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向云帝国的铁王座:卖书的贝佐斯和卖软件的纳德拉

1

不同的青少年

贝佐斯由母亲和继父养大,专注到固执,各种想法频出;纳德拉的父母是政府官员和大学老师,给了他“同理心”和平衡的原始性格。

他们儿时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频繁搬家了。那些想养育出精英的父母,赶紧多般几次家吧,而且不是从东城搬到西城,是从上海搬到北京再搬到深圳。

不知道是不寻常的人都有不寻常的家庭经历,还是不寻常的家庭经历总能造就不寻常的人,苹果创始人乔布斯和甲骨文创始人埃里森都是不是亲生父母抚养长大,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由“硬核”离异母亲养大,而且还有一个“传奇”父亲--父亲和父亲的继女生了个孩子,亚马逊的创始人杰夫.贝佐斯是由母亲和继父养大的。

贝佐斯只是姓氏,杰夫.贝佐斯才是他的名字。

杰夫.贝佐斯的曾祖父是丹麦移民,父亲是一个最佳独轮车骑手,父亲18岁快要高中毕业,母亲16岁才上高一,两人就怀孕剩下了杰夫.贝佐斯。但父亲嗜酒如命,导致父母关系破裂。三岁时,母亲与来自古巴的移民米格尔.贝佐斯组成新家庭。

尽管因为父亲作为油田工程师的工作经常变动地点,搬了好几次家,但父母对杰夫.贝佐斯的养育照顾并没有松懈。

小杰夫三岁就把自己的婴儿床拆装成大床,在游乐园专注于设施上的皮带和滑轮,在幼儿园,有时过于专注,老师不得不将他连人带椅子一块搬到另一个地方。

8岁带着一群朋友,把废弃在学校走廊的一台电传打字机和学校唯一的电脑连接起来;自学编程,在电脑上开发了《星际迷航》游戏,还花了大量时间玩这个游戏。

只是因为父母报了班,杰夫才学棒球、橄榄球,但他不喜欢;而纳德拉将板球视为毕生最大的爱好。

杰夫5岁在家里的黑白电视机上观看了阿波罗二号登月,外祖父曾在一家军事研发宗鑫工作,常对他将火箭、导弹、外太空探索的故事。据杰夫高中时的女友讲“他赚这么多钱的目的就是为了探索太空”。

杰夫在10-16岁的每个夏天,都来到外祖父母的农场,这里离最近的商店和医院有100多里地。外祖父曾是二战时美国海军少校,杰夫和外祖父在农场里修理风车,严格公牛,改造泥土地,发明了一个开启自动门的装置,用吊车来移动破旧的D6卡特彼勒推土机的大型零件,甚至给狗做截尾巴的手术。

在这里,外祖父带他去当地的可图啦图书馆参观,杰夫暑假里阅读了大量科幻读物。

杰夫在家里也没闲着,让母亲往来穿梭于当地的一家无线电器材公司,购买一些小玩意的配件:自治的机器人、气垫船、太阳能炉灶等等的小部件。

此时,杰夫的标志--大笑声就已经给大家带来烦恼。有一次杰夫带弟弟妹妹去看电影,这两个孩子回来后,垂头丧气地说“杰夫的笑声实在太大了,这是在看电影吗,他的笑声把所有的一切都淹没了”。

杰夫在高中时,在麦当劳打零工,成了一名出色的油炸工,还学会了打手打鸡蛋。

杰夫的高中朋友认为,杰夫的好胜心爆棚

有一次,杰夫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宣布,他想要成为毕业典礼上致告别词的优秀毕业生。这一届共有680名学生。

杰夫拼命用优等生的学习成绩竞争这个任命书。连续三年当选学校最佳理科生,连续两年蝉联数学成绩最佳生。他不仅陈伟毕业典礼上的致告别词者,还得到了进入 普林斯顿大学的机会。

告别词上,杰夫说:“宇宙是最终的边界”,“在轨道空间站上创建永恒的人类居住地来拯救人类”,“把星球变成一个浩瀚无边的自然保护区”。

而纳德拉的青少年生活,则更接近于普通人,只是他的家境比普通人优越很多。而杰夫只是在十几岁以后,父亲成为埃克森石油公司的高管,家里的生活条件才逐渐优越起来。

纳德拉的父亲是一名倾向于马克思主义的公务员,很早就考入印度行政服务局。印度行政服务局是英国统治印度的旧制度的残留体系。那时,每年加入印度行政服务局的年轻专业人士只有100名左右,所以 他父亲在很年轻的时候就管理着一个拥有数百万人口的行政区,后来在印度安得拉邦的很多行政区都担任过职务。因此他们需要不停地搬家。

纳德拉的母亲本是在大学教授印度的古代语言、文化和哲学的教师,但由于需要照顾家庭,做了全职家庭主妇。

小时候,除了板球运动之外,纳德拉几乎对其他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有一次,父亲在他的卧室里挂了一幅卡尔· 马克思的画像;作为回应,母亲在他的卧室里挂了一幅印度司掌财运的吉祥天女拉克希米的画像。

父亲希望激发他的求知欲,而母亲则希望他过得快乐,不拘泥于任何教条。纳德拉的反应呢?他唯一想挂的就是板球英雄、海得拉巴巨星M. L. 贾伊西姆哈(M. L. Jaisimha)的海报。

放到现在,纳德拉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追星迷,而且自己上场实践的那种。

到纳德拉15岁时,他们家不再搬来搬去,纳德拉也入读了海得拉巴公立学校。

在十二年级的时候,纳德拉的理想是:上一所普通大学,为海得拉巴板球队效力,并最终在银行谋一份差事。

如果不是纳德拉的父亲是一名高级公务员,也许这就是纳德拉的人生轨迹。但纳德拉的父亲去了联合国驻曼谷的机构工作。纳德拉15岁时,父亲从曼谷给他买了一台辛克莱ZX 光谱(Sinclair ZX Spectrum)计算机套件,让纳德拉首次接触到了计算机,在板球之外有了一个和学业能搭上边的东西。

纳德拉未能通过印度理工学院的入学考试。只能进入马尼帕尔理工学院(Manip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选择了电机工程,据说因为这个专业和计算机的距离近一点。

贝佐斯在普林斯顿学的是电气工程与计算机科学专业,也是学校探索和发展太空的学生会主席。

纳德拉的青少年与板球紧密联系在一起,在硕士期间才和IT发生联系。

贝佐斯在青少年早期就与IT紧密相连,只是心中一直未曾放弃那个太空的梦想。

2

有了平台

纳德拉在是马尼帕尔理工学院拿到电机工程学士学位后,获得签证,前往威斯康星大学密尔沃基分校 (UWM)攻读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终于正式接触到计算机和IT。

这对纳德拉还是有些困难的,因为纳德拉此前并未正式学过相关课程,就像他自己所说“我可以写一些代码,但无论从哪方面讲,我都不是一名熟练的编码员”。

硕士毕业时,纳德拉终于“擅长关系代数,精通数据库和结构化查询语言(SQL)编程”。从编码角度,纳德拉硕士毕业时应该是逊于当时和现在的计算机硕士毕业生平均水平。

1990年纳德拉离开密尔沃基前往硅谷,第一份工作在太阳微系统公司(Sun Microsystems),开发电子邮件工具等桌面软件,后来与莲花公司(Lotus)一道,将该 公司的电子表格软件接入太阳微系统公司的工作站。这都是在工作站平台上编写桌面软件。


1992年,25岁的纳德拉跳槽到微软,从事Windows NT方面的工作,在Windows 开发者关系部门担任活动经理。工作头两年,纳德拉边工作,边在周末 飞去芝加哥完成了MBA课程。工作日,纳德拉带着沉重的康柏电脑飞往美国各地拜访客户,说服客户使用Windows NT。

几年后,加入内森·米 霍尔德(Nathan Myhrvold)建立的一个先进技术团队,成为一个开发视频点播(VOD)服务项目为“虎服务器”(Tiger Server) 的项目的产品经理。

但是由于该项目通过全交换异步传输模式(ATM)网络将“虎服务器”接入 家庭,所以项目还未上线,就已经落伍了,因为互联网兴起了。

这加入微软之前,纳德拉回了趟印度。他是为他青梅竹马的恋人安努回去的。

安努和纳德拉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安努的父亲和纳德拉的父亲是是一起加入印度行政服务局的,两家也是朋友。安努的父亲和纳德拉在板球上有着相同的爱好,在这方面有着说不完的话。

两家走得很近,社交圈子是一样的。两人小时候就在一起玩,上的同一所学校。纳德拉家里那只狗是安努家里的狗生的。

至于他两是什么时候相爱的,纳德拉说“就像计算机科学家所称的NP完全问题一样,我想过很多的时间节点和地点,但始终没有找到答案 ”。

安努在马尼帕尔读建筑学最后一年,纳德拉回到印度后,有一次两家聚餐。第二天,安努带纳德拉去眼镜店修眼镜,之后,他们在附近的洛迪花园(Lodi Gardens)边走边谈,不知不觉就是几个小时就过去了。在接下来的几 天里,我们一起参观德里的遗址。在潘达拉路停下来吃饭,在国家戏剧学院尽情游玩,在可汗市场的书店买书。然后,1992年10月的一个下午,在葱翠的洛迪花园,纳德拉向安努求婚成功。

1994年,为了安努能够去美国,纳德拉放弃了美国绿卡,申请了H1B签证


1996年8月,他们的儿子扎因来到这个世界,成为纳德拉生活的转折点。由于宫内窒息,扎因患有重度大脑性瘫痪,经常需要手术。两个女儿中,有一个女儿患有学习困难症,也需要特殊的照顾。

纳德拉努力保持家庭和工作的平衡

而此时的贝佐斯,继续他的精英之路。

贝佐斯1986年毕业后进入纽约的一家高新技术开发公司FITEL,为两位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工作,为股票交易者开发一款跨越大西洋的私人电脑网络。

1988年,进入华尔街的Bankers Trust Co,做到副总裁,但对刻板制度颇有微词,与美林集团的年轻员工哈尔希.米纳(Halsey Minor)筹划创业,准备通过传真机向用户发送顾客定制的业务通讯,但因为美林集团撤出承诺的资金,企业破产。哈尔希.米纳后来创办了在线新闻网CNET。

1990年贝佐斯加盟萧氏公司(D.E.Shaw&Co.),员工称其为DESCO,是一家定量对冲基金公司,贝佐斯于1992年成为副总裁。DESCO创始人戴维.E.萧(David E. Shaw)是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系的教授,开创性的将计算机和复杂的数学公式用在全球金融市场的不规则运作中。

在这里,戴维带领大家认识到了互联网的重要性,创办了免费电子邮件服务业务和一家允许互联网用户在网上交易股票和债券的金融公司,并探讨了“万货商店”的可行性。贝佐斯十分热衷这个项目,意识到要想获得巨额汇报,需要离开公司。

在戴维给贝佐斯时间考虑时,贝佐斯刚看完石黑一雄的《长日将尽》(The Remains of the Days)。这部小说讲的是一个管家满怀惆怅地回忆在英国战争时期服役时的个人抉择和事业选择。受小说启发,贝佐斯发明了“后悔最小化模型”,并以此确定在人生的重要关头,下一步该怎么走。

后面我们会看到,贝佐斯出轨离婚可能也是基于这个模型。

贝佐斯说。“当你处于危急时刻时,小事也会成为你的绊脚石。我知道,当步入80岁高龄时,我不会考虑为何在1994年的人生低谷时放弃了华尔街的优厚待遇。但我会为没有亲历互联网浪潮而后悔,因为那是一件具有革命性意义的事情。当我这样思考问题时……就不难做出决定了。”

模型和数字,伴随贝佐斯的工作,甚至是生活。

贝佐斯单身的时候,曾经进修舞蹈,因为他盘算着这会增加他遇到优秀女孩的概率。后来他坦言,一直在想如何增加“和更多的女孩交往的机会”。

‍由于长相普通,贝索斯还把华尔街学到的投资策略运用到了找女朋友上。根据金融市场的交易流程图(Deal Flow),贝索斯绘制了他自己的“交女友流程图”(Women Flow)。贝索斯可不是准备当广撒网、多交女友的花花公子,之所以如此认真,是因为贝索斯当时就非常明白,找人生另一半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几乎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必须要用专业的态度来对待。

贝索斯的“交女友流程图”具体就是找到尽可能多的办法,去遇见足够优秀的女生。找到足够多的样本,贝索斯就可以优中选优,其中的策略甚至包括去各种交谊舞会、以及求周围的朋友帮他安排相亲等等。贝索斯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回忆说,有一段时间,他都已经可以去当专业相亲选手了。

剧本并没有按照贝佐斯的流程走,但萧氏公司帮他实现了这个剧本。

萧氏公司的面试流程非常严格,还要求是名校的优秀毕业生。

在这里,贝索斯遇到了他人生中的伴侣:麦肯齐·贝索斯MacKenzie Bezos,1970年出身金融规划师家庭,从小喜欢看书、躲在卧室写故事,梦想当小说家。

麦肯齐是普林斯顿大学英语专业高材生,进对冲基金公司工作,打算赚钱好写小说。面试她的第一个人就是贝索斯,觉得这个学妹超级聪明、有活力,还很漂亮,“我连她高考分数多少都知道,哈哈哈。”

这个一直哈哈哈大笑的男人办公室就在麦肯齐隔壁,她很快爱上了他。麦肯齐害羞内向,跟贝索斯性格完全不一样,但有着一样的逆向思维:如果我因为怕羞而不去找他,以后会不会后悔?

一定会后悔。所以她主动发起攻势,邀请贝索斯一起午餐,才约会3个月就订婚;又过3个月就结婚,当时她才23岁。两人后来一共生育了三个子女,并且领养了一名来自中国的女孩。

是不后悔模型还是数字对贝佐斯重要?我认为是前者。

2019年1月9日,杰夫·贝佐斯表示,他和妻子麦肯齐·贝索斯决定离婚。麦肯齐很大方,选择拿走这对夫妇所持股份的25%,当然现在价值400多亿美元。

这一次,贝佐斯没有选择数字,因为数字对他只是一个数字,而“后悔最小化模型”告诉他,新女友劳伦·桑切斯的风情万种,错过了很可能是要后悔的。


贝佐斯与当时的妻子麦肯齐一起,于1995年7月16日成立Cadabra网络书店,后将Cadabra更名为亚马逊。

至此,贝佐斯经营亚马逊,纳德拉在微软稳步提升,两人都有了事业起步的平台,但还没有云,更没有成为对手。

3

陷入低谷

一开始亚马逊的目标就不仅仅是一家书店。

贝佐斯从创办亚马逊开始,只是选择了图书作为突破点,因为图书是标准化的,价格也是相对透明的,运输也比较简单。

很快亚马逊就不仅是卖书的了。当然也不能是普通的零售商。贝佐斯说“零售商分为两种,一种是想法设法怎么多赚钱,一种是想法设法让顾客怎么省钱,我们属于第二种”。

但想法设法让顾客省钱的零售商可不止亚马逊,好市多、沃尔玛都很便宜。

即使是一家网上“万货商店”,价值还能超过沃尔玛吗?沃尔玛可装不下贝佐斯的野心。

最初,“我们不是做零售业的”这句话的意思,只是说亚马逊不收零售业传统规律的束缚,比如无限的货架空间、定制个性化产品推荐、允许网站出现负面评价、二手货放在新品旁边。

但随着易趣盈利,谷歌上市,电子商务股票陷入低迷,包括亚马逊。

实际上,从20世纪90年代晚期开始,贝佐斯就声称亚马逊在电子商务技术方面处于领先地位,“是一家技术公司,而非零售商”。

但实际是,亚马逊的收入和利润还是靠买东西给客户获得的。尽管贝佐斯表示抗疫,但亚马逊看起来、听起来、行动起来、叫卖起来仍然都像是一个零售商,而且是那种不怎么盈利的零售商。

贝佐斯坚信亚马逊需要将自己定义为科技公司,而非零售商,所以他开始聘请技术专家,并授予他们带有一定隐蔽性的头衔。

2002年,贝佐斯聘请了斯坦福大学毕业的机器学习教授韦根,任命他为首席科学家。但韦根在亚马逊只待了16个月。

随后,贝佐斯请来了乌迪.曼博(Udi Manber)。曼博在亚利桑那大学担任计算机科学教授期间,出版了权威著作《算法导论:一种创造性方法》,后曾在雅虎工作。

刚开始曼博的职位是首席算法师,几个月后进入高管团队。曼博的职责非常广发:利用技术提高亚马逊的运作并创造出新的特色。每周要间贝佐斯一次。

曼博发起了书内搜索,以及一个叫做A9的通用搜索引擎。通用搜索当然没能大白谷歌,但孕育了后来亚马逊的广告业务。

在通用搜索技术和搜索引擎解决亚马逊网站实际问题上,曼博和高管霍尔顿发声了争执。霍尔顿是贝佐斯在DESCO的同事,也是密友。

但贝佐斯没有完全支持霍尔顿,导致霍尔顿离开,随后曼博也离开了。收到谷歌老员工、工程副总裁乌尔斯.霍泽尔(Urs Holzle)的邀请,去谷歌管理搜索团队,而霍泽尔则专注于谷歌的基础设施(也是谷歌云的基础)。

贝佐斯将亚马逊定义为一家技术公司的行动,陷入低谷。

亚马逊从1999年底互联网泡沫时期股价106美元下降到5.8美元,几乎只剩下二十分之一,市值从530亿美元跌到29亿美元,更糟糕的是还是亏损的。

在随后的十年中尽管电子商务突飞猛进,市值再也没能超越530亿美元,直到2009年10月,因为市场预计其云计算业务AWS年度营收将达到2-3亿美元,股价大涨30%。

2000年代初,微软此时尽管比亚马逊赚钱,但也同样陷入低谷。

微软在1999年底市值达到6205亿美元,成为当时市值最高公司,这个数字直到2012年8月,才由苹果打破。

但此后微软市值随着网路泡沫破灭而萎缩,市值长期在2100亿美元徘徊,直到2016年10月,才终于超过6205亿美元。

微软在1990年代后期,已经成为桌面软件之王。但随后的电子商务、门户网站、搜索引擎、Web2.0和博客、视频、社交网络、手机操作系统、只能手机等IT新浪潮中,无一斩获,全面落败。

微软在Windows和Office之外,只找到了Windows NT、SQL Server这两个产品向数据中心进发。

微软,好像也被时代抛在了后面。

4

生根发芽

1999年,为了更精准地掌握消费者的喜好,亚马逊以2.5亿美元的天价收购了网络流量分析公司Alexa。

2002年,计算机图书出版商蒂姆.奥莱利(Tim O'Reilly)飞到西雅图游说贝佐斯。

蒂姆.奥莱利是互联网历史上的传奇人物,最先提出了Web 2.0的概念,Media创始人兼CEO,是开源运动的坚定支持者,他常常自己掏腰包,赞助开源社区的活动和会议。1999年,他的出版社奥莱理媒体(O'Reilly Media),推出了全世界第一本开源文集:《开源革命之声》。他还有一本书《未来地图》,建议阅读,他是一个IT未来学家。

在这次会面中,奥莱利向贝佐斯展示了他们开发的一个复杂的工具——Amarank,可以每隔几个小时就在亚马逊网站上抓取到自己公司出版的书籍及竞争对手的书籍排名。以奥莱利建议贝佐斯应该开发一系列被称为应用程序编程接口或者叫APIs的在线工具,这样第三方可以很容易的获取到产品,价格和销售排行的数据。

奥莱利雄心勃勃的谈到可以将亚马逊的全部书店进行打包分配,并允许在其基础上建立其它网站。奥莱利说,“企业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他们自己能从新技术中得到什么,还应该让别人从新技术中获利”。

这些话是不是似曾相识?他们可能就是云服务的精髓,奥莱利IT未来学家的名头不是盖的。

贝佐斯被说服了。他带着网络开放的新观念,在内部宣扬公司应该做开发者也能使用的工具,“让他们给我们带来惊喜”。

当年春天,亚马逊还举办了第一次开发者会议,开发者和客户及渠道商一起成为了亚马逊的另一股势力。而这种新的观念也得到了一个正式的名称:亚马逊网络服务系统(Amazon Web Services,简称AWS)。

亚马逊的电商能力包含在了AWS中,其它网站能根据亚马逊的目录索引发表可选的商品,包括价格和产品详情,并使用其支付系统和购物车。

但如果止步于此,也就是一个开放API的项目,并不会有后来的云计算。

2004年,Alexa成为AWS的一员。

2005年,众包服务“土耳其机器人”成为AWS的一员。

但这些,都不足以导致云计算的真正兴起。

2003年,贝佐斯非常倾心一本叫做《创造》的书。作者史蒂夫 ·格兰德 (Steve Grand)是 20世纪 90年代的一个视频游戏《生物》( Creatures)的开发商。该游戏可以让玩家在电脑屏幕上引导并培育一个看似智能的生物有机体。格兰德写到:他创造智能生命的方法就是专注于设计简单的计算构件——原语,然后就有可以坐等那些奇怪行为出现。他甚至认为人工智能也应该是这样。

贝佐斯宣布:“开发者是炼金术士,我们的工作是尽己所能,让他们展示自己的炼金术”。并命令工程师展开头脑风暴,想出尽可能多的原语。存储、带宽、通信、支付和处理,都被罗列其中。

简单队列服务SQS被提上日程,简单存储服务S3被提上日程,这些都不足以导致云计算的真正兴起。

直到2004年末,EC2被不经意间提上日程,云计算终于在亚马逊生根,最终带动了一个行业的诞生。

贝佐斯直接催生了AWS各种服务的诞生,虽然其最关注的是S3,但EC2还是不经意间诞生了。

EC2的诞生,推动了亚马逊云计算业务的起飞。

而这时的纳德拉还在微软从事ERP相关的工作。

2000年代初,纳德拉在微软的商业解决方案部门(MBS)负责过Dynamics ERP业务,并主导了Dynamics CRM以及Office小企业产品线的开发。

2008年,纳德拉负责在线搜索和广告业务,2009年上线了Bing搜索引擎。

就在纳德拉负责搜索广告业务的同时,自2008年以来,雷·奥兹开始负责开发一个高度机密的云基础设施产品,代号为“赤犬”(Red Dog)。

雷·奥兹那时被称为比尔盖茨的接班人,这对他可能不是个好消息。尽管雷·奥兹公司首席软件架构师,但雷·奥兹此时并不向微软最高负责人鲍尔默汇报,而是STB部门的负责人汇报。STB即服务器与工具事业部,负责Windows服务器和SQL Server(微软的关系型 数据库系统)等产品,雷·奥兹的团队就属于这个部门。

雷·奥兹是由2005年3月Groove被微软并购而加入微软,在微软并无根基。

一个权力职位较低、拥有较高名誉头衔的人,被传为老板的接班人,负责的业务都是全新的没有收入只有投入的业务(Mesh和Live实验室、Azure),而且团队受制于一个老的业务和业务领导人,结果会是什么启示不难预测。

而且,雷·奥兹团队选择的是PaaS业务起步,也许是为了弯道超车,也许是不屑于模仿卖书的亚马逊。但无论是在内部还是对外,这个产品很难找到合适的用户。

2010年年底,雷·奥兹在一份长篇幅的内部备忘录中宣布他要离开微软。

此时,鲍尔默要求纳德拉担任STB部门的负责人。吸取之前的教训,这次由纳德拉这样的微软资深员工、握有实权的STB部门的负责人,负责微软的云战略。公司就发布了一份声明:“纳德拉及其团队负责微软的云战略企业转型,并为商业计算的未来提供技术路线图和愿景。”

微软的云业务正式起航,虽然比贝佐斯的亚马逊晚了至少4年之久。

5

拔地而起

2006年3月,S3刚发布的一个多月,并没有多少用户,甚至中断9个小时也无人知晓。

几个月后的2006年8月,EC2推出公开测试版,开发商们飞快涌入。与此同时,S3也得到快速发展。

EC2是通用计算,S3是对象存储,计算和存储原语联系在一起,产生了化学反应,催生了网络服务创业者的乐园。特别是EC2,因为通用性,将AWS拓展到网络服务之外,企业IT设施范围之内。

2008年,AWS收入超过1亿美元。

贝佐斯即将实现“亚马逊是一家技术公司”的梦想。

AWS业务前景愈加明朗之际,微软和纳德拉终于跟了上来。

纳德拉把Azure从边缘项目转为STB主要项目,并为该团队输入了更多的资源。

纳德拉把数据处理和人工智能作为Azure的差异化策略。这和谷歌思路一致。

有一次,纳德拉去湾区拜访几家初创公 司。会议中纳德拉和同事意识到,微软需要支持Linux操作系统。在团队结束当天的那些 会议之后,前往停车场的路上,团队做出来加强Linux支持的决定。


微软长期坚持的一个信条是,Linux等开源软件是公司的敌人。纳德拉意识到:现在微软已经无力为这样的态度买单,微软必须满足客户的需求。

开发者喜欢开源,那我用好开源,也参与开源,比亚马逊还要拥抱开源。

管它白猫黑猫,用户需要就是好猫。

纳德拉将Windows Azure更名为Microsoft Azure,是为了明确表示微软的云服务不仅仅与Windows有关,并决心在Azure中为 Linux提供一流支持。

纳德拉将Microsoft.Net和Visual Studio融入到Azure中。

纳德拉将Office改造为Office365,,推进Office产品的云订购模式。

巧妙的将Office365与Azure进行销售策略上的绑定,巧妙的将Office与Office365的营收进行转化,巧妙的将Office365、Dynamics等产品与Azure产品合成一条产品线公布营收,这个营收当然很多,几乎超过老大AWS。但单独公布Azure的增长率,Azure规模小很多,增长率铁定高过AWS。

印度人果然很善于摆弄数字。

在纳德拉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操作下,华尔街那些摇摆的投资人逐渐被稳住,并被说服:微软的云业务起步慢,但增速快,凭借在企业市场的积累和优势,将能逐步缩小与AWS的距离。

事实基本是按照这个剧本发展的。

2014年初,至少部分原因是纳德拉在Azure上的成绩,纳德拉被选为微软历史上第三任CEO。

那几年,纳德拉和微软的口号是“移动为先,云为先”。

事实上,移动并未给微软带来多少营收和声望,最多成为部分业务的重点方向之一。向云计算的大力转型,特别是Azure的营收增长,给微软带来了新的想象空间,以及,市值的增长。

微软现在重金投入的,除了云计算,混合现实、人工智能、量子计算也是重点方向,将来或许进一步增强微软云计算的竞争力。

AWS以客户需求和市场趋势、热门技术为导向,快速扩展产品组合与营收规模。

微软以竞争和客户需求、市场趋势、热门技术等多重导向,也在快速扩展产品组合与营收规模。

AWS秉承贝佐斯一贯作风,先发优势和规模优势,以及随之而来的快节奏迭代,令其领先地位几乎不可动摇。

微软吸收了纳德拉的同理心、平衡的技巧,兼收并蓄,海纳百川,用垄断性业务的重金投入、销售和财务技巧,催生了云业务特备是Azure的高速发展,至少一步步拉近了与AWS的相对距离。

6

通向铁王座

2011年,AWS收入逼近10亿美元;2016年,AWS收入超过120亿美元。2019年,AWS收入350亿美元。2020年第一季度来自AWS云服务营收同比增长33%至102亿美元(人民币720亿元)。

2020年最新极度,包括Azure在内的智能云业务营收同比增长27%至123亿美元。而外界估计微软Azure的季度收入在40亿美元左右

根据Synergy Research的研究数据,在一季度,企业的云基础设施服务开支同比增长37%。其中,亚马逊AWS在全球范围内的市场份额为32%;其次是微软,它的增速比整个云计算市场要高出20个百分点,市场份额过去四个季度中几乎增长了3个百分点,至18%

高盛曾在去年年底对全球2000强企业的100名技术高管做过一次调查,发现亚马逊虽然在云业务收入上领先市场,但微软仍然是最受欢迎的公共云服务提供商。

这项最新的调查显示,有56名技术高管选择Azure作为云基础架构(IaaS),而有48位正在使用AWS;有66名受访者表示,预期他们的公司将在三年内使用Azure,选择AWS的为64位。而在PaaS(平台即服务)领域,微软在企业客户群体中同样表现出持续的吸引力,击败了亚马逊。

2018年9月,亚马逊市值破万亿美元,成为继苹果公司之后第二家市值破万亿美元的企业。

2019年6月,微软市值破万亿美元,成为第三家市值破万亿美元的企业。

根据汉唐月分析,尽管微软和亚马逊拥有无数的新业务,但实际上微软和亚马逊市值中,云计算业务的市值大约占公司总市值60%左右。

根据最新的财报,亚马逊在2020第一季度营收为754.52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的597.00亿美元增长26%。净利润为25亿美元,每股收益5.01美元。而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35.61亿美元,同比下降29%。净利润中80%以上由AWS产生。

微软2020财年第三财季(相当于亚马逊第一季度)营收为350.21亿美元,同比增长15%;净利润为107.52亿美元,同比增长22%。

如今,亚马逊市值1.34万亿美元,微软市值1.48万亿美元,稍微落后于苹果1.53万亿美元。

亚马逊和微软之后,谷歌、IBM、Oracle、阿里云、华为云,并未放弃他们的云计算野心,这些也都是虎狼之师,一不小心,也有可能被这些暂时甩在身后的虎狼咬翻在地。

2万亿美元市值看起来还比较遥远。但云计算战争的结果,可能决定谁能稳坐1.5万亿美元市值宝座,胜者甚至有可能冲击2万亿美元市值。

贝佐斯奔放灵动,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是;纳德拉沉稳持重,无论在公司还是家庭,都是。

两个几乎没有共同点的男人,甚至可以说性格思维完全不同的男人,唯一的共同点可能就是光头了,用完全不同的路径和方法,分别将背后的公司带到了云时代的前沿。

一直卖东西却从不肯承认自己卖东西的贝佐斯,一直卖软件却从不肯承认自己卖软件的纳德拉,已经站在了通向云帝国铁王座的路上。

纳德拉日积一步,誓要斩落亚马逊,坐上云帝国铁王座,贝佐斯遥望云帝国铁王座,以及王座后面那深邃的天空。

转载联系文末。

展开阅读全文

Windows版YOLOv4目标检测实战:训练自己的数据集

04-26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实付0元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