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中大规模MIMO系统通信的若干分析

文章前言:文章转载请标明出处。这是我专业选修课天线技术的期中作业,写了一个星期很痛苦,其实就是从十几篇论文搬了不同的砖拼成的论文。在写这篇论文之前,我对5G通信仅仅停留在课堂学习,因此这篇论文很可能有很多错误,因此我发表在博客上希望能够大家互相学习,如果有大佬们看了我的论文觉得有什么问题欢迎一起交流讨论。

5G中大规模MIMO系统通信的若干分析

XXX

(某211学校某学院,某市 某编码)

摘要:为了满足5G通信更高自由度、更高的空间增益、更高的频谱效率、更可靠的通信等要求,5G技术将采用大规模MIMO系统通信技术。本文从大规模MIMO系统、空时编码、信道建模、上行链路和下行链路通信方面讲述5G应用大规模MIMO系统通信所提供的增益效果、可行性和潜在问题,分析了其中一些技术的优缺点和未来研究的方向。

关键词:大规模MIMO系统、空时编码、信道建模、导频污染、通信

Some Analysis of Large-scale MIMO System Communication in 5G

XXX

(XXX)

Abstract:In order to meet the requirements of higher degree of freedom, higher space gain, higher spectrum efficiency and more reliable communication of 5G communication, 5G technology will adopt large-scale MIMO system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From the aspects of large-scale MIMO system, space-time coding, channel modeling, uplink and downlink communication, this paper describes the gain effect, feasibility and potential problems provided by 5G application of large-scale MIMO system communication, and analyzes the advantages and disadvantages of some of these technologies and the direction of future research.

Key words:Large-scale MIMO system, space-time coding, channel modeling, pilot pollution, communication

1 引言

我国IMT-2020(5G)推进组发布的5G概念白皮书[1]指出,5G的无线技术创新来源相对于以多址接入技术为主线会更加丰富,同时提出了大规模天线、超密集组网和全频谱接入等5G的关键使能技术,为5G研究提供了方向。截止2020年的最新统计[2],中国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用户48355 万户,比上年末增加3427万户,全年移动互联网用户接入流量1656亿GB,比上年增长35.7%,这给传统的无线接入网络以及通信传输带来了巨大挑战。

作为一种高效地利用带宽资源、大幅度提升频谱效率和高效率数据传输的系统,大规模天线阵列系统(Massive MIMO)被认为是5G技术中最具有潜力的传输系统。在基站侧配置远高于终端天线的大规模天线阵列进行波束赋形,实现降低传输干扰的同时通过简化MAC层设计实现数据的低延时传输,以及使用空分多址(SDMA)技术以利用天线阵列的巨大阵列增益和干扰抑制来实现频谱效率的大幅度提升。

2 大规模MIMO系统通信分析

2.1 MIMO系统介绍

早在5G通信以前,传统MIMO系统已经应用在多种无线通信系统,如3G系统、LTE、LTE-A等。传统无线传输技术主要是挖掘时频资源,但是Turbo码的出现使信息传输速率几乎达到了香农极限。显而易见,要想在此基础上极大提高信息传输速率,必须另寻他路。因此产生了多天线技术,它将信号处理从时域和频域扩展到了空域,这是通信技术的又一大推进。在2012年,瑞典Linkiping University、瑞典Lund University和贝尔实验室合作开发了工作于2.6GHz 的 128天线阵列。其结构不仅简单小巧,而且解决了不同的俯仰角的散射问题。通过实测表明当天线达到一定数目时(该试验测试总天线数量是用户数量10倍以上),用户间干扰可以被忽略,而频谱利用率可以接近理论最优,这一优异性能吸引广泛关注,因此5G通信采用了大规模MIMO系统。

大规模MIMO系统,包括了MIMO天线和天线阵列。在保证每根天线的独立性和无关性的情况下,多天线的作用就是空间分集和空间复用,在保证阵元间信号相长相消的相干性的情况下,阵列的作用是波束赋形。以下是空间分集、空间复用和波束赋形相关介绍:

空间分集:指多根发射天线和接收天线可以同时处理同一信号,虽然这不能提高空间传输容量和频谱利用率,但是却极大地提高无线传输的可靠性。
空间复用:指发射天线是多根,但是接收天线是多根或者单根,可组合成多路独立空间子信道用来传输多路不同用户信号,虽然可以较大提高无线传输容量或频谱利用率,但很难改善无线信道的传输质量
波束赋形:指多根天线在相关技术作用下,可以控制多天线发射电磁波的方向和波束能量,虽然可以获得较高的传输可靠性,克服邻区干扰,降低设备发射功率,提高通信质量,但是不能提高传输容量和频谱利用率。

2.2 空时编码

相对4G技术,5G技术能获取更高的复用增益和分集增益的原因是采用了空时编码技术。因为空时编码后的传输信号,不仅可以人为为各个发送端天线分配传输信号和时隙,而且接收端可以对各个子信道的多径衰落不同产生的衰落特性来提取信息,最终通过接收端接收完整的消息后重组完整的信源消息。实际上每一种空时编码提供的增益都不一样,虽然近年来研究团队对空时编码进行更深入地研究,但是依旧基于传统的空时编码。因此以下介绍传统空时码。根据研究[14],主要的传统空时码有Ⅰ类空时码和Ⅱ类空时码。

Ⅰ类空时码:它仅能应用在有比较准确信道估计以及传输子信道之间衰落差异较大的情况。Ⅰ类空时码有LSTC编码、STTC编码和STBC编码等。分组空时码(LSTC)具有较高的频带利用率,但无法达到最大增益,因此性能较差。网络空时码(STTC)是一种折衷了编译码复杂度、性能和频带利用率最佳码。分组空时码(STBC)是一种性能比STTC码稍差一些但是显著降低编码复杂度的Ⅰ类空时编码。
Ⅱ类空时码:根据信息论研究,在接收端不进行信道估计,且信道衰落因子在一段时间保持不变,因此它能应用在无法进行信道估计的情况下。Ⅱ类空时码有酉空时码和差分空时码等。酉空时码形似STBC,但是难以简单有效构造。差分空时码是一种以酉空时码为基础,利用单天线差分调制思想推广到多天线信道的空时编码。
级联空时码:采用级联码和迭代译码以达到香农性能极限并且解决多天线信道的问题,虽然级联空时码很大程度提高了空时码的性能,但是译码复杂度比STTC更高,实现会更困难。

2.3 5G技术MIMO系统分析

实际上在MIMO系统中,要想通过空时编码实现空间分集和空间复用,必须两者都要求天线距离至少在一个波长以上,尽量保证各个子天线的独立性。但是根据传统MIMO系统波束赋形的技术理论,波束赋形必须要求天线系统中各个子天线之间距离是半波长或者半波长倍数,因此理论上是波束赋形和空间复用、空间分集是无法兼顾的。传统4G网路的采用分米波技术,所建基站天线数量有限,因此无法同时兼顾三者。而且随着接入网络的用户数量逐渐增多,在3GHz左右的频谱资源已经十分拥挤,但是在毫米波频段资源十分丰富,因此5G通信采用毫米波技术来满足更大容量和更高速率的需求。

5G采用的毫米波技术使得天线阵列中的子天线尺寸局限在毫米范围,从几何尺寸和发送功率等技术支撑,5G基站和终端上安装天线的数据几乎没有限制,只需要采用时分双工通过上行导频进行信道估计即可。因此5G的大规模MIMO天线系统中由于其天线数量和几何尺寸的富余度,完全可以设计同时满足空间复用、空间分集和波束赋形应用的MIMO天线系统。但是也随着有限间隙内天线单元数量的增加,天线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天线之间的互耦影响越来越大。为此人们提出了许多减少天线之间互藕的天线结构,如研究[9]介绍的针对单一频段的缺陷接地结构(DGS)和电磁带隙(EBG)等、基于分集的解耦方法和适用于宽带解耦天线的模式理论以及该研究提出采用多馈电技术的双频双馈MIMO天线等等。

另外针对移动终端的MIMO设计,有研究[12]对于控制5G通信技术的天线阵列结构提出了一种模块化的平面微带阵列,设计用于28GHz频段,采用4×4的结构,能够连接到允许波束形成的射频前端,有较好的波束赋形效果和应用场景。但是在另一项研究[13]中,针对5G智能手机,对已经考虑了馈线效应的两根联结双宽带天线的4×4MIMO性能进行研究,最终得出4×4MIMO天线的研究应该考虑馈线效应的结论,否则馈线效应会严重影响系统传输的误码率和系统吞吐量。因此设计一个适用于发送端和接收端的MIMO天线系统仍然是一个5G技术的重大问题。

2.4 大规模MIMO系统信道建模

随着5G技术发展,D2D技术的发送端和接收端的都具有移动性,而传统的信道模型(发送端固定,接收端移动)显然不再合适。而且传统信道模型基于时间快照(drop based),即使距离很近的链路,其散射环境也是随机产生的,这明显与实际不符[5],因此需要重新建立全新的信道模型以满足5G通信。任何一种无线通信机制,信号都经历了从源端天线出发,以直射、反射、散射、衍射等方式,最终以多径形式汇聚到宿端天线的传播过程。所建立5G的信道模型必须满足有效性、可靠性和安全性等关键因素。

该研究[17]总结出多种信道建模模型,如TR 38.900、TR 38.901、COST2100、QuaDRiGa等等,但是基于几何的随机模型仍然是广泛接受的建模方法,而且理论工程上也具有可操作性,以及应用广泛的散射环境下簇模型在5G的建模,同时指出了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理论的信道建模方法,以满足无线信道时域、频域、空域传播特性以及空间环境的时变特性和移动通信中用户侧的随机移动性。然而,在MIMO天线的分集和复用技术研究中,理论上假设信道之间互不相干,但实际上信道之间能量相互影响永远存在,因此在信道建模技术上,依旧是5G通信技术一个研究重点。

2.5 上行链路和下行链路通信分析

MIMO天线系统基本传输原理为: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图1 MIMO天线系统的传输原理[8]

上行链路主要采用多点对点大规模MIMO通信,即配置极少天线的多用户与配置大规模天线的基站之间的通信,将相同的时频资源内多个用户将不同的数据流发送给基站。下行链路主要采用点对多点大规模MIMO通信,即配置大规模天线的基站与配置极少天线的用户之间进行数据传输,在相同的时频资源内基站将不同的数据流分配给不同的用户。在上行链路和下行链路通信中

研究[16]指出,近年提出的去蜂窝大规模MIMO系统,部署了大量分布式接入点(access point, AP),在相同的时频资源下同时为所有用户服务,有效缩短AP和用户之间的通信距离,最终获得空间宏分集增益和大幅度降低路径损耗和用户干扰。理论上去蜂窝大规模MIMO系统给小区内用户之间分配的导频都两两正交,但是如果相干间隔持续时间较短或系统内用户数量较大时,一部分用户必须重用某些导频序列从而导致导频污染。假如小区内采用了正交的导频,但是在小区间采用相同的导频序列组时,也会产生导频污染。其原因是在上行信道估计中,相邻小区之间的用户训练序列会互相污染,导致估计误差很大,因此TDD系统和FDD系统应用场景有极大的差别,大规模天线技术大都采用TDD系统,要想增加使用FDD系统的应用场景,必须要考虑信道估计、信息回传及干扰控制。目前来说,FDD系统大多应用在小区内的通信,小区间的通信大多采用TDD系统。

3 结束语

5G大规模MIMO系统是一个比传统MIMO更复杂、覆盖面更广阔的通信系统,与传统MIMO天线系统区别主要是后者受到天线数量的限制,无法同时实现高效的空间分集、空间复用和波束赋形,且传统的MIMO系统信道建模仍然有不合理之处;在5G通信时代,即便有制造工艺的提升,配备大量天线数量的基站,很但是仍有许多问题需要研究,如5G大规模MIMO系统的信道建模、移动终端MIMO天线设计、移动通信逐渐加重的导频污染以及空间调制技术的深入研究等。总而言之,5G大规模MIMO天线系统不仅需要在传统MIMO天线系统进行改进,更需要有突破性的研究成果。

参考文献:

[1]本刊讯.IMT-2020(5G)推进组发布5G技术白皮书[J].中国无线电,2015(05):6.

[2]国家统计局. 中华人民共和国202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1])[N]. 人民日报,2021-03-01(010).

[3]张建敏,谢伟良,杨峰义.5G超密集组网网络架构及实现[J].电信科学,2016,32(06):36-43.

[4]刘宁,袁宏伟.5G大规模天线系统研究现状及发展趋势[J].电子科技,2015,28(04):182-185.

[5]张平,陶运铮,张治.5G若干关键技术评述[J].通信学报,2016,37(07):15-29.

[6]尤肖虎,潘志文,高西奇,曹淑敏,邬贺铨.5G移动通信发展趋势与若干关键技术[J].中国科学:信息科学,2014,44(05):551-563.

[7]陈山枝.发展5G的分析与建议[J].电信科学,2016,32(07):1-10.

[8]张长青.面向5G的大规模MIMO天线阵列研究[J].邮电设计技术,2016(03):34-39.

[9]G. Jing, Y. Zhu, G. Xie and L. Zhao, “Dual-Band Dual-Fed 5G MIMO Antenna with Multi-Feed Technology,” 2020 Cross Strait Radio Science & Wireless Technology Conference (CSRSWTC), 2020, pp. 1-2.

[10]F. Boccardi, R. W. Heath, A. Lozano, T. L. Marzetta and P. Popovski, “Five disruptive technology directions for 5G,” in IEEE Communications Magazine, vol. 52, no. 2, pp. 74-80, February 2014.

[11]C. You, D. Jung, M. Song and K. Wong, “Advanced 12×12 MIMO Antennas for Next Generation 5G Smartphones,” 2019 IEEE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Antennas and Propagation and USNC-URSI Radio Science Meeting, 2019, pp. 1079-1080.

[12]T. Varum, A. Ramos and J. N. Matos, “Planar microstrip series-fed array for 5G applications with beamforming capabilities,” 2018 IEEE MTT-S International Microwave Workshop Series on 5G Hardware and System Technologies (IMWS-5G), 2018, pp. 1-3.

[13]Y. -H. Chen, K. -L. Wong and W. -Y. Li, " 4 × 4 4 \times 4 4×4 MIMO Performance of Two Conjoined Dual Wideband Antennas Including the Feedline Effects for 5G Smartphones," 2019 IEEE Asia-Pacific Microwave Conference (APMC), 2019, pp. 1488-1490.

[14]李颖,谢显中,王新梅.空时码综述[J].电子与信息学报,2002(12):1973-1979.

[15]肖丽霞. 基于空间调制的大规模MIMO传输技术研究[D].电子科技大学,2017.

[16]刘宁,朱翠涛.去蜂窝大规模MIMO系统中基于迭代剔除的导频分配[J].长江信息通信,2021,34(04):10-14.

[17]卢艳萍,刘留,付丽琴,邱佳慧,刘凯.大规模MIMO信道测量与建模综述[J].电信科学,2021,37(04):14-27.

  • 1
    点赞
  • 0
    评论
  • 7
    收藏
  • 打赏
    打赏
  • 扫一扫,分享海报

参与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 后发表或查看评论
©️2022 CSDN 皮肤主题:数字20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打赏作者

流荧静水

你的鼓励将是我创作的最大动力

¥2 ¥4 ¥6 ¥10 ¥20
输入1-500的整数
余额支付 (余额:-- )
扫码支付
扫码支付:¥2
获取中
扫码支付

您的余额不足,请更换扫码支付或充值

打赏作者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