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llow的专栏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满仓中石油!!

[天籁之音]《斯卡布罗集市(Scarborough Fair)》

 

 这是一个小村庄,在欧洲,或是在美洲。其实在哪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这样一个小村庄,它的名字叫斯卡布罗集市,很美丽很祥和,到处长满芫荽、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四季有风在和煦地吹。

  一个男青年,和一个可爱的姑娘热恋了,在这个到处有草的清香花的清香的小村庄。他们一起步入绿林深处听风吟唱,他们一起看白雪封顶的褐色山上雀儿在追逐嬉闹,他们说着天长和地久,甜蜜的爱情犹如花儿盛放。

  一定有过美丽的憧憬,憧憬一个家,两个人。尔后,有稚子绕膝的欢乐,有坐着摇椅慢慢聊的宁静和安详,那是凡尘中最为普通的幸福和快乐啊。可是,一场战争爆发了,男青年告别了心爱的姑娘上了战场,从此一别,便是生死两茫茫。

  别时,他答应过她,一定会回来的。而她也含泪答应他,一定会等着他的。然而无情的炮火吞没了男青年,他再不能回到他朝思暮想的家乡斯卡布罗集市了,再不能与心爱的姑娘一起享受生活的甜蜜了。他不甘啊,他要信守承诺啊,于是躯体去了,灵魂却不肯消失,一遍一遍向路过的行人反复低吟浅唱:

  您去过斯卡布罗集市吗芫荽、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代我向那儿的一个姑娘问好她曾经是我的爱人。

  ……

  这是一首地道的英文歌,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还不能明了歌中唱的是什么,但听着听着,就想流泪。我完全被那美妙悱恻的旋律震住了,更兼莎拉布莱曼那天使般嗓音的演绎,使得这首名叫《斯卡布罗集市》的歌,像月下山泉,潺潺而下。又如一袭夜风吹过,山花一朵一朵静静地开了。美丽忧伤得似深潭里的月影啊,沉进去,再也打捞不上来了。

  它是美国上世纪60年代最受大学生欢迎的电影《毕业生》的插曲。我在电脑里一遍一遍听它,黄昏的屋子里,就泊满了透明的忧伤。我浸泡在莎拉天籁一般的歌声里,不能自已。我的思绪飞到我目力不及的远方,那里就是美丽的斯卡布罗集市啊,蔚蓝的天空下,芫荽、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一定还在的,山风还像往常一样吹着,调皮的雀儿,一定还在山岗上欢快地跳着唱着,可是美丽的姑娘却等不回心上人了。山花竞相开放,一朵一朵浅淡的芳华在风中摇曳,有谁看见凋零的叹息,遗失在《斯卡布罗集市》里了?

  在网上,我还找到诗经版的《斯卡布罗集市》:

  问尔所之,是否如适。蕙兰芫荽,郁郁香芷。彼方淑女,凭君寄辞。伊人曾在,与我相知。……

  反复吟哦,更是别有一番感伤在心头。莎拉还在我的电脑里低郁地唱着“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你去过斯卡布罗集市吗)”,而我,只想轻轻问问所有的人,你有你的斯卡布罗集市吗?如果有,它,还好吗?

歌词

您去过斯卡布罗集市吗

芜荽、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

代我向那儿的一位姑娘问好

她曾经是我的爱人

叫她替我做件麻布衣衫

绿林深处山岗旁

芜荽、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

在白雪封顶的褐色山上追逐雀儿

上面不用缝口,也不用针线

大山是山之子的地毯和床单

她就会是我真正的爱人

熟睡中不觉号角声声呼唤

叫她替我找一块地

从小山旁几片小草叶上

芜荽、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

滴下的银色泪珠冲刷着坟茔

就在咸水和大海之间

士兵擦拭着他的枪

她就会是我真正的爱人

叫她用一把皮镰收割

战火轰隆,猩红的枪弹在狂呼

芜荽、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

将军们命令麾下的士兵杀戮

将收割的石楠扎成一束

为一个早已遗忘的理由而战

她就会是我真正的爱人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生活
个人分类: Other 文学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