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博客皮肤VIP专享

*博客头图:

格式为PNG、JPG,宽度*高度大于1920*100像素,不超过2MB,主视觉建议放在右侧,请参照线上博客头图

请上传大于1920*100像素的图片!

博客底图:

图片格式为PNG、JPG,不超过1MB,可上下左右平铺至整个背景

栏目图:

图片格式为PNG、JPG,图片宽度*高度为300*38像素,不超过0.5MB

主标题颜色:

RGB颜色,例如:#AFAFAF

Hover:

RGB颜色,例如:#AFAFAF

副标题颜色:

RGB颜色,例如:#AFAFAF

自定义博客皮肤

-+

原创 [小说]魔王冢(19)危险的情人

“思阳,今天我不跟你回知春路了,我回上地去。”二人在西直门换乘13号线的时候,李翊轩突然说道。 “你说什么?”吕思阳有些意外。 “我想好好在家研究一下这本《平武手札》;另外,明天周一,你也该上班了。”李翊轩解释道。 “嗯,还有吗?” “最后,我不想再睡沙发了。” 吕思阳刚想发作,但突然意...

2013-07-31 11:08:29 933 0

原创 [小说]魔王冢(18)平武那些事儿

“皇上驾崩前,曾赐予我一本御笔札记,并嘱咐我好生保管。他每有所感,必志诸其上。”鬼金羊若有所思地说道。 “羊叔是不是想得有些简单了?”李翊轩撇撇嘴说道:“如果我是蚩尤的话,做了坏事肯定不会往日记里写啊。如果写了,不是授人以柄么?” “小子,你放尊重点。”鬼金羊冷冷地回应道。“皇上的札记中用的全...

2013-07-30 14:04:18 1298 0

原创 [小说]魔王冢(17)鬼金羊

8月26日,星期日。 李翊轩早晨七点就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要面对第二个来自人间之外的神仙,他的心里自然是无比激动,所以兴奋得一夜都没睡好。他草草地洗漱完毕,然后看了看吕思阳,她正在熟睡中。他无意打扰她的好梦,便给她留了一张字条: 思阳: 我很高兴地告诉你,昨天晚上我再次入侵了户籍数据库,在其中...

2013-07-29 10:33:11 1712 0

原创 [小说]魔王冢(16)寻凶(二)

“唉,一天连着开了两把锁,真是不敢想象。”刚一进物业档案室的门,吕思阳便忍不住抱怨道。 “既来之则安之,”李翊轩耍贫嘴道:“其实你可以想想,你开了这些锁,就可能救下很多长得像你的妹子啊。” “好吧!我服你了。——这些机器都没有开,你怎么找那些监控的视频呢?” “还好我早有准备。”李翊轩一边说...

2013-07-27 22:10:42 1604 0

原创 [小说]魔王冢(15)寻凶(一)

从知春路到知春东里只有地铁10号线一站地的距离,李翊轩和吕思阳没费多少工夫就来到了凶案发生的小区。李翊轩望见一栋米黄色的塔楼下面围了很多人,便十分肯定地说道:“不用找了,凶案现场肯定在那栋楼里。”说罢,他便领着吕思阳径直来到了楼下。 “我说,刚发生完凶案,人家会允许我们进现场吗?”吕思阳颇为顾虑...

2013-07-26 12:40:51 870 0

原创 [小说]魔王冢(14)冥皇蚩尤

“蚩尤?你说的是黄帝战蚩尤的那个蚩尤吗?”李翊轩问道。 吕思阳点点头。 “不是说他被黄帝杀死了吗?”李翊轩颇为惊讶。 “不,他没有死,被杀的那个是替身。从涿鹿之战后,他就一直藏在人间,潜心修炼武术和法力。你们人间的1725年——也就是雍正三年的时候,他突然出现在冥府,并率领大军攻陷了酆都城。...

2013-07-25 11:00:58 799 0

原创 [小说]魔王冢(13)吕四娘

吕思阳霎时面如死灰,绝望的泪水不禁夺眶而出。 李翊轩见状,忙收摄心神,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难过。未来会怎样,谁也说不清楚。” 吕思阳幽幽说道:“这就是命啊——翊轩,你不信命吗?” 李翊轩摇摇头。他突然想起史蒂芬·霍金的名言,便决定借花献佛,道:“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些宿命论者,过马路时也...

2013-07-24 12:54:43 1769 0

原创 [小说]魔王冢(12)三个锦囊

“醉鬼,起床吃饭了!” 李翊轩被吕思阳从周公的世界强行带走。他费力地睁开睡眼,定睛一看,只见她已经熬好了热腾腾的小米粥,微笑着等着他。 他心不在焉地走到洗手间,胡乱地漱口洗脸完毕,然后回到饭桌前。 “你的事儿,我接了。”李翊轩一屁股坐了下来。 “真的吗?”吕思阳喜出望外,但很快收敛起笑容,...

2013-07-23 11:11:27 867 0

原创 [小说]魔王冢(11)重聚

“怎么,一个人?”吕思阳一进门便阴阳怪气地说道。 听了这话,李翊轩便“腾”地拱起了一肚子火儿——明明大难临头了,居然还有闲心吃这门子飞醋!他挑起大拇指蹭了蹭鼻头,淡淡地反问道:“你想几个人?” “我以为你又会搂着哪个小妞儿在床上厮混呢。”吕思阳撇撇嘴,说道:“所以来之前打了个电话问问。” 李...

2013-07-22 15:15:11 640 0

原创 [小说]魔王冢(10)觉醒

8月24日。晨,多云。 洗漱完毕的李翊轩手里拿着一个面包大嚼着,懒散地靠在椅子上看着微博里的新闻。由于微博的自媒体特性,所以及时性远远优于传统的新闻网站。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自从微博诞生之后,李翊轩便很少再从门户网站获取时事信息了。 突然,一条转发达数万次的微博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草根通讯社...

2013-07-21 21:14:41 800 0

原创 [小说]魔王冢(9)末日刺客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翊轩,你醒醒!” 李翊轩被董小灵惊恐的喊声和剧烈的推搡弄醒。他揉揉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扫视四周,在床前看到了吕思阳。她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抱着双臂,冷冷地看着床上的他和董小灵。 由于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李翊轩反倒镇静了下来。于是,他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

2013-07-20 14:54:54 1489 0

原创 [小说]魔王冢(8)暧昧

6月8日,又是一个周五。天气晴好。 李翊轩醒来时,已是午后两点了。昨夜他写代码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技术问题,一直搞到凌晨四点也没有任何进展。匆匆洗漱之后,他决定去位于中关村的海淀图书城找些资料看看。 他坐上982路公交车,在海淀桥西下车后,觉得腹中饥饿,便到附近的麦当劳随便点了几样东西垫了垫肚子,...

2013-07-19 10:36:57 944 0

原创 [小说]魔王冢(7)新生活

李翊轩终于释然了,他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胜利者的笑容。 吕思阳微笑地看着他,喝光了杯子里的水。然后,她随手一扬,杯子便乖乖地飞向了屋角的餐桌。不消说,她用特异功能来承认了李翊轩对自己身份的怀疑。 饶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李翊轩仍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 只见杯子飞到餐桌前停了下来,随后...

2013-07-18 11:22:38 856 0

原创 [小说]魔王冢(6)致知

5月18日,星期五。 中午12点半的时候,李翊轩估摸着到了吕思阳工作的午休时间,便拨通了她的电话。 “翊轩!真高兴听到你的声音。今天周末了,我们马上就可以见面了!”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她的声音已然满是掩饰不住的喜悦了。 “呃……今晚,来我这里吧。” “好啊!” “好,那你下班到了五道口...

2013-07-16 22:08:28 911 0

原创 [小说]魔王冢(5)格物

“这几天我跑业务去了,不好意思。”李翊轩的瞎话一向是张嘴就来,更何况这还是文字聊天。 “打电话说吧。” 李翊轩有些无奈地拨通了吕思阳的电话,对方又是劈头盖脸的一句:“没关系,你如果对我没感觉了,直说就是了。” 既然说到了这个地步,李翊轩也不得不把自己的瞎话退了一步:“其实我一开始的确跑了两天业务,...

2013-07-15 20:20:37 673 0

原创 [小说]魔王冢(4)疑窦初生

如此这般,这一对刚刚认识的准情侣继续着他们甜蜜的生活。每天早上睡到九、十点钟,午饭后在古城各处游玩,晚上在酒吧饮酒聊天,玩至深夜回客栈。特别是4月27日李翊轩生日那天晚上,吕思阳居然别出心裁地站到了酒吧的舞台上,一曲深情的《月亮代表我的心》完全征服了李翊轩;从那一刻起,他大脑中那个“二奶”的形象便...

2013-07-14 10:58:07 1241 0

原创 [小说]魔王冢(3)三大殿

“好了,我们出发吧。”不多时,穿戴整齐的吕思阳便站在了李翊轩面前。 “好快!其实我已经做好准备要等一个小时了。”李翊轩半开玩笑地说,“而你居然十来分钟就搞定了。” “贫嘴。你不饿吗?” “当然,胃里像火烧一样。” “米线?” “去喝点粥吧。宿醉,胃实在是受不了那么老油的汤子。” 于是,...

2013-07-12 12:41:09 1018 0

原创 [小说]魔王冢(2)意乱情迷

李翊轩有些意外,不过还是很快便恢复了镇静。他告诉自己,这是丽江,一个暧昧高发的重灾区。那些寂寞的男女总会一起发生些故事,终成眷属的便会流传下来成为美丽的传说,缘分未到的也会成为貌似美丽的回忆——而且,这似乎是旅游区的通病,实在犯不上因此而大惊小怪,大可来者不拒便是。想到这里,李翊轩礼貌地对女子点了...

2013-07-11 09:22:48 1389 0

原创 [小说]魔王冢(1)命中注定的初识

在李翊轩递交辞职报告的时候,他绝对不会想到自己的这个行为会带来此后那么多惊心动魄的经历。他也得以由此重新认识了这个世界,甚至重新认识了他自己。——当然,这是后话。 “翊轩,说实在的,如果你是因为待遇问题而选择离职的话,我们可以谈。”李翊轩的直接上级、开发部经理曹晨正在极力挽留他。“你可以提,在我...

2013-07-10 13:15:11 1133 0

原创 [小说]魔王冢(楔子)

其时已然黄昏,血样的残阳将整个天空映染成了橙红色。天边一抹火烧云逐渐淡去,黑夜即将再次笼罩在这片土地上。 山顶上,有一座规模很小的道观。它的大门朝南,那古老腐朽的门板和破旧的砖墙仿佛在诉说着这座道观上百年甚至于更久远的历史。大门顶上的牌匾已经颇为倾斜,字迹亦已模糊不堪,仅仅能依稀辨认出“□王观”...

2013-07-09 21:57:45 970 0

提示
确定要删除当前文章?
取消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