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城揭秘冷战思维:盛大抢公司我们抢产品

  “开聊吧!”坐到记者对面的第九城市CEO朱骏洒脱地说,就像是朋友在喝茶神侃时那般随意。

 朱骏是那种个性张扬的“另类”上海男人。他狂妄、自傲,经常口无遮拦、大放厥词。同时,他把上海人固有的精明和审慎隐藏得很深,他的真正想法不易洞察,而他出手的时候却屡屡击中要害。

 当网络游戏自主研发的呼声甚嚣尘上的时候,朱骏继续把主要精力放在代理运营上。他最近连续获得了韩国排名第一和第二的两款游戏《SUN》和《卓越之剑》在中国的独家代理运营权。而且,“还有一款正在谈,是一款更加轰动的游戏。”

 2005年12月27日,朱骏接受记者专访时,透露了他正在付诸实践的核心策略——“冷战”思维和精品策略的来龙去脉。这种策略将主导第九城市今后三年之内的运营,并力争打败对手。

 “它抢公司,我抢产品”

 曾经“垄断”国内网游市场的韩国游戏正在“日落西山”。赛迪顾问的数据显示,韩国游戏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从2004年的68%下降到2005年的49%,预计2006年这一数字会继续减少。

 但朱骏认为,这恰好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虽然《奇迹》、《传奇》等韩国网游开始走向衰落,但韩式网游的老玩家们的游戏习惯性一时之内不会有大的改变,《SUN》正好可以把他们直接转移、承载过来。

 《SUN》和《卓越之剑》是继2005年代理《魔兽世界》之后第九城市的又一计重拳,朱骏认为这是他精品战略的再次斩获。他透露,当初走上精品战略之路其实是被“逼”出来的。“逼”他的正是他给自己竖立的“假想敌”,其中就包括盛大。

 第九城市和盛大都诞生于上海,办公大楼同在张江高科技园区,算得上是近邻。朱骏自称和盛大CEO陈天桥是朋友,并不是外界所猜测的水火不容。但是,当网络游戏在中国迅速崛起的时候,充当其代言人的一直都是盛大和陈天桥,第九城市则一直活在一种压迫和阴影之下,尤其是盛大2004年5月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后,第九城市的位置更是岌岌可危。

 根据国外专业咨询机构的经验和理论,在网游行业,排名第一的公司上市之后半年之内,第二、第三名的公司如果还不能上市就会很快死掉(上市之后可用所获资金迅速占据资源从而把对手挤跨)。朱骏很清楚这个理论。他极力说服董事会,在盛大上市之后半年多就使第九城市顺利上市,不仅避过一劫,而且奠定了今日的根基。

 盛大在上市之后进行了大规模的并购,创下了两个月内完成6次资本运作的纪录,把当时国内有并购价值的游戏公司大都收归麾下。第九城市再次面临被挤对出局的压力。朱骏透露,在盛大上市之前他已经预见到盛大会使用这一招数,但上市之前第九城市没有这么多钱,等第九城市上市回来之后有了钱却没有了机会,他只得另外想招数。“它抢公司,我就抢产品。”朱骏说。在此前后,第九城市开始全力争夺《魔兽世界》在中国的代理运营权,同时也提出他的精品战略。

 朱骏的精品战略正在击中对手的要害。有业内人士评论说,在成功运营《传奇》系列之后,盛大近年一直没有一款顶尖的网游产品,2005年刚拿下的、稍被看好的《龙与地下城》现在也还很难预料前景;而网易的《大话西游》系列在成功运营几年后也会很快走完其生命周期。

 朱骏表示,他还会不断加大投入自主研发,但“这艘潜艇还在水下。”而眼下,代理运营俨然是第九城市的“主业”。朱骏说:“艺术没有国界,网络游戏也一样。”而且,“只有艺术不能复制。”朱骏认为,他代理的那些优秀网游也是艺术,因此竞争对手不可能复制。

 冷战思维

 朱骏很喜欢弄出各种怪异的理论和模式,《魔兽世界》即将向二三级市场大规模推进的方法则是两次世界大战的打法。

 朱骏死死坚持的一个理论是:一家网游公司在上市3年之内一定要稳扎稳打。所以,不管是盛大做“盒子”还是其他市场风云,他都“任凭风浪起,我不旁眼观”。

 朱骏将3年作为一个坎,是因为他坚信,好的游戏是一种稀缺资源,而他手上所拥有的《魔兽世界》等网游在二三年之内都是稀缺的,是对手不可能超越的。因为拿下了这些顶级产品,他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也可以心无旁骛地来全身心投入运营。同时,“未来的网络游戏必定是3D的天下,我现在就要把最好的3D游戏都拿在手里,别人想拿都没有了。”

 朱骏认为,因为他有运营《奇迹》、《魔兽世界》的成功经验,以及独到的运作理念和市场能力,能比对手更容易拿到好游戏。比如,有很多公司和他一起争夺《SUN》的代理,有的甚至出价800万美元,而他只出了400万美元,而且是有条件付款(依市场情况可分期付款等)。

 在这3年中,朱骏还比较看中的一点是等待竞争对手出现失误。“我就是逼着你,等待你失误。”朱骏认为自己已经把最好的产品都囊括在手里,最坏的情况下也可以把这几年“撑”下去;而别人因为没有了好的产品,肯定会无所适从,即使不攻也自败。

 “美国和苏联打冷战的时候,有很大一部分不是为了自己赢,而是要对手不赢。”朱骏如是说。第九城市刚上市的时候,盛大的市值是它的8倍,而现在只有2倍。这或许也是朱骏“冷战”策略的初步成功。

 朱骏正在大肆应用“冷战”思维来与对手抗争。只要有好的游戏,估计朱骏都不会吝啬或者手软。买下好游戏的代理权当然首先是为了运营成功,但并不排除有时只是为了阻止竞争对手拿不到好游戏,而自己能否运营成功倒是其次。“冷战只是一个退路。”朱骏说。显然,狂妄的朱骏也在为自己找退路。

 盛大正在大力转型家庭战略,网易正在主攻自主研发,而第九城市继续发力游戏代理运营,似乎朱骏的噱头并不多。但是,朱骏说:“它(盛大)做‘盒子’是对的,我做游戏也是对的。世界上所有的理论都是对的,关键是看你怎么做。”

 在“怎么做”方面,朱骏一向自视甚高。但是,当网络游戏产业的发展速度大为放缓、而市场压力和道德压力却日益加大的时候,朱骏能否像以前那样一帆风顺就只能等待时间的评判了。

阅读更多
个人分类: 时下SOLO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