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程序员65

绝影的话一出口,陈董的心猛地震了一下,但陈董就是陈董,很快他就让自己平静下来,虽然语气中还是透着一丝难以察觉的不安:“嗯。说说吧,什么原因?”

绝影没有回答他的正面问题,继续说道:“我知道在这个时候跟你提这个是很不合适的,本来想这个CASE做完了再提,但这次我是很认真地考虑过,正因为很认真,所以我还是先提出来,以便公司安排交接,也是对公司负责。我也知道,这句话一出口,我们之间很多东西都会发生变化了。”

陈董盯着绝影,摇摇头:“不!你说,是什么原因,如果我能满足,我希望你能收回你刚才的话,我可以当做没有听见。你应该知道,我和周总处理问题向来是对事不对人。”

绝影也盯着陈董,摇摇头:“对我来说,离开公司是个很大的事情,我不想以此来要挟公司什么,你知道我不是那种人。其实原因是很复杂的。我想简单地说三点:一,我觉得很累。半年来,我不断地出差,做CASE,写程序,公司人手一直不够,这个问题从年初说到现在,已经年底了,你跟我承诺过很多次,一定要在什么什么时候解决人手问题,可现在还是没有任何起色。现在CASE越来越大,真的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做完的。二,坦白说,我觉得待遇低了。我想在2008年结婚,结婚大概需要10万,可是我觉得我在公司干到2008年也挣不到这么多钱。在四川不说了,就说到北京吧,把什么都算下来,这个月应该有3000,你总说,咱们不跟别人比,就跟小刘比,可小刘在北京的工资就是6000多,根本没法和他比。三,在公司干了这么多年,自己提高了不少,这点,我要谢谢公司。从最开始做KIPACS装工作站到后面的体检车,RISHIS,算是‘系统’了。可是为什么公司你当初给我们描绘的蓝图还没有事先呢?公司为什么还是小公司呢?你当初说的什么股份阿说实话我没想,因为这是不现实的,我自己知道。但我在进步,我也希望公司进步,希望公司越来越大,自己才有更好的发展。如果公司做不上来,我只能另外找更好的出路。”

绝影把一二三列出来,这时候陈董觉得他肯定是认真想过,整理过思路的,所以,他提出辞职,一定是认真的决定,绝对不会是以次来要挟公司提高待遇。他思考了一会说:“你说得对,你辞职,这对你对公司都是个大事情。现在公司的股东多了,技术经理辞职这么大个事情我一个人也说不上话,我们还要开个会好好研究一下。你提的三个问题,我可以先简单答复一下:一,你要是觉得累,我以后可以尽量不安排你长期出差,这是我能够履行的承诺。二,这次的情况比较特殊,虽然小刘工资高,但他毕竟是长期在北京,我们只是临时过来,而且我们还管着住。三,公司会发展的,也许就在这个CASE以后。小绝啊,你想想,从你刚来公司,我们就在种这颗树,现在眼看他就要开花结果了,你却要离开,你不觉得这是很大的损失吗?”

听了这席话,绝影觉得很想笑。几年了,承诺他听得多了。说BOSS Liu是长期在北京,说我们还管住,以次来反驳他待遇低的问题,有意义吗?你找这样的借口,还不如不找借口,还不如说:“是的,我们的待遇的确比小刘他们低。这是因为什么什么什么。”这样说,哪怕你不提高待遇,至少别人听来,会觉得很真实,很诚恳。现在,连这些真实和诚恳都没有了。

两人说话间,绝影一直站着,这时候,他一边踱着步,一边说:“当然,我说的是‘想’离开公司。最后的决定,我会等你们开完会,不过,我希望时间不会很长。按照进度,这个CASE会在1231号验收,你给我们的承诺也是11号回去,我想,就在11号再谈吧。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对CASE不负责任,这件事,我向你保证,不会影响到CASE的进度。”

陈董也站起来,说:“我相信你。这件事,其他人知道吗?你跟周总说过吗?”

“其他人不知道。我想明天跟周总说。因为他是经理,负责着人事,所以我觉得他有必要先知道。”

“答应我,这事先不要给周总和其他说,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为什么?我觉得周总有必要知道。”

“你知道吗?这个时候,你提出辞职意味着什么?是对整个公司士气的巨大打击。所以请你先不要跟周总说,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绝影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目送着陈董离开。

话说出口,绝影觉得心情好了很多。以后的时间,他和陈董还是经常见面,两个人都做出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

Bug Yang留下的代码看来又需要全部重写,否则他一定又会边修改边骂,骂了别人,自己心情还弄得很糟糕,与其如此,还不如自己全部重写,就算代码写糟了,该骂的也是自己。

以前Bug Yang在的时候,因为自己也很忙,所以没怎么去看,现在他走了,那部分就必须要人来做,其他人的事情都排得满满的,又得绝影来,他不上,就没人上了。

这时候才能认真看,看了后气就不打一处来。写代码,就像写自己的思想。世界上有这么多人,可以说没有两个人的思想是一样的,如果说大方向一致比如说都信仰还算好,稍微修修补补,勉强也能统一,如果连大方向都打不着边,一个信耶苏一个信穆斯林那就麻烦了,那冲突爆发起来就像美国打伊拉克一样火爆。

陈董问:“怎么做?”

绝影答:“全部重写。”

“可是时间不够阿。”

“可是如果不全部重写,以后花在维护上的时间会更多,与其交上去验收又被发回来,还不如拼一拼。”

陈董想了一会,点点头:“能不能先想想办法,现在我只要能验收。”

“没其他办法。让我做吧,我会按时完成。”

陈董又想了一会,点点头:“那就辛苦你了。”

开发和市场就是这样不协调。现在很多人,看了市场流行的软件或者行业软件,大都会鄙夷地说:“就这么个软件,居然会这么畅销。这东西我也能做,认真一点,还会比它做得好。”

你当然能比它做得好,问题是,做出来了,你能像它一样进入市场吗?

所以在陈董来看,一个CASE,只要能够卖出去,能够通过验收,在商业上讲它就是成功的。效果都是一样,与其花大力气去做得非常精制比如节约点时间尽量过关。时间就是金钱呐,有了时间,这个CASE做完,我还能再接一个CASE

可绝影想的又和他不一样。什么是“商业价值”?他懂不起。在他看来,一个产品卖出去一份和卖出去一万份没什么差别。哪怕只卖出去一份,客户对它的评价是好的,那么就是100%的成功,同样的,即使卖出去一万份,却没有一个客户来肯定它,这就是100%的失败。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绝影是当仁不让。

这样对陈董说,绝影当然知道又要累了,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事情总要得有人去做,现在我在公司,这个人就是我,明明自己累得要死,还尽把活往自己身上揽,这不是自己虐待自己吗?

可自己居然还虐待得很开心。

情况还是和以前差不多,还是几乎没有“精神生活”,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坐在电脑面前,睡得也越来越晚,最初是一两点睡,后来是三点四点,到最后,干脆等吃了早饭再睡。绝影不睡觉,其他员工就不好意思,没事找事也得挨到他睡觉的时间。

绝影也看出一点端倪,走到他们房间说:“大家做完了就先睡吧,还是要注意休息,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讲这话,绝影是发自真心的,可他们却更加诚惶诚恐,立刻关掉游戏电影,当着绝影的面又打开VC

绝影想继续跟他们解释,可越解释越没用,越解释他们越当真,绝影马上想起土匪:土匪挖空心思去追一个MM,奈何人家MM就是对他不感冒。但凡追求一个MM,要是人家一开始就不感冒,建议还是不要追了,你越追得紧,人家越不感冒,人人都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土匪不知道。有一天,土匪终于兴高采烈跑回来大呼:“有进展了。今天,她终于对我说了。”

“说了什么?”寝室的人正准备暗暗佩服他。

“她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对你说不。’”

真是大煞风景!全寝室的人都知道这话的意思。可是土匪不知道,他说:“下次她一定会对我说‘是’!”

结果,四年大学土匪还是没有等到这个“是”。

想到土匪,让绝影又想起了大学时疯狂的那段时间,也是几乎天天晚上通宵,不同的是那时候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并且没有一分钱收入,现在也做着自己喜欢的事,还拿着工资;那时候有燕儿陪在自己身边,有时候还得骗骗她,先假装跟她一起睡,等她睡着了,再偷偷爬起来打开电脑――千万不能开灯,现在呢?只有一张空床等着自己,那床很大,睡上去也很舒服,可每当绝影躺上去,总觉得那是张巨大的口,随时会吞噬他。

天天独守空床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明明有女朋友,或者有老婆,却要天天独守空床。

1231号,绝影很自信地在医院和政府部门领导的注视下向大家演示了软件,陈董和周总心里还是有点虚,生怕出了什么问题当场下不了台,平时都没什么,关键这次是领导在场。

所以有一得也有一失,商业上的东西,你可以偷工减料节约时间创造更大的利润,但是你拿着产品面对客户怎么办?你心里就是虚,因为你没底,从很大程度上来说这就是赌一把,赌这次运行会不会有问题。

可是绝影不一样。产品拿在手里,他有100%的信心。就像做毕业设计。快答辩的时候,很多人紧张得不得了,一边背着论文,一边祈祷着答辩老师千万不要问这个问题,千万不要问那个问题。而另一部分人又恰恰相反,反而期待着老师问这问题问那问题――平时做的都无所谓,这关键时刻,才是展现自己的时候!

验收完毕,陈董如释重负,他把绝影叫到阳台上说:“小绝阿,真没让我们失望过阿。这次真是太辛苦你了。一个人做了两个人的工作,说实话,让你做的时候我心里都没底。”

绝影做出一副轻松地样子微笑了一下,说:“当然,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

陈董听出他话中有话,再想不到其他什么好说的,连忙从钱包里掏出一大叠钱,数了半天,递给绝影说:“这是7000块钱,小杨走了,你做了他的工作,按道理他的工资也应该你拿,剩下的是这两个多月的开发奖金,虽然产品还没投入到使用,但商业归商业,开发归开发,你们辛苦了两个月,先把这部分奖金拿了,剩下的奖金等产品投入使用咱们再发。”

绝影接过钱,7000块,拿在手里沉甸甸的,这是他一次从陈董手里接过的最多的工资,以前第一次拿到100块,很兴奋,第一次拿到500块,很兴奋,第一次拿到1000块,很兴奋,可这次,他没有一点兴奋,他把钱揣起来,没对陈董说谢谢,因为他觉得,这是他应该拿的。

11日,绝影、陈董和他的司机做在一家餐厅里。这餐厅绝影很熟悉,来北京两次,陈董都是在这里请他们吃第一顿饭。今天他们来得比较早,人很少,三个人拣了张靠窗的位置坐下来,陈董要了杯茶,绝影要了杯咖啡。

气氛看看起来有点紧张,僵持了好半天,绝影先开口了:“陈董,我决定离开公司。”
阅读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