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新-读书笔记2(4-7章)

导语:

刷新的4-8章的读书笔记,这个里面其实大部分都是软技能,思想上层面的一些感悟。但是里面有两点和以往不太一样第一个我反对的观点是萨提亚对于人们自由言论权高于国家之间的博弈甚至是挑衅,这个我不能理解;另外一个是对未来的一个新的认知就是量子计算,这个比人工智能又往未来更靠近了一步,真的值得研究下即使这个技术门槛比其他技术不是高一点半点,但是未来肯定是有一片光明的前景。

  • 原文:唯一的问题是,鉴于他们在公司中的职务和层级,大多数领导者并不具备参加这种高管务虚会的“资格”。更糟糕的是,他们的主管,甚至他们的主管的主管,也没有资格参加。要知道,务虚会是仅限于公司最资深管理者参与的会议。邀请新人参加并不是一个广受欢迎的决定。但在务虚会上,他们展现出了自己的热情,浑然不知他们所打破的传统。他们分享各自的经历,他们逼着我们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笔记:公平的让更多的人来参与才能促进企业的发展,全是资深的人老员工来参加无法注入新的血液,无法发现更多的问题。这一点的改革是挺重要的。

  • 原文:他对文化进行精准概括,并给出了四种不同的含义,但对一个组织来说,与文化最相关的是人们日常生活中所坚守的价值观、风俗、信仰和具有象征意义的实践。
    笔记:价值观,风俗,信仰,象征意义的实践。价值观-个人,风俗-集体,信仰-集体,象征意义的实践-个人。

  • 原文:她把这个世界分为学习者和非学习者两种,表示固化型思维会限制你的发展,而成长型思维则会推动你前进
    笔记:接手改变拥抱改变,才是成长性思维,不能给事务或人设置固化的印象和界限。

  • 原文:所有这些意味着很多层面上的分离:丈夫与妻子,父亲与女儿,母亲与儿子。我们在两个国家维持着两种生活。无论是雨里、雪里还是夜里,安努总是驱车奔波数千公里,往返于西雅图和温哥华,而在这5年里,我每隔一个周末也会飞往温哥华。那是一段难熬的时期。不过,安努和我们的女儿在加拿大交到一些很优秀的朋友,我们一家人也由此知道这样的困境是普遍存在的。
    笔记:一般情况是人自己有过亲生经历后才懂得某些道理,别人直接说的道理不一定能听到心里去。经历了自己孩子的缺陷,更能体会到同理心的重要性。

  • 原文:首席执行官也就是CEO中的字母C,我希望它代表的是文化。首席执行官可以说是一家组织的文化管理者。正如我在奥兰多对员工们说的,如果一家公司的文化是鼓励去听、去学,并以使命为导向激发个人的热情与才华,那么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建立这样一种文化是首席执行官的首要职责。因此,无论是在公共活动如Windows 10的发布中,还是在演讲、邮件、推特、内部通知或月度员工沟通会中,我都会利用机会,鼓励我们的团队坚守不断学习的文化。
    笔记:值得学习,拥有一个不断学习,不断反思,不断前进的团队是战无不胜的。所以CEO营造,创建一个热爱学习的氛围是很重要的,这样可以让企业走的更远。

  • 原文:我们的文化原本是固化死板的。每一名员工都需要向其他人证明自己无所不知,证明自己是屋子里最聪明的人。责任担当,也就是按时交付和完成数字目标,是压倒一切的。会议是正式的。开会之前,一切都必须安排得井井有条,不能出任何差错。跨级别的会议基本是不可能的。如果一名高级管理者想利用组织内一名级别较低的员工的能力和创造力,他或她需要邀请的是该员工的领导,诸如此类。层级体系和啄食顺序是第一位的。如此一来,自发性和创造性也就受到压制。
    笔记:阶级的存在或者说过多的层级会降低组织之间的沟通效率和创造力,会让组织的进步收到阻力。所以扁平化的管理是有道理的,平等的组织更容易走到更远的地方。

  • 原文:首先,我们必须以客户为中心。我们的业务核心就是要保持好奇心,以及保持用伟大技术满足客户未能表达的和未被满足的需求的渴望。如果对客户需求缺乏深刻洞见、缺乏同理心,那我们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笔记:保持好奇心,发现需求,这个就像提出问题一样。往往是比解决一个问题要来的更重要。有的时候,有的人连问题都提不出来这才是问题所在。

  • 原文:为推动公司向学习型文化转变,我们发起了一年一度的黑客马拉松
    笔记:这个是一个好主意,从内部发起的知识型的竞争,有利于鼓舞,促进大家往学习型的团队做转变,学到了,以后如果有机会开一家公司我也要做类似的活动。

  • 原文:一名教师在给我们的邮件中讲述了她所教班级的成效,其中包括一名一分钟只能读6个单词的小男孩,即便偶尔能流畅地读出来,他也无法做到持续,但借助我们团队开发的工具,她看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这个小男孩更愿意尝试挑战,阅读流畅性也大幅度提升。短短几个星期内,他每分钟阅读的单词数就从屈指可数的6个增加到了27个。另外还有一名学生取得了长足进步,并升入了高级阅读班。今天,这项发轫于黑客马拉松项目的功能已经内置到我们最重要的一些产品中,比如Word、Outlook和Edge浏览器等。
    笔记:这个形式确实挺不错,一方面在于推进团队往学习型团队的转变,另一方面团队内部的创造力和创新可以得以致用,并没有说弄完这个黑客马拉松就结束了,只是一个象征性的形式,而是实际确实是用来帮助了更多的人。这样这个比赛就很有意义了,帮助了 团队的正向发展,还能帮助客户或者说世界上其他的人,其实还能筛选出一部分组织更优秀的人。这个比赛获得好名次的人应该也会委以重用。一举三得,牛逼。

  • 原文:比尔·盖茨和史蒂夫·鲍尔默——在提交该笔交易时,他们仍是公司董事会成员——后来笑着说,他们最初是持反对意见的,并不是很理解这笔交易的意义。现在,我们所有人都明白了
    笔记:有些产品除了本身的价值之外还有很多附加的价值,像我的世界中除了能带来一部分《我的世界》的玩家以外,上文说到了这个几个少有的被教师能引入课堂的游戏,那这个意义就有点大了,一般咱们说的游戏都会被学校或者教育机构所禁止,防止学生沉迷游戏之类的行为。但是游戏一旦被引入了学校那么就将带来一大批之前完全不存在的用户,一批全新的用户,而且通过这个游戏可以做的营销和广告等推广引流活动能带来更大的额外的市场。所以菲尔才会如此坚持的要收购《我的世界》吧,世上不缺少千里马,而缺少伯乐,像菲尔这样有远见的人也有很多,但是领导看不到这样远见带来的收益和商机,就会让千里马与普通马同槽而立发挥不出自己的作用。好在萨提亚是个伯乐,采取了菲尔的建议,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甚至连比尔和史蒂夫一开始都不能理解这个投资行为。也说明了未来是属于年轻人的,观念是一代代更新的,遵从老的观念并不能解决新的问题和场景。

  • 原文:工程师都是非常聪明的、对开发伟大产品充满激情的人。但他们是否深刻了解客户的需求和需要?他们在写代码时是否会将不同的意见和不同的功能考虑在内?即便不是在自己的团队内工作,他们是否同样具有团队精神?这些问题的答案可以作为一个我们所需要的那种文化的重要衡量标准:展现成长型思维、以客户为中心、多元化和包容性,以及,一个公司。
    笔记:这次文辞中的问句就像在指出了工程师的缺点,三省吾身需要看待的问题,工程师需要认识到自己的优势和缺点,扬长的同时也要弥补自己的短处,这样才能走的更远。

  • 原文:有一次在员工沟通会上,有个人问的问题让我感到恼火。他说:“为什么我不能从手机上打印文件呢?”我很客气地对他说:“去实现它。你有充分的权限。”
    笔记:不要只是提问题,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固然重要,但是更加优秀的做法是提出问题,并且能自己给出一系列的解决方案,即使不是一个完美的方案但是至少让别人知道你为此努力过,思考过,这样别人看你就会发现你和别人不一样。

  • 原文:虽然受到了挫折,但我决定利用这个事件展示什么是压力下的成长型思维。几个小时后,我给公司全员发了一封邮件。我鼓励他们去看那个视频,并在第一时间指出我对那个问题的回答是完全错误的。“毫无疑问,我全力支持在微软以及在行业中开展的有关将更多女性引入技术领域的计划和减少薪酬差距的计划。我认为男女应该同工同酬。在关于加薪的职业建议上,当你觉得你应该获得加薪时,玛丽亚的建议是正确的建议。如果你认为应该加薪,那么就要求加薪。”几天之后,在一次全员沟通会上,我表示道歉,并解释说当时给出的那个建议是受之前领导们的影响,并沿袭了下来。但这一建议有意或无意地低估了排斥与偏见。面对偏见,任何提倡被动性的建议都是错误的。领导者需要采取行动,根除文化中的偏见,创造一个人人可以有效主张自我的环境。我是去菲尼克斯学习,确实是学习。但教我更多的,或许是那些我非常敬重的女性讲述的有关她们在早期职业生涯中遭遇的偏见:被告知要经常保持微笑,被挡在“老男孩俱乐部”门外,产假的极度纠结,以及职业阶梯的残酷性等等。这些强大的女性和我分享了她们过往经验中遭受的种种伤害。在那段时间里,我还想到了母亲为我所做的牺牲,以及安努所做的困难决定,她放弃了建筑师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20多年里作为家庭主妇照顾扎因和我们的两个女儿。没有她的付出,我在微软不会走到今天这个位置。
    笔记: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能主动成人错误的领导是一个好领导,还是当着全体员工的承认错误,承认错误并没有什么,别人不会觉得做的事情多么愚蠢,反而会觉得你真诚而且可靠。同时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养育孩子和在外工作一样的,都是非常辛苦的。
    不要认为在外工作就很辛苦,带孩子是女性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要尊重女性体会她们的辛劳。

  • 原文:有时候,这意味着与老对手合作,有时候意味着建立耳目一新、出人意料的伙伴关系。比如,我们与谷歌合作,让Office产品进驻他们的安卓平台;我们与脸谱网合作,让他们的所有应用对接我们的Windows产品,同时我们的游戏应用《我的世界》对接他们的虚拟现实设备Oculus Rift,而该设备与我们的HoloLens存在着直接竞争关系。同样,我们与苹果合作,可以让客户更好地管理“企业中的iPhone”。我们与红帽(Red Hat)合作,后者的企业客户可以利用我们的Azure云服务拓展全球业务,因为我们在世界各地已经建立起了一个数据中心网络,而需要指出的是,红帽是一个与Windows存在竞争的Linux平台。我们与红帽的合作或许不像我们与苹果和谷歌的合作那样出人意料,但当我站在台上,身后一张幻灯片显示“微软爱Linux”(MicrosoftLinux)时,一名分析师调侃说,炼狱一定被冰冻了(意指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笔记:和竞争对手的合作和公司的文化也有很大的关系,如果微软是在萨提亚之前去提和linux或者苹果合作可能会受挫,因为萨提亚改变了微软的文化,变得更开放了,变成了一个学习型组织,所以才有了后面苹果对微软抛出合作的橄榄枝吧。一个企业引申到个人也是如此,在这个社会中我们会有很多的伙伴也会有很多的竞争对手,没有永远的竞争对手也没有永远的伙伴,我们保持开放的心态来保持合作和竞争的关系,努力提升自己,不要固步自封,闭门造车。

  • 原文:所有公司都朝着数字化方向发展,而这一过程始于产品的智能化。专家预计,到2020年,投入使用的“联网事物”(connected things)将会达到200亿~500亿件,这为各公司的数字化转型提供了重大机遇。
    笔记:预言到未来是数字化的时代,这个我也深信不疑,不过数字化的前提是大数据,先有足够的数据才能把我们的所见所闻变成数字,足够多的大数据那么又是从哪里来呢?这个又会涉及到物联网的接入,所以数字化时代,物联网是基石,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是手段,结果是万物数字化。

  • 原文:之后,桑德尔和我发表了一份令观察人士大跌眼镜的联合声明:“我们两家公司竞争激烈,但我们希望这种竞争聚焦于产品品质,而不是法律诉讼。”
    笔记:公司层面的声明,告诉大家要好好打磨自己的产品来取胜,而不是靠打官司。

  • 原文:这些年来,我发现开放是做事的最佳方式,也是让所有各方对结果都感到满意的最佳方式
    笔记:虽然现在还没完全明白这句话,但是听起来是比较有道理的,现在的理解是开放让更多人来参与,更公开透明,运用集体的力量去解决问题。我觉得这个话了可能之后会有的更深层次的理解。

  • 原文:我经常会被人问:“什么情况下建立伙伴关系比并购更合适?”这个问题最好通过另一个问题来回答,即“我们作为一个共同实体为客户创造的价值多,还是作为两个单一实体为客户创造的价值多?”就我的经验来看,无论是大规模的并购案(如我们收购社交网络领英),还是小规模并购案(如我们收购应用开发商Xamarin、Acompli和MileIQ等),成功的并购通常都始于基于客户需求精心分析而建立的伙伴关系。
    笔记:所以大企业的并购案,通常是因为其他公司能提供自己公司不足以提供的服务和价值,才进行并购。当然前提是其他公司接受并购,不接受的话那就是竞争关系。并购总体来说是为了将本公司的产业链打造得更完整,同时消减自己对手的实力。给了我一个启发,公司根据什么标准来衡量是要并购还是成为竞争对手。

  • 原文:我们召集了一批世界上最伟大的人,让他们在平等的基础上共同努力,以开放和谦逊的态度对待问题。我们一致认为,实验和理论科学家应该坐在一起,或者通过Skype密切合作,以此形成想法和实验,这种方式已经极大地简化了这一流程。
    笔记:太酷啦!量子计算,赶紧找了些资料看看量子计算的原理和前景。这几年其实已经有一些报告在说这方面的事情了,比如我国和google都实现了量子霸权。感觉这个也是未来的一大趋势啊。

  • 原文:因此,之前曾就相关风险向我们发出警告的安全工程师放弃了与家人的休假,夜以继日地工作,设计出了一个让我们能够安全地发行电影的计划。这期间有突破,也有挫折,但最终,在圣诞节那一天,我们携手在我们的Xbox Video平台上发行了影片,并大获成功。这件事在当时情势紧张,也可能会产生灾难性的后果。但这么做是对的。
    笔记:这个不太能理解,这个就是所谓的言论自由?拍一个刺杀别人总统的电影很明显带有侮辱的意思,这个电影我还看了,疯狂在黑朝鲜,这个观点我并不能认同纳德拉,言论自由也要有限度。这个也许就是中国和美国思考方式不同的地方,当然我的观点并不能代表所有中国人。

  • 原文:这种诉讼代价高昂,但发现核心价值观面临危险时,我们必须反抗政府搜查令。毕竟,也许我们的产品会瞬间即逝,但我们的价值观是永恒的。联邦地区法院裁定美国检方胜诉,但我们就判决提起上诉,美国上诉法院第二巡回法庭支持微软的立场。
    笔记:真有勇气和责任,虽然我也认为为了破解毒品案把数据给政府没什么问题,但是微软竟然为了客户的隐私跟政府打官司,还是很负责的表现。

  • 原文:iPhone风波过后,曾担任纽约市市长的迈克尔·布隆博格(Michael Bloomberg)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完全说出了我的看法。他指出,一个靠自由发展起来的行业的领袖为保护这种自由而采取反对政府的行动,这个事实多么具有讽刺意味。布隆伯格接着说,尽管让硅谷的科技专家在打击恐怖主义的斗争中充当政府的工具的要求太高了,但让他们进行一些合作的要求应该不算高。
    笔记:这是一个很矛盾的问题。我也没有思考清楚什么样的情况下应该保护人们的隐私,什么样的情况企业应该是无条件的要把数据给共享给政府。我想可以以跟命案相关的事情可以拿到数据,毕竟人命关天,普通涉及到财产的问题,需要法学家等各个学家根据以往经验来设置一个阈值,超过多少的财产案件就可以查看数据,其他涉及到政治的问题这个好难定义,过于复杂牵扯到的东西非常多,我还想不清楚。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