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魔王冢(尾声)

东方的天际已然隐隐显出了一丝鱼肚白,天色渐渐明朗了起来。这片土地即将再一次地告别夜晚,迎接又一个黎明。

在人迹罕至的荒野,李翊轩和吕思阳一前一后地在低空悠闲地飞行着。

“唔,这眼看着天就要亮了。思阳,我们还是下地用走的吧。”李翊轩道。

“好啊!走走也不坏。”吕思阳一面应着,一面收了神通,轻盈地落在了地上。她眨了眨眼睛,又道:“哎,我说,你怎么那么谨慎呢?”

“小心驶得万年船啊!”李翊轩也“嗵”地一声落了地,道:“你可别忘了当时咱们在刑警队是费了多大劲儿才得以自圆其说的,最后让整个事情以普通的心理变态无差别杀人事件结了案。”

“嗯,这倒是,”吕思阳快走两步,上前挽住李翊轩的手臂,道:“要是让凡人知道了神界的事情,天下恐怕就要大乱了。——这么看的话,我们家蚩尤还真是个仁君呢。”

李翊轩撇撇嘴,道:“得,您还是别叫我蚩尤了,我听着实在是不习惯。”

“咦,你不是一直都叫蚩尤的么,怎么还不习惯呢?”

“虽然‘蚩尤’这个名字叫了几千年,但最起码这二十多年来我一直都是被叫做‘李翊轩’的啊。”

“好吧——其实我也喜欢叫你李翊轩的。”吕思阳亲昵地往他肩头一靠,显得十分愉快。忽地,她又想起了什么,把头抬了起来道:“哎,我问你个事儿——早就想问你了。”

“嗯?”李翊轩把头扭过来看着她。

“话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是蚩尤转世了?”吕思阳十分认真地说道。

“哦?你怎么看出来的,第六感吗?”李翊轩则是一脸故弄玄虚与揶揄的表情。

“当然不是!”吕思阳撅起小嘴,道:“怎么说我也跟着你混了那么久的嘛!”

“好,”李翊轩满意地点了点头,道:“那你先说来听听,完了我再补充。”

吕思阳脸上现出一副不屑的表情,然后清了清嗓子,正容道:“当然,我这可能也算由果推因吧——怎么说现在我也已经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了,然后再回头看看那三个锦囊的内容,就会觉得那真是太可疑了:你看,‘去丽江’分明是让我去找你,‘翊轩’更是点出了你的名字,而‘死’则是说你只有从李翊轩变回蚩尤后才能解救我。无论怎么看,这都像是预先做好的一个大局——告诉我,我之前在白云观碰到的那个牛鼻子道士到底是谁?阎罗王变的吗?”

“应该是,”李翊轩点点头,道:“我转世的秘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不可能委托别人来做这件事。”说到这里,他口风一转,语气变得异常威严:“朕的脾气,他还是很清楚的。”——显然,他在这时回到了冥皇的角色。

“噢——”吕思阳拉长了声调,用带着揶揄的口气说道:“我的大皇帝,我明白了。”

李翊轩不甚在意,道:“哦?你明白什么了?”

“我猜你早已料到虚日鼠不会老老实实地转世为人,所以委派阎王,让他在适当的时候把你和我撮合到一起——也就有了这三个故弄玄虚的锦囊,是这样吗?”

“哈哈!”李翊轩仰天大笑道:“四公主殿下还真是没白跟我混啊!”

“那么你可以回答我了吗?”吕思阳再次重复了之前的问题:“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是蚩尤转世了?”

“唔……让我想想……”李翊轩皱了皱眉头,努力思索了一下,道:“其实,也没有太早。”

“那是什么时候呢?”

“也不是具体哪个时候了,”李翊轩耸了耸肩,“这是一个过程。”

“你快讲啊,我要听——最喜欢听翊轩的推理了。”吕思阳的脸上已满是期待的表情。

“我最先觉出不对劲儿的也是那三个锦囊。”李翊轩略略正容,徐徐说道:“我记得我和你说过,我是认同平行宇宙学说的,所以我虽然接受法术的这个事实,但我仍然不认为会有预测未来这种事的存在。”

“尤其第二个锦囊还写了你的名字,对吗?”吕思阳附和道。

李翊轩点点头,道:“如果这放在漫画或小说里,我想我大概会认为我是被神或命运选定的什么什么的吧。——不过,你知道我是不信命的,所以我觉得这么个事儿实在是忒蹊跷了。从那之后,我就留了个心眼儿,然后发生那些的事情则慢慢为我拨开了云雾……”

说到这里,李翊轩看了看瞪着大眼的吕思阳,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你还记得吗?知春里凶杀案发生后,你来找我,我曾经说过‘要是我的话,你不同意就不同意呗,我肯定不缠着你’这样的话?”

“喔!”吕思阳恍然大悟道:“我想起来了,貌似鬼金羊也这么说过蚩尤——也就是你啦——说什么‘这不像皇上的处事风格,断不至于缠着我不放,更何况还痛下杀手’之类的话。”

“是的,”李翊轩颔首道:“当时我就心说,这蚩尤怎么和我这么相像?——当然,这太有可能是巧合了,所以我只是心里嘀咕了一下,然后就再也没放在心上。不过,那之后又发生了各种事情,我开始发现我和蚩尤的思维方式有着惊人的一致。于是,我心里开始隐隐觉得我是不是就是蚩尤本人。——噢,在我进入冥府前,这种想法只是深深埋在我心底,我自己都不敢承认呢。”

“哦?”吕思阳好奇地问道:“莫非是冥府的阴气唤醒了你前世的回忆吗?”

“当然没有,你要那么说也忒抬举俺们冥府了。”李翊轩挑起大拇指蹭蹭鼻头,继续说道:“我和老羊在议政殿门口的时候,恰好听到了阎王吩咐小鬼的对话,他是这么说的:‘本王知道了,尔等可以退下了。’——当然,可能和原话有点出入,不过‘本王’和‘尔等’这两个词绝对是千真万确的。”

“嗯,”吕思阳点了点头,道:“这有什么问题吗?”

李翊轩笑了笑,道:“当然有问题了,你知道我进去以后,我们的对话是什么样的吗?”他顿了顿,还没待吕思阳接茬便继续说道:“和我说话时,他的自称是‘我’这个字,而对我的称呼则是‘你’这个字。这意味着,在他眼中,我和他是完全平等的地位。——你可别忘了,即使是雍正皇帝,到了冥府也一样是草民。”

“有意思,”吕思阳不由得掩口笑道:“你一说还真是这样,他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所以当然不敢在你面前摆王爷谱儿,所以只能以‘你我’相称了。”

李翊轩也是一个莞尔,道:“是啊,不过当时我并没发现这个破绽,只是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罢了。要说发现,还得说是在魔王冢里,你暴露了四公主的身份,然后自称‘本宫’的时候,我才回想起在冥府时的不对劲儿是怎么一回事了。——另外,从冥府出来之后,鬼金羊也不再对我发火了,也把‘本将军’和‘小子’换成了‘我’和‘你’这样的称呼,我猜一定是阎王把我的真实身份给告诉他了。”

“然后你就确定自己是蚩尤转世了?”吕思阳追问道。

“我的确强烈地怀疑着这一点来着——话说,人字号房里的遗诏你还记得吗?”说着,李翊轩清了清嗓子,朗声背诵道:“朕或可甘为公孙氏之股肱臣而同取天下。”

“好像是有这么一句,怎么?”

李翊轩双目放出灼灼的光来,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的名字是‘翊轩’:‘翊’者,辅佐也;‘轩’者,公孙轩辕也——这样看来,这遗诏其实是在暗示蚩尤转世后的名字。另外,《平武手札》的最后写道,蚩尤在自焚于涿鹿宫之前的几天内连续巡游了保定、承德、北京、天津和真定这几个地方。思阳,你说,蚩尤在这几天都做了什么?”

“我猜到了!”吕思阳恍然大悟道:“十有八九是在寻找转世的受体!”

“是的,”李翊轩慢慢地点了点头,道:“最后,蚩尤在真定达到了目的并返程,而‘真定’正是石家庄市正定县的古称。石家庄,正是我的出生地。”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难道还没有确定你就是蚩尤转世吗?”吕思阳的表情显出一丝急切。

“当然,还有最后的一个问题。”李翊轩眨了眨眼,道:“虽然种种迹象表明我就是蚩尤转世,但蚩尤是1988726日自焚于涿鹿宫,而我的生日却是1989427日,从日期上来讲,这完全对不上啊。”说罢,他看了看吕思阳,做了个制止的手势没让她开口,然后自己接着说道:“不过,我偶然间问到虚日鼠为什么要寄生在吴学宏的肉体上,他说是因为从精卵结合开始到自然死亡结束要经过几十年才能够恢复记忆和法力——真是意外的收获!转世原来是从精卵结合开始计算的,如此,正合了所有的推断!这时候,我已经完全确定自己就是蚩尤无疑,也知道只有喝了孟婆汤恢复了法力才能hold住场面。

“另外,之前我和鬼金羊有过密谋,要引得虚日鼠背对冥府大门,然后鬼金羊进行偷袭。当时我已经确定自己是蚩尤转世了,所以干脆故意做出逃跑的样子,引他杀我。

“在我被杀后,牛头、马面领我到了奈何桥。我发现在那里的不是孟婆,而是阎王,而且他是恭恭敬敬地双手端着孟婆汤。——话说,只有冥皇蚩尤的死才能有这种待遇吧?虽然这之前我已经知道真相了。”

李翊轩一口气说完,然后微笑地看着已经听痴了的吕思阳。

吕思阳好半天才缓过了劲儿,她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道:“唔……真是一个奇妙的故事呢……”

李翊轩哈哈一笑,道:“这才到哪儿啊,你就已经觉得奇妙了?这整个的魔王冢事件,起因当然是蚩尤——也就是我——对四公主你一往情深,希望接近你、保护你。不过,这还远远不是全部。”

“翊轩,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呢?”

“从三个锦囊开始,到‘武臣守文献,文臣守兵器’,再加上接下来的《平武手札》和人字号房遗诏——这些都是前世的蚩尤有意而为之的;今世的蚩尤在完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一步一步地找到了这些线索,经过一番抽丝剥茧,最终成功地推理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自己出题给自己解,要说这世上恐怕再也没有这么好玩的智力挑战游戏了。”

李翊轩说完,对着吕思阳调皮地挤了挤眼睛。

(完)

附录:《魔王冢》时间线

—公元前纪年—

约前2500 涿鹿之战,蚩尤为黄帝所败。侥幸逃脱,隐匿于世间。

约前2100 大禹治水,自黄河中得女娲石碎片,铸之为剑,是为碧冰。后为报恩,转赠微服闲游的蚩尤。

—公元纪年—

1510 瑶池四仙女下凡,化名吕四娘。

1725 蚩尤现身冥府并发动兵变登基,年号平武。

1735.10.8 虚日鼠变做蚩尤现身于北京畅春园,雍正皇帝为保护吕四娘为虚日鼠所杀。吕四娘逃至山西境内隐居。

1735.10.9 冥皇蚩尤开始着手调查假蚩尤事件。

1737.6.6 蚩尤手刃虚日鼠于太原西北的二龙山上,并将其魂魄封印在碧冰剑内。

1737 蚩尤与吕四娘初次见面并为之倾倒;吕四娘受到惊吓,返回天庭。

1744 鬼金羊归顺冥府,并被任命为冥府兵马大将军。

1988.7.14 蚩尤将封在碧冰剑内的虚日鼠释出;虚日鼠未入轮回,直接寄生在吴学宏的肉体上。

1988.7.26 冥府受天庭招安,蚩尤自焚于涿鹿宫,转世为李翊轩。程强出生。

1989.4.27 李翊轩出生。

2006 李翊轩与卢瑶瑶陷入热恋。

2009 吕四娘再次下凡,化名吕思阳。卢瑶瑶去世。冲霄子去世。

2012.4.23 李翊轩与吕思阳在丽江初识。

2012.5.18 李翊轩戳破吕思阳的仙女身份。

2012.6.8 李翊轩与董小灵在海淀图书城重逢,最终一同过夜。

2012.6.9 吕思阳撞上了李、董二人的偷情,并与李翊轩分手。

2012.8.23 虚日鼠再次伪装成蚩尤,犯下“知春里凶杀案”。

2012.8.25 李翊轩答应吕思阳的请求,开始查找凶手。

2012.8.26 李翊轩与吕思阳拜访鬼金羊,得《平武手札》。

2012.9.1 董小灵将《平武手札》的最后一页盗走。

2012.9.10 李翊轩遇见门左子,抵达位于魔王峰上的魔王观。

2012.9.11 鬼金羊获赠冲霄子的遗作《皇陵随笔》。

2012.9.14 李翊轩与吕思阳在二龙山上发现了蚩尤的留言,发现了假蚩尤的真实身份——虚日鼠。

2012.9.15 李翊轩与吕思阳返回魔王观,破解了门联的谜题,进入魔王冢。后李翊轩随鬼金羊进入冥府,与卢瑶瑶的游魂再度相遇,在不经意之间打开了天目。

2012.9.17 李翊轩与程强、董小灵见面,就魔王冢问题谈妥。

2012.11.24 程强的寻宝团集合,向魔王冢进发。

2012.11.25 程强被牛振杀害,虚日鼠恰巧遇到了这一幕,便在牛振离开后将程强的尸体挂在了杨树上。

2012.11.27 冯川杰被虚日鼠施法杀害。

2012.11.28 李翊轩戳破牛振的凶手身份,在之后的厮斗中将其误杀。

2012.11.29 最后的真相。

参与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 后发表或查看评论

“相关推荐”对你有帮助么?

  • 非常没帮助
  • 没帮助
  • 一般
  • 有帮助
  • 非常有帮助
提交
©️2022 CSDN 皮肤主题: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打赏作者

李马

你的鼓励将是我创作的最大动力

¥2 ¥4 ¥6 ¥10 ¥20
输入1-500的整数
余额支付 (余额:-- )
扫码支付
扫码支付:¥2
获取中
扫码支付

您的余额不足,请更换扫码支付或充值

打赏作者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