力量不在一个级别上,勇气只能带来死亡。看到了吗?也许人们崇拜的就是犬科动物的这一点:不管你是谁,我都一样全力以赴,要么你死要么我死。而猫科动物却完全相反:如果你比我猛,我就跑,否则我就干死你。天啊,这不是野蛮社会,这是文明社会。华为的狼性文化全在于自己不自信,自己懦弱,这也许和任正非的个人出身有关。犬科动物时刻在提防,永远不享受,这是本质,因为在力量上,犬科动物完全是弱者,无论如何单挑也打不过哪怕一只山猫猞猁,甚至碰到自己族群的堂兄弟叛徒牧羊犬,黑背,藏獒之类的远亲也要退让三分,当一只狗被抛弃然后再被收养的时候,会极其敏感,完全不信任主人,害怕再次被抛弃,但对于一只猫而言,只是多了几顿饭而已。如果是一头狼,它所要抵制的就是被收养成一条狗,因为一旦成为狗就不再自由,但改不了的是其犬科本质,这也许就是华为不上市的原因。但是狼太累了,还是那句话,庄子问过的,“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宁其生而曳尾涂中乎?”
        其实啊,排除了狼性的那种傻逼行为-其实没人跟狼做对,庸人自扰之(就像我看到一只狗,它也看到了我,我走过它却狂吠,搞毛啊...),华为可以更加轻松一些。
        搞那些个985,211有意义吗?虽然你也知道这些人见了老人摔倒也不会扶,虽然你也知道这些人也不一定会编程。
        就算搞985,211,麻烦你把面试题出难一点啊,搞个字符串逆序,你侮辱人智商啊。
        不是狼性文化吗?谁是头狼?老任吧。加班通宵呗,到了(liao第三声)换一个继续。真正的狼性文化和秦国文化以及罗马共和国完全不同,不管是秦国还是罗马,都是文明的文化,而不是动物的文化,所以它们可以有良好的建制来维持军事征服,完全不需要老大亲自出征,不管是马略,苏拉,凯撒还是秦孝公,昭襄王,白起,李斯,都没有亲手杀过一兵一卒,然而狼性文化却是一种完全的动物文化,一种一根筋一路走到黑的文化,任正非如果不上阵亲自通宵干掉“苹果和三星”,那简直是亵渎了狼性文化,如果真的那样,我谓之鼠性文化。
        说实话,华为真的不需要一个妈妈得了癌症的员工继续上班,退一步讲,华为也不需要那么多优秀的员工,华为需要的是随便一个人,只要不傻不笨不极端即可上岗。
        华为只是一个普通企业,只是大家都觉得其带有神秘感就都上钩被洗脑了,其实我们还有更多的选择。人们总是喜欢异域风情,当一个曾经普世的价值观不再普适的时候,人们纷纷愿意挽回,这是人性的弱点。
        人们普遍崇尚强者,但是狼是强者吗?狼是弱者,一个普通人单挑一个狼毫无悬念,但为什么人们崇尚狼性,因为狼可以合作..狼可以...这太复杂了,不如崇尚狮子。老虎,直接单独秒杀犀牛,河马,鳄鱼,大象,难道不更猛吗?确实更猛,但是其它人的地位就没了,如今人们希望的是“大家一起来”,一定要给普通人留空间,就算是舔一口血也好。这也许就是华为文化奠基的原因吧。
        不管怎样,我还是要说:
        狼性文化是弱者文化,狼不是什么伟大的动物,相比之下,无论从力量,合作方面看猫科更成功;

        华为也根本用不着那些真正掌握高科技技能的人,华为只会把金子变成铁,然后被抛弃;

        华为的技术要求比一般公司差多了,只要你会编码hello world即可,那些傅立叶变换之类的,他们自己也不懂;

        华为裁撤人员,并且裁到了你,那是你们自愿的,谁让你们当初被华为忽悠,且自己不争气;
        狼性文化不是符号文化,老大是要上阵杀敌的,可是老大上阵杀敌了吗?老大只是个符号,然而狼不需要符号。
...
华为裁员,不管是真是假我都要说这是正常行为,为什么呢?
        第一,任何人都是精英,任何人都不是精英,都会编码,都是码农;
        第二,你必须要为后来者腾地方,你必须要学点别的;
        第三,这是正常现象,200年间已经两三次了,要习惯;
        第四,要有独立的思想,不要被洗脑,这样什么你都清晰了。
        本文最后,回答一个问题,什么是钱?钱多意味着什么?仅仅意味着你可以在吃饱喝足之后想点别的,如果你一直都在想别的,说明你不缺钱,继续下去,像我一样即可。

次日最新补充:
昨天写完了这篇之后,跟家人吵了一架,认为我的看法太极端不能让人认同。其实我老婆的观点基本上也是大多数看官的观点,也即正确的观点。我一再强调要独立思考,所以我是无所谓对与错的,仅仅只是表达。理性也好,感性也罢,这只不过是后来人的分类而已,其实没有这些区分。
        写这个补充,是想澄清一些细节。
        前几天,我发了一篇“希望美国来拍《大秦帝国》...以展现史诗级的震撼”,我老婆在日本的弟弟说中国没有史诗这个概念,因为中国没有游吟诗人...猛一看,我十分认同,这样的回答也显得很有文化,如果再说点荷马笔下的特洛伊战争就更好了,更显得有文化了。我直接回复到:中国是有游吟诗人的...其实我是比较喜欢这个弟弟的,他一向思维比较独立,善于从不同的角度去分析一些看起来显然的事情,于是,就着这个事情,我思考了很久关于中国游吟诗人以及中国为什么没有留下史诗。
        然而讨论中国有没有史诗有意义吗?我觉得没有意义,因为史诗这个词本来就是西方发明的,讨论中国为什么没有史诗等同于讨论欧洲为什么没有唐诗...
        我一直都不认为懂得多就算有文化,看过万卷书不独立思考不算有文化。读书是很容易的,学会一样技能也很容易,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只要是大学里设置的课程,随便一个人都是可以学会的,区别在于学习的方法。有些人喜欢不停的读啊背,学啊学,出口就是各种专业术语,天文地理,上天入地,我是极其不赞同这种学习方法的,按照结果来看,这个人可能给人的印象是学富五车,但实际上就是一机器人。
        映射到编程,很多人认为看过Linux内核源码,精通协议栈的实现就是很牛逼,但实际上跟那些背名词的文科生一样。按我的学习方法,碰到一个要用代码实现的机制时,我一般都会在不看源码的前提下先自己按照自己的想法写一个简陋版的实现,然后再去对一下现成的源码,看看跟我想的有什么不同,如果有不同,就查各种资料撸清楚作者的思路为什么跟我的不同。我是坚决不会直接看源码的。
        我在文中表达的意思并不是一棒子抡死所有程序员,我只是在表达我对一种现实的不满。今天早上,在跟人讨论的时候,我想到了一个绝好的比喻,程序员其实非常类似厨师,这只是一个工种,而且上手是非常简单的,真的毫无难度,蓝翔有厨师专业,为什么不能替代各个大学,还大学以真实呢?
        然而,另一个方面,厨师里有超级厉害的大厨,这个美食行当里还会有美食家,这就是不是蓝翔厨师学校可以培养的了。蓝翔出来的厨师只能是做个普通的菜,天下第一等的菜是做不出来的,然而现在80%的菜不就是普通的菜吗?
        IT是一个行业,程序员是一个职业,然而我觉得大学本来就不该以为一个行业输出从业者为目标,就不该以就业为导向。也许你会说压力大,为了赚钱。但是为了赚钱非要去上大学吗?我的观点还是那样,如果仅仅就是想学会编程,与其去大学里计算机专业混4年,不如去蓝翔,上手快,效果说不定更好。你会反对我说培训机构或者技校不教高数,不教数理统计,但是你在平时工作中用那些了吗?如果说学那些基础学科仅仅是为了装逼证明自己学过,那真的不如不学。我能背下来罗马共和国晚期的大事年表,为什么要背那些,要么是为了显得我知识丰富,有文化,要么是我根本就没有可以去背,看得多了自然而然就记住了。我明显是后者。对于前者,我觉得其实任何人只要花点时间,都能背下来,有意义吗?毫无意义!其实这也是大学历史系里的问题。
        任何行业,当其成熟了之后,从业者的素质真的就Low了,这也是工业化的必然,从业者被分为一个个工种,每一个工种从事基本上单调重复的工作。再次回到工业革命,在17,18世纪的时候,任何机械领域的人都是大牛,他们也都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到了19世纪,这方面的大牛并没有增多,其实也没必要增加,增加的是大量工厂里的工人,这些工人根本就不需要掌握任何原理性的东西就能上工。到了20世纪,IT产业化几乎完全复制了工业化的过程,20世纪60,70年代的大牛和21世纪的大牛数量差不多,然而从业者却越来越多。程序员作为一个工种,和工业革命事情的工人有本质区别吗?如果说一个工种的所有从业人员都需要大学来输出,我觉得这已经出问题了。

        还需要澄清的关于“IT也比其它行业简单”这个观点。我这里措辞不对,应该是作为工种的程序员比其它行业的很多工作简单,而不该说整个行业。因为目前IT也几乎是少有的几个需要超大规模从业人员的行业,曾经还包括制造业。上个世纪80年代的中国城市,早上几乎都会出现自行车洪流,大家都去哪呢?是去上班,而且80%都是去工厂上班。我爸妈都是工厂里的工人,现如今,这个工人大军即将被IT从业人员替代。几乎任何一个行业几乎都在IT化,如果IT行业的工作都是如此之难,那是不合理的,即便那样,一定会有人站出来把流程简单化,编程如果是如此之难,那就一定会有人将这件事变简单。现在的程序员几乎不用再熟悉底层的原理,不懂CPU工作的机制,不懂内存是如何分配的,这也是事实。大规模的事情最终一定要简单化,自动化。然而从上个世纪到现在,医生的工作却没有变简单,因为医生从来都没有成为大规模的从业人群。我再举个例子,在司机没有规模化的时候,每一个司机都是动力专家,至少对自己车很懂,如今几乎人人都有了驾照,还是那样吗?最终的司机难道不是按一个按钮就能走吗?底下的东西并没有变简单,只是界面简单了,界面简化是为了让大规模的人可以熟练操作。同样的道理,如今CPU并没有变简单,相反越来越复杂了,可是程序员的工作却变简单了,大量简单易用的框架,接口被开发出来让事情越来越简单,总之,大部分的人都在做足够简单的事。我记得小时候去我妈厂里的时候,车间里的工人基本上都是在做很简单的事,一般会有一两个公共的技术专家,普通工人搞不定的事情,专家就要出面了,专家的人数比较少,因为一般情况用不到他们。程序员的工作也同样,大部分人完成工作并不需要太复杂的工作。

        最后,澄清一下我家宠物狗的事,它叫嘟嘟,我是很喜欢动物的,并没有像文字中写的那般踢打虐待嘟嘟,我只是过于把嘟嘟拟人化了,我讨厌的是犬科那种卑微,所以我内心是比较“看不起”嘟嘟的,有时候我会骂一句“滚蛋”,跺一下脚吓走它,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喜欢它。


关于正文和评论:

没想到,周六早上发了一篇文章引发了这么激烈的评论。不管怎样,我还是想先道歉,言辞过于极端,以偏概全,鄙视犬科动物,这些即便在人文主义的视角也是错的,错了就是错了,不做解释,只道歉,怨气太重带来了太多负能量,对不起!
        昨天下班后,仔细回顾了一下自己写的所有的这些文章,评论数量排前三的竟然是三篇吐槽文:《搞IT的到底怎么了》,本文以及《令人作呕的OpenSSL》,这让人不得不重新审视博客的意义。
        其实,写了那么多的技术散文,可能内中有细节是错的,可能写的不直观,也可能太罗嗦,这些都是问题,但没有人指出来,也没有人一起来讨论,当然还是很感谢很多很热心的网友,事后我们也互加了QQ,微信,也有很多邮件交流,我也从中得到了很多新思路,在此表示感谢。但是从访问量(当然我知道会有爬虫)上看,大多数人不会留下任何的吐槽。但对于这些本身就是吐槽文的文章,评论却纷至沓来。其实,吐槽的门槛是很低的,有人发一篇文章,然后引来一大群反对或者赞成,好像很激烈很理性,其实大家都一样处在一个比较Low的水平。
        我是说华为的人不懂傅立叶变换,这肯定是错误的,但马上就有人反对说华为是搞通信的,不懂傅立叶变换简直是开玩笑。其实这也是错的,华为的难道所有人都是搞通信的吗?再者,搞通信的就一定要懂傅立叶变换吗?其实我们大家都是以偏概全。有些话当然是很中肯的,985,211在总体上肯定优于普本,大专,技校,这是绝对的,但是我的错误在于拿出了极端的例子来阐释985,211没有意义,比如说华为用工标准低,好像意思是说985,211一定要去搞理论物理,对撞机,一定要搞基因工程,而不是去华为这么Low的企业一样。但反对者同样也是用极端的例子来反驳,说什么人工智能,神经网络...这就是田忌赛马的手段,这在当代竞争环境是要被禁止的,其实,不管是搞对撞机的,和搞人工智能算法的,都是少数,更多的都是重复做着昨天的事情,不知哪位网友说的这句非常中肯。
        唉...
        如果有如此大规模的评论者利用周一上班第一天能集中在一起,我们一起讨论一下Google bbr算法,实现一个nftables的前端,或者一起设计一个我一直都梦寐以求的Linux NAT新框架,难道意义不是更大些吗?反正码那么长的评论其实一点也不比写代码看文档轻松,而且还影响工作。其实,如果不是背后立有对网络技术,Linux内核协议栈,Netfilter框架,VPN技术以及我所谓的“文化”有深刻的理解和掌握,我是不敢发一篇这样的文章的。正如有人说的,难者不会,会者不难,但以上这些点或面绝对要比写一个字符串逆序更加困难,至少在大多数人看来是这样。
        我所遗憾的是,很多人对技术本身的钻研热情已经让位给了更加宽泛的对体制评价的热情。对待技术,我们缺乏一种犬科动物的风格,而犬科动物虽然在PK上处于劣势,但其优势正是体现在个体或者群体的钻研和努力上,这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价值,而不是为了跟人PK。一项技术,我自己学会我高兴,我有成就感,仅此而已,如果能利用它赚点钱,那就更好了。
        最后,对于技术本身,可能论坛或者知乎更能体现互动性,博客本身就是一个发表自己观点然后分两派大家一起吐槽的地方,也确实不适合技术讨论。但不管怎样,所写的那些带有感情色彩的技术散文(比如我对TCP的不满,我对OpenSSL的不满,对Netfilter的酷爱等)就当做技术笔记吧,也欢迎一起来探讨。虽然这些领域有点小众,很多人并不关注,但是哪怕有人说一句“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毫无条理...”,我也会倍感欣慰。

        记住,我们是搞技术的,改变不了体制,也最好不要去评价体制,只能提升自己的技术水平,否则,毫不客气的说,你就是那种将要退休的人。如果谁能看出这篇文章的哀IT人之不幸,怒IT人之不争这层含义,我愿意与你做朋友。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私密
私密原因:
请选择设置私密原因
  • 广告
  • 抄袭
  • 版权
  • 政治
  • 色情
  • 无意义
  • 其他
其他原因:
120
出错啦
系统繁忙,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