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DAN

她是我的高中同学,因为高三分班就到了同一个班上。

她是个很文静的女孩子,笑起来特别可爱,看着她笑无论你有什么烦心事都会马上觉着开心,在我心里她是漂亮的,是我喜欢的那类女孩子。

我已记不起第一次和她说话是什么时候,但是是开心的,说完几句大家会有一些沉默,好像找不到话题了,似乎那个时候除了学习其他讨论的较少,特别又是和异性同学说话,我也不是善言辞的,甚至大家都还略带着些羞涩。

渐渐的我似乎对她有一些好感了,上课时总会想朝她坐着的地方望去,而她有时也会往我这边看,脸上带着微笑。每天学校早操时总是希望老天爷不要下雨,就是为了能看到她,只要有一天不见便觉着心里空空的,虽然不像恋人那般难舍难分,但心中总会想着她。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高考,我考上了一所普通的大学,她没有考上。有一天我在学校收到了她寄给我的信,看着信封上她的名字我真的好兴奋,小心翼翼地拆开信封,取出那放在手心里都怕融化了的信纸,逐字逐句地看了至少四、五遍,生怕自己遗漏掉了什么重要信息,然后才肯作罢。她告诉我她在读补习班,然后问了下我的情况,字里行间透露着对我的关心。我飞快的去买了信纸、信封和邮票,我准备第一次写信了,而且是写给她。坐在宿舍的书桌旁,拿着笔,铺平了信纸,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手似乎还有些颤抖,我不知该如何下笔,每字每句都要仔细斟酌的,我想着,大约这封信断断续续写了几个小时才完成,信的内容到现在我几乎记不清楚了,我真的好想再看看。把信纸装进信封、涂好胶水、贴好邮票后满怀期待的将它寄出,过了三四天就会掐着手指算她是否收到了……那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因为有了她,因为心中的那份期待,还因为我们的心是在一起的,我确信,我对自己说,那是怎样的一种的幸福,这足以让我满足了。

我进入大学的第二年,她也进入了一所大学。那时学校的宿舍有电话,每次电话响起,我都会猜是不是她打过来的,而每当室友叫我过去接电话并且顽皮和略带起哄地说是个女生时,我的心就会怦怦直跳,心想肯定是她了。要是她快过生日了,我会提前几天把生日的祝福用信纸送出,以便她可以及时收到。到了她生日那天,我肯定要打个电话的,一般会在晚上,我不知道说什么,所以打电话前会用一张纸条写下一些我想说的话题,生怕和她通话时遇到彼此都沉默的尴尬,觉得准备得差不多了,拿起电话,就像面对人生的某一个重大事件而又需要马上作出决定那样,深吸一口气拨打那个熟悉的号码。

在读大学的一个寒假,有一些高中的同学聚会,那时的聚会一般就是成群结队地轮流跑到同学家里玩,今天我是客人,明天就是主人。有一天去到一个同学家后准备散了各自回家,我们一大群走在路上准备去坐车,我跟一个亲戚聊了几句就走得靠后了,她看到我在后面,就走慢了些,等着我一起,我们两个和前面的同学大约有几十米的距离,我们开始聊开,她说到她家里的情况,怎么样从乡下搬到镇上然后做了房子的,聊她的亲戚朋友哪些好哪些不好,我也跟她聊我家的情况和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当时觉得真的很开心,真的好希望时间就那样停住啊!后来车到站了,那里离她家很近,中途有些同学也陆陆续续下车了,我也准备回家了,但是另外几个同学让我那天不要回家了,回去也没什么事,不如再玩多一天,她也想我那天别走,那一晚我就和另一个男同学留宿在她家里。第二天我们一起打扑克牌,然后我接到家里电话说有同学去我家了,我不得不走了,回到家接待同学后,不知为什么我特别想念她,那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整个人像丢了魂似的,恨不得马上回到她身边。

大学毕业后,我去到了离她很远的城市工作了。开始的一段时间我一个人感到很孤独,总是想着她,会给她写信,但那以后很少收到她的回信了。我有些失落,每天看着她以前寄给我的相片,或者拿出她以前写给我的信,看到很晚才睡。那一年她快过生日的时候,我翻出公司的一台旧彩色打印机,并找到了一些高光相纸,打印了一张我自己设计的生日贺卡,那上面有她的照片,还有我的照片,我的本意是想表达祝福和思念,可是我的设计水平太差,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欢了。

大概过了一年半的时间,我到另一个城市的一家婚纱摄像机构工作了,她也毕业了,这时我和她联系得更少了,我也不知道她的地址,没有办法写信了。每天晚上我总会看一会儿她的相片。我后来问到了她家里的电话号码,那一年的春节我终于鼓起勇气往她家打电话了,接到我的电话她似乎并没有特别的高兴,她问我有没有女朋友了,当时心里一惊,我说没有啊,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我心里除了她还能有谁呢?是否因为我们很长一段时间没联系,她以为我把她给忘了?最后我们就约好那年的三月份我去她所在的城市见面。

一想到很快就要见到她,我满心的欢喜,之前的不快与失落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虽然她多次说不让我买礼物,说我才毕业两年多,应该节省些,我听了很感动,但我还是觉着不能空手见面的,想要给她个惊喜,我想过买情侣版的手机,或是一条裙子,或是能表达我情意的小饰品。后来我一个大学兄弟建议我买条项链,我考虑了下就买了,心想又不是送结婚戒指,她肯定会收下的。我去理发店染了个头发,当时不知怎想的,可能是因为身边很多同事都是那样的,做婚纱摄像这种时尚行业的似乎行为都前卫些,可是后来想其实并不适合自己,不伦不类的,给人印象不好。

快到那年的三月底时我准备出发了,一来去看她,二来那年我第一次没有在家过春节,也要回家看下父母亲的。一切准备就绪后我坐上了去她所在城市的列车,内心既兴奋又紧张,这时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归心似箭了,一路上想像着和她见面时的场景,似乎看到了给她戴项链的画面……我的手机一直开着,总希望她会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问我到哪里了,这都会让我高兴好一阵子的,可是一直没有。第二天早晨快到站的时候,我的电话也依然没有任何动静,心里稍稍有些失望。我下车后打电话告诉她我到了,她说会过来接我,于是我趁这个时间在附近买玫瑰花,找了一大圈终于找到了。过了一阵她也来了,我很高兴,把花送给她,那是我第一次给女孩子送玫瑰花,她笑了笑,感觉没有我想像的那样高兴,然后一起去吃早餐,吃完后,不知怎的,我选择了在那个时候把项链拿出来送给她,可能是我太急于表达自己的思念之情了,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她不肯接受,说我们还没有到那个程度,这一句话使我当时就傻眼了,像被人当头棒喝,脑袋几乎蒙了,要炸了,我不知道在那种状态下随后又说了什么荒唐话,总之她是不肯接受了,她的拒绝使我感觉瞬间从天堂坠入地狱,我稍微回过神来,很难过,但是知道此时多说也无用。随后我们来到城市的一个广场,那里很漂亮,坐了很大一阵,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我内心在煎熬着,根本没有心情欣赏周边的风景。后来去到她妹妹上大学的地方,她妹妹和其男友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中午我比较困在那里睡了一觉。下午的时候,她和她妹妹还有我三个一起到外面吃饭,我试图让自己高兴起来,可是只能脸上挤出些笑容,内心是高兴不起来的。晚上她妹妹的男友下课回来了,我们四个一起到外面逛街,看到她妹妹和男友亲密地手牵着手走在前面,而我和她傻呆呆地各自走在后面,想到白天的事情,我真恨不得马上消失。

晚上和她妹妹的男友睡在那间租住的房子里,那一晚我不知道是怎样睡着的。

第二天早晨起来后我也一直发呆,她还没有过来,我想离开,甚至拿出了纸条和笔准备给她留言后就回家。当时在想我们的这段感情是不是要结束了,曾经那样自信地认为她是喜欢我的,而且只有我一个;曾经那样地确信我是对她最好的,不会有其他人更关心她、懂她、喜欢她了,虽然我没有当面向她表白过。可是眼前的一切已使我对这些没有了信心,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的,我真的失败得体无完肤,甚至骂自己就是个十足的小丑、自作多情的白痴,特别是后来当听到别人说她真正喜欢的不是我时,我更笑自己的天真、无用和自以为是,真的,我没有怪任何人,甚至对她没有一丝的怨言,只是觉得内心很痛苦。

正当我准备写纸条时,她过来了,或许她是想让我早上多休息会吧,吃过早餐,她说她妈妈也过来了,后来我见到了她妈妈,阿姨看起来比以前显老了许多,岁月不饶人,我心里也觉得挺酸的。我们一起去逛街,买了些东西,快到下午时她妹妹及男友送她妈妈坐车回老家,我也准备回家了。她送我到车站,送别时我也不记得说过什么了,她说过段时间她还有几天假,如果我假期允许的话可以去看她,当时想要拥抱她一下,但已没有勇气。

回到家后,我打过一次电话给她,说公司有事我要直接去上班了,不去看她了,让她自己多保重,这话听起来似乎意味着我们以后各走各的路了,虽然我没打算这样,心里也很难过,可又能怎样呢,我已看不到希望……

回到工作单位后我的手机被盗了,又换了号码,那年她过生日那天,我发了短信到她妹妹手机上,希望她转达我对她的祝福,这是最后一次的联系了。

几年后的一天,大学同学相约在原来的学校聚会,晚上吃完饭后去唱歌,那天喝了些酒,当听到那首《漂洋过海来看你》时,不知怎的,我突然就想起了她,而且是非常非常的想念,想起了她的笑容,想起了她写给我的信,想起了她的全部,自己在一个角落里不停地念着她的名字,我不知怎的竟然拨打了她以前留给我的一个电话号码,当时我全然不知已经过去很多年了,那边回应说没有这个人,我反复打了几次确认,那边说确实没有我要找的人,让我别再打了,我后来知道那是个大学学生宿舍的号码。那一晚我醉得很厉害。

回想起这段往事,都怪我自尊心太强,容不得别人拒绝我,我也并不真正懂她,对她的关心不够,两人相隔异地,沟通得太少,很多事情我都是想当然的以为她会懂、会明白。就像那首《迟来的爱》里的歌词:“你应该会明白我的爱,虽然我从未向你坦白,多年以来默默对你深切的关怀,为什么你还不能明白……”。

十多年过去了,只曾在梦中见过她:我们还在同样的教室里,我朝她坐着的地方望去,她回过头来,还是那样可爱的笑容……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