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界

拉菲尔德的世界

《五项核心度量》笔记3-满意工程

 
附录A 踉跄中的满意工程
做一点小小的注脚:
“Good Enough is Better Than Floundering”,意指与其在漫无目的、毫无章法地摸索,不若放弃为了完美的挣扎,仅仅去做到可以满足当前需要的努力。只要提到软件,不相关者总会觉得软件可以处理任何大小复杂的事情,相关人员则会担心其缺陷和可用性。事实上,在我们期望的软件技术与其实际处理能力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差距。希望越高,失望越大。在理想主义色彩占主导地位的时候,就会出现各种宣称可以处理任何问题的软件产品或软件开发方法;当方法论者走下神坛,就会发现真正的困难在于如何对软件方法加以裁减以适合实际的项目。“适合”是理论和实践相结合当中的最关键的环节。我们往往有着完美严格的理论体系,比如早期的空想社会主义,比如马歇尔的新古典政治经济学说,看上去很美,但是却不现实。随着软件业的逐步成熟,我们逐渐意识到实用性对我们的工作的重要。Good Enough,意为“够好”,并不是说很好,他也许比Good要好一些,也许比Perfect差很远,也许稍微比Stupid好一点点,关键在于Enough,Enough给我们制定了一个标尺,就是引进了一个我们需要迎合的对象:软件涉众。只要涉众对我们的产品满意,对它说Good Enough了,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满意质量(Good Enough Quality,GEQ),是基于这个够好概念的产物,最初主要源自软件项目的直接参与人员,而不是那些制定软件过程或提供咨询的人士,在软件工程学术界则更是缺乏相关研究。这种情况导致了相关概念的滥用,满意质量常被用来为软件中明显存在的缺陷做辩解,甚至有人认为软件供应商在软件产品中保留臭虫(Bug)是一种蓄意行为甚至是聪明的策略,这无疑造成了很大误解。美国软件测试实验室首席科学家James Bach的两篇文章(Good Enough Quality: Beyond the Buzzword. IEEE Computer 30(8): 96-98 (1997),A Framework for Good Enough Testing. IEEE Computer 31(10): 124-126 (1998)),可以作为GEQ的最好的入门。
阅读更多
个人分类: Inflexional PM
上一篇《五项核心度量》笔记2-与UML有关的阐述
下一篇《五项核心度量》笔记4-最小开发时间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