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瓦尔登湖》?

作者:半途叙说

2013年的盛夏,我的研究生读得索然无味,课题进展缓慢,已经达到毕业条件,可是离再进一步,还差那么一点点,此时的心已满是颓废,全然忘记了2011年刚入学时发誓要搞一个大新闻的豪言壮语,每天躺在学校边租来的小屋的床上,无所事事。

心里想着老板说的,还可以再尝试一次的合成路线,但是想想做了也不一定有结果,还许多条件需要借助别人的帮助才能实现,心里又不想麻烦别人。于是全身就在这样一种情绪之中被拖延肆意地蔓延,那时候我还安慰自己,拖延也未必全是坏事,发一篇一区文章,也不会改变太多我的命运。

于是,我那个时候的生活状态就是早上睡到自然醒来,先习惯性地想一下老板给安排的下一步的实验方案,然后再规划规划自己的学位论文,然后打开手机看看当时的综艺节目,到中午去楼下吃一碗面,然后回去继续发呆,觉得负罪感上来了,就翻看一下专利代理人资格考试的资料,假装给自己规划好了一条路,虽然连报名都没有报。一直熬到半夜,下楼吃一份麻辣烫,看着四川卫视的两天一夜等着夜晚渐渐加深,然后那种毕业后害怕失业,流落街头的恐惧感开始慢慢爬上心头,折磨着自己无法入睡。

于是,我就用绝命毒师来把自己催眠,每集老白绝望的眼神看得我虽然撕心裂肺,但是想想自己再不济也不会落到那个地步,便睡着了。日复一日,我在那个时期几乎看完了所有可以看的连续剧和综艺节目,顺带着看完了一直看不进去的《瓦尔登湖》,我发现每一夜先看一章高等有机合成,然后马上翻看一章瓦尔登湖,之前看得备受煎熬的两本书就全都看得进去了。

虽然,已经研三的我,对于再把高等有机合成看得更懂也没什么意义,但是这却成了我打发时间的唯一方式,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穷得连买房东一个月六十块的网费都没有了,那六十块我得留着买面吃。

后来,招聘季慢慢开始到来,我每天早上起来,奔赴招聘会现场,然后只要可以的,我全部都投一遍,于是就形成了这样一个循环,我坐下,然后年轻的HR看着我的简历,先把我华工的本科文凭批判一番,然后还未等我开口,再把我这个年轻人浮躁,不会干实事的本性揭露一下,然后再说你觉得我们公司很不错吧,可是你看起来差一点,然后我起身准备走,年轻的HR再喊一句,哎!别走啊,一个月四千块干不干?已经很高了。我挥挥手说,留给将来你的儿子干吧!

照例回去,买一份麻辣烫,我租住的城中村有一个搬啤酒的扎着小辫子的壮年小伙,每晚都会和我同一个时间去那里吃麻辣烫,每次他都坐我前面,闷头就吃,从不抬头,一直到吃完为止,看着他吃得那么香,我忽然觉得这十块钱一碗的麻辣烫就是价值不菲的神户牛肉大餐。

直到有一天,他吃得兴起的时候,前面的电视里播了一个搞笑的综艺节目的片段,他抬头看了一眼,这个时候,盘旋在他头上的一只黑色大蝴蝶忽然就被墙上的电风扇打到了,径直落在了他的碗里,等他再低头吃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幕,然后他愣了一下,把筷子扔到了碗里,起身走了。以后他再也没来过,也许他爱上吃砂锅粥了呢?谁知道呢,也许哪一天砂锅粥里发现了苍蝇,说不定他又回来了呢?一切都不可知。

十一月初的一天,我网申的一家外企居然破天荒让我去总部面试,我照例奔赴过去,做好了再被批判一番的准备,群面还未开始,就发现了一群刚下飞机的从英国回来的硕士,和面试官津津有味地谈论英国文化,面试官顺势问了我一句,你在英国哪个郡?我说,我在开曼群岛。那是我的母校被讽刺得最深刻的一次。

回城中村的路上,一个朋友打电话说,你会测核磁吗?我说会啊,他说,你来我这里,帮我打几个谱,再解几个谱呗!百无聊赖的我,去了那哥们的学校,帮他打了二十个氢谱,写了点分析报告,然后他的老板给了我一千块钱,还说,以后没活儿干可以去他那里,月结日结都可以。那一刻我忽然觉得我有点像著名的三和大神

于是,回到住处,我又有钱交了网费,继续看绝命毒师最后一季,看老白带着没用的钱住进了深山里,生无可恋。第二天,那个朋友又叫我去他们组带老板的读大二的侄子做个试验,说是为了出国攒科研背景,于是,我就给他做了一个不对称催化,一个减压蒸馏,顺带给他过了个小柱子,走的时候又拿了五百块钱。晚上的麻辣烫,多加了两个鱼蛋。真牛逼!

那个时期,我看完了老白最后的绝唱,也写完了自己的学位论文,准备答辩毕业。我忽然想明白了,其实一份所谓好的工作只不过是一个精装的打工仔,和工厂的工人并无两样,都为了赚点钱,然后吃饱饭后干点想干的事儿,运气好了,可以存点钱,买个房子,运气不好了,那竭尽一生也不见得买的了二环西城区的房子。

月薪超越两万的人又有多少呢?当你没那个能力去争取到那个位置时,又何必强求呢。属于你的那个位置,你白天干活,晚上睡觉,没几天就会走到,就像你目标是徒手建一座木屋,一天几个木板,一年后终有木屋。如果你手无挖掘机,又想盖摩天大楼,那就只能投湖自尽了。

于是,之后找工作的日子,我心态变了许多,除了能做什么就全部都投简历以外,我会很坦诚和平静地跟HR谈,我能干什么,我需要什么,当他压迫我时,我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就像手握三套金融城住房的人一样有底气,他们可以说老子一个月收的房租都比你丫工资多,老子可以不干!

我心里可以说,我一天十块钱就饿不死了,我怕什么。

于是,这种流浪者的心态伴随着我走了这么多年,只要每天都在获得自己期望的能力,总有办法慢慢走下去,让自己和社会加给自己的焦虑都飞走吧,虽然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但是,除了努力过好当下的每一天,你还能多做些什么呢?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