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魔王冢(65)最后一战

“呼!”灵宝天尊咬牙赞道:“碧冰剑果然名不虚传!”

“两百年来,朕和无数天兵天将交过手——不得不说,还是和三清玩儿过瘾!”虽然带着面罩,但灼灼的目光仍然从蚩尤的眼窝中放出来。

灵宝天尊道:“哪里!兵主过誉了!贫道忝居天庭数千年,除家师①和道德、原始二位师兄之外,兵主这样的对手还是第一次遇到!”

这两位可以算是神界数一数二的高手了,因此他们的一来一往、一招一式都十分严密,没有任何的破绽。数十个回合过去,蚩尤略显疲态,灵宝天尊瞅准了一个微小的空隙挺剑刺去,蚩尤躲闪不及,让青萍剑刺到了左肩甲。只听“当”的一声,他的明黄铠甲被刺穿,殷红的血液随之喷溅出来。

蚩尤连忙迅速向后一撤身,再一个后空翻,暂时远离了灵宝天尊。

“呵呵!”灵宝天尊冷笑一声,道:“看来胜负将分,兵主还要死战到底吗?若是交出碧冰剑,我等仍可按照先前的条件来交易,如果不然……”说到这里,他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阴沉的笑意,没再说下去。

蚩尤没有答话,而是“噌”的一声把碧冰剑插在了地上,然后开始脱身上的铠甲,把部件一件一件地扔在了地上。

灵宝天尊被蚩尤的古怪举动弄了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忍不住问道:“蚩尤,你搞什么鬼名堂?”

“你只道蚩尤一身铠甲,”蚩尤看都没看灵宝天尊,一边回答一边脱着盔甲,徐徐说道:“是为了防刀御枪的么?”说到这里,他把脱掉的胸甲扔在了地上,发出“咣”的一声,然后继续道:“还是说,只是为了逞威好看的?”

灵宝天尊无心再与他做言语上的纠缠,便将左脚后撤半步,抬剑直指蚩尤,厉声喝道:“蚩尤!任你如何诡计多端拖延时间,今日也休想逃过贫道这一剑!” 

蚩尤仍是不慌不忙,他慢慢地解下了腰间明黄色的狮头蟒带,然后随手扔掉。这时,他全身的铠甲只留下了一具明黄色的兽脸面罩和脚下的走兽步云靴,赤裸的上身满是结实的肌肉,小麦色的皮肤反射出熠熠的光泽。只见他擦去左肩的血渍,然后一边绕肩一边悠闲地说道:“因为蚩尤的力量过于强大,所以不得不用此重甲时刻压抑着点儿。”

“一派胡言!看剑!”灵宝天尊大喝一声,提剑一个箭步上前,刺向蚩尤的心窝。

说时迟那时快,蚩尤冷哼一声,往右侧倒了下去,继而用右手撑住地面,左腿就势一记边腿狠狠踢中了灵宝天尊的右胁,将他踢飞开去,重重撞在了墙上。

“呜……”灵宝天尊擦去嘴角的血迹,极为不甘心地恨恨说道:“怎么会……脱了盔甲,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嗯,”蚩尤从地上拔起碧冰剑,道:“今天让你狗日的开开眼,让你知道为什么朕不愿意把碧冰剑交给尔等。”

蚩尤话音刚落,就见碧冰剑的通身亮起了翠绿色的耀眼光芒,墓室的四面墙都映满了莹莹的绿色光影。蚩尤看了灵宝天尊一眼,向着他的方向随手一挥剑,剑身充盈的绿色光芒便化作了一团月牙状的剑气直向灵宝天尊飞去。

灵宝天尊连忙起身挑起闪开,只听得“轰隆”一声,他身后的墙立时出现了一道齐整的大口子。

蚩尤见他闪开,又不慌不忙地一下一下地挥动着手中的剑,一团团月牙镖般的剑气飞向灵宝天尊,躲得他是好不狼狈。

他刚刚躲开了最后一团月牙剑气,却发现蚩尤已经不在以前的位置了。正在纳闷之时,却发现突然有一团绿色的光球从身体的左前方冲了过来,当他发现时已是躲闪不及,便只得架起青萍剑抵挡。

只听得“轰”的一声,耀眼的青绿色光芒充满了整个墓室,众人的视野中只剩下了莹莹的绿色和浓浓的烟尘。

少顷,光芒与硝烟渐渐散去,只见得灵宝天尊是一副半跪抵挡的姿势,手中的青萍剑则已断成了两截,剑尖的部分飞出了好远。而蚩尤则站在灵宝天尊的面前,手持碧冰剑做着要砍下去的架势,剑锋距离灵宝天尊的额头只有不足十厘米。在这十厘米的间隔空间之中,有一柄拂尘挡住了碧冰剑的去路,手持拂尘的则是一名须发皆白,身着白色道氅的道士。

蚩尤抬眼瞥了一下这位不速之客,他的表情并没有显露出任何的意外,只是淡淡地问道:“来者……莫非元始道兄乎?”

只见那道人微微一笑,对着蚩尤轻轻点了点头,不卑不亢地徐徐说道:“不敢,正是元始。”

“唔……”蚩尤略一思量,然后一动脖子,用下巴指了指目光呆滞的灵宝天尊,道:“元始道兄此来,可是为了救这厮性命?”

“正是,”元始天尊再次郑重地点了一下头,道:“元始深知灵宝师弟生性鲁莽狂妄,论实力又非兵主对手,今番行事操切,冒犯了兵主神威,乞望兵主手下留情,饶他一条性命。”他的举手投足之间,将那儒雅的气质尽显无遗。

蚩尤听罢哈哈一笑,手一抬收了剑,扭头便走。

“兵主请留步!”元始天尊望着蚩尤的背影道。

“怎么,”蚩尤又转过身来,微微抬起下班,用挑衅的语气说道:“你还不肯放弃这把剑,是么?”

“兵主请恕贫道直言,”元始天尊对着蚩尤一揖,道:“我等欲成大事,女娲神石可谓不可或缺也。贫道素知兵主为人任侠仗义、通情达理,因此也顾不得这张老脸,只得再向兵主讨剑!”说罢,一揖到底。

蚩尤冷哼一声,道:“你道朕任侠仗义,那么敢问既然任侠仗义,又怎会相助两个篡逆之徒呢?你又道朕通情达理,那么敢问尔等之所为,于情、于理可有能容之处?”

元始天尊让蚩尤说得脸红一阵白一阵,过了许久才艰难地说道:“也罢……我知兵主神通广大天下无敌,故而可以完胜我灵宝师弟——平心而论,就连贫道恐怕也不是你的对手。然而,如若我二人联手相攻,我想胜负恐未可知,不知兵主做何感想?”说罢,双目中放出幽幽的光,已是掩饰不住的杀气,看得旁边的吕思阳、庄元和范京不禁是一个寒颤。

“你说得对,”蚩尤轻轻呼出一口气,道:“你二人联手,蚩尤恐怕的确凶多吉少。”

“师兄,我们上!”灵宝天尊挣扎着站了起来。

“不过——”蚩尤的目光一扫,面具下的双眸闪出森寒的杀气,轻描淡写地说道:“若说是让‘三清’就此变成‘二清’,朕自问还是可以办到的。”

元始天尊和灵宝天尊听罢,不由自主地让蚩尤的目光逼退了一步。元始天尊沉默良久,方才恨恨说道:“也罢,我等就此告退,日后再作打算!兵主,我们后会有期,告辞了!”话音刚落,二人便化作两道金光而去了。

蚩尤盯着元始、灵宝二人原来站立的位置凝视了很久,然后转过身去,缓步走到吕思阳面前,柔声道:“自山西一别,已是近三百年矣。公主殿下,别来无恙乎?”

吕思阳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脸上浮现出复杂的表情。

蚩尤轻轻哼了一声,然后扭头向冥府走去。

“等一下!”吕思阳在他身后喊道。

蚩尤停了一下,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你站住!”吕思阳的声音开始发颤。

蚩尤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公主殿下还有什么吩咐么?”

吕思阳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带着哭腔大喊道:“李翊轩!你给我转过来!”

只见蚩尤的身体像是被电击了一样颤动了一下,然后听话地转了过来。他把那张明黄色的兽脸面罩一把扯下掼在地上,气急败坏地说道:“我操!我还觉得我装得挺像的,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还是第六感吗?”

那张哭笑不得的脸,不是李翊轩还是谁?庄元和范京都不能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呸!”吕思阳破涕为笑,一头扑进了李翊轩的怀里,撒娇道:“这还用第六感?一看肩膀上那牙印儿,就知道不是你理科男还能有谁?”

①即鸿钧老祖。

参与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 后发表或查看评论

“相关推荐”对你有帮助么?

  • 非常没帮助
  • 没帮助
  • 一般
  • 有帮助
  • 非常有帮助
提交
©️2022 CSDN 皮肤主题: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打赏作者

李马

你的鼓励将是我创作的最大动力

¥2 ¥4 ¥6 ¥10 ¥20
输入1-500的整数
余额支付 (余额:-- )
扫码支付
扫码支付:¥2
获取中
扫码支付

您的余额不足,请更换扫码支付或充值

打赏作者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