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工作这几年 – 一个软件工程师的反省(转)

我于2007年来到北京,在北京工作这些年,先后在NEC、风行、百度几家公司担任软件工程师的职务。NEC是一家具有百年历史的传统日企,在知春路的分公司叫日电电子,我们部门主要从事机顶盒、数字电视上嵌入式软件的研发。风行是一家成立于2005年的在线视频公司,主要做P2P视频点播的业务,而我主要从事P2P后台服务器的开发。百度是一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互联网公司,我主要在客户端部门的百度影音项目组从事P2P后台服务器开发。

这些年,在这些不同类型的公司的工作经验,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技能上的,做人做事上的;也让我收获了很多东西,例如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作为员工,作为用户,最近有冲动回顾过往,并总结分享一下自己的经历、教训,希望对自己,以及互联网这个围城内外的朋友们有所帮助。

NEC岁月

外界对日企有很多误会,其中最大一个,恐怕就是认为日企都很变态,疯狂的加班,低廉的工资等。也许是第一份工作,NEC给我的整体印象不是变态,而是是温馨。入职培训时,公司的技术总监这样对我们说:不论你们在那个行业,都要争做这个行业的Number One! 这句话,随时想到,都让我振奋不已。也许正是这样的勇气,才让NEC屹立百年不倒(虽然现在有些江河日下了)。入职培训时,还学习了很多社交礼仪,例如如何互换名片(把印有自己名字的名片,面向对方等),同期的学员,在当年合作了据称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春晚,而很多学员,以后的关系都还不错。

NEC的加班工资(晚上和周末加班都有法定工资)、弹性工作制(真正的弹性,早上8点到下午5点就可以下班)、出差补助(出差通常都会安排不错的酒店)、学习氛围浓厚(每周的日语课堂;每天中午15分钟的轮流演讲等)、每年一次的国内旅游(一般都有4个左右的目的地可供选择,2008年的旅游地是武夷山、庐山、苏杭等)、超多的假日(入职就有12天;法定节假日通常要多放一天假)、法定之外的个人保险办理,这些都很让人怀念。说起来,作为一家日企,还是非常人性化的。例如某个飘雪的冬天,公司为了照顾员工,特意允许下午4点全体职员下班回家。

都说大公司学做人。我在NEC学会的一个做人原则就是:不要不懂装懂,坦然承认自己不会的,然后努力去学习。不懂装懂的人不会在这个集体中得到尊重和认可。NEC的李San、凌San作为领导,对我这样初出校门、不谙世事的青年人提供了很多机会,他们的宽容让我至今难忘;而亦师亦友的刘San,是我所见过的真正的hacker,对技术的痴迷,给新手的帮助,以及天真的为人,让我钦佩又向往;才华横溢的小站、小张,作为同期学员,可是我心中追赶的目标和竞争对象;而老吕、华仔和我,则是最佳三人组,我们带头成立的饭团,当年就开风气之先,一时间部门饭团林立。

很多人都说NEC就像大学,但是大学就有毕业。很多人在学到差不多的时候,就选择了离开。因为作为一家日企分公司,业务严重依赖日方,而分配的业务,在我们一群年轻小伙看来,既没有挑战,也没有意义(没有用户)。没有激情,工资偏低,上升空间非常有限,这些恐怕是大家选择离开的主要原因。

风行岁月

在离开NEC之前,我、老吕、华仔三个曾想过做一个火车票订票系统。春运一票难求是众所皆知的问题,华仔用Perl写了个简单的爬虫,抓火车票网的倒票信息,很快就买到车票。以这个原型为起点,我们认为有大量用户,而定向抓取难度不大,因此开工。虽然这个计划,短期内就夭折了,原因很多,但给我印象深刻的是,在NEC,我是学习不到如何在互联网这个浪潮中,捞到属于自己的一桶金的。大多数离开NEC的人,都选择了如汤姆逊、T3G等同类型公司,而我,以及之后的华仔,都选择了互联网。

虽然还有其他选择,但到风行的理由很简单,风行所在的锦秋国际也在知春路上,离我住的地方很近。待遇虽然很一般,但毕竟让我迈入了互联网的大门。刚到风行时,风行的用户量是280万左右,离开时,有550万左右;离开半年后,用户量猛涨,有900万左右。作为一个软件工程师,维系一个百万人在线系统,还是颇有挑战的,尤其对我这样没有什么经验的人而言。

在风行的岁月,技能有了大幅度的上升,与此同时,兴趣也是多种多样。最有激情的时候,会在每天下班就打印一份技术文档,等公交车时,就在昏暗的灯光下学习,回家拔完饭就开始实践,从Linux系统/网络编程、到各种命令行工具、到网络协议研究、算法、开源项目,以及一些稀奇古怪乏人问津的东西(例如用LaTex写作文档、Metapost绘制矢量图、graphviz绘图)。计算机相关的书,不论温故知新的,如《Unix编程艺术》、《C++对象模型》,还是一见如故的,如《程序员的修炼之道》、《编程珠玑》、《Python源码剖析》、《卓有成效的程序员》、《敏捷软件开发》、《重构》,还是装饰书柜的,如《怎样解题》、《如何求解问题》等等,见一本买一本。多次搬家的痛苦,并没有消弱我购书与阅读的兴趣。

除了出自兴趣的自修,在工作上遇到的很多事情,例如流量异常分析、程序崩溃、用了很多时间才找到的bug、算法调优、运营学习、一时无法解决的问题等等,也都事无巨细的记录在案。再离开风行时,差不多积累了10万字左右的笔记。我记录笔记的方法,也比较原始,只用Vim+记事本,很少发到网上,因为是写给自己的,行文简单精炼,给其他人的话,就要修饰文辞、制作插图等,这是不同的价值。记笔记是个初级的习惯,只要强迫一段时间,就能让自己终身受益。我从风行记录到百度,经常都会翻出笔记,给同事发邮件,解释某个问题。

然而,兴趣驱动的学习,也是一把双刃剑,让你快乐,也让你痛苦。因为兴趣的泛滥(技术之外的诸多兴趣是技术兴趣本身的2倍以上),让我深陷困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适合做技术;也正因为兴趣泛滥,所以真正精通,拿得出手的东西不多,或者说在任何一个领域,都不能做到Number One这样的自我期许。后来和公司的大Boss聊过我的困惑,但却终未释怀。此后不久,就离开风行,希望到一个更大的空间,看看这个世界。

当然,离开前,还是要浓墨重彩的说说我的那些朋友们。HZ是另一个亦师亦友的大拿,是他最先让我关注行业本身,而不是仅仅关注于技术。很多技术人员容易范的一个错,就是懂技术不懂行业。对行业的了解,意味着,要大量的使用这个行业已有的产品、了解他们的运行规律(例如Qvod的运作模式就明显和风行、PPS、奇艺、优酷不同),谁在用你的产品,怎么用的?以及非常重要的对统计数据的理解。另一个好友是HR,哦,HR不是Human Resources的缩写,而是他鼎鼎大名的缩写。说来HR大我有十来岁吧,虎背熊腰,中东恐怖分子的造型。每次公司出游,我们都住一间房(呵呵,莫误会,是标准间双人床),找人玩杀人,以及天南海北的瞎扯。HR最让我受不了的是他的磨叽和拖拉,最让我受得了的是我调侃和嘲讽他时毫不介意的风范。YZ是我在风行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年龄相仿,到公司也是前后脚,虽然他做客户端我做服务器,但当时风行研发也就二三十号人,YZ对工作本身的专注与一丝不苟,相比我的随意和三心二意,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再加上此人精力旺盛,战斗力强劲,又是数学出身,因此一直是我追赶的对象。此外,公司的两位大Boss,罗总和唐总也对我关照有加,偶尔的对话,总让我事后深思许久。

总的来说,在风行比在NEC有了更大的成长,教训也更多,大概有这几点吧:
* 解决产品线上的实际问题,比学习新技术更重要。
* 帮助别人解决问题,是提高能力的捷径。所谓专家,就是在一个有限的领域里,把所有的错误都犯过一次。
* 拓展兴趣,坚持学习。不要囿于技术一隅。和提高技术能力同等重要的是,深入学习、理解你所在的行业。技术是为市场服务的,理解产业链的上下游、公司的运营方式、产品的赢利模式。这些“功夫在诗外”的努力,都有助于推进项目、改善产品、提高技能。
* 无知并不可笑。无知但又不去学习才可笑。
* 但管努力,莫问前程。不要浪费时间怨天尤人,攀比工资高低,争论物价房价涨跌。相信功不唐捐。

百度岁月

相比NEC、风行,在百度时光短暂,因此技能和交际的提高都很有限。但从战斗力这个层面上说,却有相当的长进。百度的产品线生命期相当短,如果短期内没有成效,就有被砍掉的风险。用百度一个VP的话来讲,就是“只认功劳,不认苦劳”。很多产品线都加班到相当晚,像百度影音这个产品线,我们组内的成员,很多人到了晚上12点,还在讨论问题和解决方案,还在改进产品,而这些都是自发,没有硬性规定的行为。在风行,我有不少时间是在为公为私的学习,但在百度,几乎没有时间可以腾出手来学习。当然,也许是和百度客户端在公司的处境相关。

虽然说百度的项目非常紧张,但还是有大量高质量的培训课程、教材、技术文档可以学习。尤其刚毕业的学生,在这种高压的环境下,能够得以快速成长。内部的BIT培训、公司和部门的各种讲座,以及com平台的资料,都会让渴望知识的人欣喜若狂。新发布的产品线,用户数很快就会激增到几万,十几万,几十万,百万,千万这个量级,对于希望挑战自己的人,是个好平台。在这里,个人的成功是和团队的成功绑定在一起的,因此大家都非常努力的朝着一个目标工作,至少在我们产品线是这样。

在百度最有成就感的事,就是坐在屏幕前,运指如飞的用Vim模式的命令行,管道连接一堆命令,背后站一群人,看你怎么分析日志,抓出异常。追踪异常,就如同侦探破案一般,把现场还原出来,找出是自己的程序搞鬼,还是有恶意用户。让你吐血的经历,就是最宝贵的财富。因为RD、QA、PM都非常专业,所以可以学习到各种不同层面的知识,要加以应用也很简单,只要你为产品线献谋献策,并实现它,就可以了,有大量的用户,会成为你的试金石。

结语

在百度的最后一段时间,我想也许我准备好了,可以独立行事。离职后,和曾经视为竞争对手的YZ以及几个朋友,开发一款叫做“淘奇桌面”的软件,目的是做软件、文档类的搜索。做了些时候,感觉困难重重,履步维艰。失败并不可怖,真正强悍的人不是没有失败的人,而是快速从失败中成长的人。不过,谁负谁胜出天知晓,回到自我总结的话中,就是,但管努力,莫问前程,事在人为,功不唐捐。

年轻的却是一笔最好的财富,而多数时候,我们不知道如何运用这笔最宝贵的财富,将之挥霍一空了。所有平凡的日子加起来,就将汇集成了你的一生。如果不希望平淡的生活下去,就要更加努力的去拼搏。找到自己的偶像,追赶他,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找到自己的竞争对手加朋友,与之一起战斗,你能走多远,在于你和谁一起同行。虽然现实残酷,时常迷茫,不知所措,但我总提醒自己,要乐观的生活,也许,机会就在眼前。
<script>window._bd_share_config={"common":{"bdSnsKey":{},"bdText":"","bdMini":"2","bdMiniList":false,"bdPic":"","bdStyle":"0","bdSize":"16"},"share":{}};with(document)0[(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body).appendChild(createElement('script')).src='http://bdimg.share.baidu.com/static/api/js/share.js?v=89860593.js?cdnversion='+~(-new Date()/36e5)];</script>
阅读(1575) | 评论(2) | 转发(0) |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
61_avatar_small.jpg

lnest_twd2015-09-26 16:18:30

楼主,为了回复,我特意申请了一个账号。希望楼主有空了多写点心得,好让我们后辈少走点弯路

60_avatar_small.jpg

zouws3212014-02-19 14:59:09

我是一名研究生,看了你的东西很有感触。

评论热议
阅读更多
换一批

我在北京工作几年 – 番外篇

06-20

前段时间,心血来潮,总结了自己在北京工作这几年的经历和反省, 发到网上后,竟意外的收到了很多人的回复,勉励、质疑的朋友都很多。 不回复是不厚道的,回帖呢,很容易就被来后帖子淹没, 思考再三,还是决定另写一篇补充。rnrn[b]跳槽太频繁?[/b]rnrn嗯,我承认,这也是我反省的原因之一。相对比在一家公司踏实工作的朋友而言, 我的现状,并不比他们好,甚至差很多。某次和风行的唐总聊用人的问题, 他有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大意是说,对于一个刚入职大家不了解的人, 先扔一些问题,让你解决,如果处理的好,再扔一些更大问题让你处理; 如果你连小问题都处理不好,就想要大资源,那必然是痴人说梦。rnrn回到跳槽的话题。在入职一家新公司后,必然有一段时间,是处理繁琐小问题的阶段, 时间长短,因人而异,也和公司的发展环境有关。 但如果这个阶段,没有令人信服的成绩,就很难迈入下一个阶段。 这也就是我上一篇总结中提到的“解决产品线上的实际问题,比学习新技术更重要”的原因。 因为问题小,你可以敷衍了事,草率完成,继而把时间投入到“新技术”的学习。 但是,正是这些可能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问题,决定了你要在这个阶段呆多久。 频繁跳槽的人,也许换了公司,却换不了自己身处的层次,往往也是这个原因。rnrn公司所给与的待遇,是基于你过去的经验和目前的能力,这只是一个起点。 等到真正为公司创造价值,和公司真正认可你的价值时,这才是待遇提高的根本, 否则只能随大流,在平均工资增长的上下游稍加浮动。rnrn网上永不退流行的语言之争,平台之争,对于第一线的开发者而言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要有可以拿得出手的产品/作品。不论做研发(客户端、网站、服务器等), 还是做产品、设计,都是一致百虑、殊途同归的。 为一个产品的改进殚精竭虑、耗尽心思,不计较短期的得失沉浮,最终获利的是自己。 有了拿得出手的,质量过硬的产品,你跳或者不跳,都无关宏旨了,你的价值就摆在那里。rnrn对我而言,跳槽更重要的目的是增长见识、开拓眼界。是否到达目的呢? 只能说是差强人意。正如上面的分析,“换了工作,却换不了自己身处的层次”, 所以各方面的提高,都非常有限。只能说,来日方长,再接再励了。rnrn[b]Vim+文本文档10万字的笔记?[/b]rnrn我有尝试用Word, LaTex, MediaWiki、WordPress等方式记笔记,然而终究不便。 经过多次笔记平台的痛苦迁移,我最终安稳在了Vim,个人最钟爱的编辑器上。 Vim的搜索、跳转、语法上色等功能,可以极大的提高编辑效率, 而作为程序员,笔记中的大段源代码、工具命令/输出分析等, 也可以随心所欲的编辑,可谓是得心应手。 几天前,我用VimWiki,把部分笔记输出为HTML, 放在我的个人主页上: http://www.berlinix.com,欢迎大家围观。 因为将原来无格式的文字,整理为VimWiki格式的文本, 还是颇有工作量的,目前只完成了一半,而且整理的不太规范, 不过可以凑合看了,以后会继续优化与美化;-)rnrn[b]知道了问题,答案又在哪里?[/b]rnrn在犹豫、迷茫、困惑时,我们不知怎么去解决。 经常性的反省是很有帮助的。但仅陷于反省而不去改进,就无济于事, 如古人说的“吾日三省其身不如须臾之所学”。 除了自我的反省,也可以和有经验的长者交谈,把自己的问题和盘托出。 不要出于不好意思或者顾及脸面,害怕求助于人, 就如不要害怕承认自己的无知,而拒绝学习。rnrn这个世界有太多诱惑,也有太多选择。迷茫很多时候来自不知如何选择。 也就是常说的“何去何从”。 《黑客与画家》给了一个简单的答案: “如果你有两个选择,就选择较难的那个。” 《富爸爸穷爸爸》给了另外一个解释: “轻松的道路往往会越走越艰难,而艰难的道路往往会越走越轻松。” 晚上是看会儿电视剧还是看会儿刚买的《编程珠玑》? 不要犹豫,选择后者,那个较难的。 在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之间,我们往往不由自主、下意识的, 就会挑中那个看似轻松、有短期利益的选择,忽略了长期利益。 而当我们选择长期利益时,它的好处,就将在以后的岁月中, 逐渐浮出水面,历久弥新。 生活中无数个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较量的结果, 就最终决定了我们的“去”与“从”。rnrn[b]炫耀/自命不凡/有什么可自豪的?[/b]rnrn我想用Jobs曾说过的一段话,来作为答复:“你的时间有限,所以不要为别人而活。不要被教条所限,不要活在别人的观念里。不要让别人的意见左右自己内心的声音。最重要的是,勇敢的去追随自己的心灵和直觉,只有自己的心灵和直觉才知道你自己的真实想法,其他一切都是次要。”rnrn在工作这些年,总会在不同的场合,遇见某种人,喜欢给人的工作或者做的事,以消极的评价。 内心不够坚强的同学,有时候会很受挫,女同学的话会很受伤。 抱怨无济于事,别人的评价也是其次的,我们只需反躬自问,是否达成了自己的目标? 要有如Jobs所说的,追随自己的心灵和直觉的勇气,而且,不惜今日之我与昨日之我战的勇气。 至于别人的话嘛,刻薄点儿,用杜甫杜伯伯的话来讲: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rnrn[b]现在在做什么?[/b]rnrn我现在和几个朋友一起,做一个叫做“淘奇桌面”的软件 (运行于Windows平台,主要功能是硬盘搜索,如软件、文档、视频等)。 目前,我是在家全职做,其他几个朋友兼职做。 我主要负责的是推广、运营等,开发主要由其他朋友来主导。 就如程序设计语言里有一种叫做胶水语言的粘合剂(如Python), 我希望自己发挥的作用,就是胶水,把各擅其长的朋友, 凝聚在一起,做自己热爱并擅长的事。 简单温馨的团队,在残酷的现实环境中养成的强大执行力, 期望有朝一日,与前辈、同龄人、后来者,一争雄长。rnrn目前项目的推进和市场,有很多问题,可以说是履步维艰,进退维谷。 然而我要感激的是,在CSDN发帖后,不少朋友回帖或者到淘奇桌面的网站留言, 给予很多真知灼见,以及具体问题的解决办法,非常出乎我的意料。 天南海北的人,素不相识,能够相濡以沫于江湖,这也是我乐观的生活的理由之一。rnrn[b]结语[/b]rnrn据说,忘记过去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 吸取经验教训,避免犯同样的错误, 坚持不懈的朝着自己的方向,努力进取。 比起成功,更重要的是保持谦虚平和的心态,积极乐观豁达的人生态度。 活在当下,做好现在正在做的每一件小事,让此分此秒的自己感到充实快乐。 成或败,遇或不遇,又何足道哉!rn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