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系统性思维——新书《系统思维的艺术》解读(中)

接着(上)部分的内容,这篇解读的主要是改变系统的三个方法,改变系统说到底是一件比较“艺术”的事,没有我们所喜爱的“参考手册”,但了解这几个方法可以保证我们不犯一些很蠢的错误。


传送门:

浅析系统性思维——新书《系统思维的艺术》解读(上)

浅析系统性思维——新书《系统思维的艺术》解读(中)

浅析系统性思维——新书《系统思维的艺术》解读(下)

先列出这三个方法
  1. 直接命令
  2. 间接刺激
  3. 寻找共识
本篇剩下的部分就围绕这三个方法展开,并对每种方法用例子进行分析,在最后进行总结。

1.直接命令


首先是直接命令,想要什么就直接要,反对什么就直接禁止。即直接控制输入和输出。

1967年,罗马尼亚政府认为人口出生率太低了,迫切希望提高出生率。当时的罗马尼亚领导人是齐奥塞斯库,政府做事讲究令行禁止,出台的政策都是非常直接的。

老百姓想要不生孩子无非就是两种手段,一个是避孕,一个是堕胎。那政府要想多生孩子,干脆禁止避孕和堕胎不就行了吗?罗马尼亚政府真的就推出了禁止避孕药品、禁止堕胎手术的政策。

   这种方法是直接命令系统,结果是罗马尼亚人民在政府有这样强硬政策的情况下,竟然保持了低生育率。地下的非法堕胎手术非常多,因为没有完备的设施和技术,孕妇死亡率大幅上升。还有很多人生下孩子就抛弃,罗马尼亚的孤儿院里人满为患。
这个政策最终失败的原因在于这个系统的“平衡回路——罗马尼亚人不爱生孩子的负反馈回路”在起着作用。因为生活艰难,养育孩子的辛苦,女性对自由的追求这些都是负反馈,它们保障着系统的稳定。


2.间接刺激

第一节分析了反馈回路,考虑到这点,更好地做法应该是怎样的呢?

匈牙利政府也面临人口出生率下降的问题,而他们考虑到了反馈回路,并且使用了激励措施。匈牙利政府考虑,人们之所以不愿意多生孩子,一个重要的因素是住房紧张。家里房子小,孩子多了没地方住。匈牙利政府据此出台了一个激励政策,给孩子多的家庭提供更大的房子。这个做法松开了一个反馈回路。

在经济学家的眼中,这种做法叫做“激励”(incentive),匈牙利政府取得了有限的效果,因为反馈回路不只是一个,解决住房问题相当于部分解决了“养育孩子的辛苦”这个回路,但对于孩子的教育,家庭的收入这些回路并没有提供一种有效的方法来解决。



3.寻找共识

第二节中的做法是改变回路。系统都要有一个目标,但是系统中的各个部分也有自己的目标,而部分的目标和系统的总目标往往不是一致的。对人口系统来说,政府想要的是维持人口数量,但是个体想要是追求个人幸福。这两个目标很可能不一致,搞不好还有矛盾。这也是(上)部分提到系统概念里的三个重要因素。
而有效解决这个方法的就是“寻找共识”。

1930年代,瑞典政府也想提高生育率。瑞典政府的做法,是寻求全社会的共识。
首先瑞典政府明白,在多生孩子这个问题上你很难达成全民共识。新时期的女性要追求个人生活,想要有自己事业,根本不愿意留在家里一直生孩子。
但是瑞典政府找到了一个能达成共识的点:如果现在我们国家有个孩子已经生下来了,那是不是应该创造条件好好照顾这个孩子?这个人人认同。很多人自己是不愿意生小孩,但是人的天性毕竟都喜欢孩子。
所以瑞典政府就有意识地宣传这个共识,并借此机会大幅度提高了儿童的福利。政府给有孩子的家庭提供各种福利保障,甚至可以直接派保姆去你家帮你照顾孩子;在医疗、教育上有一系列政策支持,创造各种条件鼓励生育。


从系统的角度来看,政府对系统的每个反馈回路都进行了调整。最重要的是,它改变了人们的目标——生孩子的价值观。福利不是政府凭空变出来的,高福利意味着高税收。这些针对儿童的福利政策本质上是一个取舍:到底是成年人的幸福重要,还是儿童幸福更重要。瑞典政府通过引导一个新的社会共识,帮着人民做出了选择。瑞典人现在是宁可牺牲自己的收入,也要帮别人养孩子。

这三种方法不难看出孰优孰劣,但真正做到第三种方法需要一个系统的考虑。
三种方法总结如下:

下策是直接命令。想要什么就直接要,反对什么就直接禁止。
中策是间接刺激。找到系统中的一个平衡反馈回路,让回路松弛一下。
上策是寻求一个新的共识。在这个新的共识上,把全社会团结起来去做一件事。


总结:这节主要分析了改变系统的三种方法,(下)部分将会对如何维护一个好系统进行分析。
发布了96 篇原创文章 · 获赞 141 · 访问量 23万+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精致技术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一扫,手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