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不劝退,我就是退。

作者:弗兰克扬

我从不劝退,我就是退。

我第一次想写化学和材料类的话题,纯粹是出于一个好奇点。

那就是,在2015年的时候,街头大妈都知道生物(包括动物,植物,农学)是一个坑爹的专业,不能学了,但是出国拿奖学金容易。

为什么,对于化学,尤其是材料这个专业,还普遍有那么深的误解呢?

其实,在就业的惨状和出国拿奖学金的容易程度上,化学本质上已经和生物没有什么区别了。

为什么,大家还是觉得化学就是一个普通的学科,和工商管理,市场营销什么的没啥区别。

更为坑爹的是,许多人不知道,材料学这个专业其实是从化学和化工里面衍生出来的怪咖,许多化学化工学院的老师,摇身一变,就成了材料学院的创始元老,然后换一套外衣,依然在搞着化学的那一套方法。但是paper确实好发了许多,以前所有人都盯着JACS,现在忽然多了好多选择,真是美滋滋。

彼时,许多人都对材料学有一个很深的误解,这个我早已在以前的文章里说过了,那就是觉得各行各业都离不开材料,所以材料很重要,至少是个万金油专业,好就业。

其实,这句话,你把材料换成自来水也一样,你看自来水厂的工人,多苦逼啊!


出于我以前混留学论坛的习惯,后来我虽然没有出国读博,但是还保留了刷那几个论坛的习惯,其实阻止我出国的几条原因里面,有一些就是在这些论坛里接触到的。

我以前应该有谈过当时为什么拿了几个offer后却没有出国,其中一个原因是当时见了一个在全美排名五十左右读博的师姐,她回国签证,我们聊了很久,她说他为了好拿offer,就没有申请工程类博士,最后去了一个纯理学的chemistry专业,然后现在她天天做实验的时候都在怀疑人生,因为她好像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不喜欢自己的专业。当然,那时候也和其他几个师兄师姐接触过,包括已经拿到offer的和留在国内读研的,发现情况竟然大差不差,这一点让我感到很吃惊。

吓得我当天晚上赶紧把两个学校的飞跃手册又看了一遍,无意中就看到了一个清华生科院的人写的东西,他很随意地提到了一个我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那就是,你不能为了出国而出国,专业才是第一位的,因为它是你为了获得学位必须朝夕相处的东西,并且深深地影响着你未来职业的选择。(这句话对于本科双非的学生换成考研和名牌大学也一样适用)

后来又在MITBBS上看了许多老博后的生存现状贴,还有在太傻和GTer上认识的人在QQ群里的吐槽,这里面的许多帖子以前就存在,只不过以前满脑子都是GPA,GT成绩和推荐信陶瓷手段,根本就不想这些问题,看到了也跟没看见一样,一扫而过,而当晚再次浏览时才发现,这才是最值得深入研究的一个问题。虽然十年前的时候,都是在说生物的不好,但是我心里十分清楚,化学也好不到哪里去,尤其是我自己要搞的有机方向。

当天晚上我就蒙了,彻夜无眠。


那一晚,我像看着一个傻逼一样看着自己,自诩一路名牌学校上来的人,怎么连这么浅显易懂的常识性问题都没有考虑过呢?

就在那个关键的一个月内,我开始第一次思考专业的问题,第一次挣脱学科本身,跳出去,用一个更加宏观的视角来看待这个学科,当我置身事外去研究这个学科和对应的行业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以前想的许多都错了,许多以为名校加海外背景或者单纯名校学历就能获得的一些东西根本就是想当然,至少我沿着当时眼下的这条路走下去是不可能的。

虽然那一刻我还不知道我自己喜欢什么,可以从事什么,但是至少我可以避免出国去学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专业的风险,最后被迫做一个老博后,碍于面子也不敢回国,郁郁而终。

因为那时候我家有一个邻居家的儿子就是去德国读博士,学金属化学的,头三四年都还经常回国,跟家里联系,从第五年开始忽然就联系不上了,像失踪了一样,家里的父母一夜头发就白了,这件事对我的打击也是挺大的。再加上给我发offer的全都是我用来保底的高校,于是索性就放弃了。

我当时的决定就是,先出去找找工作,但是研究生那边也同意去读,最后大不了出钱毁约,秋招的时候,我基本上一个本专业的职位都没有找,我那时候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单纯靠学校的优势去混一个不错的offer,没想到,人家一看专业名字就一皱眉头,然后又没有相关实习经历,基本上所有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过了一个不算很舒服的年之后,我开始尝试找专业相关的工作,我们专业最对口的当然是三桶油,而且里面也有不少直系的师兄,结果适逢金融危机,三桶油都大幅缩招,只有外地的分公司或子公司有offer,本部根本就没机会。后来也尝试了入学时想当然可以拿来保底的杜邦陶氏3M拜耳的销售代表职位,最后都是有实习经历的拿到了少有的几个offer,我们这种毕业了才知道找工作的人都没啥机会。

最后我手里握着几个垃圾企业的offer,在面对低薪本专业就业和读研之间选择了后者。在那个年代真的没有像如今这么热门的专业可以去选的,计算机还在憋大招,金融才刚开始改革,离那时候最近的火热过的专业,机械和土木还得有一年才能爆发呢。

不过那时候我所知道的是,那几个有名的管理学院和金融学院的研究生就已经不好考了,联系好了导师,导师看上你了,也得排队,因为他答应了太多优秀的学生了。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有些专业的研究生是要排队才能读的,而不是分儿高者得。

再后来我面对毕业的压力,为了保证尽快毕业,就不再关注这些问题了,一直到我拿到了毕业资格后。

这时候已经是五年半之后了,当时我以为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专业大概是怎么回事了,因为我所有的本科同学都已经面临过就业问题了,这个专业面临未来就业的惨态已经在我们圈内成为共识了,但是上网却发现大家还在就几个根本不值得讨论的很低级的问题在那里纠缠不休,谁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对此我感到很惊讶。

于是,一方面属于自己总结一下思路,为自己彻底走出这个怪圈做一些铺垫,一方面也算是留下一些记录,可以被有心人看到,所以,我写东西的第一原则就是不和别人争论,因为我很早就知道争论是徒劳的,是一种无聊的逻辑的循环。


这两年里我觉得最出乎意料的就是,每一年都会涌出一批萌新一样的新人重复问着同样的问题,纠结着同样的问题,或者是争论着同样的问题,我觉得这种情况真的不会有什么改变,尽管稍微动动你们的小手,善用一下检索功能,就能找到答案。

我从来都不觉得我是在劝退,因为劝退在我的记忆中是一个很负面的词,甚至负面到有些敏感,我只是去说清楚一些事儿,而我说清这些事儿最大的原因不是因为我讨厌这个专业,甚至都不是因为我自己因为这个吃了亏,想让后面的人有所警示,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当时这一行里面有太多无脑吹,瞎忽悠的人。

也许现在的在读生们已经感受不到这种现象了,毕竟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面对别的行业的冲击,和大部分学生毕业就失业和转行的事实,已经少有脸皮厚到可以天天睁眼说瞎话的人了,所以你们觉得行业内的人还行,这其实是舆论反扑后的结果,至于为什么会反扑,当初你被忽悠和伤害得有多深,后面反扑得就会有多猛烈。以前公开忽悠,猛烈忽悠的渐渐变成了私底下偷偷说了,至少不会说那种很无脑吹的言论了,就像十年前21世纪和生物就已经成为了笑话一样。

所以说,有些小朋友搞不清一些历史脉络事实,就开始瞎喷,我也是很无奈。

我来说,是为了纠正之前瞎忽悠的事实,有些小朋友却执着地认为这种行为叫做劝退,并且扩大到了别的领域,我从来都不承认我在劝退,我从来都是陈述事实和我个人对这些事情的看法,我从来都没有劝别人学什么,不学什么,至于你们怎么理解,那其实跟我没有关系。


两年多了,这种事情我也算是看的比较多,比较透了,许多事实无法改变,就像我今天下午说的一样,不要去批判学科本身,学科本身没有任何问题,也不要去说这个专业的培养模式的问题,那是制度性的东西,一般一个学校有一个专业培养计划设置不合理,那这种问题一定在别的专业也存在。

也不要试图去说服任何人,这是不可能的事,人只有可能自己忽然明白了,那跟是不是你说服的没关系,是他自己改变看法了,所以任何时候都不要试图去说服一个人。

从来都是只有威严下的屈服,没有说服。

把该讲的事实全部都讲完了,就可以了,把个人化的情绪表达完了,也可以了,不要扩大到要给别人建议这个层面,你没有这个资格,我也没有,成年人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就像我当初被忽悠做了许多错误的选择一样,我从来都不怪别人,因为不管我听了别人什么言论,最后那是我自己选的。

我也奉劝所有的看客,不要要求在网上写东西的人写什么东西,那是别人的自由,别人爱写什么就写什么,不要你觉得说什么的同时也要同时提供什么东西,别人既没有要说服你,也没有强迫你看,更没有收你钱,所以别人写什么都是别人的自由,不要随意地要求别人,更不要做伸手党,动不动就请提供XXX,求XX,你没有那个资格。


今天下午在看

宛若晨昏:写给分子科学与工程大一大二的学弟学妹们​zhuanlan.zhihu.com图标

这篇文章的评论区的时候发现,事情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有变,而且关于四大天坑的专业的问题,我能说的早就说完了,所以我也不会再多说什么了,想要的答案,在我的个人主页已发表的回答,文章和想法里面全部都可以检索得到,不要动不动就发私信问一堆重复的问题,我个人简介的那句不再私信回答。。。。那句话已经挂了很久了,还是会收到这些问题,我只能认为你们伸手伸习惯了。

这篇文章和我以前自己写的不一样的是,作者本人@宛若晨昏属于半公开式写作,属于同一圈子的基本上都能猜得到作者是谁,而且这篇文章还被文中提到的学院的相关领导转发评论了,所以引来了一群在读生,有维护学科利益的,也有维护学校利益的,这些都已经超越了问题本身,也是我不想看到的,我也知道,这些东西给他们看都属于徒劳,当你没到那个程度的时候,看了也无感。

所以,我以后就不再评论四大天坑的专业问题了,如果有个人的相关问题可以私下在值乎询问,其实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关于专业本身的问题,所有你想问我的,至少我能回答你的,在我的公开文字里都能找到答案。

所以,我不会改动或删除这些已发表的关于四大天坑的问题,我只希望,我不再公开过问这些问题了,也希望那些被我拉黑了,还不断骚扰我的人好自为之,有些天坑科研圈内人还请自重,互不相扰是最好的选择,不要再用相关问题来骚扰我或拐弯抹角地骂我了,我不劝退,我跟劝退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个人退了,我就是退本身。


我应该就是那种少有的,自己早就跑了,却还啰嗦了这么多的人吧!算是我言多了,但是我觉得这些废话保留着还总算有些用处,如果你看后觉得有用,也不用专门发私信来表达谢意,实在忍不住,就在我开了赞赏功能的文章下面赞赏个五毛八毛的就行了,更不用值乎提问,就是为了表达感谢,没必要,我现在自己跑腿儿,搬砖,搞投资,搞投机,艰难地走在财富自由的道路上,不指望所谓的知识变现,写东西纯粹是论坛时代养成的毛病,不写不舒服。

所以,我以后还会继续写职场,市场环境,产业发展等杂七杂八的看法,喜欢较真儿的人千万别瞎留言,因为我会拉黑你,你就当我是在每天编故事哄你们玩儿就行了,我个人所有的案例都是瞎编的,所有的观点都充满了个人极端的偏见,不接受任何质疑和论战。

所以,如果你写了四大天坑的雄文就不用发给我看了,因为退就退得干净,写得再好也不会点赞了,写得再让我哭笑不得,我也不会去评论了,但是我还会点评材料,化工这些行业,只是跟学生有关的,专业有关的,学位有关的,就不再聊了,真的有些倦了。

那些还在憋劝退文大招的朋友们欢迎在下面留言,我会最后尽一次力,把你们的留言精选上来,让看到的人好直接点击你们的头像关注你们后续的大招作品,比如 @云天 。还有写了很多又全删掉的 @卡顿比 ,还有转完后把回答文章全删掉,只顾美滋滋的 @shimmer

以后写了相关回答和文章想要点赞传播,还要靠@霍华德@材料劝退奥特曼 @到处挖坑蒋玉成等等…继续努力了。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