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人第二十二章

谁的风铃谁的梦

1       请给我时间,给我忘记你的时间——凌苍苍

五月的桐花已经开放,簇簇的白色花朵象一条流动的江河。仿佛世间所有的生命

都应约前来。天气也渐渐热起来,穿着单薄的裙子,苍苍一个人趿着木屐鞋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阳光在树叶间跳舞,蜜色的阳光透明而温暖。桐花飞旋,落下。淅淅沥沥,飘飘零零。那些香气,与阳光一起,幻化成无数游离浮动的光点。

    这样的初夏,丽日当空,树从高处怒放着百花,微风轻轻撩起起她的裙摆和发梢,带着桐花的清香。桐花粉白,一片花散如雨,飘过她纤纤手指,飘过她随意绾起的长发,飘过她蝶翼的衣袖,什么都捉不住捉不住捉不住。她于是静止不动了,这些缤纷绮丽,原来是流年,捉不住的。站在在路边的花坛,轻踏着深深的炸酱草。雪白的花荫与曲折的小径,姗姗而行的女子。李佩瑶走在路上,就被那样一副完美的画面给吸引住了。

李佩瑶清楚地记得一个礼拜前凌苍苍站在自己的面前,将《青鸟》的剧本交给自己的时候,自己是多么的诧异。那部还未开拍就已经在北京炒翻天的《青鸟》,剧本竟然落到了自己的手心中,李佩瑶的眼睛瞪得老大,身子都激动得颤抖起来,凌苍苍却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你就是我选的女主角!”凌苍苍肯定的说着,李佩瑶却是发不出声音了。原本她想的不过是一个小角色就好,这样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她在瞬间忘记了思考和呼吸。这是一场梦吧?梦醒了,就要回到现实里了。

    凌苍苍微笑着转身,背对着李佩瑶淡淡地说:“剧本的最后一个场景,别忘了穿上你妈妈的舞鞋。“

    阳光的阴影里,苍苍一步一趿,走在花坛的边沿。长长的剪影在路上晃荡,微风带起裙带,竟像极了风中的精灵。这样的女子,究竟有多大的魔力,可以让李氏未来继承人都青睐于她。

    李佩瑶就那样静静地站在凌苍苍的身后,看着凌苍苍小孩子气地一蹦一跳,伸手在树下抚弄那些炸酱草。最后又捡起了花丛中的一朵桐花,轻嗅一下,最后发出了满足的轻叹。

这样孩子气的举动,和她平时在外面见到的凌苍苍完全不一样。李佩瑶想起了偶然有一次去凌苍苍的房间借碟,看到的却是满抽屉的卡通碟片,而身为学姐的凌苍苍坐在电脑前,看着《蜡笔小新》,还超级没有形象地盘腿坐在椅子上,一边吃着薯片,一边哈哈大笑。

引擎声过,李佩瑶抬起头,才发现在她出神的这一会儿,凌苍苍已经坐上了一辆跑车,消失在了李佩瑶的视线里。李佩瑶微笑,桐花开尽,大道上却仍留有花开时轻柔的声音。走回到长长的路上,李佩瑶不知道要向谁印证这一种温暖而愉悦的心情。在转身的那一刹那,她心中紧紧系着的结扣慢慢松开。桐花正不断地开着,一朵、一朵,在无人的山间轻轻飘落,在幽深的树阴大道间,桐花盛开如锦。

2       每个人都是远视眼.近处的东西不知道珍惜,却总看着遥远不可及的东西——凌苍苍

    失去的东西,其实从来未曾真正地属于你,也不必惋惜。苍苍忽然就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
   
 世界仍旧像河流一样不息运作,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和相互利用也不会因此而消亡。所以,没有必要再执着了,山峦之外的山,河流之外的河,都不会动容。只有自己与影子为伴。

坐在车里,苍苍看着窗外的大厦一晃而过,默默无语。日升日沉,花落花开,也就在这样的生活里习惯了不思考;年年岁岁,有始有终,也就在这样的岁月里习惯了不关心。这个时候她才发现,七年,真的可以改变很多东西,也可以错过很多东西。何时起,北京又变了这么多?变化到让她都认不出来了。她自己是否也变了呢?变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在想什么?”意识到苍苍迟迟不肯开口,李东旭将车速变慢,微微侧头看着凌苍苍。

“嗯?”苍苍回过神来,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和李东旭这阵子越走越近,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好事情。不过李东旭是个典型的绅士,基本上苍苍不愿意做的和说的,只要摇头,他就不会强迫。所以这样的交往她并不排斥,反而觉得很是安心。

可是似乎并不是那么回事。她偶尔会需要躲到林雨薇的公寓区避难,楼下经常会有一群的记者围攻。有时候她不得不向李东旭求救,这样的躲躲藏藏,却没有半点让她不耐烦,反而觉得惊险而且刺激。

“今天睡得好吗?”李东旭问道,“你那个早上贪睡的毛病还真是死不悔改啊。”

苍苍的脸一热,却也是不肯示弱:“你不也是,爱耍酷爱显摆,爱招蜂引蝶。”

“哈哈,我这是天生丽质。”李东旭倒是欣然接受。

“关于李佩瑶的事情,你确定你能够处理好吗?”苍苍担忧地问。

李东旭微笑,右手伸出来按住了苍苍的左手,微微握紧。苍苍在那个瞬间感受到一股暖流流过,停止不住的温暖从脚底往上漫延,一直漫延到心底最深处。

“放心吧,没有问题的。”

3)你是无形的伤口,我的心一碰就碎——凌苍苍

    “你那个警察朋友还真是特别。”

    李东旭开着车,苍苍在副驾驶上假寐。李东旭突然丢过来这样一句话。

苍苍的脸又忍不住热了起来。想起新闻发布会第二天的情景,苍苍还是忍不住会神游太虚。

那天一大早,苍苍还窝在被窝里享受完美星期天,却被手机铃声吵醒。电话那面的林雨薇超大嗓门地叫了起来:“凌苍苍,你给我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苍苍开始YY。什么怎么回事,难道我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苍苍从床上坐了起来,确定自己并没有身处酒店更没有失身,放了半个心,然后左右回想,也没有做对不起林雨薇的事情之后。她果断地挂断了电话,觉得林雨薇纯粹在无理取闹,吵醒自己周末完美的睡眠。

挂断电话,她继续躺下,舒服地抱起了身边的小熊抱枕,沉沉睡去。

半个小时后,苍苍听到了一阵门铃声。不理!她躲进被子里继续昏睡。偏偏那门铃不肯放弃,仍然歇斯底里地响着。苍苍几乎要崩溃,决定下次一定要叫业务公司把门铃拆了。

精神斗争了许久,还是起床,晕晕乎乎地打开了门。

林雨薇没有穿职业装,却依旧精神抖擞,满脸怒容的看着苍苍。苍苍已经忘记了刚刚被自己挂断的电话,莫名其妙地看着林雨薇走进宿舍,东瞧瞧,西嗅嗅。纯粹的一副大侦探模样。

苍苍又开始YY。这丫头这个模样怎么看怎么像在她屋里找东西?找什么?苍苍看着林雨薇怪异的脸色和眼睛里不信任的眼神,可以断定她在找人。找人?找什么人?男人呗!

苍苍看着林雨薇走过各个房间,然后才站定,定定地望着苍苍,不出声。

“怎么了,一大早来我这里闹?踩到猫尾巴了?还是发春了?”苍苍一边问一边朝厨房走去,拿起一杯凉水就往嘴里灌。

“凌苍苍!谁和你开玩笑!你自己看看这个!”林雨薇将手中的早报扔到了苍苍的怀里。

苍苍抓起报纸,嘴里的凉水也随之喷薄而出。溅了林雨薇满脸。

“凌苍苍!你想死啊!”林雨薇已经掐了上来,“你给我老实交代!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件事情!”

苍苍看着报纸上鲜艳的大字:李氏集团暗中助力,美女作家嫁入豪门。下面是酒会上李东旭蹲在凌苍苍身边的照片。苍苍开始震惊,这究竟是不是李东旭蓄意的呢?如果不是,按理来说那样的派对是不可能有记者的,更何况偷拍照片了。苍苍在心里叹息:看来自己也要卷入这场是非里了。

别人渴望成名都不能,自己却弃之如敝屣。

嫁给李东旭?据说李东旭是未来李氏集团的继承人,这样的男人一定很招人喜欢吧?32岁的李东旭,据说在美国有过很多个同居女友,就昨天那个叶琳的表现,苍苍也能猜出李东旭和她之间关系匪浅。这样的花花公子,她还没有胆量要。苍苍这样想着想着,竟忍不住噗嗤笑了起来。别人捕风捉影也就罢了,自己现在竟然真的考虑起来了,苍苍忍不住笑了起来。

“苍苍,这件事情难道是真的?”林雨薇紧张起来。

看着那个丫头的可爱摸样,苍苍决定逗逗她。“是啊,这样不好吗?刚好我也累了,嫁入豪门有什么不好?一辈子不用愁没有钱花。”

“你疯了吗凌苍苍!?豪门那么好嫁的吗?你看电视剧看多了脑子秀逗了吧?!”林雨薇的声音渐渐拔高。

“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啊,况且李东旭对我挺好的。”凌苍苍继续逗,心里已经笑开了花。

“不行!我绝对不允许你现在嫁人!”林雨薇急了起来,连眼睛里都蓄满了泪水。苍苍也觉得自己玩笑开大了,正准备开口。可是林雨薇嘴巴里的三个字却让她的话堵在了喉咙里。

林雨薇说:“杜琥珀。。。”明明有什么要说的,却被林雨薇及时的掐断了。苍苍看到了林雨薇眼神里的躲闪和焦急。苍苍就那样看着林雨薇,等着她的下文。

“你和杜琥珀那么多年的感情,难道你真的忍心就这样放弃吗?”林雨薇问。

要放弃吗?林雨薇这样的问话很奇怪。苍苍忍不住想要捕捉住林雨薇眼睛里的慌乱。为什么,一年前还是不断劝慰自己放弃那段感情的林雨薇,现在已经改变原则了?她一向是倔强到只坚持自己的观点的人啊。是因为杜琥珀吗?不可能啊,她不可能认识杜琥珀的,难道是自己多心了?

“他已经结婚了,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苍苍淡淡地说着。果然,又从林雨薇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样的神情,欲言又止,林雨薇一定有什么瞒着她。但是苍苍没有问。如果是关于杜琥珀的,她已经决定要放弃了。

死了的心,是没有办法复活的。

4       爱情,不过是一朵寂寞的烟花——凌苍苍

那天以后,林雨薇连续几天没有联系自己。

直到周末,李东旭来到了自己的公寓,却恰好撞上了来小聚的林雨薇。于是叫上

李佩瑶几个人一起吃了一顿便饭。

    林雨薇刚开始的时候对李东旭充满了敌意,东问西问,像是想要抓住李东旭的尾巴。李东旭倒是从容不迫,绅士的笑容一直没有离开脸上。

    最后林雨薇妥协,说了一句让凌苍苍恨不得钻进地缝的话:“你要娶苍苍,先和我过几招再说!”

    站在厨房门口的苍苍恨不得以刀子将林雨薇的头给削掉。她狠狠地瞪了一眼林雨薇,却收回了李东旭暧昧的眼神和李佩瑶羡慕的眼神,吓得苍苍赶紧缩进了厨房。

    苍苍在厨房熬汤的时候,李佩瑶走了进来。

    “苍苍姐,谢谢你的帮忙。”李佩瑶轻轻地说,“要不是你,我可能要做很久的跑龙套。”

    苍苍满不在乎:“哪里,我觉得你很厉害啊,连李东旭都说你很棒呢。下个月你就要去拍戏了吧?台词背得怎么样了?见过导演和编剧了吗?”

    “见过了。”李佩瑶顺手将剥好的大蒜放进碗里,定定地看着凌苍苍:“姐姐,你和东旭哥好吧。他应该很喜欢你,而且你们真的很般配啊。”

    “咳咳咳。”林雨薇站在门口,一边敲门一边不停地咳嗽:“你们两个在聊什么?门也不关。佩瑶,你出来吧。这里这么重的油烟味,呛死人了。”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苍苍一眼,朝客厅走去。

    李佩瑶吐吐舌头,可爱的样子让苍苍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她一蹦一跳地走出去,关起门的那一刻,小女孩将脑袋伸进厨房,调皮地说了一句:“姐姐,你一定要幸福哦。”苍苍叹了口气,低下头继续做饭,心思却变得沉重起来。

5       只要立志幸福,幸福就离我们不远——凌苍苍

苍苍还会记得林雨薇那天对自己说:“苍苍,如果觉得累,就停下来吧。那个李东旭,还挺不错的。

    此刻的风景虽然很美,但要到达的彼岸不同,所以无法停留。

    苍苍看着身畔的李东旭,深深感觉到爱情的无力。真的只要对方好就行了吗?心总是沉默的飞。当发现有雪白细末落下来的时候,不要以为那是鸟儿留下的痕迹,抬起头,才发现,有颗沉默的心在飞。

黑夜的黑在眼里已不算什么,苍苍决定跟着她的心走,它要带去哪里?没有声响,直到火车喧嚣着开动的瞬间,苍苍看见自己的心在逃亡。它要逃到那个没有爱没有恨的地方去。可是苍苍不知道,哪里才是她的天堂。

女人的寂寞真是可怕啊。苍苍在意识到这个是时候,自己已经陷入李东旭的温暖里无法自拔了。说到底,她也只是个平凡的女人,一个需要爱需要温暖的小女人。李东旭能给与她这些,她也不排斥。

因为需要,所以在一起。她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着。

不是爱情,却很温暖。每次看到李东旭,苍苍感觉到凡世的所有喧嚣都被净化,徒留下世俗的快乐,如同清亮的溪涧,在风里,在她眼前,汨汨而过,温暖如同泉水一样涌出来,没有奢望,

苍苍在精品店买了一串风铃,悬挂在了窗台上。微风带过,叮咛叮咛咛。莫名想起《一帘幽梦》,想起那个梦幻的古堡,那个充满幻想的紫菱。

 深夜里,苍苍做了一个美丽的梦。在风铃的叮咛叮咛咛里,轻轻敲叩着的名字,和着月色的光泽,看得见的温和笑容,风中铃儿飘荡起的浅响,似有蛩音从远方踏来,张开怀臂温暖如春,明明已是初夏,却恍若还在春天。

这是春天的清晨,鸟儿已经开始啼鸣,杜鹃花开了,子规哭了,一个思念的季节弥漫如网,一次次挣扎,一次次叹息,害怕着明媚的花团锦簇眩晕了回家的路。苍苍怕跟着春天的脚步一不小心在夏日来临的风口就把谁遗忘。在那样的犹豫挣扎之中,风铃的叮咛叮咛咛,轻轻叩响,此起彼伏,如寂静的脉搏,日夜不停。那恼人的音调让人禁不胜禁,此起彼落,吹皱了苍苍心中的一池春水。

她最后还是转身,朝着春天走去,将夏日的阳光抛在了脑后。再转身的瞬间,苍

苍看到很多很多的彩色风铃,就像春天里次第开放的花朵一样缤纷美丽,连绵不绝。

叮咛叮咛咛,轻叩着一个人的名字。。。。。。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