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忠和资本的未结之缘

2004年7月,我大学毕业,考入了当地事业单位,其实我想申明一下自己家里并没有什么关系可以帮助我进入,反而家里祖祖辈辈都是农村里靠天吃饭的一介平民而已,但是很多事情就是有人想当然的认为你是托了关系走了后门,尤其以农村里的老大妈们围绕一起聊天的时候,更是八卦满天飞。 从小到大我对于学习这一方面还是有一定优势的,自初中开始便在县城里求学,当时的我甚至还是别人家里教育孩子的榜样,虽然喜欢学期,但生性比较安静的我根本受不了单位里的阿谀奉承,甚至一度讨厌这一份工作,。我天性喜欢过那种不被别人管但也不必去管别人的生活,喜欢当闲云野鹤,甚至喜欢当一个漂泊者,也许正是这个天性,使我与股票一旦相遇,就产生了相对于他人严重得多的后果。 2006年中,开始出现了牛市的苗头,性格比较内向的我便喜欢上了这个自由的市场,这份自由的工作,成都是一个地处内地但在各方面都紧跟时尚的奇怪的城市,炒股之风自然也不甘落后,相当比例的普通市民都炒股,甚至在我们这个严谨的机关单位,都有很多同事在偷偷炒股,某天旁边的同事悄悄说谁谁谁挣了多少钱,要知道那个年代的钱是铁打的真金白银,工资也就是勉强算了脱离贫困水平吧,喜欢这个市场的我便自己开了户,开始在闲暇之余对于这个市场去研究,去了解,去探索。

u=2741480164,1860295146&fm=26&gp=0.jpg

如今,距离那次市场的行情,已经十多年过去,十多年后的今天,其实市场已经告诉了我投资的最主要原则之一,只不过,由于我那时的阅历,我无法明白,或者即使明白了,也无法接受。因为他说到的原则就是:不要因为一时的暴富就以为自己是投资天才,我们每个人,如果投资有了大收获,都不妨仔细想想,这究竟主要靠你的才能,还是主要靠你恰好抓住了某个大的机会,如果是后者,你最好学会及时收手。 遗憾的是,如果不经历一两次由暴富到破产的轮回,又有谁能真的明白自己的成绩仅仅是来自于运气呢?如果不是亲身体验打回原形的切肤之痛,又有谁真的能站在自己人生顺境的山峰上,却发自内心地承认自己的渺小?这些,都是投资之道最重要的心节,打通了这心节,也就打通了任督二脉。从这个意义上讲,究竟是后来成熟的二级市场,对于心路历程的历练,并无二致。

此刻,我写下以上这些文字,我希望自己能做到一种哪怕冷酷的客观,希望自己仅仅是所有往事的一个无关的过客。无关,才能平和,平和,才能温暖。我从傍晚独坐到深夜,下了最大的决心,打算写完这个面向心灵的故事,写完我那业已消逝的15年青春年华。在这样的夜晚,是什么在撞击着我的心,使我必须倾述?——是对生命的怀疑,是对青春的热爱!——在我决心完成这个故事的一刻,我突然分不清楚是我像哈雷慧星一样掠过股市和他人,这个市场现在来看如昙花一般在我的人生之中打开了属于它的一页篇章。。 但也是在这一刻,我相信整个成都只有我的窗户亮着灯光,窗外夜风阴柔,我可以偷偷地在别人的睡眠之外独自悲喜,并且假想整个成都的湿润气息都只属于我一人,虽然我知道这仅仅是假设,但假设所产生的温暖却如此真实,它使此刻的我对生活充满感恩,对此也需要在这里去一下生命之中的过客,在忠和资本的那段日子现在依然难以抹去,和很多新人也好老人也罢,人总是一种喜欢群居的生物,那年我小有所成,在一个投资者聚会之中遇到刘国忠先生以后,他对于市场的诠释在我现在回首来看仍然认为十分之精髓,他的一个投资理念也在一直影响着我:先求胜而后求战,那段时间和全国各地的股友一起在线上交流心得体会我觉得还是十分充实的,虽然我现在离开了,但仍磨灭不了我对它深刻的记忆以及对我人生带来的巨大改变,每个人的结局最后必然一样,但过程可以不一样,生命的灿烂能否绽开还是需要自己的后天催化,夜已深了,暂且至此。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