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U路上

昨天这一路,很不错,美中不足的是夜里飞机上太热了,搞得人睡不舒服。

 

流水账下先:

  • 一早出门,机场碰头,飞机晚点一小时后顺利起飞,12点多抵达成都。
  • 机场出来奔市中心去,下车了不远就是春熙路。原来著名的春熙路就这么短一条路… 发现街上的女人都抹够了粉、整了相似的黄发,觉得不自然了。
  • 龙抄手吃完,奔武侯祠,不想进去,在外面的公园歇脚喝茶。
  • 锦里,好看不好玩,更没什么好吃的东西。
  • 回机场赶晚上9:30的赴斑加罗尔飞机,算是出境了。
  • 毫无意外地延误半小时之后,起飞了,旁边坐一印度人,名叫Deepak,刚开始尴尬,他说“你好”的同时我在说“Hello”,之后聊得火热。
  • 一番挣扎之后,下飞机时已经北京时间3点了,顺利出机场,被接到驻地,引到房间,倒下便睡…

 

出国应该小激动吧,可都挺淡定。

本来还在想,呆在长途飞机上(姑且这么叫)干啥呀,坐下不久就发现什么事都不用想了,只干一件事----和Deepak聊天!刚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几个回合之后发现进入语境了,思维和语言竟然自己可以跟上,想的事情自然说出来就是英语了。聊了工作,他来中国在北京工作才四个月,一月工作一月休假,平常没太多人可以说话,因为公司里只有manager会说英语,所以碰上我话也多起来;因为上飞机就比较饿,所以聊了食物,发现泡馍的吃法儿还挺难说,不得不兜了兜圈子,发现此人心挺善,会主动帮我想词儿,而且听得认真不去打断我;每人发了包多味豆,我给他介绍说我们在中国会拿这玩意儿下酒吃,他竟然对alcohol感兴趣,不久后饭来了,我就提议说“咱整两口?”,他也正有此意,哈哈哈;cheer第二下时,我发现他竟有意地把杯子放低和我碰,我就问了,他说是同事教他的,为了表示尊敬,我就晕~ 我给他讲,这个要看和谁喝了,中国的很多事把吃饭喝酒搞得复杂了,和领导你就这么干,但我们作为朋友、喝酒只为高兴,别再这么整了。不过这也看得出他对中国适应挺快;cheer第三下时,我又用余光发现了他比我喝得晚还带着奇怪的眼神,意识到他竟然是在看我喝下去多少,额~ 赶紧问他是不是,他说同事告诉他要这么干,为了表示尊敬,我就晕阿,这天朝人民咋就教给人家这么些狗屁规矩。没办法,再语重心长地解释解释吧,朋友之间不必如此。不过也从此看出,此人心里还是很友善的,毕竟去想了我的感受;酒后话更多,发的报纸上有关于北朝鲜的报道,所有谈论了政治,又一次抱着让世界理解中国的心态讲了中国的政治并不严格地可怕,那是数十年前,那是北朝鲜,现在很开放了。他说中国要做世界老大,我告诉他没那回事,中国人只想安安生生过日子,是美国先派航母(aircraft carrier)过来视图把shit拉在中国门口的;高兴时我们讲了笑话,不冷的那种;谈论家庭时,水不小心被弄洒到我裤子上,我想起往事,给他讲了我和女朋友头次约会吃饭时出现的相似状况,本想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却对着报上做过breat plastic sugery的女人笑我dude,唉;他讲长城很伟大,我告诉他西安的城墙另有风味,顺便邀请了下。

很累后来,睡了,下飞机留个email合个影,本以为就此分别,没想到这家伙想在免税店买酒提回家,要借我的护照一用,跟过去,突然警惕了…唉,原来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这么容易碎裂阿,可又有什么办法证明我此心多余呢?还好,现金付账,原来一本护照只能买两瓶酒,这家伙顺便买4瓶… 伙计们等我都等急了,这家伙一个劲sorry,也许是我困了脸色不好吧,我嘴上说That‘s OK也没让他安心。不过又能看Deepak还是对别人感受看重的,是骗子扭脸就走啦。所以,握握手,good luck, 拜拜啦~

 

收获其实挺重要,一个,进入语言的环境,放轻松说话,真得会消除障碍,哪怕对方是印度人;另一个,讲了和我这之前加起来差不多的英语,而且能表达自己很深入的思想,能把感情带在语言中,这个是我之前真不容易做到的;最后一个,从来没想到自己很快有个印度朋友,发现其实多花时间在上面,说很多话去交流,再加上be kind-hearted,那么就有朋友。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