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读者们谈谈《大道至简》这五年

:)

广个告先【china-pub书讯】:http://www.china-pub.com/196277


【前天拿到这本书的纸版了,印得不错。封面的风格也很谐调,开心ing...】

 

 

 

与读者们谈谈《大道至简》这五年

======

 

《大道至简》第三版(点评版)终于出版了,我得了点空想来写些东西——无论是回顾或者反思,都是必要的。但是真当我开始在键盘上敲字的时候,却连个标题都拟不出来。

 

我不是个“出书”的人,也不是一个“作家”。08年在北京的时候,因为没具体工作,所以一些社会活动里用了“技术作家”这个头衔,现在想起来,颇为后悔:我的主职,离作家这个角色其实很远。

 

但我的确写书。我常常给我的朋友们提到,我写第一本书(《Delphi源代码分析》)的时候,都没有考虑过能不能出版——即使不能出,就发成电子版好了。我写源代码分析,仅仅是因为我想那样做,并且认为努力一点,终可以做得到。直到后来写《大道至简》以及《JavaScript语言精髓与编程实践》都是这样的心态。先摆正了心态,再来做事,再来做人,再来说我做成了什么样子,我觉得,这样一步步地来讲,才是一个程序员的讲法。

 

首先很抱歉,这三本书,没有一本是“为读者写的”,或者写给“看”书的人看的。看书,有人着眼厚薄,有人着眼纸质,有人着眼文字上的好坏或功夫,这些都有。我当然也都在乎,出版社用的纸不好了、编辑对文字上改过了火,这些我也都是要说的。但是这些都不是因为“读者喜欢”,而是因为我想认真地对事对人,想认认真真的出版一本书。这么些年,我发给杂志社、出版社的稿件,甚至于电子邮件,我都会花不少的工夫排版、校订,我觉得那是一件事,该尽力做细。如同这三本书,我也只是把他们当成几件事情,决定了要做,就做细。没别的什么原因,动机,或者动力。

 

回到《大道至简》。一本书,出了三版,有很多人喜欢,也不少批评。但我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不再回应读者们的观点。但在这个过程中,我的确发现最初版本的《大道至简》不够完整与严谨,于是在第二版,我补写了两章三节,说清楚工程中的“管理”问题,以及如何认识“语言不过是工具”的问题。而到了第三版,我又补写了一章,只为了说清楚“工程不是做的,是组织的”这个问题。所以到现在这一版,“工程层状模型(EHM)图”中的各个环节,才算是真的说清楚了,才算对这本书有了一个完完整整的交待。如同我上面说过的,这并不是“为了读者”,而是出于对“写一本书”这件事情的尊重。

 

很多朋友与我谈到古文,包括评论《大道至简》这本书中引用的、撰写的古文。但我事实上不是古文方面的行家(*1)。我读书也多以现代的、技术类的书为主,兼读一些哲学的、历史的和社会学的。但总体来说,我读书不多,因为我读得太慢,一本书可能要读好几个月。我手边的书多在收集、整理、归目,这对我写东西来说,是有好处的。更确切的说,我读书的目的,多是为了解决问题和写书写文章,而非乐趣。求知并不是什么乐趣的事情,思考也不是什么乐趣的事情,同样,写古文也不是什么乐趣的事情。而我毕竟在《大道至简》中写了、引用了大量的古文。为什么?因为,那些古文也是我讨论工程问题的一条暗线(*2)。我甚至认为,在第二版中加入的“愚公移山记-续”,所讨论的工程问题比全书所论的更加重要,所以我才又写了一篇“幕后”,来细述这些(*3)。

 

但凡一件事情,我们都该有自己的观点。对于这观点,应该先说清楚它,再坚持它,再尝试否定它。《大道至简》一书三版,便是我在说清楚自己的观点。而我这五年来沉默与坚持,便是不断地向自己挑战:我说得对吗?我在陈述一种什么样的道?这是道吗?这是未来吗?这是方向吗?以及,这一切或许原本就是错的?!

 

我看过几乎所有网友对这本书的评论,感谢大家。但回到我对自己的质问上,我仍然有自己的观点:《大道至简》是工程的一个方面,是实践者的一个可能的视角,但不是全部。仅从这个方面、视角看去,软件工程就是这样的一个格局,解决的以及面临的就是这样的一些问题。而我,在这格局与问题面前,给出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答案。所以,事实上我请六位专家好友一起来点评这本《大道至简》的时候,“对专家所论,我不予反驳”这一主张,非但是出版所需,也实在是我无法反驳什么。因为在EHM这个视角上,我的观点就是那些,没有超越,也无有藏私。观点与看法就摆在那里,大家请畅所欲言(*4)。

 

很多东西,谁都懂,做的时候却总是不停地犯错,那是为什么?因为我们太重于“具体的方法”,而忘了看一看“具体的问题”,以及问题背后的真相。这些问题与真相,就是《大道至简》要说给大家的。而我,则时时在反思我之于工程的观点,并在工作中去实践他们、应用他们。我看到的现实问题,离《大道至简》所述的并无背离,甚至有些错误总在一遍又一遍地重演(*5)。我自己也在一点点地尝试、寻求解决之道,毕竟《大道至简》更多的只是给出了问题以及原则,而无有答案。我们怎么思考,怎么实践,怎么做一个具体的工程,还是在我们自己的手边、脚下,以及心中。

 

很感谢这一版中的点评专家、好友们,谢谢大家的支持;感谢在这几年中给我发来邮件的读者朋友们,谢谢你们的关注;感谢博文视点的编辑、编审与工作人员们,谢谢大家努力、细致的工作。更要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鼓励我、帮助我的周筠老师。七年时间、三本书,感谢周老师在这崎岖不平的著书出书道路中,予我无私的扶植与帮助,予我至微的关怀与开导。许多朋友并不知道,为消除“古文过多”的问题,周筠老师遂字遂句的批改过这本书——现在这本书读起来能令人更愉快一些,也是有周老师的功劳的。呵呵。

 

虽然我不是作家,但写书这件事,我仍将持续下去。如我一向说的,写书于我而言,只是一件事,只是思考的一个过程和工具,以及阐述我对于软件开发、工程与架构的观点的一种方式。很抱歉我不能以读者为先,写出一本标题上看来、或文字上读来让读者愉悦的书。但反观如今的出版市场(请注意我强调市场这个词),真正认真“写书”的又有几个呢?把书当成一回事,而不是一个道具的人又有几个呢?写书、出书等等,连自己要做的事都不尊重,连自己的言行与观点都不能负责,那么高喊着“为读者写书”、“写出读者爱看的书”等等,也不过是高阔之谈论,或市利之烟尘罢了。

 

在我正在写第四本书的过程中(*6),谨以此文回顾我这些年来的经历,并向读者们坦陈我对书的、写作的感受。再一次请读者们原谅,愿大家能喜欢这样一个认真写书的人,以及认真写的书。

 

其它(一):
=======

《大道至简》这本书五年来出了三版,大概如下:

 

   2004.11.01 - 2005.03.22,开始写“大道至简”第一版至完稿。
   2005.11.06,第一版(电子版)发布。

   【下载】:http://www.delphibbs.com/keylife/images/u40/thinking.in.flexible.engineering.zip

 

   2006.06 - 2006.12,开始写第二版至完稿。
   2007.03,第二版,电子工业出版社出版。

   【china-pub书讯】:http://www.china-pub.com/34356

 

   2009.08 - 2009.11,开始写第三版至完稿。
   2010.01,第三版(点评版),电子工业出版社出版。

   【china-pub书讯】:http://www.china-pub.com/196277

 

 

其它(二):
=======

(1) 与任真先生校订“愚公移山”的邮件:

http://blog.csdn.net/aimingoo/archive/2010/02/01/5275775.aspx

 

(2) 与邹欣先生就《大道至简》一书中的两个主要问题的讨论

http://blog.csdn.net/aimingoo/archive/2010/02/01/5275783.aspx

 

(3) 《大道至简》幕后故事,下载:

http://blog.csdn.net/aimingoo/archive/2007/05/17/1612450.aspx

 

(4) 旧文重发:行在道上,从局部到全局——与师者高焕堂、赵善中先生谈《大道至简》

http://blog.csdn.net/aimingoo/archive/2010/02/01/5275767.aspx

 

(5) 本来面目——大教堂、集市,与作坊

http://blog.csdn.net/aimingoo/archive/2009/04/23/4104813.aspx

 

(6) 第四本书是讲Erlang语言的,暂订名为《Erlang开发全景》,是由浅入深的一本书,现在有写到100多页。另外,第五本书是在规划中,应该与架构和工程都相关的,与《大道至简》是一个系列,将架构等其它角色纳入工程的范围来讨论,目前有近百页的初稿在写。^.^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