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3.30 晚笔

邓立: 展信悦! 这三个字延用至今。据说是鲁迅给许广平的情书中开头的那三个字。如今,已成了我的习惯与开头。 决定开始给你写这封漫长的信。不知何时它才完结。Whatever,它终会结束的。 昨晚心里并无多大希望。能看到日出。早晨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脸颊还遗留着泪痕。 没有去上次我们等待日出的地方,只是到了一块人聚集的地方。我想又那么多人期盼着,老天爷多少会给点面子吧。去年那张星辰的照片还在我的电脑里。我拍了它,发觉它有点奇怪,兴奋地拿给你看,你只是说“什么呀”。是啊,从那时起,也许在这之前很早,你就已是如此话少沉默的样子。 那时常说,别看我们现在多平淡做着多么重复无趣的事,将来都会是很美的一种回忆的。 真的如此。以为很多都忘却了,可是这几天渐渐地,越来越多的过去的片段涌进脑海,有时塞得快要不能呼吸。却怎么也无法让自己摆脱,只好一次又一次地陷入记忆的深渊。 安静地等待日出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那天我们并排坐着,没什么言语交流,偶尔对望,微笑,因冷而微微颤抖的情景。 最后终于看到了日出。我以为我会很激动的,因为这一刻迟到了半年,我盼了太久。可是,那刻我真的初奇地平静。没有照相,没有欢呼,站了几秒,凝望了几秒那片云海,回头,转身,离开。 俗话说,伤心地终不宜久留。 我算是完成了心愿,踏上了回程的火车。 也没有刻意去找回我一个人呆过的那家旅馆。因为不再有你的那件衣服的陪伴。你不会再在中午将过时,发消息告诉我:把我那些东西吃了吧”。 火车很颠,几乎没有合眼,也不可能合上眼。我伸开了自己的一只手,腾在空中。对床的人不解地望着我。可最终没有问我什么。呵,如果他问我了,然后他又是个很好的聆听者的话,那么今晚我们俩都不用睡了,我会开始跟他讲那个黄山的故事。 也许很多fairy tale开始只是story, 时间给它们镀上了一层神秘色彩,变得越模糊,越不可捉摸,也九越令人倾心。 不知是否有一天,我们的story也会变成fairy tale。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照片
个人分类: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