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博客皮肤VIP专享

*博客头图:

格式为PNG、JPG,宽度*高度大于1920*100像素,不超过2MB,主视觉建议放在右侧,请参照线上博客头图

请上传大于1920*100像素的图片!

博客底图:

图片格式为PNG、JPG,不超过1MB,可上下左右平铺至整个背景

栏目图:

图片格式为PNG、JPG,图片宽度*高度为300*38像素,不超过0.5MB

主标题颜色:

RGB颜色,例如:#AFAFAF

Hover:

RGB颜色,例如:#AFAFAF

副标题颜色:

RGB颜色,例如:#AFAFAF

自定义博客皮肤

-+

不是白驼山

这里没有代码

原创 与谁天荒地老?

   粤东,我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在中原人首都人海派人们的眼里,这旮旯就是纯正的山越南蛮之地。    关于七夕,老人没有告诉过我们书本上写的东西,读书前,我不知道有牛郎织女,也不曾见过穿针乞巧,祈祷福禄寿的场面。文化,似乎与我们无关,主流?在我们这里似乎非主流……    上小学后,听到了女郎织女的传说,也有过七夕夜里坚持不睡,仰望星空,寻找银河合拢处的举动。我家阳台上的天一尘不染,

2009-09-21 17:26:00 1588 15

原创 左边

   与人并排而行,我总是不知不觉地走在最右边。    右边是怎样的地方?离马路最远,左手边会有一个活生生的同行者,右手边则为死物,通常是房子,高墙或者一池湖水。    与人并行时,右边就等于角落。角落是静谧的,不热闹不聒噪;角落是安全的,只需留意左手边的变化,且这里离危险的车辆最远。人们爱说说偏安一隅,负隅顽抗,大概是出于同样的原因吧。    与人并排而行,只要不是刻意选

2010-05-27 15:03:00 934 3

原创 这回,没招了

   母亲节快到了,大凡知道这个节日的人,无论他平时有多么特立独行,标榜自己与众不同,此刻估计也很难免俗,要跟那些被他看不起芸芸众生一样,向自己的母亲表达感恩之意吧!    我在想妈妈。母亲此刻在做什么呢?大概是计划着明天如何带外婆和奶奶出去玩,陪她们过母亲节吧!    桌面上有一对羊绒护膝,妈妈的关节不太好,用这个应该正合适。只可惜我没办法把它亲自交到母亲手上。   

2010-05-08 16:52:00 877 3

原创 但愿这不是真的,可是这是真的……

   傍晚,她睡着了,这两天她睡得特别多。有些时候,仅仅睁开<a onclick="function onclick(){function onclick(){tagshow(event, %D1%DB%BE%A6);}}" href="javascript:;" target="_self">眼睛就能耗尽一个人的精力。我把她的手放进入被窝,盖好。向她父亲点头示意一下,

2010-05-06 04:11:00 1722 15

原创

   腕表的带子出了问题,缝线松了,皮质的表带几乎包不住转轴,跟表体之间只剩下细若藕丝的联系。    手伸向书架上沿,取下针线包。抽出线,捏住针,滑动穿针器,线入针眼。线绕小指几圈,针向里一别,拉成一线结。针尖对着表带,一刺,一拉,一刺,一拉。几分钟后,表带和表体重归于好,如胶似膝,不离不弃。    打好绳结,咬断细线,收起工具,戴上手表。那三根针在转,在绕,滴答滴答,说的是<

2010-04-26 02:32:00 654 2

原创 关于我不聪明的证据,以及由此引出的话题(草稿)

(一)   我办事没谱,常遭人非议。没办法,这是事实,我只得低头承认。是是是,您说得对,我考虑不周,我笨。    猫拉完屎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找沙子将大便掩盖起来。所以我多次承认自己笨拙之后,也会找借口辩解辩解。是的,我笨,不过这是有原因的。小时候我很机灵,不像现在这般木讷。9岁那年由于某些原因,我被推上了手术台,脊梁上被扎了深深的一针,然后我昏了一天一夜,醒来之后,脑子就变得像长满

2010-04-19 02:28:00 1404 9

原创 To G

G:   一想到要给你写信,我心中就抑制不住兴奋。很抱歉,这种愉悦显得很不合时宜。    你女儿好可爱,活泼得像个精灵,就跟你一样。那天我们见面时,她似乎很喜欢我的项链,紧紧将它捏住,不愿放手,扯得我脖子出了一道红印。我见她喜欢,就取下项吊坠的部分送给她。看着她满意的样子,我也宛然。但是我后来一想,我好像又做了一件错事。她那么小,是不适合玩那么细小的东西的,万一那金属片片被她吞到肚子里

2010-04-16 03:25:00 593 2

原创 我是谁?

   下午,帮表姑提一箱食油下楼,她随口一问,会不会很重?我随口一答,怎么会呢?我可是体育老师的儿子……    对,我是体育老师的儿子。除此之外,我还是语文老师的儿子,音乐老师的儿子,美术老师的儿子,鹌鹑贩子的儿子,剃头匠的儿子,种地人的儿子……    从我记事起,就发觉父母每天总不得闲。早早上班去学校,回了家就喂鸡,种番茄,查暖房里鹌鹑蛋的情况。常常有些大叔进来,父亲就从抽屉里拿

2010-04-01 08:59:00 632 2

原创 还没进套

   在家过周末。听听亲人们讲讲家里长短,有喜悦也有忧伤,有兴奋也有沮丧。都是自己人,我一直保持着凝视她们的双眼,真希望这种没有芥蒂的状态永远都不会变。    长辈们不可能跟我聊google退出中国,sun被oracle收购之类的东西,她们把我叫到跟前时,话题总离不开有没有女友,有没有看中哪个合适的妹子之类。每遇这种场合,我就看着她们的鼻梁,用快了快了,正在努力之类的话和轻声浅笑搪塞过去。

2010-04-01 08:57:00 428 1

原创 速写,没有前因后果,没有背景交待……

   你电话响了,表妹在一边提醒。    我听到了电话铃,却没意识到这是自己手机发出的声音。这个铃声设置了好几年,今晚才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响。我有点恍惚,不会是真的吧?    你怎么不接啊?另一表妹问道。    接,接,我接……走出院子,靠在一榕树边,按下了通话键。    那边传来声响——    喂,是我。    嗯,我知道。    算了,开场

2010-02-23 21:47:00 649 4

原创 父亲的板栗

   树上的栗子长满毛刺,像对世界充满敌意的小刺猬。剥开它那生涩刻薄的外衣,内里竟是充盈沉润的坚果。板栗与螃蟹一样,都是味道极好而外表甚丑的东西。区别是螃蟹的丑只在于低调,板栗则更显碍眼,令人不快。世上第一个吃板栗的人是谁呢?他对人类的贡献,窃以为不低于第一个吃螃蟹的。    五果之中,桃杏李枣都跟我无缘。我独爱板栗。    板栗个儿不算大,可以整颗放入嘴巴,方便,这点优于桃李

2010-02-07 16:58:00 515 1

原创

   打开face paper的盒子,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抽不出来。我只好走到阳台,洗了把脸。    该买新的了。穿上外套,我下了楼梯。    超市里,年货琳琅满目,顾客却寥寥可数,卖东西的人比买的还多。营业员之间相互闲聊,打着哈欠。    拥挤,吵杂,紧张,全都消失了。以往那些热闹的制造者,原来并不属于这片土地。我拿起face paper,迅速地走到付款处。没有一点想

2010-02-06 13:21:00 329

原创

   一觉醒来,前额靠近眉毛内侧的地方隐隐作痛。抬手摸摸,像被刺一样。举中指擦擦,一丝血渗了出来。    拿镜子照照,额头红了,一条短短的血线。昨晚做梦时,或许有什么东西跳进来,在我头上咬了一口。懵然不知的,是梦中人。    突然觉得好笑。我终究还是变了吗?    上个虎年前夕,我重56kg,已经懂得嘲笑理想;这个虎年前夕,我还重56kg,居然开始做起梦来?   

2010-02-06 01:13:00 338 2

原创 最后一个喜蛋

   秋日里的某一天,作为兄弟团的一员,穿上别扭的西裤和衬衣,随着好友去接新娘。    敲门,门不开,递红包,门开了。    面前好几幅手帕,张张有唇印一个,准新郎被要求寻找出属于新娘的那枚印记。哥们很快便认出了他爱人的气息,姐妹团认可,给了新郎继续递红包的机会,红包送上,再过一关。    抹口红,跳天鹅湖,做俯卧撑,啃辣椒,学狗叫。反正我们是弱势群体,她们说怎么办就怎么吧

2010-01-28 01:51:00 447 2

原创 官盐?私盐? 致FS(一)

   对你说的话,我决定就写在这里了,虽然明知你十有八九不会过来看,忙嘛。    你的婚讯传来,我高兴得有点特别。心里暗暗快活,恨不得能在床上翻几个跟头庆祝一下。如果不是有人提醒,我还以为这就是我自己的事情。想必你也很清楚,“朋友”考上清华与自己考上清华,那本是两种不同的快乐。唯独你是特别的。    我们认识二十多年了。在最初认识的时候,你我还是孩子,二十多年是什么概念?你我都不知

2010-01-15 12:12:00 419 1

原创 耍单杠的糕点

   冬天了,要多吃方能觉暖,于是比以往更重视宵夜。最近傍晚常去面包房买些小蛋糕,春卷之类,深夜了再吃,整个晚上,我都能闻着点心的香气。    面包屋与饭馆一个大不相同的地方是:饭馆卖的不是饭而是服务,而面包屋卖的则真是面包。    面包师比厨师幸福的一个地方是:他有自主权,想炸油条就炸油条,想烤面包就烤面包。做好就拎出来放那儿,任你们爱买不买。高档饭馆的厨师则没那么洒脱,客人点了

2010-01-06 22:47:00 411

原创 饭堂即景

   今天中午,我照例去饭堂。本想打了盒饭就回寝室,不料突逢骤雨,只得选择堂吃。饭厅里的人多如草芥,遍地都是,你挨着不认识的我,我挨着不认识的谁,大家就像酝酿在香槟瓶子里的泡沫,无法想象当初究竟是怎么塞进来的。    一人一张桌子是不可能的,前后左右都是陌生人。一人离开,不等凳子变凉,不等桌子上残炙被擦去,马上就会有另一人补上。时间和空间,这里都是紧缺资源。    我对面是个皮肤黝

2010-01-05 00:38:00 516 4

原创 李大叔的“枪”

   小时候,斜对门住着李大叔和李大婶。李大叔为人和蔼,李大婶性格豪爽,在我记忆里,他俩之间从未吵过嘴,偶尔说话语气重些,那必定是他俩在教育孩子。念书要认真,做人要诚实等。    李大婶喜欢饭后嘬着牙签四处找人聊天,各个邻居门前都站上一时半刻,讲的也不全是张家长李家短,她还喜欢聊电视上的东西。包括《血疑》里山口百惠的造型,还有《新闻联播》里的新指示。    李大婶善下厨,既会白灼鲜

2010-01-03 00:47:00 1141 1

原创 鼠患 ——假期拾遗之五

   家里有鼠,就像人有蛔虫。老被折磨,损精耗神,黄面瘦肌,虽死不了,但活得总不带劲……       假期里,老鼠猖獗。它们在我家游山玩水,履迹处处,每个角落都有它们留下的烙印。空调的出水管被咬破,水直渗入客厅;洗手间天花龙骨被啃细,天花板掉了两小块,洗澡时,头上还不停地落木屑;阳台门木下部明显磨损,已经呈锥形,下面总有黄黄类似谷糠的东西,每天去扫也扫不净;水果不能放过夜,某则第二天必有不

2009-11-01 23:34:00 416 1

原创 赖抱的妄想 ——假期拾遗之四

    假期最后几天,我茶饭不思,常负隅发呆,偶有叹息,无精打采。别人多问两句话,便觉不耐烦,气急败坏,恶声相向。    每次返校前,我都像得了生理痛一般,生气,多疑,四肢无力。    像阿Q被说起瘌痢头,像孔乙己被论及瘸腿,坏情绪纷至沓来,窘迫而不自在。        父母早已见怪不怪,儿子,又得开学前恐惧症了吧?你的赖窝症候群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啊? 

2009-10-31 00:20:00 533 1

原创 注水 ——假期拾遗之三

   天闷热,人浇漓,假期基本不出家门。    父亲运动,母亲上班的时光里,我自己跟自己聊天。    除去跟自己聊天,我花了更多的时间与自己沉默。此外便是阅读与上网……    翻了些小女人随笔,读了点大家骈文,重看了一遍《道德经》。纠结繁牍的俄国小说已经不敢摸,因为假期太短。    上网,混迹于CSDN,疯狂答题敛分。见分如亚里士多德见真理,如葛朗台见金币。14天内

2009-10-29 23:21:00 380 1

原创 既然你们说得如此动情,那么我只好选择相信

   心里很喜欢的一个人结婚了……    我在婚礼现场,帮新郎戴戴胸花,替伴郎整整上装,心里什么也无法想。    全四圈的花车队,比大学校园还宽敞的酒店,可以同时容纳几场足球赛的大草坪,鲜花拱门,白地毯,写满love字,等待上飘的气球……    摄影师一脸严肃,左比右划地寻找最佳角度;宾客们面露微笑,分享着新人的喜悦;新人的直系亲属则个个百感交集,泣不成声,全然不顾脸上的妆

2009-10-20 01:15:00 563 2

原创 无为 ——假期拾遗之二

   王小波先生10年不发作品,一出手便是《黄金时代》。《gone with the wind》出来之前,Margaret Mitchel无人知晓,甚至邻居与好友都不知道她平时还有写书稿的习惯,还当其是个只知道关心东家盐西家醋的平凡小妇人。    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许多看似平凡似水的人和事,其实都藏有暗涌,平素看似不过尔尔,其实它们在暗暗积累

2009-10-16 00:33:00 398

原创 表哥again ——假期拾遗之一

   小表弟出生后的第二天,我回到了家里。    简单地吃完饭,洗过澡,换上整洁的衣裤,我与父母一起来到保健院,看看新生的家庭成员。    小家伙在妈妈体内的时间稍微有点短,暂时不太适应过强的光线,眼睛经常闭着,只是偶尔才张开。嗯,对于每把不熟悉地新声音(比方说我的),他都会瞄一下发出声音的人,然后便重新歙起双眸。神情淡定,他仿佛已经掌握了一切他该掌握的东西……    喝牛

2009-10-15 00:39:00 318

原创 邪恶的萝卜

   这次假期买票回家,我又经历了一次比堵车更让人窝心的事情——堵人。从地铁站出口到客运站售票大厅,直线距离不过30余米。我却用了40分钟才绕到目的地。人多,多得像垃圾堆里苍蝇,人挤,挤得像蜂箱里的工蜂。    我在朝前挪动,因为后面的人在推我;我挪动的速度相当慢,因为前面的人在挡我。我没法不动,也没法动得迅速,只能向前,绝无转身返回的希望。在人群中,我感受着什么是“集体意识”,什么是不为

2009-10-07 01:41:00 636 1

原创 玩车?你玩不起!

   十三年前,我很年轻。    年轻的表现可以有很多种,比方说可以天天盼着自己长个儿,享受看着那些曾经高我一头的女同学看我的视线渐渐上移的快感。比方说出门从不用看天气预报,下雨?不在乎,淋一淋,不得病;酷暑?不在乎,晒一晒,肤色帅。    风扇是什么?空调是什么?那个年代,这些都像是多余的。我们不在乎在烈日下蹦蹦跳跳,习惯把手放在热得可以煎鸡蛋的水泥板上烤着玩,常常在沙石堆里玩摔

2009-09-24 23:36:00 324 2

原创 PICU外

   PICU外,无事可做,只得徘徊。    你会原谅我吗?也许会的,你还没学会记恨。可我不会原谅自己,冒失,粗心,做事欠考虑。几天了,一直见不到你,我着急。    据说在来时的路上,他们用玻璃棒插入你喉咙深处,搅动,刺激你,让你咳嗽,逼你吐痰。我不忍卒听,鼻子像被黄蜂蛰过,你的喉咽细嫩如藕苗,怎经得起这般折腾?    我没有能耐,所以从来不敢在你面前说“别怕,我帮你”之类

2009-09-23 16:38:00 238

原创 人气

   被导师抓住训话,7点才放出来吃晚饭……    面铺里,店窄人挤,已无空桌待客。一美女走过来要求搭台,欣然接受。细看其五官,又觉不过尔尔。看来美不美,全凭气质。付钱,离开,还有人等着进来……    今晚十九,本应月明星希。星星不见是真,可月亮却也一同不见踪影。天空一片漆黑,我如蒙在鼓里。头顶是天空还是乌云?只凭地面上微渺人造光,还真的分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滴滴滴

2009-09-22 12:44:00 367

原创 暴雨

   狂风大作,暴雨如瓢泼。    觉冷,想换件长袖上衣,可温度计赫然提醒,当前气温31°C。信它,还是信自己?    头发有点长了,找了跟橡皮筋,扎起来。    灰的,褐的,阴云不散。雨后,天色仍旧浑浑浊浊。不是该天晴了吗?常识,也会出差错?    原以为可以淋淋漓漓,谁知还是淅淅沥沥。    痛,但是不快……

2009-09-21 19:22:00 287 1

原创 童年的衣裳

   路过广工,听说小时候的玩伴Z就在里面。    小时候,我们常在一起,玩那些让女孩子敬而远之的游戏。和泥巴,抓蜥蜴,或去少年宫拼车模,或蹲在墙角下象棋,偶尔还拆拆家里废弃的收音机。他爱玩的,也是我喜欢的。他玩得比我精,比我巧,让我羡慕,也让我舒心。我比他大四岁,他家人看我样子老实,都放心让我带着Z玩,他们哪知道其实被带着玩的是我……    7年没见了吧?我离开了小河,离开了充满

2009-09-21 13:28:00 485 3

提示
确定要删除当前文章?
取消 删除