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中一部戏

“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如果什么都可以忘了,以后的每一天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那会有多开心。”
  若尘世能有一坛“醉生梦死”,那必是千金难求。人最大的悲哀,不是无法忘记,而是经历了沧海之后,不敢再有勇气和希望去面对浮云。或许,每个人,都如黄药师、欧阳锋,淡定从容背后有不为人知的心酸,坚忍刚硬之下有如流水不绝的柔情记忆。但,那只属于夜深人静下的苦咖啡,即使香醇袅绕,深沉迷醉,却亦伤身。那些回忆,在细雨缠绵、落叶葬花之时,莞尔一笑,足矣。生活还是在继续,生命还是有更多需要承受之重,清茶的淡雅,奶茶的香浓,才是长存久生,温软幸福的良饮。
   “你知道喝酒和喝水的区别吗?酒会越喝越暖,水会越喝越寒。”
   “有些人离开了之后才发现离开的人才是自己的最爱。”
   “一个人受到挫折,或多或少会找借口掩饰自己,其实慕容燕、慕容嫣,只不过是同一个人的两种身份,在这两种身份的后面,躲藏着一个受伤的人。”
  情伤,情殇。是一种如鱼饮水,冷暖自知的状态。站在身边的未必是心灵的知己,或许躲于阴暗的才是灵魂的羁绊。贞烈的感情总是不经一击地无法在光天化日下长存,或许惟有情薄,才能忽略落差,遗忘瑕疵。顿时觉得躲藏着的受伤的人,像猫。犀利,冷峻,独立,内心的温暖是不易察觉的遥远。一直不大喜欢偏冷的动物,生命已苦短,经历已坎坷,若身边的宠物也情疏意淡,便是无法深受的凄苦。想起假装,受伤越多的人反而越迷恋微笑的假面,故作坚强、故作淡定,哪怕旁人的揭穿,也是要不变声色的坚持到底。时间之长,肉面模糊,已分不清了真假的虚伪。是否慕容嫣不再动真情,酒的效力依然让她忘记了执念,忘记了自己到底是慕容嫣还是慕容燕。其实一切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自己的轨道里独自生活时,偶然的相遇让生命变得更加美丽……
   “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问起,你一定要骗我,就算你心里有多么不愿意,也不要告诉我你最喜欢的人不是我。”
   “每个人都会坚持自己的信念,在别人来看是浪费时间,他却觉得很重要。”
  亦舒说:“人生中最美好的日子,如果不放肆一点,对不起自己。况且,将来老了,没有闲聊题材”。赞同前句,不管是对何人何事的执念,不管别人是否理解和支持,只在于自己。经历了,便是一种财富,放弃了,便是一种解脱。一切的价值在于执念的等待之后是否后悔、遗憾当初的选择。白发苍苍后,即便孤独一人,即便生命将瞬间垂危,也不会惋惜年少的轻狂和不羁。执念,就如我始终以为,我们总会遇到那样的人,一个眼神可以洞晓彼此。懂得对方,欣赏对方,珍惜对方。可以不用天天一起,但不会觉得陌生。那些淡淡的情感,反而持续的更加久远。或许会一时的因为外界观念的冲击而受到动荡,但其本质是无法拔除的根蒂。柏拉图式的爱恋,才是能魂牵梦萦的羁绊。每个人都是他人窗中的风景,窗中的嘲笑、讥讽、赞叹、惋惜,又如何?内心充盈的世界不需要跟随别人的精彩。世界在自己的手中,摊开手心,细数掌心的纹路,写满夭折与意外,穿插多种悲伤与失落。像是与生俱来的印记,或许铸就了一生的颠沛流离。那又何妨,依然可以笑傲江湖,于偶然中遇见美丽。
   “越是单纯的女人就越直接。”
   “为了一个鸡蛋而失去了一只手指,值得吗?”“不值得!但是我觉得痛快,这才是我自己。”
  洪七为了鸡蛋女而去帮她报仇。光剑影的背后是否能看清敌人的面容,或许只能听见刀剑挥舞的风声和凄声惨叫的悲苦,却无法凝眸那一刀一枪的挥法。现实中有谁不如此?有多少带着黑纱假面出战商场的剑客,又有多少偏执迷恋的窈女?
  世人苍茫,当欲行一件事,抑或欲爱一个人的时候,有多少人会在值不值得的天平上衡量、踌躇,却在那万念之间,千思之中选择了执念。结局怎样又如何?生命的珍贵本在经历,在那搏与不搏,拔刀还是退后。不同的价值观,便会对于旁人的决定、生活方式不可苟同的想法,但最基本应是的尊重和理解。不论是爱情的执念,还是江湖的取舍,每人自有选择的权利和道理,或遗憾、或无悔,全在于个人经历了那番腥风血雨、颠沛流离后的心境。值得与否?是个可笑的疑问。欧阳锋永远也不会明了那份执着信念下的疯狂和痛快。
   “我的刀没有以前快,我以前快是因为我直接,认为对就去做,从来不会想什么代价,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变……”
  直接,或许是一种单纯的表现。因为不懂得,因为不明了,世事背后的冷漠和无情,即便了解,却也不愿同流,就如洪七言“我以为我和你混在了一起,没有了自己,我对自己很失望……”人总是在不断的新陈代谢,思想也如此。外部的变化,人事的混杂,无一不会对内心的坚守造成动荡,若在无意识的潜移默化中慢慢遗弃自己曾经的坚持,那是可怕的,亦是无情的。可怕的不是否定了曾经的自己,而是调整中的动荡让心灵不安,居所的流离让体肤碰撞剥离的苦楚。
 “这个沙漠的后面是什么?”“是另外一个沙漠,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看见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我很想告诉他,可能翻过山后面,你会发觉没有什么特别的,回头看会觉得这边更好,但是他不会相信,以他的性格,自己不试试是不会甘心的。”
  围城,我们从一座围城,跳到另一围城,乐此不疲,青春、友情、爱情……都是那一座座篱笆驻扎绿藤环绕的围城。或哭或笑,或乐或哀,背后的悲伤只有自己知道。时间给我们开了一个滑稽的玩笑,在年幼的时候渴望长大,却在长大后的无奈中不愿回头。人,一旦对什么产生兴趣或好奇,便会彻底地走到尽头。甘心了,尽力了,才能无怨无悔。追根究底不是一个好的习惯,弄到彼此都难堪才善罢甘休更是不当的行事,却是无法避免的直接。因为不懂,因为单纯,亦因复杂。所以,才会更加希望决绝的方式,或许自虐,但亦是自我解脱的捷径。
  “以前我觉得那句话很重要,因为我觉得有些话说出来就是一生一世,现在想一想,说不说也没什么分别,有些事会变的。”
  “在我最好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人都不在我身边。如果能重新开始那该多好。”
  对镜梳妆后的痛哭,无人能解,却意在其中。遥望窗边,海的波涛是否是声声的呼唤,清澈的眼眸或许因为铭记而永恒。生命没有如果,没有假设,可是,是否真如影片中贯穿的命书、易经的精确预言般,人事的更迭是早已注定的遗憾和淡漠?即使是宿命论者,也不敢苟同这是预言的论证,还是离奇的巧合。若能重新开始,恐怕也还是相似的结局。性格使然,他的自信,她的孤高,流星般的擦肩而过,只适合,你望沙漠,我望江,可是一生都无法忘于江湖。
  “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绝,最好的方法就是拒绝别人。”
  独居沙漠的欧阳锋,看尽了身边来来往往的人事,足够冷静坚强的面对所有。拒绝了一切,也拒绝了自己。或许,心房打开,看到的便不再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或是天际的漫延变化,抑或是水中倒影的柔情回忆。一个人的盔甲越厚,其实往往最终伤害最深的还是自己。欧阳锋早已放弃了走出去的欲望,因为他拒绝失败,他以拒绝的姿态对待任何可能的失落,而这使他从一开始就输了。其实沙漠是心的沙漠,是心的荒芜使得人世荒芜,心的寂寞使得世界都空无一物。心的边界,亦是沙漠的边界,寻找绿洲,才能出了这片沙漠。即使现实残酷,却还是希望能抱着一份纯净去看到世事的美好,怀着一份憧憬去看到未来的曙光。
  “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你反而记得越清楚,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我已忘记,不过还是贪一杯“醉生梦死”。

        以求,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曾一度认为外国的电影才有经典,看完后震人心魄,发人深省。原来是我们自己的很多东西一直都没有看懂。看完这部戏和这些的文字,有点喜欢这个插曲音乐,迷离、苍凉、充满了江湖与宿命的味道。

 

背景音乐:《天地孤影任我行》

阅读更多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