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教授写给被开除的中国学生的一封信!令人深思!


转载 2017年07月28日 10:55:46
  • 294

XX同学:

接到你要求“保留学籍”的上诉被研究生院董事会驳回的消息,我想告诉你:这是你的失败,也是我的失败。你很难过,我也很难过。一个教授,一辈子培养不了多少研究生。你祟拜的Y教授,刚去世,他一辈子也就培养了九个“东西方比较哲学”的研究生。我创建的C大“东西方比较研究”,从第一个研究生到最后一个研究生,一共十一个。你是第十一个。现在,第十一没有了。因为项目停了,以后也不会再有。在美国,或在C 大,遍地都是西方文化,加开一点中国文化研究项目,很不容易,全是教授自愿作出的无偿贡献。所有的研究生,都是教授的作品。我用同一个标准要求所有的研究生,我希望每一个作品都是杰出作品。你被取消学籍,第十一个作品报废。你没达到标准,是我和你的共同失败。

你想到的是:你的前途中断了。这是不对的。你的前途依然有无限多的选择。你可以从商,在网上办你的杂文网站,或回中国办公司,再换一个能收你的项目学习,等等。我希望你在别的行业和地方能有成就。如果,你下了决心要在学术界做学问,我下面写的东西,是给你的临别礼物。如果你不想做学问了,下面的话,你根本不用看。世界上路很多,不一定要做学问,做个好人,就值了人生。你可以就看到这句为止:“你当个好人,我祝你好运。”

如果你往下看了,那我假设你想知道为什么你刚开始往“做学问”这条路上走,就失败了的原因。如果,你还想走做学问的路,下面的话会对你有用。我对你直话直说。

事实上,我从来没有跟你绕过弯子,也没有改变过对你的要求。你失败的原因,有些是你自己的责任,有些是那些把你教成这种样子的教育模式和社会环境的责任,有些是我的责任。

先讲我的责任。我的责任是:我不应该录取你。因为你想要的东西,我无法给你。

你想要的是到美国来见识一圈,和教授搞好关系,使一些点子,让教授按着你的设计,给你一些作业,你轻轻松松得到一个学位;再靠这个学位,说自己成为学者了,然后在中国或美国找个挣钱多又体面的工作。你说你将来想在大学当教授,你还对我说过不止一次,你必须得到这个学位。我懂这个学位对你的重要性。

但是,我能教给你的,是做人和做学问的基本原则,让你成为一个尊重知识、热爱真理的人。在学术领域,你必须不为任何利益撒谎,只说真话,且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负责任;你必须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去寻找未知,没有捷径可走;你还必须知道自己的局限和无知,把你个人的角度和判断低低地放在“公正”之下,这样,你才能开始做学问。要想从我这里得到学位,你必须达到这些标准,我不卖学位。我的知识可以无偿贡献给愿意跟着我一起寻找真理的学生,但不做交易。

这是我们之间的误区。我是在你选了我的两门课之后,才认识到我们之间的这个误区。这个误区,造成我们之间的所有冲突。我认识到,把你录取来,是我犯的错误,也是对你犯的错误,让你错误地计划了前景。

其次,讲你的责任。讲你的责任,其实是我对你的最后评价。或,是我给你的解释——为什么你不适合做学问。你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商人、公司老板或其他什么职业人士。搞学术,和经商或当清洁工,没有职业高下的不同,但明显有职业要求的不同。做学问,要有品格,最首要的是,得做人。我前面说的误区,与其说是学术上的,不如说是如何做人上的。你在C 大期间,做学问的技术,我时时刻刻在教你,那些技术都详细写在你的每一篇作业和论文上了。但是,关于做学问和做人的关系,我没跟你讲透彻。在谈你的责任时,我会讲这个问题。

因为你本科成绩不好,我亲自在北京对你面试后,才决定录取你。录取你,是我拍的板。当时,我对你的判断是:人很聪明。但是,那是一个错误判断,因为那个错误判断,我得分担你失败的责任。现在,我对你的评价是:你不聪敏,你没有一点儿做学问的人所必需的聪敏。这种聪敏就是苏格拉底说的“我知道我的无知”。

你一进校的时候,就认为在美国上大学很容易,你知道怎么能玩得转。你不停地显出你什么都懂;参加讨论,不懂的事,你也常常不懂装懂,胡说一通。上课,你原着不读,必读书不买,看一些网上第三手的书评、简介,就敢宣称:书读完,懂了。就敢狂加评论。你有种种理由认为你是对的,所以,你可以轻而易举地宣称,你懂了,你比同学教授都懂得快。你有你的机巧。但你的读书“机巧”我完全不看好,那是做生意的机巧,不是做学问的技术。我对你的判断是,在我的前三门课上,我要求的必读书,你不是没读,就是没读懂。你真正开始认真读的一本书,是我的第四门课“比较逻辑”上的《逻辑》。这本书,目前,你读懂了60%。这是你的进步。

我想告诉你:你这种很坏的学习方法,至少得为你的三个“C”和两个“I”,负一半责任。

用你那种学习方法做不了学问。你可以东找一点西找一点猎奇的信息,放到你的网站上,让大众读着玩(这是你的权利),就像旧时茶馆里说书的、传小道消息的人,目的就是吸引听众兴趣一样。这没什么不好,也是一种传媒方式。但这种方式绝不能用来做学问。做学问,不是猎奇,也不是快速地搜罗信息。做学问,是一点一点地积累,在他人工作的基础上,拨开前面让人看不清楚的杂草,细细地分析;用理性拷问自己,拷问先人;然后,向前小心翼翼地放一块小小的新石头,让后人踩着,不摔下来。这就是为什么维特根斯坦将能不能把思维说清楚看作是一个道德问题。你很爱说,也总是在说。但是,你很少能把问题说清楚。在做学问上,“凡你能说的,你说清楚;凡你不能说清楚的,留给沉默。”(维特根斯坦,Tractatus)在一知半解的时候,你胡说,那叫“扩散无知”,是害人、误导,是浪费别人生命。做学问的人,要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负责任。如果你不能,或不想负这个责任,你别走这条路。我不培养产品推销商(不会),也不培养哗众取宠的网络编辑(没能力)。

因为你学识基础很差,你得弥补这个致命缺陷,才能去做学问。学识基础差并不要紧,你从基础开始好好补,是能赶上去的。但是,你却用了一些奇怪的、与学者品格不相容的方法来掩饰你的致命弱点。第一个例子,你刚来的时候,和我谈话,动不动就扯出一些社会“名人”,这个,那个,你跟他们都认识。你说的这些“名人”,我半个也不认识,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把这些人的名字夹在你和我的谈话中。我也不想认识这些社会“名人”。如果他们有成就,我为他们高兴,但是,他们与你我都无关。你要做学问,好好跟我学,不必去追啥社会“名人”。学术不是社交,不是出名,是坐冷板凳。你做学问的目的,必须是对真理的热爱和对未知的好奇心。名不名与学者无关,得奖也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对学者来说,做学问本身,就是乐趣所在。想用社会“名人”来衬托你自己的地位,你要么是骗人,要么是骗自己,都是想掩饰你先天的不足,没有自信心。如果你不想用你自己的人格魅力赢得他人的信任,你也不能做学问。

再一个例子,就是你在XXX课上的抄袭问题。你可以跟我解释,从网上复制了东西,贴下来当作业交给我,不叫“抄袭”,是我“误解”了。事实上,我也没真报告你抄袭。你也用不着解释来解释去,说你不是存心要抄袭,怪我不理解。我理解或是不理解,其实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一,我没有报告这事件;二,不管我“误解”不“误解”,事实是你交来的作业,7%以上绝对与网上他人的东西一样,这就叫“抄袭”(按C大校规定义,7%以上雷同就叫“抄袭”)。这件事,是我坚决反对你想找捷径、借以掩盖你的基础差和没有治学能力的缺陷的开始。我就此警觉并反对你的走捷径,一直和你对抗到上周的最后一次考试。

对你第一次“抄袭”这事本身,我只希望你说一句话:“对不起,我再不这样做了。”然而,我得到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报怨:为什么我不理解你的解释——那不是“抄袭”。我没有报告你抄袭,甚至都没有取消你的奖学金,这是我所能做到的对你的最大保护,是给你改正机会。但,你要我接受“那不是抄袭”,这是你在指鹿为马,还公然要求你的教授跟着你一起自己骗自己,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可以赖掉一个错误,我可以不追究,但你同时也失掉了我对你的信任。如果,你还想做学问,你永远要有能力和勇气认识和承担自己的错误,不然,你不能做学问。

你自己要承担的责任,还包括你的人格分裂。这一点,不能全怪你,人格分裂是畸形教育的结果,这也是我最后要讲的你的社会背景的责任。你是我见过的最自相矛盾的学生。当我想到你的社会背景,我对你的人格分裂抱有同情。但是,我还得指出,这是病态。你应该尽快找心理学家帮助,治好这个毛病。做学问的人,必须里外一致,言行一致。

来源:网络

展开阅读全文

写给看不惯80后人的一封信

11-14

经常在网上,生活里看到很多人在批判80后的人,网络上,报纸上,能够看的见的传煤工具里到处充满了80后rnrn这两个字,有好也有坏,个别有勇气的人或者看不下去的人为80后说了几句好话,今天我就代表80后的人跟你rnrn们这些看不惯80后所做所为的人理论一下。rnrn 我是83年的,算的上是80后中的典型吧,我女朋友是79年的(可能她不认为吧),也经常对我说你就是个小rnrn孩,在加上大家对80后批判,我觉得我很有必要为80后的人说上几句话。rnrn 一代教育教育一代人,我在此先不批判中国的教育如何,但我们现在是走出学校,走进社会的群体,先不说rnrn我们80后的人怎样,先说工作吧。我是06年大学毕业的,专业是计算机,我现在在一家IT计算机公司做软件工程rnrn师,大家都说80后的人工作态度不好,不够端正,又这又那的,我想问一下,难道你们70年代,60年代的人还好rnrn吗,你们现在应该算是管理层的,个个拿着工资,看着报纸,每天有自己车上下班(对80后的有车比列),喝着茶的人rnrn难道还少吗,你们有什么权利来说80后的,难道管理层的就是管理这个,你们一天到晚话也说个不停,教训这个教rnrn训那个,你们说的那是屁话,你们当中有几个人是真正做事的,80后的工作态度怎么了,但我们有成绩,只要我们rnrn把你们需要的弄出来了不就完了,都说80后的人不稳定,跳槽率高,那是我们对自己有准备,积蓄自己的力量,社rnrn会在发展,房价在飚升,猪肉也在涨,你们70后的人轻松啊,到现在有土地有房子,有车的,赶上国家大好政策,rnrn按现在的比率,你们估计奋斗一辈子不吃不喝连个卫生间都买不到吧,(针对白领),80后现在什么都在涨,什么都rnrn在变,难道我们也和你们一样坐办公室吗,难道我们自己改变就适应社会的发展就那么令你们觉得是一种异类了rnrn吗。再说到为人,你们60,70年代的岁月我们都知道那是艰苦的一带,你们经历过国家的大发展,社会的大进步,rnrn也算是一步步走出来的,你们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却看着我们一大步的向前跑你们就又不爽了,老人总是教育年rnrn轻说,做人和走路一样,一步一个脚印,你们拼的是你们的血汗,我们拼的是我们的脑子,难道我们跑到码头,火rnrn车站,工地上抗个水泥带,拉几车砖头,赚上十几块钱难道这就是你们所看到的?,不,我们绝对不会,干上一天rnrn赚到钱的还吃不到一顿好吃的,体力消耗和食物的摄取都成不到比例,你们觉得这也算是赚钱了?不可否认我们是rnrn投机的一代,但我们时运好,碰上的这个世界就是机会,我们在寻找机会,但也在创造着机会,谁不希望在这个瞬rnrn息万变的社里抓住一个大好机会呢,我们学会了计算盈利,我们不是没有脑子,我们想问题看事情真的和你们不一rnrn样,这个社会在变,这个世界也在变,我们现在所处的社会正是你们所创造的,你们做一半的事情来让我们来接rnrn手,还说这我们这我们那的,做计算机编程的人都知道,维护别人的代码很困难,还不如重写,你们60,70年代的rnrn人自己创造这个世界,却又无力来改变这个世界,好了,我们长大了,我们来接你们的棒子,你们又在这说三道四rnrn的,你行的话你就来啊,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你们不行就往后站,人都是希望自己是不可替代的,你们都希望rnrn我们永远站在你们的身后?NO 你们做不到,中国有句古话,‘宁欺老,不欺幼’,你们希望我们是永远被你们管rnrn束的一代,我们的作风,行事和你们不同你们就出来批判,这跟大人教育小孩又什么不同,你们就是拿着一副大人rnrn教育小孩的口语来和我们对话,挡住历史车轮的也将倒在车轮之下,你们总是教育我们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rnrn该做,难道你们的经验永远是对的,也少拿经验来说事,你们的经验是发生你们当时的那个年代所获取的,难道你rnrn拿70年代的武器来打80年代的敌人吗?rnrn 70年代是务实的一代,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但我们80年带是创造奇迹的一代,从姚明,再到刘翔,我们创rnrn造奇迹,也梦想奇迹。你们的成就历史总归会给你们划上一笔,但新的历史还在创造着,再拿着老观念来看新事物rnrn总归是有不顺眼的地方但请你们记住,历史是留给年轻人来创造的,在这我也不否认有些80年代的人确实走的太过rnrn前沿,确实是一些行事做风不大如意,但不经历失败,又怎么会成功,你们摸爬滚打过来了,难道还不许我们吗,rnrn你们的一些经验我们是可以借鉴,但有些经验要亲身经历了我们才明白,而不是你们说一下就可以的,小学,再到rnrn中学,再到大学你们都在叫我们不要谈恋爱,为什么不要谈恋爱,总归是我们心志不成熟怕耽误了美好的青春时rnrn光,但我们没有恋爱过又怎么会懂的失恋的痛苦,没有痛苦又哪来的向上奋斗支持以远的动力,任何事物都是有两rnrn方面的,在任何时候你都有第二种选择,我们走的对与错,是我们自己选择的结果,我们年轻所以我们无知,但我rnrn们也是负的起自己的责任的。你们都在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好了,到了你们这里就成了,我们走自己rnrn的路,却要你们来选择我们该走哪条路。rnrn rn 都在说80后的人没有灵魂,没有人格,我想问一下,你们所谓的灵魂,人格是什么,难道非要打仗,非要出rnrn几个烈士那才叫有灵魂,难道非要高呼社会主义好,有坚持自己的原则的人叫有人格吗,每个时代不同,我们对每rnrn种称呼下的定义也应该有所改变,我们的灵魂是突出个人,也不是纯粹的个人主义,邓爷爷也都说过‘让一部分的rnrn人先富起来’,现在大家都‘富’起来了你们又在说我们的不是,说我们占了社会发展的机遇,但机遇是什么,你rnrn们也有你们的机遇,你们拿你们的机遇和我们的比当然不显的不是那么的明显了,所以牢骚就来了,我们是有机rnrn遇,但我们也有改革,机遇不一定都是好的,从改革开放再到下岗,有人富了有人穷了,存在即是道理,富人能rnrn富,穷人能穷,可怜之人也必有可恨之处,你们老拿老眼光来看新事物,到处批判别人,你们什么时候批判过你自rnrn己,嘴上说一套,事情又做一套难道不是你们这一代人的特点,你们可能有意见,记住,那是你个人,我所指的是rnrn大众,这都是你们传承下来了,难道还是我们80后的人自己发现的不成吗?rnrn 任何事情都有因才有果,即使我们有我们的过错,那也都是你们造成的,从父母教育小孩,再到国家发展的rnrn道路,哪一步走出来不是付出代价的,中国发展本来是自我发展,你们摸着石头过河,你们觉得有成就感,我们不rnrn过是顺着你们过河的路也趟过来了,你们就又来批判我们,拿来主义可是你们那个时代就在高呼的,而我们不过是rnrn借鉴和发展了一下,你创造你们70年的人也创造不过我们80年代的,比什么你们能够比的过我们80年代的,哦只rnrn有老了,前段时间看到一个新闻,一辆公车上,一个老人想坐,想叫旁边的那个看起来比他‘年轻’的人让坐,结rnrn果人家不让,后来发展到比年龄,我比较老,就应该做,后来各自拿出身份证来比大小,‘谁年龄大谁可以坐rnrn下’,结果那个‘年轻’的人‘深藏不漏’居然比他还大2岁,就屁颠屁颠的坐了下来。中国有尊老爱幼的美德,rnrn但请记住,那仅仅是美德,而不是义务,不是任何时候‘老人’都有优先权的。一些老人穿着破烂的衣服,拿个碗rnrn就可以要钱,凭什么,凭你比我老吗?美德是我们的传统,我们也一样发扬光大,但不是我们每个人一定要去做rnrn的,任何事物都有‘惯性’,你们千万不要把这种‘惯性’当成义务的特权。rnrn 我们是敢爱敢恨的一代,也不是不负责任的一代,负心人任何时代都有,我们这一代即使多了也不足为奇,因rnrn为经济社会在发展,爱情任何时候的定义都不同,现在却是和金钱挂勾了,就好比大学毕业证和英语四级一样,不rnrn是一定必须,却是附带关系,从孟姜女哭长城,再到现在的,房子,车子,爱情,等,在次我也不多说,但这些是rnrn任何时代都有的问题,而不是我们做为80后的人所特有的,请你们看问题看仔细了,不再是我们80年代的人问题,rnrn也请你们记住,世界永远是让年轻人来主宰。rnrn 本来想愤笔急书几万字,抒发心中所想,但时间不允许了,工作不允许了,字不在多,精就行,以上所指各观rnrn点,也阐述了自己做为80年代人的观点,不敢和所有80后的人所认可,有意见或想骂我的话请跟帖,字迹有错误难rnrn免,请勿见怪。哪怕是顶或者是骂我,也不耽误你几秒种时间,按大腕里的话说‘我跟你说了这么多,老子几个上rnrn海都没了,我一分钟几个亿的美元哪,跟你在这骂帖’,如有80后的人转帖获是收藏本帖,那我深感万分荣幸,如rnrn果点击率过1万,我就向她说出我心中一直想对她说的那句话:"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你"。rnrn 论坛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