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劫》BY:晴芳潋滟 原创 若少世间误会,则无笔下文章。绝恋永远是用惨烈地误解换来。

莲花劫

潋滟,拥有倾城之容魅惑众生,月华幻化非人非妖,不知生时不解归日,纵使他有不死之身得以万年长存,却不如孤魂野鬼,至少它们生为人有亲,死做鬼有伴。
然而他呢?寻遍三界未曾有一人相似于他,天地之间唯有潋滟非人非妖更非仙……
人,怕他,声嘶力竭叫喊:妖,妖怪!
妖,怕他,敬而远之低呼:仙,灵气杀妖!
仙,怕他么?非也!他们嗤之以鼻:徒有仙表,红颜祸水乱世之妖……
三界无情他亦无情……

--------------------------------

飞花满月,本是良辰美景,潋滟之容,也属绝世之美。
但此时,飞花散落,被血染的殷红,妖艳惑人。
花落之地一片狼藉,血肉模糊的妖兽尸体罗列成堆,令人发寒,令人作呕,常人若见此景,好说,三魂也要丢了七魄。
可绝美潋滟只是勾着嗜血的笑容从尸身边拾起一具古琴,为这一具上古魔琴--伏羲,他斩杀妖人无数,染红了一身素衣。
从此,潋滟二字,芸芸众生闻之色变…………

--------------------------------

冰雪少年入凡尘
西子湖畔初见睛
是非难解虚如影
一腔爱
一身恨
一缕清风
一丝魂
仗剑携酒江湖行
多少恩怨醉梦中
募然回首万事空
几重幕
几棵松
几层远峦
几声钟
募然回首万事空
--天仙子

他记得,初识是在水气氤氲的西湖湖畔--
常说,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西湖美景天下闻名,他也是慕名而来……
迎风而立,流云长发在风中摇曳,妖艳惑人。
一身素衣却无碍于绝世容颜,七分魅艳三分张狂,慑人的眼乍看下漆黑如夜,细细端详,却闪着幽寒鬼魅的蓝光。
西湖美景也不过如此,莫不如他的晴芳小筑
他扯唇冷笑,那冷洌嗜血的笑容也美得勾魂夺魄。
确实,在他面前万物褪色,西湖也不过是世间的平庸之物。
果然,世间美好景物少之又少
他哼笑,欲拂袖离去,却见一抹青影如浮世惊鸿倚立船头。
踯躅,他凝眸--
纤尘不染如湖中白莲,眉宇间无世间奢华之气,举手投足一派高雅,如九天上的清月堕落凡间,恍然如仙。
霎时,他心动,如狂--飞身而去,不理游人喧哗。
他做事,从来都是随心所欲
轻点船舷,飘然而下
船上小童眼中惊艳他尽收眼底,唯有他两眼冷漠,清亮的眸澄净如水华光如月,对他的出现没有半丝惊愣。
他笑,放下魔琴,修长纤细的十指轻轻拨弄,伏羲弦上便流泻出一串清泉悦耳的声响--

峭壁参差十二峰,冷烟寒树重重。瑶姬宫殿是仙踪。金炉珠帐,香霭昼偏浓。 
一自楚王惊梦断,人间无路相逢。至今云雨带愁容,月斜江上,征棹动晨钟。

一曲《临江仙》如泣如诉,他含笑看他。
他冷洌的眼射过,让他的心几乎瞬间冻结。
“杀气太重,暴戾多于哀情。”淡淡的,他道。
愕然中听闻他的声音悠然婉转,而出口的话语却刺痛了他的心,第一次有人说他的琴音有如此瑕疵。
他伸手欲留住他,可他恍身飞去,只剩衣袂在风中飞舞。
惊呆,他看着愈见无踪的身影,原来他真的是仙--
怔怔的,他看,掌中残留的莲花瓣,唯有沁人的馨香缭绕不去……
-------------------------
一池白莲,纤尘不染,高洁傲岸。
他清衫布衣朴实无华,却赛过芙蓉宫内莲花万朵,发如绢丝,眉黛如画,一双黑眸轻灵透澈满是淡薄。
青荷,白莲化身,万列仙般中仅算花中上仙,却一身傲骨,容颜秀美,诸神对他也宠爱有加。
无欲无求,他只爱莲,在繁华似锦的天宫,他只喜欢这香远益清无艳清华的白莲。更无意于外界纠纷,是仙,是妖,是谁,他都漠不关心。
他缓启朱唇:“你走吧,再好的莲也会被你的杀气所染。”
“青荷,你眼里只有莲花,难道那些花会比我更美?”他受伤的大喊。
震怒的人有一张绝世容颜,一双魅惑人心的眸子,正是三界不容的潋滟。
他妖邪猖狂,此刻正立于天宫之内的芙蓉宫。他连天宫都能闯唯独闯不进他的心……
“你的美,三界闻名。”他答得冷若冰霜。
“对你,却是乌有之物,是么?”
他笑,笑得悲哀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哪怕他满腔热忱也换不来他嫣然一笑。
看他默然,他说:“青荷,我会再来。三月之期,我不杀一人,芙蓉宫里等我。”
纵使为眼前清丽,倩雅的人儿,弄得伤痕累累,他也决不放弃。
如来时,他走了,走得无人知晓,形同鬼魅。
何必呢--
望着离去的背影,清亮的眸子笼上一丝忧愁,无奈的叹息后,又埋首于莲花从中,细心的打理它们……
--------------------------
青森柏下,紫藤花边,一琴,一人
黑色长发宣泄而下,有几丝凌乱狂放,散落在嫣红的紫藤花上,他炯黑的眸子深不见底幽艳勾魂,还有忧愁无限……
他抚琴,轻拂,扬手--
凄凄惨惨秋渐紧,风雨更潇潇
欲说相思渺无处
青衫布衣
但盼两相惜
月上莲花凝香远
征鸿嘹唳,无情休?
音乱,弦断--
点点殷红滴溅在亲身上,迅然消失
魔琴连他的血也吸,他失笑,心乱如此,魔琴弦断
青荷?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如此执意于莲?
不解……
就像不解自己为何执意于青荷……
于是他在身边的池子撒下上千莲花籽,数月后便会开出青荷喜欢的花。
他笑,笑靥如花,妖艳诱人,期待能让青荷来赏他种下的一池莲花。
突然,风云色变,嫣红的紫藤花瓣在风中飘舞美得煞人。若在此死去,想必也是唯美之事。
妖艳的笑容似乎变得诡异,他盯着眼前慢慢聚集的东西--大大小小的妖。
这些妖太丑,面丑心更丑。
可是它们丑,却贪生,本不应来找他,来此晴芳小筑等同自寻死路,如果他愿意,只要一瞬,他们就会灰飞烟灭,化为尘埃。
可他,答应青荷,三月内不杀一物--
心猛然一颤,它们如何得知……?
青荷,会是你么?
他摇头,青荷不会如此,即使青荷无意于他,也不会踏着他的情意来害自己,他不信,更不愿信。
平生第一次,他没有选择杀戮,食指在琴弦一点,形成一个无法逾越的结界。
妖,太弱,在此,他可以安然度过三个月,伴着不安的安然,心声乱过琴声,吞没外界无休的叫嚣声。
你变成懦夫了么?潋滟,你以为自己真的是仙么?
你这三界异类,竟然会为情所困?
真是不自量力,奢望吧!
诸如此类,等等……未曾断过……
他只是用心一声又一声的问着:青荷,是你么……?

………………

三月期限本应转瞬而过,但对于他,却恍如千年
终于他可以再见他……
拂袖而上,直入云霄,通往芙蓉宫的道路他早已铭记于心,恨不得背生双翼直飞芙蓉宫--
可,他停下了,就在他踏入天门之时,让他惊呆--
天兵神将,成千上百把南天门围的水泄不通,他们是在等他,等他自投罗网……
“为何?为何你们会知道……?”
他眼睛通红疯狂的叫喊,此景让他恐惧,不是恐惧天兵神将,而是恐惧他们背后那个呼之欲出的可怕真相。
四下,是冰冷鄙视的目光,天空轰轰作响--
“潋滟,你以为天界其能容你自如来去吗?”
苍劲的声音满是嘲讽,他知道,声音的主人是三界的主宰,高贵的天帝。
“没道理!你们的无能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反驳,养尊处优的诸神怎么可能发现他的行踪!
“休得无礼!”天帝大喝,随即又用只有他才能听到的意念传声,好似在耳边暧昧的嘲笑:本尊的青荷是好孩子--
言罢,便纵声大笑,恣意狂放。
他的心霎时间碎裂了--
果真是你……为什么……为什么……
他怎么可以出卖他,怎么舍得如此伤害他……
把他伤得体无完肤,撕心裂肺的痛……
他呆怔,沉默无语,他已忘记他现在身处天宫被敌人团团包围--
更没注意,天兵神将手中的利器猛然刺来,刺入,刺穿--
血涌出他的身体,要命的痛楚……
可是,他的心更痛……
突地,他发疯的狂笑,笑声响彻云霄,笑得悲戚
诸神用不可理喻的眼神生冷的盯着走在疯狂边缘的他,冷漠、鄙弃、嫌恶--
他们怎么会了解他此时的痛苦,被心爱的人背叛的锥心刺骨的痛!
痛得他几乎要死去……
可是……他不能……不能死在这里,他要见他!问他为什么……
诸神开战,他反攻
扬手唤出魔琴,连同愤怒痛苦一起发泄出去
操着魔琴,一骑当千
他要看看,神仙的心是用什么做成的,怎能绝情到此!
砍、杀、踏平南天门!
上千神将死伤无数,他的衣早已被血染透,有仙的血,还有他的血……
血光下,他的脸因痛苦而扭曲,他的眼冷绝如铁
你背叛我,我也决不放过你!

三个时辰的厮杀,让他心脉尽伤,杀仙恐怕是最大的罪孽,为此,他可能丢掉性命,可能法力尽失,可能……可能……无数的可能……
即使五雷轰顶,魂飞魄散,他都不在也不去想,只是拖着遍体鳞伤的身子,踏过满地尸首,一步一步逼近芙蓉宫。
终于,青色的身影又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仍旧埋首于莲花池,仿佛并不知晓南天门的腥风血雨。
朝思暮想的人儿就在他面前,如同昨日,可在天帝吐出那句话的刹那,一切都随之毁灭。
为何清秀高洁的外表会有那么险恶狠毒的心,带着堆积的愤恨他嘶吼,咆哮:“青荷!为什么!”
他闻声,回眸,愕然,怀里的莲花散落一地--
他对上清冷寒光的黑眸,是熟悉,也陌生……
他记得那双痴痴的美丽眼瞳总带着无限忧伤凝视着他,如今,他一身鲜红站在他面前,眼里,是恨……
心颤……
“你……为何……受伤……”
“为何?”他扔下魔琴,扯出凄凉自嘲的笑意,别再被他的外表骗了,是该清醒了,潋滟……
他指着自己的胸口,一字一句:“我的血是为你流的,衣上的血是为你染的,死在我手里的仙是因你才死的!你不再高洁,你和我一样卑下,比我更可耻!”
瘦弱单薄的肩颤抖着,他不解……
平静的眸子里总算有了惊慌,是因为他做了坏事吧!背叛他!害了他!
可笑!他真是眼瞎了,怎么会被他的外表所欺骗--
“别再装了,青荷,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他扑向青荷冷酷残忍的微笑,“就用你来补偿!”

青荷的心霎时凉了--
为他……掀起的腥风血雨……
疑他……出卖陷害了他……
他并不信他……不信……

他闭上眼,不再反抗,任由他撕开自己的衣衫,露出冰肌玉骨,任由他身上血腥染上他似雪肌肤。
屈服于我了吗,青荷?
你要在这销魂夺魄的时候还不退下高洁的外衣吗?
就在你最喜欢的莲花前,就在圣洁的芙蓉宫,彻底的玷污你吧……
他带恨的吻上他冰凉薄唇,粗鲁的索取掠夺。他享受着身下的旖旎风光,未有任何前奏,他进入了他,终于,他们融为一体--
他看到他的泪黯然决堤,这撕裂的痛楚让他无法再漠然下去,他竟然会有心痛的感觉……
他轻柔的吻去泪,口里喃着:“我不想的,我不想的……痛吗?你恨我吗?如此肮脏的我的玷污了你,你再也不是纯洁的莲花,恨我吗?”
“我不恨你,就算是对你的补偿……”他说,可是口气依旧冰冷,还是那么缥缈无情。
狂笑,“好一个补偿,我无法得到你的爱不说竟然连被你恨的资格都没有。青荷,用你的身子补偿吗?你好无耻!那么就好好补偿我吧!”
青荷无语,只是默默的留着泪。
潋滟无情,疯狂的掠夺一次又一次。
青荷的血潋滟的血,杂糅在一起,染红了莲花池,白莲竟然燃起了红焰--
违背真实情意的痛苦结合……

从那之后,潋滟带着青荷离开芙蓉宫,把他求困在晴芳小筑。
他守着青荷日日销魂,在七尺布衣下的纤细身体,越来越消瘦,骨受嶙峋让他不忍触及,憔悴如斯想必是恨他的吧,恨他毁了他的清白幽禁在此。
他问:“恨我么,青荷?”
可无数次的,只得他淡淡回答:“不恨。”
他还是唤不起他的任何情绪,他从没见他笑过……只有当日在芙蓉宫占有他时流出的泪刻骨铭心的痛……

时过3月,他之前在池子撒下的莲花籽含苞待放。
他欣喜的带着青荷来看,终于,他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柔情似水,还有那粲然的笑容,让人心醉。
他紧搂住,不想放开,他怕他怕他会失去他。
每次他在风中站立,都摇摇欲坠,好像要随风而去,如今他笑,笑得美丽却好虚幻,他总感觉他就要失去青荷了,为何他听不懂他的心跳……
慢慢的他搂着柔顺的他睡去……


那是哪……?好像是芙蓉宫,好熟悉……
清丽的他站在池边,呆望着红艳如血如火的莲,那莲怎会变成那样……
还有,一个傲岸英俊的霸气男人站在他身边,他说:“青荷,我的孩子,你终于回来了,本尊好想你。”
“是陛下监视我……”他惨白着秀气的容颜面对身边看似仁慈的男人--天帝。
“孩子,不要那么说,我爱你啊,我怕你受到伤害。”天帝道貌岸然。
“陛下围捕潋滟,却没有阻止他带我离开?陛下,你利用了青荷……”他的声音瑟瑟发抖。
天帝拦住青荷,“孩子,你是我最爱的孩子,只要你帮我杀掉潋滟,我会封你为上仙。”
“这就是陛下的目的?我若拒绝呢?”
仁慈的脸霎时布满阴霾,“你若不从,我便以你和他私通逃逸的罪名打你下凡,经历人间生死离别的痛苦,十世轮回。”
“好,我拒绝。”说的绝然。
“什么?”天帝不信,“你爱上他了,青荷?”
“没有,我只爱莲,只爱莲……”缥缈的如一缕孤魂。
“不后悔!?”天帝震怒了。
“不悔。”
“好,来人啊!将这个无耻之人拖去南天门接受审判,历尽劫数十世轮回!”
三届的主宰,仁慈的天帝绝情冷然,不从者挡他者,唯有死……


“青荷!”他猛然惊醒,却发现怀里的他早就不见踪影,那梦让他好心慌……
不顾身上的伤,不顾法力失掉大半,他又闯天界。
他现在只想跟他说:你不爱我,不要紧,我还是爱你的,爱着你的,不再伤害你,只要你跟我在一起。

南天门一片死寂,他看到初识时,青荷身边的小童在等他。
“青荷呢!他呢!”他摇着小童疯狂叫喊,恐惧越来越深。
小童潸然泪下,哽咽的说:“被天帝打落凡间,十世轮回。”
霎时间,他如五雷轰顶,一阵眩晕,那梦是真的……
为何……他错怪青荷了么……
“荷仙要我在这里等你,他说你一定会来,要我把这个交给你,然后让你赶快离去。”说着,小童递给他一朵红莲和一封书信。
他急忙颤抖的打开信笺,模糊的看着上面娟秀的字迹:
你对我的情,青荷铭记于心。一切错在青荷,青荷的逃避,害了仙友,更害了你,所以我并不恨你,潋。
青荷爱莲,只爱莲,爱莲,潋,你知道吗?那朵红莲是由你我血液染红的莲。
我爱那朵莲,红得妖艳的莲……
他生未卜此生休,来世我不为仙,方再续前缘,以补青荷此世亏欠。
希君珍重……

读完,他早已泪眼模糊,他捧着那朵红莲,他好懊恼,为何现在才明白他的话语。
若他不爱他,怎会再躲了他清白之后不恨他。
若他不爱他,怎么会跟他离开芙蓉宫。
若他不爱他,怎么会宁远十世轮回而不加害于他。
红莲,如同自己一样妖艳的莲,他叫他潋,他说他爱莲如爱潋阿……
为何此时才明白……
蓦然回首万事空,一切已惘然……

过了不知多久,有关潋滟与青荷之事在三界好似被遗忘一样,无人再看过潋滟其人,有人说他在天界伤重致死。也有人说,他殉情而去。还有人说,他隐居深山。众说纷纭--

唯有在晴芳小筑,那一池白莲知晓真相--
他种的莲终于开了,开的纤尘不染,高洁倩雅。
若青荷十世轮回,他会痴守千年,寻他十次。
天不变,情难绝--

醉里妖娆,醒时风韵
人怜花似旧,花不知人瘦
谁知人憔悴,对花空凭思忆--

-全文完-


后续——融


 

 

春至,微云如画,溪水为歌。
山涧,柳絮纷飞,子规啼血--
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每年春天它定然这样叫着,可他归去何处,情归何处?
哀叹,空有一池白莲……

花开花落,春去秋来,年年岁岁又几许?
不变的是--
一琴、一人……

恍然间又是白雪皑皑,今昔又是何年?
他茫然的看着已被冰雪覆盖的莲花池,雪夜总是寂静的让人悲哀。
时间磨去了他杀人如麻的暴戾,磨去了傲世三界的轻狂,却无法磨灭他对青荷绵长刻骨的思念。
花前月下暂相逢,苦恨阻从容。何况酒醒梦断?
滚滚红尘,茫茫人海。几次,他历尽艰难好不易寻获他,却终因种种仅得片刻依偎,转瞬他又从指缝随时间流走……
每一次都是痛彻心肺,每一次都让他伤心欲绝。他要失去他几次才能得到亘古的陪伴?上天怎能绝情到此,让他尝尽生离死别的痛苦。
每一次他都迷惘的看着他,每一次他都要压抑那深如四海的绵绵情意,只因他忘了他……轮回转世不拥有前世记忆,他对他的陌生让他惶恐神伤。
一次又一次的痛几乎让他疯狂,几乎让他崩溃……其实他并不坚强阿……其实他已经要被记忆的毒药所吞噬,他总是寂寞一人……总是无人陪伴……
临晚景,忆当时,愁心一动乱如丝。
噗的一声,他喷出鲜血数口,不停的咳着。
点点炽热的殷红把冰雪一层层的融化,好似盛开的红莲。
为何……他会气血翻腾?
为何……他会头痛欲裂?
难道死期将至,他也会死吗……?
恐怕他若死去会是永远的死亡,他只不过是月华幻化的一缕孤魂,若死则形神俱灭化为尘埃。
可,他若死,他的青荷怎么办?
他若死,谁来照顾他的青荷?
他若死……他若死……便只希望有人善待他的青荷。不让他难过让他快乐……那是他的青荷阿……
终于,他无力的瘫倒在琴案上,任风雪飘摇吹过两鬓,他真的无力了……
大雪是否会将他湮没呢?他笑……
苍白的唇挂着魅人的笑容煞是凄凉,也许死去会从痛苦中解脱……
可他不想忘了青荷,更不想青荷忘了他。
他日种种终成似水无痕……苦笑……公平总与他无缘更何况幸福。罢了,他已心灰意冷……
就在他失去意识的刹那,赫然出现一抹白色身影形如飘雪。
他白衣胜雪衣袂随风舞动像是雪中飞蛾,及腰的青丝恣意的飞扬被一片凄白衬的格外耀眼。
他眉黛如画,肌肤似玉,尤其是那双冷若寒潭的湛亮眼眸,漆黑胜夜,寒光赛雪。
他欠身抱起伏在琴案上的人,不废丝毫的力气把他圈在怀中。
纤细瘦弱的身影在狂风暴雪中岿然不动,抱着怀中气若游丝的人也能踏雪而飞。
飞鸿踏雪不到片刻工夫,他便闪进幽幽深谷中的淡雅小楼轻柔的放他在床并用温水拭去早已干涸的血迹。
拭去血迹后,他讶然发现昏睡中的人有一张妖艳惑人的面孔。他虽未曾出谷,却也知道此人拥有世间罕见的美丽。他记得师傅说过,自古红颜多薄命,一生情路注定坎坷,是命是运百转千回。

苦笑,这是师傅临终前的告诫,告诫他--纳兰翾晔切勿出谷否则定要为情所伤。可命运的邂逅又岂会因为一句话而有所改变?他疲惫的闭上眼,眼前又浮现出他的俊朗五官暖人笑颜--

白雪似花飘,人比晴阳暖,清亮悦耳的嗓音:“赫连曜,我的名字,”
谁说懵懂少年不解风情?曜,你可知道我的思念?你可曾如此思念于我?抑或是早已把那青山之巅的誓言抛之脑后,把仅有一面之缘的我从记忆中淡却……?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只道是一曲《长相思》绵长凄婉催人落泪,闻此琴音他猛然一惊,魅惑的人不知何时醒来靠在墙边抚弄琴弦。
听这琴音好像是在诉说着什么,原来他也是为情所苦的人。
“何时醒来的?”他问,太大意了竟然没有察觉。
闪着蓝光的眼注视他许久,才答:“刚刚。”
白衣人美的引人遐思,他又问:“是你救我的?”
他记得他的容貌,如此红颜想忘也不是易事,他所承认的美丽事物并不多。曾记,西子湖畔的美丽相遇让他沉沦一生,成为永生无法消逝的伤痛……
“不算是,我只是抱你来这里,已无大碍了么?”看起来,他已不似先前那般虚弱。
他挑眉,如此瘦弱的身子可以抱着他在雪夜里飞奔?虽然容貌绝美气势稳重冷然,可他分明还是一个少年。
“年少一人隐居深山,为什么?”他不答反问。
“我自出生就居住在寒冰谷,和师傅一起隐居在此。倒是你,年少一人何时开始在寒冰谷生活的?”他为何一直都没有发现,寒冰谷还有其他人生活,还有那么清幽僻静的地方。
“年少!?”虽然岁月不会在他身上留下痕迹,可他的模样也不至于被误认为少年。
他急忙起身却发现自己一身灰衣变得肥大,激动的抓着对面的人:“镜子呢?快把镜子拿来!”
“这里。”他平静的递去。
接过,他看,镜中他酷似十六、七……
绝望的笑容爬上魔魅的容颜,他不是已无大碍,他真的会死,他已经开始逆生长了,他的力量开始不足以维持形体,他不知这个样子还能维持多久。
“我要走了。”他说。
“走?你去哪?”
“总之,离开这里,否则你会有麻烦。”他不喜欢和人牵扯任何关系。
“我不怕,你留下来。”他不想他走,他让他心痛,除赫连曜这是第二个引他注意的人。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此人被痛苦压得透不过气,他在求救,期盼有人能来救他。
“不怕?”他哼笑,“你什么都不知道,人类。”
言罢,他飞身冲出小楼,而翾晔尾随其后,一灰一白。
他很惊讶,这个人类竟然可以跟上他,还是自己的功力沦落到和普通人差不多?在晴芳小筑不远处,他停下了。
“你真的不怕么?”他环视四周魅惑的问。
“怕什么?”冰冷的笑靥无惧无畏。
“我若是三界异类呢?”他眸色幽暗的看着他。他记得,永远不会忘记,人类眼中的惊恐。当他们知晓真相的刹那,嫌恶的推开他……三界都是如此,万物都是如此,排除异己,永远无他的容身之所。

“不怕。”
出乎他意料,答得铿锵坚定。
他笑,他仰天狂笑,“不自量力的人类,看过之后再说吧。”
霎时,他神情一秉,杀气骤现,“出来吧,四方的妖,前来寻衅的妖。你们寻找千年的仇家就在这里。”
他看向翾晔,一字一句的道:“我就是潋滟!三界异类!”
随着他的呼唤,成千上万的妖从地下浮出,一拥而上。
那些妖对他的恨意犹如他对三界的恨意。
他明知,自己的力量并不多。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死,也不会有人在乎或是举国欢庆?他自嘲,青荷也会忘记他……
想到此,还会有一阵刺痛袭来……

轰的一声,他的莲花池毁了!
他的莲花池!
青荷还未看到的莲花池竟然被它们毁了……
他狂奔过去,悲恸的大叫。
那些莲花在流血,掬在掌心顺着指缝流下。
他的青荷在流血……它们杀了他的青荷……他要杀光它们!
他的眼只剩下疯狂伤痛,操着琴撕裂它们。
伏在尸体上啃噬着,撕下肉块饮血。魅惑的脸早已变得骇人,此景更让人作呕。
他的身心已经被疯狂和恨意蒙蔽,莲花池被毁终于令原本游走在疯狂边缘的他堕落。
他咯咯的笑着,一身血红,毛骨悚然的笑着。

翾晔紧咬着唇,远远的就能感觉到他不堪忍受的痛苦。
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何会有心痛的感觉……他要救他……他无法忍受他那个样子,像野兽一样怎么可以!他心痛阿……潋滟如此高贵狂傲的人怎可以那么肮脏……
雪白的身影冲进混乱,持着寒玉剑簌簌飞过。他冷眼,抖动着冰寒的剑身,决然的说:“寒玉剑,青龙寒玉制成,妖物不得靠近半尺否则神形俱灭!还不快滚!”
妖总是贪生的……
待它们退去,他缓缓的走向潋滟--
他就那样呆呆的跪坐在莲花池边,舔着满身的血腥,像个没有心智的美丽野兽。
翾晔心碎的揽他入怀,轻唤着:“潋……潋……回来陪我好么?”
他残忍的笑着没有丝毫理智,尖尖手指突然划过翾晔的腹部,在白衣上红得触目惊心。
然而他并没有松开反而搂得更紧,这点痛楚算不了什么,比起潋滟的痛失那么微不足道。
“潋,我很寂寞,你来陪我好吗?”
“潋,你这样子我很心痛。”
他真的心痛!他看到潋滟瘫倒在琴案边,莫名的带他回来。他看潋滟要离开,莫名的随他来此。他给他的感觉是那样的熟悉,他终于知道,他就像另一个自己,同样的冰冷,同样的寂寞,同样的痴心,可他背负太多的痛苦……

“潋,你这样我会伤心。”
“潋,我还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我是纳兰翾晔,我也是一个人,你来陪我好吗?”
…………
抱着他默默的说着,他捧起潋滟妖艳的脸颊,“即使你一无所有,你还有我,潋……”
“纳、纳兰……纳兰翾晔……”像是牙牙学语一样潋滟低声的喃着,他在挣扎,在本性和理性间挣扎……
翾晔柔声安抚着他,“是的,我是翾晔,叫我晔。”
“晔……”泪水从眼眶溢了出来,顺着脸颊一滴一滴的滴落在白衣上,他竟然哭了……
一双眼终于恢复了理智,他反手抱紧翾晔,嘶哑的说:“你好傻……晔……我也许会杀了你……”
“可你毕竟没有,对么?”翾晔温和的笑着,他只想救他。
“你别看。”他把头埋在他的胸前,他从不在人前流泪的。
“好,我不看。”千万年的灵魂也不过是如此脆弱,染满血的他也会流出晶莹的泪。
两个人就这样依偎着,支撑着,在彼此最孤寂的时候,在一无所有时,还有彼此。
许久,他问:“为什么,为什么救我……我不是人……我很危险,我嗜杀成性,我……”
纤细的指轻点他菲薄的唇,“别说了,潋。你是很善良的人。”
他的心猛颤,“怎么会……”
“你的善良我知道的,你一直在求救,你在呼唤我。潋,如果过去如此痛苦那就抛弃过去,以后陪着我在寒冰谷一起生活。做最好的朋友兄弟,彼此为伴不再寂寞.”他诚挚的看着他。

朋友……
哽咽,“嗯。”
寒冬之夜却格外的温暖,他终于有了容身之所,终于有人陪伴,不再是孤身一人的潋滟……

从此寒冰谷少了两缕孤单的灵魂,多了一对相依为命的朋友,不论哭泣、欢笑,都在一起……
冰融,心融……

  • 0
    点赞
  • 0
    收藏
    觉得还不错? 一键收藏
  • 0
    评论

“相关推荐”对你有帮助么?

  • 非常没帮助
  • 没帮助
  • 一般
  • 有帮助
  • 非常有帮助
提交
评论
添加红包

请填写红包祝福语或标题

红包个数最小为10个

红包金额最低5元

当前余额3.43前往充值 >
需支付:10.00
成就一亿技术人!
领取后你会自动成为博主和红包主的粉丝 规则
hope_wisdom
发出的红包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